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有效利用部分形觉视力的案例(一)——学前盲童家长育儿手册系列(节选)

2020年10月30日 来源:盲人月刊

[俄]维·扎·杰尼斯金娜

我们来看一些盲人如何利用部分形觉视力(能看见形状、轮廓的残余视力)的案例,同时说明决定他们采用某种方式的因素不只是部分形觉视力,还有其他视功能要素(色觉、视野、光感)。正因为如此,为了清清楚楚地知道视障儿童如何看东西,在他们的教育培养和康复矫正过程中,专业人士非常有必要了解正常的视功能和眼科病理学。来看具体案例。

案例一:

叶卡捷琳娜:“一天有人拉着我玩日本扑克。一开始我感到很艰难,因为所有图画都是一个颜色。后来我发现,‘杰克’的一角画了一个小正方形,‘皇后’有两个,‘国王’有三个。等我明白了这个区别之后,我就不用再看整张牌,只看一角的小正方形就足够了,这样计算起来就轻松多了。”

案例二:

瓦连京:“我能看得见形状,但不能区分颜色,患有全色盲。专家说,我看到的世界就像健全人看到的黑白电影。从小就在鞋上和衣服上做专门的记号,比如在鞋子上编号,在衣服上缝上各种形状的镶边,以免把自己衣物和别人的弄混。听音乐会或者看戏剧时为了找到自己的座位,我不是数排数,因为第一排有时候实际上算作零排,也不会去看座位上的数字。我总是大大方方地走到最边上坐着观众的地方问他坐的是第几排,从他开始数起。”

因此,具有部分形觉视力,视功能也可以拓展,因为这种视力提供更多的视觉信号,相对于有残余视力、但视力较低的人。康复学家的任务是教会他们从众多信号中选择能够让他们通过最合理的途径解决问题的信号。是否能够合理利用可用的视觉信息是判断一个重度视力残疾人康复水平的标准。

具有部分形觉视力的盲人会表现出与众不同的盲态。而他们本人通常并不知情。我所掌握的材料确实如此。我从教员和康复学家的角度出发,发起了一项特别活动,他们(无论孩子还是成人)直到参加这项活动时才发现了自己身上特殊的盲态。在一些文献中会看到关于视野变形的描述,但基本上没有提供案例来说明具有残余视力的盲人视野如何发生变形,以及明眼人如何理解他们的行为举止,对此做出什么样的反应。而这些行为举止是需要矫正的。此外,他们的行为举止也可能是在向教师、家长和康复学家“暗示”他们视野变形的特征,提醒他们在组织落实各种活动时务必加以考虑。所以,了解因视野变形引起的各种各样的外在表现非常重要。

再来看几个案例。

第一个案例:

读大学时,我迷上了一个视障专家,一个大学外语教师。他受过高等教育,天资聪颖,多才多艺。他身上的一切都让我着迷,只有一点,他走路的方式特别怪异:他走路不用盲杖,但每走一步转一下头,依次向左转一下,向右转一下。当时我不明白他这种奇怪步态的成因,但还是委婉地问了他。他的回答更是让我吃惊不小:“摇头?我没发现啊。”

后来,我在研究《视觉器官病理学基础》时明白了那位视障老师奇怪步态的成因。现在我把这件事作为一个案例来谈谈,讲一讲半视野缺损(偏盲)。如果双眼的左半边视野缺损,那么本来就只能看到形状的弱视力盲人的视野是“条状的”,而且是垂直条状,盲人在垂直视野中虽然看得不太清晰,但毕竟能看到身边大的物体,但部分形觉视力的条状视野会和缺损的条状视野互相交叉,所以为了看清被缺损视野遮住的空间,就必须每走一步扭一下头,来扫视一下被缺损视野遮住的空间区域,尽量从细缝中对外部世界形成较为完整的画面。

第二个案例:

一天,我给学员刚讲完“将学生的视觉器官病理学纳入教育培养和矫正康复过程”,一家教学成就显著的盲校教务主任走到我跟前说:“我们的住宅楼里住着很多盲人。一名妇女就是那样走路。对她的步态我怎么看都不顺眼,今天我总算明白了,不该看不惯,而是应该同情她;建议她学会利用定向盲杖,走路时视觉受损那一侧利用盲杖来探路,免得每走一步都要扭头。对我来说,这是一个新的发现!可我已经和视力残疾人一起工作很多年了。”

第三个案例:

获得副博士学位以后,我实习的项目是帮助一个失明一年的盲人进行康复训练;他是在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遭遇不幸的。作为一个视力残疾人,我始终认为,无论在什么年纪失去视力,都来得及康复。在着手进行康复训练的时候,我总是说,可以向我这样一个视力很低甚至完全没有视力的人打探生活“隐私”:“没有视力如何熨衣服?”“如何找到掉落的东西?”“如何把果汁均等地倒入不同的杯子”等等诸如此类的问题。

一天,我要读一篇平面印刷的文章。我戴上屈光度为20的眼镜片开始阅读。这时有人问我:“冒昧地问您一下,为什么您在读文章时老是把头从左转到右?”我回答说:“我边读文章边治疗颈椎病。”随后严肃地补充道:“我刚才是在开玩笑。这是由我的视野特征决定的。我是管状视野。”有这种视野的人看到的世界就像通过一个细细的管子看到的一样。靠这样的视野我只能看到三四个字母。要想读完一行字我就得沿着这一行从左至右移动我的小管子,把字母依次读完。

然而,在上述案例中,对我来说印象最深的却是当时我已经有视障教师证书,有在盲校成功的教学经验,还有教育学副博士学位,在遇到这个提问之前我根本没有注意到我的上述特点。这可真是当局者迷。而在旁观者看来,我的举止是多么怪异。也许,有些人就把有管状视力的盲人的阅读方式当成所有视障者的习惯。这方面的案例不胜枚举。(本书大字版和盲文版由中国盲文出版社出版)

(包国红供稿)

(责编 罗淑敏)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