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老虞的证明

2008年08月01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2008年01期


10月22日,从距离上看,老虞成功了——他到达北京天安门了

天安门广场的南侧,这个精瘦而结实的中年残疾人抱着提包坐在我对面,破旧的轮椅,黝黑的皮肤,黑白分明的胳膊,穿着写了“奥运北京”的白色的背心。老虞说他现在完成了两件事,一个是把祝福送到了北京,二是完成了一个证明——证明能当残疾人运动员。我问他:“你想怎么当上运动员呢?”他说:“我从义乌过来,摇了这么样远,证明了我有这个能力。”我问他:“你要是当不上怎么办?”他说:“我身体很棒,,没问题的,一路上我都没有生病。”我问他:“老虞你多大岁数了?”他说我41岁了。

我语塞了,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老虞身后的条幅是轮椅上最大的包裹,他说这个条幅与众不同,是花了好多钱特地扎了花边的,他要在天安门广场展开。老虞经过了一番波折进入了天安门广场,但因为条例限制,条幅不允许打开,因为是手写文字,白色背心被套上了外衣,两面旗子也收了起来,轮椅上绑得死死的两跟空竹竿指向天空,他成了广场上最怪异的游客。

夕阳西下,老虞笑得很灿烂,他的身边不远处跟着巡逻的警察。我的相机里留下这位游客纪念照,这是他一路上唯一的纪念照。

我带了些食品给老虞,老虞说他很久没吃肉了。

“火车站的送行”

第二天找到老虞时,他在火车站候车室的一角熟睡着,晚上他就要坐火车回家了。看到我,老虞很高兴,出发的时候默默无闻,回家了有一个记者来送自己,他说自己挺高兴。昨天晚饭的一碗冷面让他腹泻数次,他有些懊丧,说一路上都没有拉肚子,临了身体吃不消了。老虞指着一张奥运福娃的明信片说那是火车站旁邮局的工作人员送给他的,也是他来北京唯一的礼物。他本打算去看看残疾人运动员的训练,要把条幅献给残奥委,但是因为种种原因,未能成行。

离发车时间还早,我推着老虞去遛弯,走了十分钟,轮椅的震动已经让我的手腕发麻,老虞说这算是最好走的路了。谈到自己一路过来的感受,他的眼圈有些发红,似有泪水,又没了,几位围观者过来看热闹,老虞继续向他们诉说着自己的壮举,在路人面前老虞像一个英雄。

上车之前我问了老虞一个问题,如果还有一个截瘫残疾人要只身摇着轮椅远行,你想对他说什么吗。老虞说,我不讲我的故事了。

记者手记

关于意义与价值
有人说旅行价值不在于你到了哪里,而在于一路上的风景。
在我的眼里,老虞从义乌到北京的行程称不上旅行,一路上苦行僧一般的生活不仅让老虞无暇顾及风景,还让这个重度肢残人经受那么多的危险与磨难。这一切只为了“一个证明”与“一个价值”——证明自己有过硬的身体素质能参加残疾人体育运动,让艰苦的旅行使壮举更有价值——这便是老虞两个月以来所追求的目标。在采访中,我发现老虞非常渴望被别人关注,希望向别人证明自己,于是他选择了一种对自己残疾的身体很刻薄的方式。我想,之所以选择这种方式,老虞有自己的苦衷。如果他一路上饱览名胜、了解文化、结交朋友、品尝美食,而不是寄宿在收费站,用自来水与馒头充饥,将被轮椅磨得血肉模糊的身体用盐水消毒,那么这个“象征着56个民族的56米条幅”会少了什么意义与价值吗?
对于证明意义与价值,这种方式对自己的身体太刻薄了。 (《中国残疾人》陈曦)

编辑:谷雨

[1] [2]

网友评论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