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有效利用部分形觉视力的案例(三)
——学前盲童家长育儿手册系列(节选)

2021年01月27日 来源:盲人月刊

[俄]维·扎·杰尼斯金娜

有部分形觉视力的盲人光适应和暗适应遭到破坏,其社会适应也会因此具有一定的特殊性。比如,具有管状视野的盲人(他们的周边视觉较差,所以暗适应遭到破坏)在昏暗的地方视物效果很差,甚至完全看不见。所以,即使白天他们利用视力可以很好地定位,但还是应该和全盲的人一样学会用盲杖在空间定位,否则在阴天和黑天他们就会很少出门,或者根本就不出门,因为同一个地方,在光线好的情况下他们可以自由定位,没有光线则寸步难行。不仅如此,因为他们的视野在四周都受到限制,包括下方,所以为了安全行走,在不使用盲杖的情况下,他们要不停地看脚下,就是说低头低得厉害。如果我们想让他们昂头走路,必须教会他行走时使用盲杖来探路。

说实在的,有一些技巧可以让有残余视力的盲人白天在繁忙的道路上快速行走而不需要盲杖。比如,我在人群里通常是走在和我同一个方向的、速度我能跟上的人身后(他们相当于盲人赛跑中的领跑员)。我已经学会快速地选好领跑员,如果有必要,及时换人,已经完全实现“自动化”。正是因为跟着领跑员,我才能走得又快又安全。因为明眼人会绕过水坑,遇到建筑物会绕行等等。比如,如果领跑员突然改变路线,说明他有必要改变,我也应该毫不犹豫地跟着他偏离路线。最重要的是及时对他的行为的改变做出反应,即继续跟在他的后面,不要跟丢,因为视力不好很容易把人跟丢。而在你急着按时赶到指定地点的前提下,领跑员究竟把什么绕过去了,则完全不必操心。与中央视觉相比,周边视觉可以让盲人更快地发现运动的物体,所以必须教会周边视觉受损的孩子(暗适应遭到破坏)过马路时一定要加倍小心,千万不可只依靠自己的残障视力。

我小时候没有人跟我解释这个道理,我自然非常相信自己的视力,就是说过于依赖自己的视力了。在大学时代(没有父母和老师的监管)我几次遇到险情,我以为行驶的车辆离我很远,结果一次次要么把我手里的包刮掉,要么把我撞翻,要么把我撞到一边。当时我还莫名其妙,现在我明白原因了。

在视障教育领域有一个共识,具有残余视力的盲人需要明眼人口述说明视觉刺激物,尤其是他们第一次接触到的视觉刺激物(画面、物体和现象)。而且各种视力残疾人都需要这样的说明。但实践表明,明眼人总会更多地为第一级的三类有残余视力的盲人(有光感、色觉和看得见眼前手动的盲人)进行讲解说明。不过,有部分形觉视力的盲人有时比视功能更差的人需要更宽泛的解释。为什么?因为残缺的形觉视力经常传导完全错误的信息,需要加以修正,而更低的视力则几乎无法传递信息,盲人只能靠别人的讲解了解客观事物。对于一些有部分形觉视力的盲人来说,漏掉个别的细节(尤其是细枝末节)会导致错误理解某些事件、行为和行动。

举一个例子。有人曾经给我讲过一个笑话:维尼熊沿着小路走着,嘴里嚼着东西。小猪跟在后面说:“维尼,请给我吃一点小面包,好吗?”“这不是小面包。(继续边走边吃。)”“维尼,请给我吃一点面包圈,好吗?”“这不是面包圈。(继续边走边吃。)”“维尼,请给我吃一点饼干,好吗?”“这不是饼干!小猪,你搞清楚了,你到底想要什么。”我听完笑话后大声评论道:“真有意思,不过真是莫名其妙,为什么在笑话中维尼成了负面形象。他多会关心人啊。在小兔家做客的时候,他那么细心地照顾小猪,还给小猪系上了围嘴!”别人回答说:“才不是呢。他把围嘴系在小猪嘴上了,为了让小猪少吃。”

我用自己的视力看到了围嘴,但没有看到维尼熊究竟是怎样给小猪系的围嘴。我根本无法想象可以用围嘴堵住嘴。因此,我觉得这个笑话是对维尼熊的诽谤。原来,这个笑话恰好是讲维尼熊的利己主义的。我们现在来谈谈,明眼人理解有部分形觉视力的盲人有多难(甚至包括残障学家)。很多知道我视力很差的明眼人也经常会忘记,在和视力残疾人见面时,即使后者能看清形状,最好也要自我介绍一下,以免自己难堪,也不让残疾人太尴尬。

一次,我参加学位论文答辩评审,在大厅里,一位男性和我打了一声招呼;他并没有自我介绍,把我拉到身边,吻了一下我的手(代替“您好”)。“是熟人,”我断定,“但是究竟是谁呢?”我决定用提问套出他是谁:“什么风把你吹到答辩委员会来了?”“这不是趁出差的机会来会会老朋友嘛。”从体型上判断,他应该是邻近国家的一位知名的视障学家。我继续寻找蛛丝马迹:“您一个人来的?……家人都好吧?……孙子们都茁壮成长?”那人非常友好地回答:“是,一个人来的。家人都很健康。几个孙子也都不错。”他跟在我后面离开大厅进入实验室,问这问那,而我不知道究竟是否该坦率地回答,因为我毕竟还没有把握真的认对了人,所以继续套话:“您夫人好吗?”他也同样有问必答,就是绝口不提自己的名字,让我始终无法认清他是谁。最后我决定直呼其名。可听到的回答是:“我还以为我对您来是独一无二的,而您竟然连我的姓名都不记得。我叫……”他说出了自己的姓名。我马上意识到我认错人了。我恼羞成怒:“天啊,我对您说过多少次,我看不清人的脸,识别声音的能力也很差(一次得流感后听力严重减弱),所以对我必须自我介绍一下。”结果,他使自己(当着实验室同事的面我叫错了他的名字)和我都陷入尴尬的境地,尽管我们关系很好。同时我也斥责自己:“没有把握?那就请求人家自我介绍一下呀!那样的话就不用为了识别谈话对象而兜圈子。”

我的经验说明,明眼人很难明白,为什么一个人睁着眼睛盯着对方却完全无法看清对方的脸。就是我的很多熟人都经常对我抱怨:“我们一直朝你挥手,挥手,而你连理都不理!”有时我实在克制不住自己就揶揄他们说:“只挥手算什么?你们还应该朝我眨眼睛。无论是挥手还是眨眼睛,我都看不见。”(本书大字版和盲文版由中国盲文出版社出版)(包国红供稿)(责编 罗淑敏)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