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广州300公里有一个名叫“阳春”的美丽小城,城里住着一个幸福的大家庭,

10个娃娃和他们的爸妈。这个特殊的大家庭就在阳春市社会福利院,它的名字叫“恩典之家”。

“恩典之家”:投入“妈妈”的怀抱 幸福少不了

(中国残疾人网记者徐俊星报道  2012年3期   编辑:穆小琳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www.chinadp.net.cn

距离广州300公里有一个名叫“阳春”的美丽小城,城里住着一个幸福的大家庭,10个娃娃和他们的爸妈。娃娃们因为先天残疾被亲生父母抛弃,但他们依然像小天使一样快乐地成长。因为,这里有爱他们的爸爸妈妈,有一个温暖的家。

这个特殊的大家庭就在阳春市社会福利院,它的名字叫“恩典之家”。

     
“恩典之家”的创建者新西兰“妈妈”王申佳。(“恩典之家”供图)

“如果你早一点来就好了,”“恩典之家”的何妈妈有些惋惜地告诉记者,这个家的第一任“妈妈”是65岁的新西兰人Sandra King,年前刚刚离开阳春回国了,“因为她,才有了这个家。但Sandra却常常和我们说,‘是因为有爱,才有的这个家。’”

何妈妈指着墙上一张Sandra King的照片,动情地讲诉着这个慈祥的外国老人与中国孤残儿童之间21年难舍的异国情缘。

1991年,已经44岁的Sandra King来到中国,在成都学习汉语,这一学就是2年的时间。在读书期间,一次小小的“意外”彻底改变了她之后的生活。

一次放学回宿舍的途中,Sandra 路过一个车棚,发现了一个躺在破旧纸箱里哇哇大哭的婴儿。孩子褶皱的小脸憋得通红,一只小脚丫还露在被褥的外面。Sandra从纸箱里找到一张纸条,上面除了写明孩子的出生日期外什么都没有留下。

“难道是个弃婴?”一时间,Sandra有些不知所措。渐渐地,孩子的哭声越来越微弱,小脸也变得苍白起来,Sandra的心立刻被紧紧地揪住,她再也顾不得考虑太多,上前伸手把孩子揽进了自己的怀抱。于是,这一抱,Sandra的手就再也舍不得放开。

从此,这个善良的新西兰女人的心和中国孤儿紧紧地靠拢在一起,缘分就此开始。

当时,Sandra把弃婴抱回了宿舍,用米汤喂养了一个星期,直到孩子被送到成都孤儿院。尽管与孩子相处的时间很短暂,但几日的相守,却增添了Sandra无尽的思念。何妈妈告诉记者,Sandra常常回忆起那段往事,总是惋惜地说,“要是当时有条件,就能收养那个宝宝了。” 也正是因为那次难舍的分离,Sandra开始下定决心要在中国帮助更多的弃婴。为了方便与人沟通,她给自己起了一个地道的中文名字—“王申佳”。

     
王申佳(右一)与孩子们在一起,养女阳春珠(中间)如今与她生活在新西兰。

 从1993年开始,王申佳首先在广州开办了专门助养孤残儿童的“天愈儿童之家”,是如今“恩典之家”的前身。最初,有30个孩子,全部都是残疾宝宝。王申佳亲力亲为地照顾每一个孩子,依靠自己的积蓄和社会爱心人士的捐赠,一直维持了8年。在此期间,30个孩子逐渐被人领养,到最后只剩下残疾较重的5个孩子。于是,她关闭了助养中心,带着这些孩子到了北京,开办了“和平之家”。在北京,王申佳得到一位爱心人士的支持,费用不再是问题,她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孩子们的身上,吃、穿、康复……5个孩子占据了王申佳全部的身心,短短半年她竟然瘦了十多斤。最后,这5个孩子也全部被领养。随后,她被朋友邀请回到成都,创办了另外一个助养中心。期间,王申佳也为在阳春创办“恩典之家”做一些前期的准备。

其实,王申佳与阳春的缘分早在1999年就开始了。一直希望正式领养一个中国弃婴的王申佳,在朋友的介绍下在这里领养了她第一个“中国宝宝”,2岁的阳春孩子阳春珠。从此,王申佳就一直与阳春市社会福利院保持联系,期间几次带着小春珠回阳春探望。王申佳把春珠当成掌上明珠般疼爱,在她看来,春珠的故乡也是她的故乡。阳春市社会福利院既是春珠的家,也是她的家。而福利院里的残疾宝宝们,也成为了王申佳日思夜想的牵挂。

终于,在2006年,王申佳带着9岁的养女阳春珠回到了阳春,在福利院的支持下创办了“恩典之家”。之所以给孤残儿童助养中心取名叫“恩典之家”,用王申佳的话来说就是:“因为爱,才有了牵挂;因为有牵挂,才有了这个家。我们要感谢爱和一切爱孩子、牵挂孩子的人。”

不一样的“妈妈”却有着同样的爱


4岁的宝宝阳余娇喜欢黏着何爸爸,她已经被领养,很快就要离开这个家了。徐俊星摄

如今的“恩典之家”,宝宝们依然幸福地生活着。因为这里有爱他们的新爸妈,来自香港的何爸爸和何妈妈。每天孩子们睡醒的时候,都有两个甜蜜的吻和大大的拥抱在等着他们。孩子们是快乐的,记者来到这里,耳边不绝于耳的欢笑声证明了一切。

何达华夫妇都是年过半百的退休职工,一双儿女早已成家立业,他们一直希望借余力做些有意义的事情。2010年年底,经朋友推荐,他们认识了王申佳。通过一个月的接触,何达华夫妇被王申佳对孩子们全情投入的爱所感动。何妈妈每次提起王申佳都充满了敬仰和感概,她动情地说:“王妈妈对孩子们的爱是我们永远比不了的,她都快70岁了,还总是亲手带宝宝。有一次,为了照顾一个病危的宝宝,王妈妈一个人照顾了24小时。你不知道,当王妈妈抱起宝宝时的情景,那是我见过的世界上最美丽的画面……” 

 
何妈妈有严重的关节炎,为了照顾孩子她不得不忍痛长时间跪着。徐俊星摄

在那一刻,何达华夫妇决定就此留在阳春,天天守护着这群可爱惹人疼的“折翅天使”们。用了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夫妻俩就把香港所有的家事都处理好,背起简单的行囊,把全部的爱和整个身心全部交给了“恩典之家”的宝宝们。

每天清晨,何达华夫妇5点起床,6点钟便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何爸爸、何妈妈总是先到小宝宝们的房间挨个瞧一遍,看哪个宝宝踢了被子或是睡醒了,他们就张罗着换尿布、喂奶、盖被子,直到宝宝们又甜蜜地进入梦乡,他们才蹑手蹑脚地离开。

 
为了培养阳余庆的自理能力,何妈妈总是装出严厉的摸样“监督”她整理床铺。徐俊星摄

现在,“恩典之家”年纪最大的宝宝叫阳余庆,小姑娘今年7岁了。因为有认知障碍,所以还是阳春市小学学前班的学生。性格活泼又调皮的小家伙是何爸爸和何妈妈最操心的“心头肉”。每天早晨,安顿好其他小宝宝们以后,何达华夫妇就围着小余庆一个人转了。像其他亲生父母一样,何爸爸、何妈妈总是准时6点半叫小余庆起床。因为要培养余庆的自理能力,所以何爸爸、何妈妈从来不帮着她收拾床铺。

“余庆好顽皮的,我就站在她旁边,然后‘监督’着她把床铺收拾整齐。”提起余庆,何妈妈的脸上满上骄傲,“这孩子刚到‘恩典之家’的时候已经2岁了,还不会走路,特别爱哭,也不吃饭的。后来经过康复,慢慢地情况就一天比一天好起来。现在,除了学习能力比较落后,其他方面都很好。走路完全正常,自理能力也很强,语言能力尤其突出。她会看人说话的哦,”何妈妈又忍不住咯咯笑起来,“她啊,看到我就说广东话,见到阿姨就说阳春话,见到外国人就说英语。经常把我们逗得好开心。”

 
“恩典之家”的宝宝们吃的蔬菜都是何爸爸和何妈妈亲手种的。徐俊星摄

7点钟,何妈妈为小余庆做好了早餐,一杯牛奶、一颗鸡蛋、两片面包。不到20分钟,小家伙就把饭吃了个精光。小丫头撒娇地撅着小嘴赖在凳子上不肯上学,嘟囔着:“吃撑了,肚子疼,可不可以不去上学啊?”何妈妈早有准备地把书包提了过来,一言不发,转身径直朝着门外的校车走去。

发现自己的小伎俩没了作用,小余庆只好“投降”,她转身冲着记者扮了个鬼脸,蹦蹦跳跳地跟了出去。

 
护工阿姨帮助料理孩子们日常生活。徐俊星摄

8点钟,几乎所有的宝宝们都起床了。“恩典之家”的护工阿姨们也都准时上班了。何爸爸、何妈妈便开始安排阿姨们一天的工作。为孩子们洗澡、换尿布、喂饭、打扫卫生……事无巨细。“孩子们的事都是大事。”何爸爸和何妈妈也跟着阿姨们忙前忙后,有时候常常一忙就是一整天,甚至忘了自己还没有吃饭。

做为义工,何达华夫妇在“恩典之家”没有一分钱的报酬,但他们仍然很开心。“辛苦点怕什么?”何妈妈转过脸,笑得很满足,“这些孩子就我们自己的孩子啊,再苦也开心的。”

一个名字,一份尊严


阿姨和自己专门负责照顾宝宝的照片都贴在玻璃上,一目了然。徐俊星摄

“阳余娅,4岁了,天生聋哑,却是个性格活泼的小丫头……”

“阳余冲,快1岁了,刚来的时候只有2公斤,现在长得很壮实,是个特别爱笑的兔唇宝宝……”

“阳余烙,4个月的女宝宝,刚学会吞咽,真的好开心……”

“…… ”

何妈妈如数家珍地掰着指头逐一讲述着每个宝宝带给他们的快乐,10个宝宝10段难舍的亲情。以往付出的辛苦和汗水都化成了现在的快乐,何妈妈的嘴角一直幸福地上扬着。

何妈妈告诉记者,在“恩典之家”,所有的宝宝都姓阳。虽然他们因为残疾被亲生父母抛弃,但是他们都是阳春的孩子。“姓阳,就是希望他们今后的人生像阳光一样温暖、充满希望。每个宝宝都代表一个新的希望,一份祝福。”

 
宝宝们喜欢睡觉前拉着何爸爸的手玩一会。徐俊星摄

“只是……”何妈妈的情绪突然低沉下来,她说:“一提到孩子们,我就想起一个可怜的宝宝。他才在这个世界上活了2天啊!”何妈妈的眼眶瞬间湿润起来,声音也哽咽了,“这个宝宝应该算是最让我揪心和难忘的宝宝。”

2011年5月22日,是何妈妈永远都无法忘记的日子。

清晨6点,何爸爸和何妈妈按照惯例,6点钟起床晨练。当他们跑步到福利院的中心花园时,看到一团被褥被人放在马路中央。“不会是孩子吧?”工作习惯提醒他们,这可能不是一个简单的偶遇。于是,他们决定走近查看一下。

“我都被吓傻了!”何妈妈回忆当时的情景,至今都有点不敢相信,“打开被褥的那一刻,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被子里裹着的竟然是一个满身鲜血,四肢刚刚发育完成的胎儿。”

“是个男孩,大概也就不到20厘米,孩子的肛门和尿道还没有发育完,”何爸爸在一旁补充,“孩子甚至都不会哭,全身都发紫了,只有一点微弱的气息。”

“孩子的亲生父母已经放弃了他,那么无论如何,我们也不能再放弃这个宝宝。”何爸爸和何妈妈异口同声地说,最后他们选择把孩子抱回了他们所住的宿舍。经过与福利院的协商,何爸爸和何妈妈决定尽自己一切的力量让孩子的生命多停留一会儿。“我们请了福利院的医生检查,”何妈妈说,“医生说,孩子内脏根本没有发育完全,即不能吃也不能大小便,即便送到医院抢救也是无功而返。”

“既然是个生命,即便只有一天的时间,我们也应该让他,做人做得有尊严。”何妈妈一字一句地说,她打开电脑让记者看当时拍的照片,“你看,当时我们给宝宝洗了个澡,换上新衣服,然后还给他起了个美丽的名字‘阳阳’。我抱着他,不停地对他说,‘宝贝,我爱你!宝贝,我爱你……’你猜怎么着?”何妈妈忧伤的眼中竟然掠过一丝欣喜。

“什么?”记者有些诧异。

“宝宝竟然睁开眼睛,冲着我笑了。”何妈妈激动地差点流出眼泪,她用手揉了揉红肿的眼睛,笑了,“那时候我觉得这个孩子真的像天使一样美丽。”

孩子,最终还是走了。

阳阳是躺在何妈妈怀里离开的,静静地离开了。“虽然宝宝生命很短暂,但我感受到他离去的那一刻是很开心的。”何妈妈说,“因为,至少我们给了他一个名字,一份尊严。”

“哪怕只有一个孩子,也要坚持到底”

 
何妈妈带着孩子做康复训练,在游戏中锻炼孩子们的反应能力。徐俊星摄

阳阳的离去,更加深了何爸爸和何妈妈对现有10个宝宝的爱,他们珍惜着与孩子们相处的每一刻每一秒。

除了保证孩子们吃饱吃好,有充足的睡眠外,何爸爸和何妈妈还搜寻网络一切对孩子康复有帮助的教材,在每天上午和下午抽两个小时,对孩子们进行康复训练。“我们现在最发愁的就是对孩子进行康复训练,”已在“恩典之家”生活了一年的何妈妈对自己不断提出新的要求,“最开始,我带着孩子们一起做游戏,但后来发现每个孩子的残疾情况不同,这种群体教育方法似乎并不适用。”

 
何妈妈和何爸爸培养孩子们认知能力。徐俊星摄

“脑瘫宝宝需要定期做肢体康复训练,自闭症宝宝需要抽空多带她去走走,聋哑宝宝需要锻炼她的听力和发音,认知欠缺的宝宝需要……”何爸爸更是细致到针对每个宝宝的具体情况制定了不同的康复训练的内容,“但是,一方面,我们缺乏正确地康复方法;另一方面,我们精力有限,也完成不了那么多复杂多样的康复活动,哎……”有些力不从心的他,无奈地摇了摇头。

看着宝宝们一天天地长大,何爸爸和何妈妈越来越急迫地需要更多爱心人士的帮助,“我们现在物资方面问题不大,但就是非常需要有康复技术的专业人士定期给我们指导,或者来做志愿者。这样,这些孩子才有可能得到康复,以后才有机会真正地融入社会。”面对记者,何爸爸、何妈妈坦诚地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何爸爸专门为脑瘫宝宝买了锻炼手指的助力器。徐俊星摄

在“恩典之家”,宝宝们,在一天天地长大。

但,这里只是他们人生的起点。今后,或是被领养,或是成家立业,最终,他们都要离开这个家,甚至会离开阳春、离开中国。“我希望看着越来越多的宝宝从这个‘家’走出去,”何妈妈抱过4岁的阳余娇狠狠地在她嫩乎乎的小脸上“咬”了一口,“小娇娇已经被美国的爸爸妈妈领养,下个月她就要离开这里了。我打心眼里替她高兴啊!”说着,何妈妈把小娇娇搂得更紧了……

“今后有什么打算呢?”记者问一旁的何爸爸。

“说实在的,我们心里都很纠结。”何爸爸看着在地上欢跑的孩子们,说:“我们都很爱孩子,希望天天都和他们在一起。但从孩子的角度来想,我们又希望这里的孩子越来越少才好。因为多一个孩子就意味着多一个被遗弃的残疾孩子,被父母抛弃,孩子是最可怜的。”

“但无论如何,只要有一个孩子,我们都会坚持到底。”何妈妈转头看着何爸爸,两人相视而笑。笑容,平淡却甜蜜。 
 

“恩典之家”家所需
第一部分 康复器材 
 编号 产品名称 

 1

跳绳20 

 2

毽子20套

 3

 康复坐垫5套

 4

康复光盘1套

 5

轮椅2辆(二手也可)

第二部分  康复指导(每周1、2位康复专业指导老师)

 注:如有爱心人士愿意一进步了解“恩典之家”的情况,欢迎实地考察。

联系人:王院长   电话:0662-77339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