字号:

因为画画,活成另一个人

2018年08月14日 来源:《盲人月刊》

  2018年第8期

  文 冯欢

  车到石桥驿镇路边,用不着指点,很快就能找到吴金洁家。因为错落的村居中,只有这一户人家,门口的桂花树铺青叠翠,一块黑漆金箔大字牌匾分外醒目:“天道居”。

  母亲许新梅忙着迎客人,吴金洁没有出现。穿过院落,上了楼梯,整个二层是她一人的空间,墙上挂满了大大小小的画作。吴金洁正埋首于里间小屋,俯身在一张大木几前画画,她的身体成90度弯曲,整张脸几乎都贴在纸面了。

  窗外,声声是蝉鸣的热闹。窗内,吴金洁的每一天都如此静寂。

  画画第一,其他倒数第一

  1998年11月4日,吴金洁出生于湖北省荆门市石桥驿镇盐池社区一个贫困农民家庭。生出来时,哪儿都不对,眼睛斜视,目光呆滞。医生告诉许新梅和丈夫:孩子患有先天性脑瘫。

  这样的孩子,在当时一些农村地区常常被家人抛弃,只因许新梅一句“怎么样都是我的骨血”,命运眷顾了她,才有了后来的故事。

  从小到大,金洁的活动范围仅限于自家小院。别人跑啊跳啊,三四岁的她在角落安静地撕纸,撕出的狗儿猫儿活灵活现,金洁舅舅开玩笑说,这丫头撕得这么像,说不定将来能成为一个画家。

  许新梅不以为意,学前班的同龄孩子都能稳稳当当拿笔写字了,金洁还攥不住笔呢。直到小学一年级的一天,金洁带回来一张画,画上老师正拿尺子打一个调皮男孩的手,惟妙惟肖,许新梅一看惊了:“怎么画得那么好!”

  读书、写字、学知识,对金洁来说太难了。她每天背着书包去学校,在那儿画一天,不吵不闹,旁人也当她不存在。书和本儿上,画满了她想象中的鸟儿、树木。尽管读了两次一年级,金洁的成绩始终无法跟班,“画画第一,其他倒数第一。”2008年,勉强上到四年级的吴金洁只得辍学回家。

  这个时候,她还不会写自己的名字。

  班主任告诉许新梅:荆门有个特殊学校,专门教金洁这样的孩子,国家办的,不收费,你去找找看。许新梅一人搭车到了市里,走错了几条街,无意间走到荆门群众艺术馆。有位男老师正教孩子画画,她红着脸请教:“我孩子天天在屋里画,别人都说画得好,但是她身体有问题,可以来学不?”“可以呀。”男老师给了她一张纸条,上面是联系电话。

  到了秋天,许新梅还是找到了特教学校。学校要求是无攻击性、能沟通的孩子优先,“金洁是太安静了,一点都没法沟通。”求学无门,许新梅只能自己在家里教。“不认字就不能出门,走丢了就找不到妈妈。”靠着“吓唬”的办法,一遍遍重复,金洁终于学会了写名字。

  那段时间,电视是金洁消磨时光的好伙伴。她爱看动画片《喜羊羊与灰太狼》,就着家里的废纸,信手涂鸦了所有角色,“跟电视上一模一样。”许新梅坐不住了,对丈夫说,“孩子总是要学习要生存的,让她去学画画吧。”

  金洁10岁,妹妹3岁,一家四口的生活用度,全靠家里的几亩地和父亲做装卸工的微薄收入。对于这个贫困的农村家庭来说,画画既是一件奢侈的事,更是一件“不晓得有没有结果”的事。

  时隔半年,许新梅拨通了那张纸条上的电话。2009年,11岁的小金洁正式拜荆门市知名画家、特级教师彭金淋为师学习绘画。

  一次画展,一本画册,一间画室

  画画,讲究眼到、手到、心到,学画,更要耳到。对金洁来说,哪个都是拦路虎,学画之路异常不易,更是两个人的艰辛。

  每个周日,小金洁不到6点就起床,在母亲的带领下,从盐池坐将近2个小时的汽车赶到荆门城区学画。长达五年,从未间断。

  因为脑瘫,金洁的左眼视力只有0.1,右眼仅有微弱光感;耳朵能听到的声音有限,只有在耳旁大声且重复数遍,才可能听清或理解;语言表达寥寥无几,连跟亲人也很难正常交流。每次听课,许新梅都全程跟着。老师讲的普通话,需要她翻译成方言,金洁才能听懂。即便是最浅显的画论,也需要转换成更加通俗的语言才能明白一点。不会拿毛笔,不会研墨,许新梅手把手地教。家里没有画案,她在院子中央支了块门板,金洁在上面画,她在一旁忙家务,“做做事,就去看看她。”

  因为视力的缘故,作画时,金洁必须眯着眼,一笔一笔勾勒。有一回,一棵小树超出了老师用铅笔为她勾出的画作边界,她急得伏在纸上,回头看看母亲,眼中泪光乍现,老师忙说不要紧,母亲转述后,她才接着画下去。

  一起学画的,都是健全孩子,金洁是最用功的那个。不管在老师的画室还是在家里,吴金洁每天要画6个小时左右。光是那本《芥子园画谱》,就已经被临得破旧不堪。许新梅说,在女儿的世界里,永远不存在“偷懒”这个词。这也是“天道居”的由来,“天道酬勤,勤能补拙,勤也能战胜因先天缺陷而造成的一个个困难。”

  彭老师针对金洁美术知识零基础、多项身体机能缺陷等诸多难题,建议她以中国画为主要学习内容。接触国画之后,吴金洁的绘画技艺突飞猛进。学了半年,就在省市各大比赛中频频斩获金奖,许新梅这时真觉得女儿不错了。

  金洁的作品多为山水写意,鹤骨苍松、展翅飞鸟、凌寒红梅、皑皑雪峰、高山飞瀑……纵笔挥洒,墨彩飞扬,让人真切感受到生命的力量。彭老师被这位特殊的学生打动,他为金洁制定了三个梦想:一次画展,一本画册,一间画室。

  把画画好,这是最重要的

  2014年12月3日,国际残疾人日。在老师彭金淋和好心人蒋合琴的帮助下,16岁的吴金洁圆了自己第一个梦,她的个人书画展在荆门群众艺术馆开展,成为荆门市青少年举办个人大型书画展第一人。书画展共展出其书画作品123幅,其中既有30米的山水画长卷,又有清新朗逸的书法作品,吸引了近万名群众前去观看。

  展期八天,一天比一天人多,金洁经历了一生中的高光时刻。政府、文联、残联的领导们来了,全市大中小学的学生们来了,人头攒动,老师拿着喇叭维持秩序。金洁专心致志现场作画,围观的人惊叹不已:“不简单!”“不敢相信。”湖北省文联主席、著名书画家周韶华题词赞她“心为画留”。

  作为一个励志符号,16岁的金洁被报纸和电视节目争相报道,冠以“国画奇才”的称号。不过,这一切对于金洁来说都无关紧要,因为她根本感知不到。她只是不知疲倦地画,当别人竖起大拇指时,她常常看不清,看清了也只会害羞地笑笑。

  2015年8月17日,吴金洁书画作品点评会在北京师范大学美术馆举行。2015年11月,由长江出版集团、湖北美术出版社联合出版的《心为画留——吴金洁书画作品选》画册面世,随后,由政府出资,挂牌成立盐池社区“励志少女吴金洁画室”,金洁家中的二楼也被改造成了画室。

  这两年,金洁在家中潜心作画,虽然画画辛苦,但与得到的快乐和享受相比,苦就不算什么了。父母并不指望金洁能给家庭带来什么,但终归希望画画能成为她自己的安身立命之本,“她才20岁,总是要长大要生存的,把画画好,这是最重要的。未来走到哪里,还不清楚,但是现在必须这么做。”

  看不见,听不清,说不出,对一位画家而言代表艺术生命被判死刑吗?吴金洁用其惊艳的作品向世人证明——不是!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