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学习园地 开卷有益 梦里花开

2020年05月11日 来源:盲人月刊

章新俊

我的文学梦源自于大学校园。那时候学的专业是汉语言文学教育,必修的课程有中国古代文学史、现代以及当代文学史,大量的背诵古诗词和广泛阅读现当代小说是必然的事。

记得每当晨曦微露,我或立于草木掩映的图书馆楼下,或踱步于曲径通幽的林间小道,有时大声朗读,物我两忘;有时默默记诵,目酣神醉。从“氓之蚩蚩,抱布贸丝”“行行重行行,与君生别离”中,我读出的是爱情的美好甜蜜;从“帝高阳之苗裔兮,惟庚寅吾以降”“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中,我感受到了人生的洒脱豪迈;从“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中,我深刻体会到了蕴含其中忧国忧民的悲悯情怀。

大学夜晚的图书馆灯火通明,我静静地徜徉在书的海洋,看鲁迅用文字的“投枪”和“匕首”,撕掉五千年文明的虚伪面孔,刺痛亿万国民久已麻木的神经;跟着沈从文品读湘西特有的风韵与神采,思考生命的哲学;在张爱玲超然甚至冷酷的笔触中,走进苍凉惨淡的情感世界。我深深感动于作品的深邃透彻,感佩于作家的责任担当,常常出现一种创作的冲动,可提起笔来又感觉无所适从,无从下笔。

好在那个时候书信还是一种主要的沟通方式,于是我在书信中浓墨渲染对同学的思念,对大学生活的热爱,对未来人生的憧憬。等到相聚,聊起分别时的鸿雁翩飞,同学友朋都众口铄金,认为我写给他们的书信文采飞扬,让我很是沾沾自喜。遂在虚荣心的驱使下,加之青春荷尔蒙的刺激,我把爱情的悸动诉诸纸件,然后小心翼翼誊抄工整,反复核对收信地址后贴上邮票,忐忑不安地投向一家报纸。

怀着期许的等待令人无比煎熬。之后的每一天,我无比虔诚的准时到图书馆找报翻报。终于有一天,我的周身血液凝固,那朵还有些娇嫩却是饱含我心绪的绿芽,我看到含苞绽放在春日的阳光中,像是一朵迎春花。

春色满园中,这朵花儿虽不起眼,却催生了我拥抱春天的热情。我开始拼命书写,写春天的萌发,写秋日的落寞,写青春的忧伤,写异乡的惆怅。尽管一次次投出热切的希望,等到的多是渺茫,可我始终幻想,也许,也许奇迹就会在下一次发生。真的还又有那么几次,班里负责收发的女孩儿,眼里闪着灼热的光芒,扬着一份报纸,径直走到我面前,甜甜地说:“这是你的!”

春去秋来,林花谢了春红。不知觉间,我养成了用笔来抒发胸臆的习惯。即使大学毕业后走上教育岗位,我也在紧张的工作间隙,手捧诗书神游其中,偷得浮生半日闲。每伴着如豆的灯光批阅完最后一本作业,就按下单放机,一遍遍地听王杰的《英雄泪》,然后铺展稿纸,将初为人师的酸甜苦辣,离家时母亲的目送,乡村暮霭中飘起的一缕炊烟,深情酝酿在心底,缓缓倾泻于笔端。

看我竟然能在报纸上发文章,校长索性将学校年底总结、活动方案、计划安排等都交给我撰写。我只有苦笑的份儿,校长哪里知道文学和公文的语言区别有多大。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我只好无奈地将缪斯女神予以冷落。后工作发生变动,炮制公文文字竟成了我的主业。不分白天黑夜的忙碌,如山的责任压力,我再也没有了吟风弄月的闲情雅趣,偶尔酒酣耳热之际,弹琴复长啸,高唱大江东去,座中皆嗤鼻,认为酸腐之气不可闻,只好怏怏作罢,星火般溅起的那点才思也悄然逃遁。

光阴流转,华年似水,我对寡淡、直白、刻板的公文语言越来越熟稔,对诗情画意的文字却日渐疏远,多年的文学梦也就此而终。然则,命运看似平常却崎岖。正值盛年,造化弄人,上帝在我眼前遮住了帘,将我抛出正常的人生轨道,让我开始体验另外一种生活。我无比地颓废、绝望,我无奈地哭过、喊过,然而悲声难掩流云住,自己一切的怨天尤人、愤世不公,除得到他人的几声惋惜,抑或幸灾乐祸,根本于事于己无补。

终日凄惶让我拾起久别的文学,从史铁生、海伦•凯勒的作品中探寻残障的精神家园,在残障群体创作的优秀篇目中发掘人生的终极答案。我重又握起搁置已久的“笔”,把眼前的愁绪、躁动的新生,在键盘上缓缓流淌成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没有了眼前的纷扰,我正好可以涤荡心境,放慢了人生的脚步,我恰可以欣赏沿路的风景。身为镣铐琐缚,心可自由飞翔。

我步入文学的伊甸园,用心去捕捉美好,去播种梦想,时而蓝天丽日,时而杏雨霏霏,时而鱼翔浅底,时而鹰击长空;春园芳草,日日见长;秋蚕食桑,夜夜育肥。我用情讴歌生逢在这个伟大的时代,赞美社会的发展和沧桑巨变,歌唱科技的创新和文明进步,让不幸如我者,依然有施展才华的机会,能够实现自身的价值。

黑色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教我不驰于空想,不骛于虚声,我对人生多了更深层次的思考和领悟。礁石阻挡不住江水东流,悲伤遮掩不住时光的飞逝。没有人能烦恼你,除非你自己烦恼自己;没有放不下的事情,除非你自己不愿放下。办法总比困难多,坚信自己会越挫越勇。借难熬时光,正好磨炼自己的意志,激发自己的潜能,相信自己不白活一生。“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我坚信这句话,无论变换何种工作,无论遭遇再多的坎坷,写作的笔将一直紧握在手,以文字的姿势站立,让黑夜成就光明人生。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