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利娟,一个在河北省家喻户晓的名字。2006年,她因多年坚持收养孤残儿童而被评为“感动河北”年度人物.

如今,时过境迁,六年的时间,浮华褪去的李利娟是否还依然坚守着当年的那份爱心与执着呢?

武安“爱心村”:只要“妈妈”在,有爱便是家

(中国残疾人杂志社记者徐俊星报道  2012年6期   编辑:穆小琳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www.chinadp.net.cn

李利娟,一个在河北省家喻户晓的名字。2006年,她因多年坚持收养孤残儿童而被评为“感动河北”年度人物,曾经一时她是媒体追逐的焦点,期间本网站记者也特地赶赴武安采访了这位善良的“爱心妈妈”。

如今时过境迁,六年的时间,浮华褪去的李利娟是否还依然坚守着当年的那份爱心与执着呢?本网站记者特地与她本人取得了联系,并于近日再次前往武安,探访“民建福利爱心村”这个由一个妈妈和四十个孩子共同组成的特殊大家庭,看看那里是否发生了新的变化。现在的情况究竟是喜是忧,请跟随我们的脚步走近他们。

“爱心村” 络绎不绝的新“村民”

武安,距离北京473公里,虽然不算远却因没有直达的火车,路程稍显波折。先是5个多小时的火车,随后顾不上休息,记者一行随即改乘汽车,一路颠簸了近50公里还是没有看到同事提起的“爱心村”的踪迹。

渐渐地,城市的喧嚣与繁华被远远地甩到了身后,眼前是一片崎岖荒凉的山路。车子顺着路面车轮的痕迹缓缓前行,找不到方向,也不知道终点在哪里。同行的领路人告诉大家,这里是废旧的矿区,附近的居民早已搬离,李利娟的“爱心村”就在路的尽头,是目前这方圆百里唯一的住户。

终于,到达了目的地。眼前出现的情景还是让所有人惊呆了。这里四面环山,除了黄土就是满山的树林,没有马路,若不是熟人带路是根本找不到这里的。“爱心村”没有像样的房子,一排低矮的砖坯房就是他们的家。捡来的废弃砖块垒砌的围墙勉强可以抵御深夜深山刺骨的夜风,一扇称不上大门的铁栅栏摇摇晃晃地杵在地上,似乎在诉说着这个特殊家庭的艰难与不易。


如今,接二连三地还有残疾的宝宝被遗弃在李利娟的家门口。徐俊星摄

 “你们来了?”听到门外有声音,李利娟抱着孩子从屋里迎了出来。多年的沧桑让这个40多岁的女人显得有些苍老,但她脸上的笑容却让人觉得格外的温暖。

“哇……”李利娟怀里的婴儿似乎因为陌生人的到来受了惊,张大嘴巴翻腾着小胳膊小腿哇哇大哭起来。

“宝贝乖,不哭……”李利娟心疼地抱着孩子赶紧回到屋里,轻拍着孩子的后背把温热的奶嘴塞进孩子嘴里。小宝贝嘴里有了奶水立刻收住了眼泪,专心地嘬吸着美味,不一会儿便睡着了。

看着怀里甜甜入睡的孩子,李利娟满足地笑起来,“这是3个月前被遗弃在我们家门口的宝宝,是我的第40个孩子,刚来的时候脐带还带着血呢。当时医院确诊是心脏动脉血管未闭,现在已经自然闭合,是个非常健康的孩子。你看她多漂亮,我给她取名‘美玲’,希望她长大后聪明伶俐又美丽!”李利娟告诉记者,从第一次记者来采访到现在这6年的时间里,“爱心村”每年都有新的宝宝来到这个大家庭。“大乔、小乔、中秋、玉树……”李利娟对每个孩子都如数家珍。

“大乔是2008年中秋节来到家里的,是我的第22个孩子。她是个肛门闭合的宝宝,刚来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了,幸好抢救的及时,现在是我们家的小明星,呵呵。”

“小乔是紧跟着大乔来到家里的,也是肛门闭合的宝宝,现在同样经过治疗已经是健康、漂亮的宝宝了!”

“玉树是2009年来的宝宝,今年快4岁了。别看他现在活泼聪明的小模样,刚来的时候心跳呼吸都已经停止了,幸好这孩子命大最后还是被抢救过来了。”

“还有中秋,别看才1岁半,脾气不小。中秋有一只眼睛看不见,我一直发愁怎么给他治疗呢。”

“……”

“爱心村”的每个孩子都是李利娟的心头肉,都是她割舍不下的宝贝。这几年,随着家里的孩子一个个长大,新的一批宝宝接踵而至,李利娟这个家里的顶梁柱越来越忙碌,甚至有点忘我。“长大的孩子不怎么操心了,但这些年龄小的宝宝们一刻也离不开人。有时候我感觉自己一不小心就有晕倒的可能,但耳边一听到孩子的哭声,我就又精神百倍了。”李利娟现在已经到了无法停下来休息的地步,但尽管如此她还是乐此不彼,“看着孩子在我怀里幸福的摸样,再累我都觉得值了。”


2岁的浩浩患严重的“弓脑体”,抽搐让孩子备受折磨,李妈妈也痛彻心扉。徐俊星摄

2岁浩浩是现在李利娟最揪心的宝宝,先天“弓脑体”疾病让这个不到2岁的孩子受尽病痛的折磨。李利娟抱起瘫在床上的浩浩,眼泪止不住地滴滴答答流了下来:“这孩子太可怜了,从到家里来的第一天开始就没有舒舒服服地活过一天。每天浩浩都要抽搐,刚开始时1个小时,现在是每隔几个小时就要抽搐一次。严重的时候,这孩子抽搐到昏死过去好几次,真希望可以给孩子治治病啊……”

李利娟 转个不停的“陀螺”

 
李利娟的“爱心村”在废弃的矿区,她用手指着家的方向。徐俊星摄

 从1996年开始收养第一个残疾孩子开始,十几年来李利娟从来都没有想过放弃任何一个孩子,用她自己的话说,“只要活着就不能放弃!”

“养孩子和养小动物不一样,每个孩子都有他们不同的人生,既然要养就要对他们的人生负责任。”李利娟一字一句认真地说。
十几年来,“爱心村”的孩子从少到多,从小到大,如今40个孩子里年龄最大的已经成家生子,最小的不过6个月,李利娟头上渐增多的白发记录着过去几千个日日夜夜的艰辛与付出。

每天清晨4点钟,李利娟就起床开始了一天的忙碌。先是招呼小一点的孩子换尿布、喂奶、盖被子……随后就是叫大一点上学的孩子起床,给孩子们准备早饭,等孩子们吃完饭后再分三批开车把孩子们从矿区拉到市区上学,“每天往返家和学校之间,一天车子至少要跑200公里吧。”李利娟这几天又忙得急上了火,嗓子沙哑地说:“每天光这车子的油钱也让人吃不消,可是没办法啊,孩子们得上学,再艰难也得扛着!”

40个孩子,吃喝拉撒都需要钱,“现在还有好几个孩子吃奶粉,一个月至少得一千块钱。”李利娟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孩子们吃喝咱不图好,单说一个饱一个月又得一千块钱,再加上有些孩子偶尔有个头疼脑热的,光这药钱就不计其数了。”

“幸好有几个孩子现在已经长大了,能多少帮上忙了,我轻松了很多。”李利娟欣慰地告诉记者,几个年龄大点孩子每天会帮忙浇地、锄草、喂猪,小一些的孩子便干些力所能及的活儿。“我们现在是自给自足啊。”李利娟告诉记者,为了尽量给孩子的伙食增加营养,她想办法在市区闹市开了一个冷饮铺,“夏天卖点饮料,冬天卖个烧烤,多少也是收入吧。”

 
每个孩子都是她的心头肉,吃饭的时候李利娟把自己碗里仅有的几块肉夹给孩子。徐俊星摄

其实在市区搭铺子,李利娟还是另有“私心”的,她拉着记者走进冷饮铺旁边一个布帐篷,指着地上的桌子和椅子告诉记者:“你看,其实之所以在这里卖饮料我主要为了给孩子们找个吃午饭的地方。这里离孩子们的学校很近,他们中午过来能吃个热乎饭。”在李利娟的心里,孩子们的学业和身体都很重要,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再苦不能苦了孩子,再难不能耽误学习。”

李利娟为了这群孩子每天从早忙碌到深夜12点,她自己有时候都觉得坚持不下去了,“再累好像每天不到点也睡不着,睡着了吧到了该醒的点儿自然就醒了。”因为过度操劳,李利娟的身体近些年也是每况愈下,几年前就诊断出肾结石,后来又查出了胃溃疡,疼得厉害时只能靠一只灌了开水的瓶子抚慰阵痛。而最让人揪心的是,不久前又查出淋巴结节,“医生说如果不及时治疗可能就会发展成淋巴癌,”李利娟说起自己的病似乎有点满不在乎,“我是不怕死的,只是可怜了孩子,我想着等条件宽裕点先给病重的孩子们做了手术,最后我再考虑治疗吧。”李利娟的神情十分淡定,似乎在谈论别人的事情一样。

只为给残疾弃儿一个温暖的家


孩子的心中李利娟就是最亲的妈妈,有了委屈只管钻进妈妈的怀抱“撒娇”。徐俊星摄

关于李利娟的事迹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很多人都知道她之所以决定收养孤残儿童与她曾经一段不幸福的婚姻有关。前夫的背叛以及儿子被卖,让李利娟深刻地体会到孩子和家庭的重要,过去的往事不论什么时候提起来,李利娟都是伤心地泪眼婆娑,这次又是如此,她红着眼睛哽咽地说:“不论怎样,我都要给这些孩子一个温暖幸福的家。”

别看李利娟外表柔弱,但她的内心却坚强得不比男人逊色,她以同样的标准培养着家里的40个孩子。采访当天,11岁的童童在学校收了委屈,一回到闹市区的帐篷就扑进李利娟的怀里哭个不停。李利娟把童童拉进怀里,给孩子轻轻地擦干眼泪问清了事情的原委,她语重心长地告诉孩子,坚强得人不能因为一点小事就哭鼻子,长大也成不了妈妈的好帮手。童童乖巧地点点头,擦干眼泪,仰着小脸啜泣地和妈妈撒起骄傲:“妈妈,我不哭了,以后我还能成为你的好帮手吗?”李利娟欣慰地搂住童童,高兴地重复着:“能,当然能!”

 
即便再忙,李利娟都要亲自给孩子们添饭。徐俊星摄

“我们这个家来之不易,所以我都教孩子们从小要互敬互爱。”作为“爱心村”的一家之主,李利娟有她的持家之道,“懂得爱,珍惜爱,感恩彼此是我们这个家最重要的家规。”

李利娟从1998年有了第一个孩子开始,她就用自己的一言一行教育着孩子。在“爱心村”,哥哥姐姐就要照顾弟弟妹妹,弟弟妹妹也要关心哥哥姐姐。采访当天,赶上孩子们吃午饭,李利娟身体力行地教育孩子们要相亲相爱。多年的家庭环境让孩子们都学会了谦让和互助,小家伙儿们都自觉地按照年龄从小到大排好了队,由姐姐给弟妹们分发碗筷,随后李利娟挨个给孩子们盛好饭。吃饭的时候,李利娟和孩子们坐在一块,她不停地把碗里仅有的几块肉夹给孩子们,而同样,年龄大的姐姐哥哥也跟着把自己碗里的肉夹给弟弟妹妹。几平米的帐篷里,快要入夏的天气闷得人有些喘不过气来,但李利娟和孩子们在一起相互疼惜的情景立刻让整个空间充满了温暖的清凉,舒服得让人不想离开。

“我对孩子们还有一个硬性的要求就是一定要好好学习。”李利娟三两口吃完饭,拉着记者走出了帐篷,指着冷饮摊上看摊的两个小伙子说:“这是君君和大宝,他俩都是为了帮我照顾弟妹而放弃上高中的,我心里特别难过,所以我对这几个上学的孩子要求特别高。”初二的宇航是李利娟的骄傲,提起这孩子李利娟的嘴角不由地微微上扬,“这孩子到这个家也是缘分,有些自闭,他不和其他孩子交流。刚开始也不和我说话,后来我每天都有事没事找他聊天,鼓励他表扬他,别说他还真争气每次考试不是第一就是第二,挺让我放心的。”提起其他几个孩子,默默是脑瘫的孩子,小玲是肢体残疾的孩子,还有……李利娟声音温柔了很多,“其实我不是要求他们每个人都成绩拔尖,我要求的是他们学习的态度,真担心这些孩子不好好学习,以后到了社会连买菜的钱都算不清楚就要受罪了呢……”

看着一天天孩子们渐渐长大,李利娟的心里在慢慢盘算每个孩子今后的生活,“宇航,如果能上大学,我会拼了命也要供他;君君说他喜欢厨艺,我打算再攒2年钱就送他去外地上个好点的厨师班,以后当个好厨师也算自力更生了;默默身体不好,我就打算把她留在身边,帮我看看冷饮摊也行;小玲腿脚不好,以后给弟妹做做饭也不赖……”对于这些孩子,李利娟都是倾力倾为,“只要我活着,我就得管他们一天,都是我的孩子啊,哪个都放不下……”

“再难,我也得对得起孩子叫的一声妈”


兔唇宝宝的治疗问题一直让李利娟很揪心。徐俊星摄

 如今,“爱心村”里5岁以下的残疾孩子有6个,这几个孩子都是最让李利娟揪心的宝宝。4岁的玉树从死亡线上被救活到现在,没有一天离开过李利娟。小家伙现在长得虎头虎脑,特别可爱,但严重的脑积水让孩子的头骨一直没有闭合,孩子一哭头皮就会跟着跳个不停,李利娟一回到家眼睛就不停地观察着玉树的一举一动,生怕他磕了脑袋:“我现在特别着急给玉树找个好医院治疗一下,他现在这个状况一激动就特别容易引发脑浆崩裂,说不定就危急生命……”

1岁半的中秋,也是李利娟不放心的宝宝。“因为是中秋节被人送来的孩子,所以就起了这个名字,”李利娟拉过中秋让记者看孩子的眼睛,只见中秋的右眼完全看不到瞳孔,而左眼也仅有微弱光感而已,“中秋是个生命力特别顽强的宝宝,平时不用大人哄自己可以玩,但唯一不能耽误的就是吃,吃饱了不用大人操心的。所以我特别着急给这孩子看看眼睛,他叫中秋,我真希望他能看看中秋的月亮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另外,乐乐和鹏鹏都是唇腭裂的宝宝,“这两个孩子长得都可神气了,就是这嘴唇苦了孩子了,每次喝奶都呛着,要是能把手术早点做了就好了……”李利娟俯身摸摸躺在大人怀里的乐乐,孩子好像特别懂事,透亮的眼睛一直望着妈妈。此时此刻,这种亲情浓于血缘的温暖感染着在场所有人。

“还有脑弓体病的浩浩,还有……”提起孩子们的病,李利娟满脸愁色,“治病就需要花钱,可现在我的能力只能勉强让孩子吃饱饭,哪里还有钱给孩子治病啊……看着孩子们受罪,我比自己生病都痛苦,有时候想如果能给孩子治病,哪怕我折寿都可以啊……”

 
为了贴补家用,李利娟自己养了些鸡。徐俊星摄

毕竟孩子治病的费用不是小数,要强的李利娟不想再向亲戚朋友借钱,如今浑身是病的她咬牙坚持着,琢磨着靠自己为孩子们攒点治病钱。她带着大点的孩子在矿区的山腰开垦出5亩菜地,养了10头猪,50只鸭,60只羊,100多只鸡。“一只鸡卖20块钱,100只就是2000块钱,1只猪400块钱,10头就是4000块钱……”李利娟板着手指盘算着给孩子们治病的时间,“我争取今年给中秋看看眼睛,明年给玉树做了手术……”

眼瞅着孩子们一天天地长大,几个男孩子都已经长成大小伙子了,新的问题又来了,如何安置年龄大的孩子的住宿问题摆在李利娟的面前。“我真想给孩子们多盖两间房子,可砖钱实在拿不出来啊,”李利娟实在无可奈何了,她的眉头紧皱起来,“没办法,现在只能让两个年龄大的小伙子住在市区冷饮摊的帐篷里将就着,可冬天要是来了,孩子们就该受罪了……”

“其实,我还有一个愿望,也不知道能不能实现了……”李利娟走到屋外,望着远处喃喃地说:“我就想着,在武安市近郊征一片20亩左右的空地。不用太好,我只是想给孩子们盖一所孤儿院。这样,即便是将来我不在了,孩子们还有个‘家’。如果能实现,我真的死而无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