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都是被父母遗弃的残疾孩子。也许活着,已经是不幸中的
万幸;然而,如果仅仅是活着,那生命的意义又在哪里。

如果可以,不是“仅仅活着”

(中国残疾人网站记者徐俊星报道  2011年12期   编辑:穆小琳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www.chinadp.net.cn

他们,本该拥有快乐无邪的童年,却因天生残疾被父母抛弃成为“离家孤鸟”,掩口残喘,冥冥度日。也许活着,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但如果仅仅是活着,那么,生命的意义又在哪里?

这是一个特殊的孤儿院,没有名字,却在孩子们心里有个共同的名字,那就是“家”;家里没有亲人,但每一个残疾孩子都是彼此的兄弟姐妹;失去了父母,但每一个照顾他们的阿姨都是他们的“妈妈”。

 残疾  让他们从此失去了家

     
蓉蓉呆坐在冰冷的石板上,茫然地笑着 。徐俊星摄

冰冷的寒冬,难耐的西风吹来,忍不住瑟瑟发抖。走进孤儿院便看见一个头发凌乱的小姑娘,呆呆地坐在冷冰冰的石板上对着来人茫然地笑着。“这孩子叫蓉蓉,15岁了,轻微智障。”孤儿院里的阿姨走过来,把蓉蓉拉起来,心疼地拍着孩子身上的灰尘,“这孩子总是到处乱跑,新换的衣服这不又弄脏了。”蓉蓉并不明白阿姨再说什么,她转身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然而在孤儿院里,像蓉蓉这样可以自主行动的智障患儿已经算是残疾较轻的孩子了,更多的孩子都是重度脑瘫患者,有的甚至从出生到现在的十几年里一直都是在床上度过的。很多孩子不会说话,不会动,大小便失禁,唯一通过肉眼观察到生命体征的就是他们的眼睛。无论是坐着、躺着,还是趴着,孩子们那一双双纯净明亮的眼睛,仿佛会说话一样,“活下去,活下去!”那发自心底却无法表达的声音从漆黑的瞳孔中迸发出来,震慑着每一个人的心房,一些年轻的小伙子都忍不住偷偷流下了眼泪。

孤儿院里现在收养着近80个残疾弃儿,他们当中年龄最大的近30岁,小的仅出生一个月,还没来得及取名字。襁褓中的婴儿,是个漂亮的小男孩,大眼睛双眼皮,刚刚吃饱不哭也不闹,扑腾着小胳膊和小腿,非常可爱。“就是前几天,这孩子被人扔在门口,现在我们还没发现有什么残疾,希望有好心人可以领养孩子,让他健康长大。”孤儿院的阿姨走过来细心地给孩子裹紧被褥,便转身照看其他孩子去了。看着她忙碌的背影,记者心中满是崇敬和赞叹。

     
小强最开心的就是坐在轮椅上晒晒太阳。徐俊星摄

孤儿院没有名字,孩子们因为被父母亲抛弃而把这里当成了家;家里没有亲人,但每一个残疾孩子都是彼此的兄弟姐妹;孩子们虽然没有了父母,但孤儿院周边村庄送水送饭的百姓就是他们的再生父母;村子里好心的妇女无怨无悔毫无报酬地细心照顾残疾弃儿,她们都是孩子们的妈妈。

就这样,孤儿院到现在已经有20年,可以说孤儿院就是村里的孤儿院,孩子们都是村里的孩子,虽然20年来孤儿院的条件没有什么改变,但至今陆陆续续还有孩子被送到这里。

孤儿院  靠捐赠艰难维持

      
孤儿院里大多数都是重度脑瘫的孩子。徐俊星摄

掀开门帘走进孩子们居住的其中一个房间,迎面一股刺鼻的尿骚味刺得眼睛有些生疼,迈开的脚步竟然有些迟疑。房间里摆满了铁床,孩子们一排排地坐在床边的轮椅上。一些大小便不能自理的孩子,只能在大冬天的穿着开裆裤,他们轮椅下面的便盆里,随时都有他们的排泄物。“以前给孩子们用尿不湿,但随着他们慢慢长大,孤儿院实在没有这个经济能力继续给他们用尿不湿,所以想到了这个不是办法的办法。”阿姨站在一旁,面有难色地解释,她们疲惫的眼神流露出无奈。

已经是下午4点左右,孩子们开始吃饭。不知道是午餐还是晚餐,没有菜更没有肉,一碗白乎乎的米糊糊就是他们的一顿饭。16岁的小红双下肢残疾,她坐着轮椅,端着一碗饭先给4岁的重度脑瘫患儿兵兵喂饭,一口又一口,小家伙吃得很满足,小红笑得也很满足,“这里的孩子大多数都不会自己吃饭,阿姨都要一个一个挨着喂饭,我现在长大了,能帮点忙就别闲着。”

“喜欢给弟妹喂饭吗?”

“喜欢。”

“为什么不先吃?”

“小的先吃,我吃不了多少。”

一边说,小红一边低头继续给弟弟喂饭,一勺米糊不小心掉在手腕上,小红连忙偷偷地舔干净,然后继续喂饭。

孤儿院里一共有五个房间,按照孩子们的性别和年龄分别安置在不同的房间里。从幼儿房间里出来后,记者一行人来到成年女孩的房间。大概七八平米的房间里一共住着六七个女孩,看样子都在20岁以上。女孩们都躺在床上,头发看起来还是湿漉漉的。

“今天正好是孩子们洗澡的时间。”从里屋走出一个阿姨端着一大盆脏水走了出来。原来里屋就是给孩子们洗澡的地方。孤儿院条件简陋根本没有条件给孩子们建洗澡堂,一个大洗衣盆就是孩子们的洗澡盆。很多孩子都没有自主行动的能力,阿姨只能像给婴儿洗澡一样抱着她们一个个地放进洗澡盆, 然后再抱出来放在床上。

     
一碗米糊就是孩子们的一顿饭。徐俊星摄

孩子实在太多,阿姨要趁着水热的时候给多给几个孩子洗完澡。于是,有的孩子洗完澡后就顾不上穿衣服,在床上躺着瑟瑟发抖。这时候,记者才感觉这屋子里面果然不是很热,伸手摸了一下暖气才发现是温的。“没办法,孤儿院经济困难,这冬天买不起煤就只能凑合着了。”阿姨把一个刚洗完澡的孩子从盆里抱出来放在床上,无奈地摇着头。

其实,20年来,孤儿院一直都处于勉强度日的状态。而如此之境况也得来不易,幸亏有周边村子里的好心人帮忙。孩子们身上的衣服,裤子,毛巾,手套,还有米面油……都是好心的村民送来的,没有他们的帮助,孩子们根本没办法继续生活下去。现在,随着网络越来越发达,来自全国各地的好心人也渐渐关注孤儿院的孩子们,他们利用节假日给孩子们送来各种各样的生活必需品,“虽然这些物资解决不了孤儿院根本的困难,但因为有了更多人的关爱,现在孩子们的条件越来越好了。”阿姨指着放在床头的一叠厚厚的被褥说,“你看,现在天气冷了,好心人就给孩子们送来很多被子,有了这些孩子们过冬就不发愁了。”

“最怕生病” 

其实,活着对于孤儿院里的孩子不仅仅是有吃有喝,他们面临的最大威胁就是疾病。20年来,孤儿院收养的孩子大概有近200个,除了一部分孩子被好心人收养之外,相当数量的孩子都因为疾病无法治疗而早逝,这让孤儿院里的阿姨们痛心不已。“看着活蹦乱跳的娃娃突然就没了,有时候真的接受不了。”在孤儿院已经工作了10多年的老妈妈忍不住留下眼泪。

被遗弃在孤儿院里的孩子大多数都是重度残疾,看似简单的小病可能对他们来说就要其性命的灾难。多多,这个名字对于孤儿院里的阿姨们来说似乎都有些模糊了,不是因为这个孩子不可爱。而是因为这个孩子在孤儿院里停留的时间实在太过短暂。

      
孩子天真的笑容打动着每一个人的心。徐俊星摄

记不得是哪年的事情,阿姨说多多被送到孤儿院不到一个星期,突然有一天高烧不退,本以为过一晚上就没事,没想到孩子第二天早晨就断了气。后来才知道,其实孩子有先天性心脏病,感冒引发肺炎又导致心肌梗死,所以年幼的生命就这样短暂消逝了。“真的很无奈,有时候病来得太突然,根本都没有喘息的机会。”

房间里有个女孩很引人注意,她四肢纤细如枝,脑袋却不成比例地膨胀如篮球一般,女孩名叫妹子,今年15岁了,她已经没有动弹的气力,呆呆地望着屋顶,不言不语。“这孩子来这里的时候,脑袋还没有现在这么大,现在越来越厉害,这几天吃饭也不好,一吃就吐。”阿姨站在妹子的床边抹着眼泪,“其实这孩子得的就是脑积水,要是早点治疗,或许现在的情况会好很多。孤儿院里经济困难,刚开始没条件带孩子去瞧病,一拖再拖,到现在知道是啥毛病也来不及了。”

     
已经15岁的兰兰干瘪的四肢和硕大的脑袋形成强烈的对比。徐俊星摄

在孤儿院里,疾病已经成为孩子们最大的克星。幸运的熬过去就活了下来,身体素质差的就难逃一劫,其中的原因很多。其中也和当地经济不发达,医疗水平有限有关。一个关注了孤儿院很多年的志愿者告诉记者,有一年他亲眼看到一个全身烧伤的孩子在孤儿院里奄奄一息,他们抱着孩子到当地医院却没有能力治疗,最后幸亏志愿者帮忙把孩子送到北京治疗,才把孩子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孩子们手里捧着的零食都是志愿者送来的。徐俊星摄

残疾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有病得不到及时的治疗。孤儿院里的孩子,大部分都是脑瘫患儿,按照我国目前医疗康复水平,其实一部分孩子是可以通过治疗达到康复的可能。相反,如果孩子得不到正确的康复训练,残疾情况只能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严重,到最后只能成为别人的累赘。另外还有一些宝宝患有的先天残疾甚至可以通过手术治疗达到治愈的可能。

2个月的君君是先天性足内翻宝宝,一个简单的手术就可以让他重新站起来,今后也能像其他健康的孩子一样跑跑跳跳。期待孩子们能够得到治疗,重获健康的希望。

随时可能无“家”

 孤儿院20年来养育了一大批失去家的残疾弃儿,但正因为此,孩子们在这里又重新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新“家”。这个家虽然简陋,但它给予了孩子们生的希望,哪怕时间短暂,但这里给与了生命最大的尊重。但因为孤儿院缺乏一系列手续,目前还处于民间非注册状态,所以这个“家”又是岌岌可危的。今后,这些孩子应该何去何从呢? 

     
看着有人来看望他们,孩子就很开心。徐俊星摄

最好的状态就是孤儿院能够一直存在下去。毕竟这里是孩子们第一个“家”,也许他们不会说话,但孩子们心里很明白,只有在这里他们才是最踏实,最快乐的。但孤儿院又确实存在很多问题,比如场地、设备、康复等等。如果社会爱心人士可以帮助孤儿院进一步合法化,相必对孩子们来说最好的礼物。

当然,孩子们也有其他的养育方式,比如送到其他合法的孤儿院或者福利院。但这需要很多方面的配合,比如寻找合适的地点,适合孩子们成长的场所;寻找合适的方式,比如先带个别病情较重的孩子前期治疗,然后进行心里疏导,让孩子主动自愿,甚至是快乐地接受到其他地方生活;比如亲情沟通,福利院的老师们先到这里工作一段时间与孩子们建立了感情之后,再带孩子们到正规的福利院生活等等。

另外的方式就是把孩子们送到愿意接受的个人家庭中寄养或收养。这种方式比较适合残疾情况不是严重的孩子,比如先天性心脏病患儿,唇腭裂患儿,轻度脑瘫患儿,足内翻患儿等等。这些孩子经过手术治疗或者康复训练就可能达到或者接近健康的状态,这样孩子们进入新家庭,有亲情的陪伴对于他们的成长是非常有力的。

     
孤儿院里来了志愿者,孩子们很开心。徐俊星摄

孤儿院目前还是依靠社会捐助维系着,还有残疾弃儿被源源不断地送到这里。无论从孩子成长还是孤儿院自身的状态都是前途未卜的。生命是平等的,孩子是无辜的。即便是天生残疾的孩子也是可爱的天使,应该快乐地成长下去。但目前孤儿院的情况不得不令人堪忧。“只要孤儿院存在一天,我们就会照顾孩子们一天。”孤儿院里的阿姨不愿透露自己的姓名,但她淳朴的话语却让人不禁肃然起敬,也许,平凡的感动才是最伟大的。

采访归来已有几日,思绪翻江倒海地充斥着整个大脑,万语千言竟然在提笔的瞬间化为乌有,唯有阵阵酸楚涌上心头。在孤儿院停留的时间很短暂,但孩子们清澈明亮的眼睛却像天上的星星的一样停留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希望未来对于他们来说不是仅仅活着。也许,他们可以活得更精彩。 
  

请关注这些孩子      

  

 

 

     

     

孤儿院所需物资
第一部分 康复器材 
 编号 产品名称 

 1

跳绳30 

 2

毽子30套

 3

 康复坐垫80套

 4

康复座椅60套

 5

轮椅6辆(二手也可)

第二部分 生活、学习用品 

编号 

产品名称 

煤300吨(学校过冬使用)

 2

大米100 (用于孩子伙食)

 3

面粉100袋(用于孩子伙食)

4

计算机5台(二手也可,与外界联系)

5

电视机10(二手也可)

 注:如有爱心人士愿意一进步了解郭改然的情况,欢迎实地考察。

联系人:文曲星   电话: 13581807662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