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看见电影,我看见了未来

2020年05月18日 来源:盲人月刊

陈新平

2018年国际盲人节,无障碍电影第一次来到江西上饶市特殊教育学校,当盲童遇见电影,世界开始灿烂。

这场无障碍电影来之不易,那是2018年7月,我带盲童到上海治眼病,得知上海无障碍电影志愿者筹备“国际盲人节无障碍电影进校园”活动。我请求参与,得知上饶市特殊教育学校只有11位盲生,又没播放设备,上海方面觉得很为难……

我想:无障碍电影在北京、上海已经普及,我们欠发达地区也应该主动跟进,让孩子们接触新事物,开拓新视野,对孩子的成长成才也有好处。人数少,我就向市残联报告组织更多盲人一起观看;没设备,我和“特校”领导商量租借一套新的设备。经过多次沟通,上海方面非常感动,安排上饶和上海、南京、重庆等18个大城市同时开展活动,上饶市广播电视台播音部主任章华亲自担任现场解说。

为了让上饶市11位盲童“看”上这场电影,上海、上饶等地的志愿者前前后后忙了半个月,章华带着上海特供的影片和讲解词,提前一天来到“特校”试播。她一边试播一边在解说词上做着标记,这份解说词足足有32页,老师们把章华试播的视频发到活动微信群,得到了肯定才放心。

此时,盲童班里也热闹开了,孩子们聚在一块聊起了电影。陈雨杭的眼睛是被火熏坏的,手术后能模模糊糊看到一点东西。饶飞民是青光眼,眼前只能看到一片白色,能感受到光。虽然他们嘴上说着“看”电影,但实际上他们只能听。“我对电影没兴趣”,年纪最小的徐达轩表达了一个和大家不同的态度。3年前,只有5岁的徐达轩在爬墙时被塌下的墙砸伤了头,就再也看不见了。他说:“我只喜欢听故事,葫芦娃、一休、绿野仙踪故事,我都听了好几遍了。妈妈带我‘看’电影,我看不见坐在那里没意思,我觉得无聊就向妈妈要手机听故事,可是电影放映厅里那么吵,我又听不见……”

章华听见徐达轩的话,心头一紧眼眶潮热,亲切地安慰孩子:“这场电影跟以前不一样。我是你的眼,在听不见声音的那些画面,我会详细讲解,带你听懂画面上是什么内容什么场景”,章华说出的这个“小秘密”,让徐达轩对这场电影有些动心了。

“看电影咯!”上午第一节下课,11位盲童学生排成两排,手都搭在前面孩子的肩膀上,边说边笑列队走进他们心中的“电影院”。随后,“特校”的聋哑生和省市残联领导以及周边盲人代表陆续进场,整个会场挤得满满当当。

随着电影开播音乐响起,场内顿时鸦雀无声。“这片绿洲的尽头有一座美丽的小城叫葡萄城,它的形状就像一座小山丘,一条道路通向城门。城市街道的两旁,许多商贩在叫卖,百姓们来来往往,十分热闹,聪明的阿凡提就生活在这里。”在章华的讲解下,盲人们仿佛“看”到了一种维吾尔族的帽子叫“色兰”,“看”到了在高空行走的“达瓦孜”,“看”到了一座小山丘一样的葡萄城和城里爱吃羊腿的巴依老爷,“看”到了眼睛一转就有主意的聪明的阿凡提……一个半小时的电影,章华用心讲着,一点儿小差都不敢开;孩子们也一直安静地听着,用心“看”着。

“毛驴从树后扯出了一片红色衣角,阿凡提瞪大眼睛。还愣着干嘛,赶紧出发,去看海。”影片结束了,孩子们意犹未尽,聚在一块聊起剧情,有的说阿凡提太搞笑了;有的说这回听得非常清楚,好像自己也跟着阿凡提和古丽仙他们去找水,碰到一群强盗,和强盗搏斗;喜欢电影的陈雨杭、饶飞民和刘俊聪都觉得电影好看极了;而昨天还说自己对电影没兴趣的徐达轩,竟然也毫不吝啬地表达了自己对电影的喜爱:“有了这样详细的解说,我真想经常听这样的电影。”

随着国家对残疾人帮扶的力度、精准度不断提高,上饶地区不仅有专为盲人提供的盲人图书馆,现在“看”电影也不成问题了。相信很快,上饶市会有更多盲人“看”上无障碍电影,我和众多志愿者不遗余力地忙碌着。我相信举手之劳点滴关爱,不仅让更多盲人朋友“看”见了电影,或许还会为他们掀开那片遮在眼前的帘,让他们有一天还能“看”见世界,“看”见未来!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