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我的阳光梦 盲人的中国梦

2018年08月14日 来源:《盲人月刊》

  2018年第8期

  文 赵文应

  他叫汪靖仁,三岁时问出:“为什么天上的太阳不会掉下来,是什么把它拴住了呢?”令到访他家的一位爷爷吃惊,小小年纪如此爱动脑筋。正当美好的未来在向他招手时,12岁那年,因视网膜脱落,他不得不告别心爱的学校,走上漫漫求医路。十年间,汪靖仁喝过的中药渣如果集中起来,可以堆成一座小山。为了能复明,汪靖仁甚至对自己“下狠手”,他从朋友那里得知针灸可以恢复视力,就冒险在自己脑袋上扎针,有一次竟然将自己扎昏过去,还好家人发现得及时,将他送去医院抢救,才没酿成可怕的后果。

  十年后当被国际眼科专家下诊断再无复明可能时,他没有因悲伤而沉沦,而是勇敢地面对现实,向沉浸在痛苦中的母亲说道:“您也别再伤心了,能不能送我去盲校学一下盲文?”

  汪靖仁的愿望在家人的努力下很快实现了,他走进了云南省昆明市盲人学校。那一年,他已经22岁,为了能尽快经济独立,自己养活自己,他一再向学校申请,直接上了盲校的按摩培训班。尽管从没有接触过盲文,但他凭借着勤奋好学,三天就掌握了盲文的摸读方法,且考试成绩一直在班里名列前茅。一个学期后,他被选为学习委员。

  毕业后,汪靖仁回到玉溪开了间按摩店。不久他发现自己所掌握的知识不够用,于是萌生了上大学继续深造的念头。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得知长春大学招收盲生,便前往长春,通过一年的补习,他考上了该校的针灸按摩专业,圆了大学梦。谈到上补习班的日子,他说:“那一年,同班同宿舍的同学都说没有见过我睡觉,因为,他们睡了我还没有睡,他们没起床我就起了。为了找到一个安静的学习环境,避开宿舍的吵闹,下课后,我都会从宿舍楼的小窗钻出去爬到房顶上摸书学习。冬天顶着风雪冒着零下几十度的严寒背书,手冻得麻木了,伸进口袋捂一下,又继续摸读;夏天顶着炎炎烈日,还要强忍从食堂烟囱吹来的油烟。”

  毕业后,汪靖仁抱着“为更多盲孩子服务”的理想,拿起了教鞭,在云南省昆明盲校一干就是五年。由于他教学成绩突出,多次获得“云南省优秀特教老师”的荣誉,省残联领导对他特别关注,经过多次邀请,他终于同意挑起云南省盲人协会主席的重担。

  走上云南省盲协主席的岗位后,汪靖仁将这股不服输的劲儿带到了盲协工作上。他与电信、联通部门多次协商,为全省残疾人办理了手机通讯爱心卡,残疾人使用这种电话卡不仅每分钟的话费更便宜,而且每月还能获得1G的上网流量。

  除了帮残疾人办电话卡,他还热心帮助全省盲人解决婚姻问题。2015年,在云南省残联领导的支持下,汪靖仁精心策划的“七七鹊桥联谊会”在昆明新工人文化宫广场成功举办。参与的盲人近三百人,其中不乏有从外省乘飞机赶来的盲人。通过这活动,有五对盲人喜结连理。

  盲人的需求仅一次相亲活动是远远满足不了的,于是,汪靖仁又向中国盲协、云南省残联提出成立彩云盲友阳光会。当此方案获批后,为筹备该会的成立仪式和文艺晚会,汪靖仁废寝忘食,活动即将开始的最后三天里,他每天睡觉时间没有超过五个小时。常言道: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在汪靖仁的感召下,一年以来,彩云盲友阳光会的各小组紧贴盲人实际需求,各司其职,热诚地为全国的盲人服务。其中,鹊桥组,成功地帮助数十对盲人走进婚姻殿堂;职业培训组,数次开办职业、电脑技能培训班;文化教育组,多次开展志愿者家教活动,为双盲家庭子女进行中小学课程辅导……2016年中国盲协开展了金点子评比,在汪靖仁的策划下,云南省盲协选送的三个提案都获得了一等奖。

  在做好盲协工作的同时,汪靖仁仍然刻苦钻研医疗按摩技术。现在,他已经成长为一名医疗按摩专家,并多次手把手向盲人传授按摩技法。迄今为止,全省已有一万多盲人从事医疗、保健按摩职业,实现了自食其力和经济独立的目标。汪靖仁说:“盲人兄弟姐妹能够衣食无忧、自力更生就是我的阳光梦,也是大家的中国梦。”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