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前屯村,曾经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落。如今,这个村子在全国率先

走出一条农村“家门口”互助养老的新路子,顿时声名鹊起,成了十里八乡竞相学习的榜样。

“互助幸福院”:农村互助养老 幸福夕阳格外红

 (中国残疾人网记者徐俊星报道  2012年5期   编辑:穆小琳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www.chinadp.net.cn

前屯村,在河北省南部素有“华北粮仓、冀南棉海”之称的肥乡县里,曾经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落。如今,这个村子在全国率先走出一条农村“家门口”互助养老的新路子,顿时声名鹊起,成了十里八乡竞相学习的榜样。全国的养老院上千过万,前屯村的“互助幸福院”有何独到之处?

摸着石头过河”,趟出一个养老新招儿

       
前屯村“幸福院”的大爷大妈非常享受现在安乐的生活。摄影/徐俊星

 “快来,快来,看看这是什么菜?”

刚走进前屯村“互助幸福院”的大门,记者就被几个笑眯眯的老爷爷和老奶奶热情地拉进他们自己开辟的小菜园子,指着满眼绿油油的青菜自豪地炫耀着。

“咱这菜在城里可是花钱也买不到的哟!吃了能长寿!哈哈哈……” 前屯村村支部书记、也是“幸福院”院长60岁的蔡清洋乐呵呵地走到老人们中间,“插科打诨”的一句话逗得大伙儿哈哈大笑起来。顿时,不大的“幸福老人院”里欢乐的笑声不绝于耳,瞬间让人连呼吸都能感受到一股浓浓的“幸福”的味道。

“这‘幸福院’实在是来之不易啊!”看着满头银发的老人们开心的模样,院长蔡清洋长舒一口气,喃喃地说。

 
“难得的全家福”全国首家互助养老中心(前屯村“互助幸福院”)。摄影/徐俊星

随着近些年农村经济多样化的发展,从05年开始,前屯村80%以上的年轻人都选择了外出打工。“到2007年,我们村1500口人,60岁以上的老年人就有150个,其中近一半都是孤残老人,情况很不乐观,”蔡清洋的眼中掠过一丝暗沉,“甚至有一年,我们村接连有4个老人孤死在家中很久才被发现……从那时起,我就下决心再也不能让这样残忍的事情再发生。”

此后,蔡清洋开始琢磨如何解决村里孤残老人的养老问题。当时,国内农村养老还没有优秀的参考范例,蔡清洋只能“摸着石头过河,走一步算一步。”正巧当时,村里有一处闲置的学校,“我就想着要不就把学校改造一下,把老人们都接到一块住,这样年轻人出去打工也放心啊。”但当蔡清洋把想法讲给村委会干部征求意见的时候,却遭到了大家一致的反对。

“老蔡,怎么想的啊?”

“谁不愿意在自己家住啊,花了钱改造了房子也没人来住的……”

“我看老蔡脑子进水了吧?万一出了问题,责任谁来承担?”

“……”

面对重重的质疑,性格倔强的蔡清洋早已暗暗下定了决心,“我就想试试,万一犯了错误,我也不后悔!”

顶着巨大的压力,2007年蔡清洋硬着头皮开始着手改建学校。2008年春,又扩建了厨房和仓库。“当时,还不知道老人院开了以后该怎么办,就想着有住、有吃,基本上就可以了,条件简陋就简陋点吧。最起码,老人的幸福生活就有个盼头了。”就这样,初期的“幸福院”诞生了。

“人人为我,我为人人”互助养老 其乐无穷

  
78岁的张喜凤是“互助幸福院”的生活管理员,裤腰上的钥匙是她最得意的荣誉。摄影/徐俊星

78岁的张喜凤是“互助幸福院”第一批住户,用蔡清洋的话来说,张奶奶也是这里的“元老功臣”。

“当初房子改造好了,却没有老人愿意来住,是张喜凤率先住了进来。”蔡清洋把张奶奶从屋里叫出了,老人家满脸的慈祥,笑眯眯地冲着记者点点头。

张奶奶告诉记者,当初院长蔡清洋没少为“幸福院”操心,买砖、抹地、刷墙、安护栏……“这些我们都看在眼里,后来房子改造好了,老蔡就挨门挨户地做思想工作,冲着他这份执着,我也得支持他一把啊!”听到这些,站在一旁的蔡清洋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了,他笑呵呵地凑过来:“喜凤在村里人缘好,她一来村里另外5个老人也跟着一起搬了过来。我真的特别感谢她。”这回,轮到张奶奶不好意思了,她捂着嘴笑起来。

张喜凤奶奶还有一个特别的荣誉,那就是她腰上栓着“幸福院”大小门的钥匙。做为这里唯一的生活管理员,掏出大大小小一把的钥匙,张奶奶笑得特别自豪,“也没啥,就是帮着大伙儿打扫打扫卫生,开开门啥的……”

“老年人其实没啥要求,他们最害怕的就是寂寞,最大的快乐就是一种被需要的感觉。”蔡清洋也是在“互助幸福院”一天天地成长过程中慢慢感悟到很多老年人的心态,他说:“‘幸福院’里的老人都是主动承担起一些工作,任劳任怨,忙碌的感觉反而让他们自我感觉特别好,心情好,身体自然也好了。所以,我特别鼓励他们在这里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老人们自己做饭、搭帮过日子。徐俊星摄

“互助幸福院”里像张奶奶这样的义务管理员还很多,从城里搬到村里,又搬进互助幸福院的邯钢退休职工尤新太,既是秧歌队鼓手,又负责保安工作。还有79岁的张风山是种田能手,他自告奋勇开辟了半亩菜园子,“种地既能锻炼身体又能丰富餐桌,一举两得嘛!”张爷爷很是得意。

“慢慢的,‘互助模式’就成了我们‘幸福院’的一大特色,就是这里不像城里老人院里有专门的管理员。我们这里的老年人互相管理,互相照顾。”蔡清洋一字一句地向记者讲述着“幸福院”自己琢磨出的一套互助养老的管理模式,“刚开始,也不知道该怎么管理,房子本来就是属于村子集体的,村里老人住进来自然也不能要钱。生活方面嘛,都是一个村里的老相识,身体好点的照顾一些身体不好或者残疾的老年人,米啊,面啊,都是老人自己的,一个月有个20来块就够了……”

 
生活上,老人们相互照顾起居。徐俊星摄

68岁的柳秀云奶奶,就是“互助养老”的受益者。去年一次意外,柳奶奶逛街的时候摔伤了手腕,幸亏有同行的室友帮助她,及时送到医院进行治疗。近1个多月的康复时间,“幸福院”的老人们纷纷主动帮助柳奶奶洗脸、穿衣、做饭、洗衣……如今,已经康复的柳奶奶特别感谢“幸福院”里的朋友们,随后她也加入了互助小组,柳奶奶兴奋地说:“我自己就是‘互助’的受益者,今后我也要帮助其他老年人。”

探索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幸福院”里老年人90%都有各种疾病,锻炼身体是他们生活的重心。徐俊星摄 

“互助幸福院”成立之初,当地镇政府提供了集体生活用品,政府的相关补贴基本上涵盖了水电费,酱醋盐一年100元也就够了,蔡清洋索性把这些都给免了。2008年后半年,政府开始给予相关政策支持,每建成一座“互助幸福院”,里面的配套措施由政府承担。住20人的,每年给5000元经费,这里没有工作人员的开支,都是义务服务。根据现在的入院人数,政府补贴基本上可以保证运转,集体费用可以不用出了。“老人们现在是越住越开心,越住越长寿呢!”蔡清洋高兴地说。

随着“互助幸福院”越办越红火,村里的老人们纷纷奔走相告,三天两头“互助幸福院”里就会迎来新的成员。“互助幸福院”里的老人由最初的6人,到后来的15人,直到现在24个床位全部入住,年龄最大的90多岁,最小的也近70岁。“现在排队等着入住的老人可多了!你看,这些都是……”蔡清洋翻开入住登记表,指着一长串名字告诉记者。

 
闲下来凑一桌打打牌也是不错的休闲活动。徐俊星摄

如今的“互助幸福院”,一共300多平方米。有公用的厨房,电磁炉、微波炉、吸油烟机、消毒柜等生活用具一应俱全。此外,“幸福院”一共12个隔断房间,可以容纳24位老人生活在这里。宿舍里,两人一个小隔间,被褥都是免费提供,空调保证冬暖夏凉。房间里电话机旁还贴有子女的联系电话,方便老人随时与家人沟通。老人来到幸福院只需带着自己吃饭的米、面、油就够了。舒适的生活条件,较为成熟的“互助管理”模式,“幸福院”慢慢步入正轨,“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蔡清洋也渐渐摸索了一套较为完整的入住流程。

蔡清洋对记者说,互助幸福院的门槛并不高,凡年满60周岁、生活能够自理的独居老人,由其子女与村委会签订相关协议即可免费入住;孤寡老人和五保户也可以自己提出申请。

蔡清洋解释:“因为仅是为了解决一部分,又是互助性质,所以目前,重残的老年人还没有办法入住,今后我们会慢慢想法解决。”他的脸上透露着无奈。

对于“幸福院”的一些“硬性”规定,老人们还是比较理解的。76岁的孤残老人张国朵年轻时因为一场意外导致肢体残疾,身体行动不便。当初申请入住时经过了一番周折,因为是独身又是五保户,最终张爷爷还是顺利入住了。在“幸福院”生活了近3年的他,非常理解院长蔡清洋的想法,“我生活到这里才体会到,其实大家都是老年人,如果完全不能自理,也会给其他老年人带来沉重的负担。希望今后条件慢慢好起来,重残的老年人也能来这享享福吧。”

今后:太多地方需要完善

 
“互助幸福院”已经在肥乡县甚至向全国推广。徐俊星摄

78岁的吴玉琴奶奶已经在“互助幸福院”里生活了三年,记者采访的时候,她正热火朝天地和其他几个伙伴儿玩桥牌,牌技高超的她开心地晓得合不拢嘴,“住在这里挺好的,没事玩玩牌、扭扭秧歌。家里冷冷清清的,不如这里解闷儿。”

“看着老人们开心,我心里就踏实了。”蔡清洋欣慰地笑着,但他的心里却依然无法平静,因为还有很多问题一直困扰着他。掰着指头,蔡清洋逐一罗列起来。

首先,“互助幸福院”的医疗救助问题还没有解决,老年人行动不便,要是就近有医疗站就免去了耽误救治的危险。

其次,农村合作医疗要加大,对那些不住院只吃药的慢性病,比如高血压,现在是住院报销,不住院不报销。门诊一年最多才能报销40多元,而在农村得了高血压几乎就要长期吃药,对这方面的花销国家最好给与政策支持。

另外,老年人康复问题迟迟没有解决。老年人80%以上都有或多或少的功能障碍,缺乏专业、定期的康复指导,会加速老年人功能衰退。

最后,就是“互助幸福院”的管理模式还是需要在以后不断的完善,比如目前生活起居设施的进一步完善,缺乏监督机制、科学统筹等等。

谈到接下来的打算时,蔡清洋说准备把后面空的房间再整理出来,尽量满足全村孤寡老人都能入住。另外,打算给自己找个好的接班人。“做老年人工作事无巨细,需要有爱心、耐心和责任心。”蔡清洋提出了自己多年来一直坚守的“三心”原则。

 
 老年人的生活起居及锻炼康复设施的提高是“互助幸福院”进一步完善的地方。徐俊星摄

令人振奋的是,前屯村开创的互助式“互助幸福院”已经得到了当地政府的一致认可和大力支持。目前,当地政府已出台财政优惠政策,在全县推广这种互助养老模式。除了前屯村另外有6家互助幸福院均由村集体出资建设,免费供老人居住,水、电、暖设施及使用费、调料、食用油由集体提供,入住老人生活所需的吃、穿、衣等由子女负担,自带米面,每月花费不足20元。

不远的将来,当地政府计划准备建设160家互助幸福院,解决5000名“五保”和留守老人的养老问题。也许过不了多久,前屯村这种在家门口实现“互助养老”的新模式就将在全国推广。

(记者手记)

“孩子,有空就来啊!”看着记者渐行渐远的背影,前屯村“互助幸福院”里20多位老人依依不舍地挥着手,步履蹒跚地一直送到村口……

迢迢年华已老去,盼相守,伤离别。

但愿,“互助幸福院”的老人们可以多一点快乐、少一分烦恼,就这样无忧地一直幸福下去……

资料显示,目前我国60岁以上的老年人已经达到1.34亿,占总人口的10%以上,其中六成以上在农村。而今后较长一段时期内,我国老龄人口的比例还将持续递增。当前,已经迎头步入老龄化社会的中国面临着比一些发达国家还严重的社会老龄化问题。如何养老,成为摆在人们面前急待解决的问题。

据调查,在1.34亿老人中想住养老院的占到5%,如此计算全国至少需要670万张床位才能满足。而目前,我国政府提供的养老院的床位仅有170万张,根本无法满足需求。“养老院一床难求”,成为社会热点,却迟迟悬而未决,令人堪忧。

所幸的是,近些年民间兴办养老院正在逐年增长。据相关资料显示,2006年统计我国农村的敬老院有3万多家,其中由国家办的福利院只有1400多个。结合民间力量和社会力量主办的养老机构已经占了大多数。

当前形势下,解决养老问题笔者认为只能顺应需求,探索多样化养老模式,居家养老、社区日间照料等都可以成为机构养老的良好补充。而河北前屯村“互助养老”模式不失为一种灵活实用的解决方式。

前屯村“互助幸福院”所需帮助
第一部分 康复器材 
 编号 产品名称 

 1

握力球  30个

 2

轮椅    10个

 3

疾病预防手册  30本

 4

拐杖      30个

 5

座便器  2个

第二部分 生活用品 

编号 

产品名称 

米每月60斤、面每月60斤、油每月1桶

 2

蔬菜每月10斤

 3

水果每月10斤

4

报纸10份

5

杂志10份

6

康复指导志愿者2名,定期看望老人的爱心志愿者10名

 注:如有爱心人士愿意一进步了解前屯村“互助幸福院”的情况,欢迎实地考察。

联系人:院长蔡清洋136332054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