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朝着梦想疾驰

2020年05月11日 来源:盲人月刊

李莹

李莹,女,汉族,1995年出生,广西盲人。15岁因患青光眼致盲。2018年从广西滨州医学院毕业。现为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推拿科实习医生。

作为一名医院推拿科实习医生,我的时间像是早高峰的地铁列车,忙碌而又十分有规律地向前疾驰着。日子一天天默默地过着,它不像还在学校念书的时光,可以通过课程表的差异来判断是星期几,在这,穿上白大褂后,就是一份责任,剩下的就是脚踏实地地干活。实习是苦的、是累的,但是这一切的苦和泪都将成为我大学五年时光的土壤,并在2020年的盛夏开出最绚烂的花朵。

2020年,人生的新一段旅途,而这一段旅程的开端注定是充满荆棘和海浪的。因为身为视力残疾的我要踏上求职的旅途。

对于残疾人找工作,自然是要比明眼人困难一些。我对此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给自己打好了预防针。不过,当我通过各大求职招聘网站检索到合适的按摩岗位时,我十分兴奋地打电话给相应的单位,并如实告知他们我的基本情况,可我一旦说明我是视力障碍人士的时候,他们就会一口回绝,那时候我还是会感到十分的沮丧和难过。我们视障人士有时候缺的不是工作的能力,而是一个面试的机会,哪怕是推拿行业,一个被认为是视力障碍者的传统、特长行业,也未能摆脱这个窘境。医院往往否决掉的不是我们视障求职者的按摩专业能力,而是视障背后所包含的个人自理能力。

我把这些求职中的疑惑和困难和我的师兄师姐沟通,试图得到他们的帮助。几番交流下来后,我了解到我们这些人的求职经历和遭遇格外的相似,或许每一位视障人士都会因为视力遭遇到单位的回绝。我总结了经验,重新开始。不再把重心放在各大主流招聘网站,而是寻求各地残联的帮助,通过他们找到能招收我们视力障碍按摩医生的单位。调整“作战”方针后,我收到了明显的成效。有几家按摩医院给予了我面试的机会。这个机会就是2020年的种子,现在的我默默耕耘,希望这颗种子能够萌芽开花。

2020年对我来说,是一个充满仪式感的年份。因为在这一年,我将穿上学士服、戴上学士帽,冲着镜头微微一笑,拍下我大学以来最神圣而庄严的照片。虽然我看不见这张照片里的我,但是我想那一刻的我一定是神采奕奕、朝气蓬勃的,因为这是我赋予青春最好的样子。是学生时代最后一段时光的我们,我想留下的不是青春的落幕,而是青春的怒放。

2020年,除了一张神圣的毕业照,我还期待着一次走出国门的旅行。这世界那么大,我们视障人也想走出去看一看。从小到大,爸妈带我去过很多的城市,不过那些出行都是沉重的,带着破碎的心境和微弱的希望探求眼科专家,那些城市的风景和人文却未曾驻足观望过。 这一次,我和同窗好友一起,走到另一个国度,看看异国的风采。虽然我们看不清这个世界,但是有一些美好,是不需要用眼睛去看的。品一品当地的美食,听一听异乡的人文传统,也是极新鲜和美好的事情。更重要的是如果毕业后的我们,注定是分别,注定是奔向五湖四海的打拼那我们可不可以让这一句再见和后会有期不那么的沉重。或许我们可以不必说再见,让我们放松心情地在异国的风景中走走停停,说说笑笑,然后彼此祝福,踏上各自的征途。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