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四川残疾人西安打工要不到工资

2012年07月26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文/陈太会

尊敬的领导:您好

我含泪给您写信,我是四川残疾人,今年五十九岁,残疾证号:51302619540520269844。今年春节后的正月十四,我来到陕西长枫建筑有限公司,曲江金地八号地项目部做木工,到四月,该公司没发过一分钱工资,四月中旬,公司才叫包头黄中军之弟黄中乾,(重庆彭水人)造工资表,黄中乾把工资表送到公司后,公司以数额大被退回,黄中乾在万般无奈下,只有把我在二月分做的二号楼二单元,地下室脱模包工工资一万一千元及其他六个人的部分工资,从工资表上删除,并承诺在四月份的工资中补上,还没到发放四月分工资时黄中乾消失了,到六月十日该工地木工班代班的邵瑞明,上报工资表时,上报了我未上报的一万一千元,公司又以三月份以前的工资巳付清为由,拒绝支付。六月十一日,公司主动请来了劳动监查,在劳动监查的威逼下,工人应得的工资又少去了百分之二十,这样的敲诈便披上了合法的外衣。当天劳动监查在场,公司老板只字不提支付包工工资的事,更恶劣的是,于第二天午后三点钟,有六个工人向公司要包工的工资,公司竞叫来二十多个打手,扬言谁要钱谁就没有好下场。

尊敬的领导:我家有病床不起的妻子,儿女在外无信息,回家没路费,在西安找不到活,就露宿街头,有时没饭吃,就靠好心人施舍,有时候饿得头昏眼花,我真想不通,干了活为什么不支付工资?为什么要把工程转包给没资质的黄中军?有人说是项目部老板,把黄中乾藏起来合谋敲诈工人血汗钱,为什么劳动监查说是支付应得工资的百分之八十是惯例?有法律依据吗?我有充分依据,我有工友及包头及领班人的证明,为什么讨不回工资?尊敬的领导,我哀怜您为我做主,我永远不会忘记您。

事情发生后我走遍了多个部门,并且通过<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版,给赵正永省长写了信,均见不了效果。我只有望天兴叹。

妻子盼我早归,整天哭泣来电,我又有何脸面回家,我想我这个残疾人为什么受到如此冷落,在西安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的事发生,真正象有些工友所说,是项目部老板把包工头藏起来,合谋敲诈农民工?我们的劳动监查为什么要威逼农民工认可应得工资的百分之八十?我四处哀怜,为什么得不到同情和支持,难道人的心是铁的?我多次想到与项目部老板拼命,有人告诉我,老板们红黑两道都亨通,搞死一个农民工如,;踩死一只蚂蚁,几个钱能买通官场,这世道真是如此吗?我们的农民工兄弟,在工作中受伤致残的,能按有关法律赔偿的,不足百分之二十呀,我们家乡的政府,关心过自巳的百姓,在外的遭遇吗?

昨天家乡传来消息,说是我家土木佶构的房子因洪水,巳近倒塌,妻子有被埋的危险。这正是祸不单行呀,回想讨薪的几个月,陕西长枫建筑公司金地八号地项目部老板好歹毒,西安有些部门的同志好绝情。好绝情。人心都是肉长的,领导们,我巳五十九岁,在西安,公平正义到底是怎回事,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我无奈,只得不断呻呤,我敬盼社会上的好心人,给予我声援,也跪求所在地的官员,发发慈悲。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