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永不褪色的退役军人党员

2020年10月30日 来源:盲人月刊

许波银

我叫许波银,是一名双目失明的一级伤残军人,也是一名有着36年党龄的党员。2019年,我获得了“最美退役军人”的荣誉称号。当我站在领奖台上,雄壮的乐曲在耳畔响起,我心潮澎湃、思绪万千,激动的泪水噙满了眼眶……

1983年,一年一度的征兵工作在我的家乡江苏南通展开。我,一个农民的儿子,把多年的愿望凝聚笔端,在参军报名册上庄重地写下了自己的姓名——许波银,心想终于如愿以偿了,那年我19岁。

忘不了临别送行的那天,年迈多病的父母眼中噙着泪水,我知道,这一走对他们意味着什么,我不敢多看他们一眼,谁知这竟成了我莫大的遗憾,因为从那天起,今生今世我再也不能看见他们了。

我们的军营驻扎在江苏新沂市,我边训练边学习,由于各方面都很出色,第二年部队就给我评了个连级嘉奖。就在我穿上军装7个月的时候,部队接到了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的命令。上前线之前,我入了党,在庄严的党旗下,我宣誓要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和革命前辈们一样,去完成最危险的任务,不负共产党员的称号。然后,我们踏上了征程。

经过九天九夜的长途跋涉,我们走进了血与火的战场。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烧毁的村庄,炸断的桥梁和老百姓那无家可归的景象。

我们的部队驻扎在老山地区八里河东山,号称“八十年代的上甘岭”。老山地处热带森林,每天不是雾就是雨,我们身上的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白衬衫成了黑衬衫,衣服上的泥巴都是等吹干以后用小树枝弹掉的。住在猫耳洞里九个月,我们没有能理一次发、洗一次澡,连洗脸和刷牙都省了。就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中,我和战友们完成了数十次危险的任务。当时我们都有着一个共同的信念,吃苦不要紧,只要主义真,亏了我一个,幸福十亿人。由于我表现出色部队领导曾好几次想把我从前线调下来,等战争结束就送我上军校重点培养,然而就在最后一次执行任务时,发生了意外。

那是1985年的3月17日,月色朦胧。我们特工小队正紧张地清理刚夺回的“412”阵地上的地雷,我小心翼翼地排除着一颗又一颗地雷,差不多排出360多个的时候,一颗与多颗地雷相连的“电动触发诡计雷”狰狞地出现在我面前。我好不容易找到了电源线,刚想用剪子剪,旁边一位也在排雷的战友不小心碰到了这颗“诡计雷”的伴线,只见火苗“哧哧”地响着迅速燃烧起来,说时迟,那时快,我毫不犹豫一下子推倒了那个战友,与此同时,只听天崩地裂一声响,“诡计雷”在我面前爆炸了……

不知什么时候,我慢慢地醒了过来,耳畔似乎有从海底深处发出的声音,我用力睁开眼睛看,却什么也看不见,四周一团漆黑。我想闻一闻,却什么味道也闻不出来。我努力挣扎着想坐起来,可全身动弾不得。好半天,我才明白,自己已负伤昏迷了,听护士说已经八九天了,正在昆明军区总医院接受治疗。

听战友们说,我炸伤时的样子简直不敢看。眼睛、头发、脸颊、左手全部炸烂,流着血,牙齿全部松动,衣服也被炸成了碎片……负伤后,因为还有一丝心跳,我被送到昆明军区总医院抢救,我身上90%的血都是战友们输送的,若不是上级领导的重视以及医护人员的精心护理,我恐怕早就告别这个世界了。

虽然命是保住了,但伤残情况却很严重。左眼球没了,右眼球萎缩无光感,左手掌骨断裂、食指缺损、左腕关节僵直无功能,左耳鼓膜穿孔。负伤一个多月后,我想走出病房到外边透透气,两名护士扶着我走到草坪上,温暖的阳光摩挲着我的脸庞,我真想把阳光一把抱住,听到孩子们在周围嬉笑着玩耍,却什么也看不见,我的心都碎了。一头跌倒,昏了过去。

经过医护人员一阵紧张的抢救后,我才慢慢醒了过来,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医护人员看出我内心的痛苦,想方设法让我高兴。一位医生大姐带我去看球赛,但听着球赛,我的心情越发难受,在热闹的氛围中,我第一次哭了,我想用跳楼的方式结束这残酷的现实。可是医护人员总是无微不至地关心我,让我又不好意思去做一个军人、一个党员不该做的事。

就在我痛苦绝望的时候,部队领导来了,地方领导来了,战友朋友们来了,他们的关怀和鼓励让我看到了生活的曙光。是啊,我还年轻,不能就这样垮下去。面对严峻的现实,我躺在病床上辗转难眠,身体伤残,眼前是无边的黑暗,按理说,我完全可以躺在功劳簿上享受安逸的生活,然而我不甘心,身残了我无奈,可我不能让自己的人生也残缺了,我要以军人党员的姿态重新站起来。

于是,我拿起了笔摸索着开始了写作,让家人为我买回了乐器练习演奏,我还爱上了唱歌,四处拜师学艺。

1992年,我进入了北京“心灵之声”残疾人艺术团,开始了我的艺术生涯。我跟团到全国巡回演出,虽然团里有人照顾,头上磕肿,腿上碰伤,眼镜摔碎都是常事,还经常长途跋涉,整夜睡不了觉。可这一切比起观众对我的热情又算得了什么呢?记得一次在广州市人民剧场演出,我刚演唱完一首《血染的风采》,一位将军走上舞台,老泪纵横,紧紧拉住我的手说:“小许,你一走上舞台就让我想起了从前那些牺牲的战士们,他们在你的歌声中复活了。你要好好地唱下去”。

就这样,我随团走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演出场次达一万多场,观众达一千多万人,多家新闻媒体纷纷报道了我们的演出,在社会中引起了强烈反响。我们艺术团也受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中国残联领导的亲切接见和高度评价。整整18年,寒来暑往,在鲜花和掌声的背后付出多少艰辛只有自己知道,但作为军人和党员的信念始终支持着我,让我对生活充满了无限热爱,也以军人党员的姿态走出了一条精彩的人生之路。

2007年,为了回报社会,教育和鼓励广大的青少年从小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学会珍惜,学会感恩,我又开始了“我能行”巡回报告演讲,报告场次达400多场,听众达50多万。在报告过程中,有些人问我,一个双目失明又能享受国家保障的人,为什么要这么辛苦?我告诉他们,我是在战场上活下来的人,这比许多人都幸运,然而我是军人也是党员,生命的价值不仅仅是活着更是一种责任,退役不褪色是军人的价值,也是党员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的使命。(责编 罗淑敏)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