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个孩子,全部来自湖北襄阳,他们现在生活在在监服刑人员子女助养中心—北京太阳村,此行的目的地正是他们的父亲们服刑的监狱,湖北襄阳监狱。用不了多久,孩子们就可以见到思念了整整一年的爸爸了。 

 

48小时的探亲之旅:爸爸,爱我就抱紧我

(中国残疾人网站记者徐俊星图文报道  2012年8期   编辑:穆小琳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www.chinadp.net.cn

父亲的拥抱,厚实而温暖。对于大多数人来讲,早已习以为常,甚至因为触手可及而常常被忽略。而它,对于“太阳村”的孩子们来说,却是倍感珍贵,近乎奢望一般。

“太阳村”的孩子,来自全国各地,他们看起来和其他孩子没有什么区别,天真、可爱、聪明、顽皮……然而走近他们,你就会发现,当看着别的小朋友有父母陪伴、幸福欢笑的时候,这些孩子清澈的眼神里多了一抹黯然神伤……他们会默不作声地转过头,悄悄地走开……

这些孩子的父亲或者母亲因为触犯法律而在监狱服刑,很多家庭也因此而破裂,无家可归的孩子们在“太阳村”,在监服刑人员子女助养中心找到了“家”的温暖。孩子们每年都有一次到监狱于父母见面的机会,7月17日,中国残疾人网站记者随孩子们一起踏上了48小时特殊的探亲之旅。

 
“太阳村”11岁的李宇兵早早起床,把自己的假肢带好,想到要见爸爸了,他开心地不得了。

 思念,说不出口的牵挂

李宇兵、李宇凤是此行前往湖北襄阳监狱“探亲团”一对11岁的龙凤胎姐弟,模样颇有些相似,但性格迥异,一动一静,一温一火。

姐姐李宇凤比弟弟李宇兵早出生3分钟,是个踏实温和的孩子。而弟弟生性活泼好动,聪明顽皮。姐弟两人都勤奋好学,而且表演天赋极强,唱歌、朗诵……样样精通,每次太阳村搞活动都少不了这姐弟俩的身影,小伙伴们都亲热地叫他们“大兵”和“大凤”。

大兵总是快乐的,只要和他在一起总能听到各种笑话,伙伴们都喜欢和大兵做朋友。但大兵走起路来却和其他小朋友有明显的差别,他的左腿总是一瘸一拐地比别人慢半拍。大凤偷偷地告诉记者:“大兵的左腿是假肢。”而此时此刻,大兵正在不远处和几个年龄相仿的半大小子“扭打”在一起,玩得不亦乐乎。

大凤的眼睛一刻不离地“守护”着弟弟,在她的心里,自己既是姐姐,也是妈妈,“我弟的腿是被车压的,当时我爸已经进监狱,我妈也改嫁了,我觉得只有我能保护我弟了……”

姐弟俩谈起爸爸,眼神里充满了期待,但也多了几分只有成年人才有的冷静和坦然。“我们8岁的时候才第一次见到爸爸,觉得他像个熟悉的陌生人。”姐姐大凤向记者讲述了关于他们和爸爸的故事。

2001年,在湖北襄阳一个偏僻的小山村,一对健康活泼的龙凤胎诞生了,这也成为当时方圆几里的“大”新闻。李家全家老小每天都乐不可支,奶奶琢磨了好几天才最终决定姐姐取名为“凤”,意寓望女成凤;而弟弟取名为“兵”,希望他成长为国家的栋梁,有一天可以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子弟兵守卫国家的边疆。姐弟俩的出生,让原本贫瘠穷困的家庭增添了许多欢乐。然而,幸福总是很短暂。

大兵和大凤2岁的时候,有一天,父亲在家里被呼啸而至的警车带走了,年幼的姐弟俩只能躲在妈妈和奶奶的怀里茫然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他们不知道,为什么妈妈会哭得死去活来,而奶奶从此一病不起,整个家庭好像瞬间被抽空了一样。欢乐,已经悄悄地从这个五口之家溜走了。

“当年的情形,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只是记得有记忆的时候,家里就没有爸爸……”大凤看着记者,清澈地大眼睛里闪动着泪花,“看着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我就特别羡慕,小时候我还老拉着我妈的手问‘爸爸去哪里了?’哎,现在想想真不应该问我妈,因为每次她都哭……”

“姐,你别说咱爸了,其实他也挺关心咱们的。”旁边的大兵为爸爸鸣不平,“后来8岁的时候我们在监狱见到我爸了,我爸对我们可好了,他特别关心我们,一直笑,还让我们在家听话……”在儿子的心里,父亲永远是不倒的旗帜和骄傲。

  
姐姐李宇凤最近眼睛总是看不清东西,她希望在看爸爸前配副眼镜。

后来,姐弟俩的妈妈改嫁了,失去经济来源的家庭更是难以维持。年迈的奶奶带着姐弟俩每天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我那时候就天天想,要是爸爸可以快点出来和我们团圆就好了,我们就不用挨饿了……”作为孩子,父亲的过错已经无法改变,他们只是单纯希望父亲可以早点回到家里和他们团聚。

太阳村的老师告诉记者,3年前到姐弟俩家里带他们到北京的时候,姐弟俩的模样至今都历历在目。“小家伙们又黑又瘦,衣服脏得看不出颜色,光着小脚丫在院子里跑来跑去,看着老师手里的面包,孩子们馋的直流口水……”刚开始,奶奶执意不让大兵走,因为老人家觉得孙子是命根子,再饿肚子也要跟在她的身边。可没想到,大凤被接到北京太阳村不到一年,大兵就在一次意外事故中失去了左腿。

“住院的时候,有段时间我特恨我爸……”大兵悄悄把记者拉到一旁聊起了心里话,“那时候我觉得因为我爸,我妈才离开了家,没人照顾我们和奶奶,我的腿才被压断了,我住院了他也不能来看我……”后来,大兵到了太阳村之后很长时间都不愿意接爸爸从监狱打来的电话。多亏了太阳村的老师们及时开导大兵,经常找他谈心才解开了大兵的心结。“后来,我爸在电话里哭了,他向我道歉,说他会好好改正错误,以后出来后好好照顾我们和奶奶,我觉得我爸真的是爱我们的,我也哭了……”大兵是个倔强的小伙子,提到这里他也有些激动,但强忍着泪水,硬是挤挤眼睛不让眼泪掉下来,“我也想好了,我爸的错误已经是过去了,他只要好好改正,他永远都是我们的好爸爸。”

“我爸电话说他们的伙食一般,我得给他多买几包榨菜……还有,他说洗衣粉、牙膏、肥皂都没有,我们得再买些带过去……还有,爸爸电话里的声音有点沙哑,得再买点润喉糖……还有……”大凤最后一遍清点着要带给爸爸的礼物,“其实已经准备了快一个月了,但总觉得还有点东西没带上,呵呵……”11岁的小姑娘有模有样地盘点着行李箱,汗珠滴滴答答地顺着稚嫩的脸庞流淌下来,但她的笑容却格外甜美动人……

探亲路上的“小显摆”

7月17日,13点30分,北京西站。

十八个前往湖北襄阳监狱“探亲”的孩子们在太阳村老师的带领下,已经准时等候在K49北京开往襄阳的列车候车大厅里。检票的时间一点点临近,孩子们焦急地等待着……


终于坐上火车了,孩子们开心极了。

14点,K49列车。

娃娃“探亲团”,终于登上了“回家”的列车。

背着沉重的行李穿过拥挤的车厢,找到座位的时候孩子们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了。多年独立生活的经历已经把这些稚嫩的生命磨练得更外坚强和自立。眼前的这些辛苦和困难,已经不能让这些孩子低头。他们互相照应,相互帮助。从上车到摆放行李,孩子们用了不到20分钟的时间就处理完毕。

不一会儿,车铃响起车轮滚动,列车缓缓地驶出站台。孩子们顿时兴奋起来,涨得通红的小脸紧紧地贴着车窗,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窗外。“要回家啦,要回家啦!”孩子们开心地又蹦又跳,幸福地像花儿一样。

 
太阳村里的孩子都有自己的“工作”,文奇的工作就是照料花圃。

11岁的文奇是“探亲团”里的“小富翁”,这次出门他带了50块钱,虽然钱数不多却是整个团队里极少数。“其实也不需要买什么,以备不时之需吧!穷家富路嘛!”小小年纪的他,说话都是大人的口气。谈起自己的“致富经”,文奇立刻眉飞色舞神气十足,“其实,我们太阳村的孩子都有‘工资’的,老师会安排大家干一些力所能及地事情,比如扫地、值日、照顾更小的孩子……每次按照工作的情况会发5块、10块的工资,我们都攒起来买些自己需要的东西。”

“文奇现在手里有1000多块钱呢!”坐在旁边的小伙伴儿挤眉弄眼地凑过来补充道,眼睛里满是羡慕。

“去去去!”文奇反而不好意思起来,他推开同伴,捂着嘴压低声音说:“我最不喜欢张扬,其实我也不是最有钱的,只是我强迫自己不买零食,我能攒的住钱而已。”

文奇同样也是个命苦的孩子。在他一岁多的时候,爸爸就因为恶性事件而被判入狱20多年。文奇很少在外人面前谈起父亲,他觉得那是他的隐私,而他和爸爸的感情则是旁人无法理解的另一种“小甜蜜”。

“说实话,我对我爸的样貌没什么大多印象,现在也是……”小伙子说话直来直去,“但血浓于水的感觉特别奇妙,每次想起他,我只记得他黑黑的,总是冲我笑,我心里就特别满足。”

文奇说他刚开始并不想到太阳村来生活,他说两年前听说要到北京他觉得自己再也见不到爸爸了。“在老家,因为爸爸进了监狱,妈妈离家出走,我每天就在亲戚家里混饭吃,那时候就觉得离爸爸近点踏实……”文奇年纪不大,但懂事的很早,他说自己当时最伤心的就是上不了学,“家里没钱供我上学,我特别羡慕别的孩子上学,我也着急上不了学以后怎么养我爸啊……所以,太阳村能让我有书读,我特别高兴!”小家伙很珍惜现在在太阳村的生活,有书读的日子他特别珍惜,现在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姐姐,你知道我给我爸买什么好东西了吗?”文奇骄傲地拍拍自己鼓鼓囊囊的行李包,得意地眯着眼睛笑起来,“我给你看看,你可不许给其他人看啊!”

小伙子小心翼翼地把行李包一层一层地打开,“姐姐你看,这是什么?”文奇拿出一个像速溶咖啡一样的纸盒子,指着上面的字一个一个认真地读着,“养生冲剂,姐姐你看,这里面的营养可丰富了,有核桃仁、杏仁、还有这个酸枣核仁……这个最厉害了,听说可以治疗失眠,我爸最近打电话说他睡眠不好,这个一定管用呢……”11岁的孩子,把自己平日劳动攒下来的钱用心挑选着送给爸爸的礼物,“还有这个洗衣粉、肥皂、牙膏,对了,这个是蚊香,我爸说他们那里蚊子多,他最讨厌被蚊子叮了……”文奇逐一把礼物拿出来“展示”,这些东西在城市里的孩子看来也许有些微不足道,但对于太阳村的孩子来说,每一件礼物,也许只有一块、两块钱……但每一个礼物都是他们满满的心意和对父亲的思念和爱。文奇把包裹里的东西都掏出来之后,又一一仔细地放回包里,每放一件东西,小男子汉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K49,是出了名的逢站必停的“快车”。因为价钱便宜,列车上总是人满为患,列车到达1200公里之外的襄阳需要17小时,漫漫旅途的煎熬才刚刚开始…… 

煎熬的旅程只为短暂的相聚

 
 文奇拿出珍藏的香辣牛肉面吃得特别香。

18点,列车到达河北石家庄站。

此次探亲之旅,太阳村给孩子们每人都发放了充足的食物,方便面、火腿肠、八宝粥……尽可能保证孩子们每餐都有肉有主食吃,这在食物困乏的火车上已经实属不易。孩子们都仔细珍藏着各自的食物,已经坐了近4个小时的火车,大家都有些饥肠辘辘了……

孩子们开始各自打开小包,取出方便面和火腿肠,准备吃晚饭了。“我最喜欢是香辣牛肉面了!再泡上火腿肠还有我自己买的咸菜,绝对天下第一美食!”文奇得意地取出他精心挑选的几样食物,逐一摆在小桌子上,架势好似国家一级厨师即将要做一桌满汉全席一般自信满满。此时,文奇身旁7岁的贾青松也准备吃泡面了,小家伙笨手笨脚地撕开方便面的包装,刚打开调料包就把调料撒得到处都是。文奇立刻有些“不屑”地撇撇嘴:“真笨!来,让哥帮你!”

11岁的文奇在7岁的贾青松面前,俨然就是个小大人,他顾不上自己吃饭,先张罗着给贾青松准备晚饭。文奇娴熟地操作着泡面的所有步骤,然后穿梭在人群中不一会儿就把泡面端到了贾青松的面前:“臭小子,趁热快吃,尝尝我的手艺!”文奇无比自信地看着贾青松把泡面吃了个精光,“文奇,你真棒!”贾青松竖起了大拇指。文奇得意地仰着嘴角,“那是,我是谁啊?”此时心满意足的他,这才开始自己吃饭。

20分钟后,当文奇畅快淋漓地享用完自己精心泡制的方便面大餐后,小家伙仰着小脸打起了饱嗝。突然,周围的伙伴们都围了过来,冲着文奇大笑起来。原来,文奇吃得太投入,把方便面的油都沾到了脸上,小脸简直就像只小花猫。“嘿嘿……”文奇不好意思地擦着脸,也跟着笑起来,眼睛乐成了一条缝,此时车厢里满满的都是快乐的笑声……

 
进入凌晨时分,李宇兵忍不住趴在桌上睡着了。

21点34分,列车到达河北邯郸。

孩子们已经适应了列车上的环境,开始各自玩耍起来。女孩子们挤在一块说起了悄悄话,男孩子们则三五群地打扑克……

23点46分,列车即将到达河南新乡。

孩子们都有些困意了……女孩子们大多都相互依偎着睡着了,男孩子们则继续坚持着打扑克或者围着邻座乘客的电脑“蹭”电影看……

7月18日,2点08分,列车进入郑州车站。

几乎所有人都进入了梦想……


爸爸,爱我就紧紧抱抱我


孩子们到达了襄阳监狱,即将要见到爸爸了,大家既紧张又兴奋。

8点16分,襄阳车站到了。

“到站了!到站了!”不知谁先说了一句,孩子们纷纷睁开眼睛,车厢里顿时又热闹起来,“大家都醒了,我们到家了!”孩子们开心地唧唧咋咋地说笑着,欢乐的气氛浓烈得让在场所有人都为之感染。

还是整齐的队伍,孩子们非常自律地排成两队按序下车。不同的是,此时孩子们的眼中充满了欢喜和振奋。

9点整,记者跟随着文奇和李宇兵、李宇凤姐弟一行10人乘车前往襄阳监狱。

坐在汽车上,孩子们对车窗外家乡的一景一物都非常亲切。

“快看啊,这条街都拆了……”

“还有,路上还有马车呢!”

“我还是觉得家里的空气好!”

……

一路上,孩子们都欢呼雀跃兴奋地又说又笑,昨晚一夜的疲惫早已抛到脑后。

 
孩子们把行李都打开了让警察叔叔检查,包里装满了给父亲带的礼物。

10点10分,汽车驶入了襄阳监狱。 

 10点30分,孩子们被带进了襄阳监狱。

在与父亲见面的那一瞬间,孩子们都像小鸟一样扑进了父亲的怀抱。那一刻,所有人的心都融化了。整个时空瞬间定格,不再有环境、场景、其他人……只有父亲和孩子,只有浓浓的亲情和爱。

父亲们的心被思念、亲情、自责与愧疚……缠绕包裹得快要喘不出起气来,泪水肆意地流淌才能稍微舒缓心口被撕扯的疼痛。此时,孩子们倒是比父亲们更坚强,也许是对周围环境的陌生,孩子们在父亲的怀里很乖地张望着四周,给爸爸擦着眼泪一个劲地劝爸爸别哭了。“爸,你要是想我就多抱抱我吧……”李宇兵搂着爸爸,贴在父亲的耳边说着悄悄话,可就是这一句话让大家的眼泪又不知不觉地流了下来。

 
李宇兵、李宇凤和爸爸在一起特别幸福,他们不停地和爸爸聊太阳村的事情。

一年的等待和期盼换来的是短短三个小时的探监,虽然时间很短但对于太阳村的孩子和他们的父母来说,已经是非常珍贵和幸福的了。

李宇兵和李宇凤一人一边围着爸爸,他们争着和父亲聊自己在学校的情况,父亲则含着眼泪拉着孩子的手不停地上上下下打量着。很快到了吃饭的时间,也是孩子们和父亲最珍贵的一餐。虽然饭菜并不丰盛,但足以让他们铭记一生。父亲不停地给孩子夹菜,而孩子们则懂事地把菜又一遍遍地夹回到父亲的碗里:“爸爸,你多吃点,我们在学校吃得很好的。”此刻孩子的一句话,让父亲的泪水又一次夺眶而出,也让在场所有人都感动得热泪盈眶。

13点30分,孩子们探监时间结束了,纵然有万般无奈,分离已经近在眼前。

泪水、叮嘱、凝望、挥手告别……孩子们含泪离开了监狱。一墙之隔的相见,还需要一年的守候和等待。“等我长大以后,我想上大学,然后把我爸接到我家住。我还要给他买房子,买车子……让他过好日子。”文奇抿着嘴唇,看得出他的眼睛里含着点点泪光。

16点39分,孩子们等候在襄阳火车站,准备登上回北京的列车。

18点20分,回京的列车驶出了襄阳车站。又是16个小时漫漫旅途……


孩子们趴在车窗边指着对面的高楼,叽叽喳喳地热烈”讨论“着。

7月19日,下午2点20分,列车驶入北京。

当窗外一座座高楼大厦出现在眼前的时候,一身疲惫的孩子们来了精神。文奇、李宇兵、贾青松,站在车窗前对着一闪而过的景物大声欢呼着:

“快看,那是咖啡厅,是我的!”

“那是酒店,肯定是五星的,是我的,你俩别和抢!”

“我喜欢这个,这是学校,是我的!是我的!”

……

孩子们的笑声此起彼伏……

北京,对于太阳村的孩子来说,是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城市。这里,带给了他们希望和尊严,同时也带给了他们无数个未知的挑战。

 

 关于“太阳村”

   
“太阳村”里的孩子都可以接受社会爱心助养。

太阳村(也称儿童村),位于北京市顺义区赵全营镇板桥村。作为非政府的慈善组织,十多年来太阳村以无偿代养代教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为己任 , 对服刑人员无人抚养的未成年子女开展特殊教育、心理辅导、权益保护及职业培训服务以使他们在一个相对安定温馨的大家庭里像其他孩子一样受到保护,得到教育,健康快乐地成长。

以下物资均为消耗品,不分季节,长期需要 1.食品:米、面、油、肉、蛋、奶、菜、水果等。 2.生活用品:洗浴用品(沐浴露、洗头膏、牙膏、香皂、肥皂、擦脸油等)、牙刷、口杯、卫生纸、洗衣粉、卫生巾、脸盆、暖瓶、扫把、拖把、簸箕、垃圾袋、毛巾、洗洁精等。 3.煤:烧开水、做饭、冬季取暖。 4.衣物:最缺的是鞋子、内衣裤、袜子,新的最佳。 5.劳动工具:大笤帚、锄头、镰刀、铁锹、水桶、铁丝、水管等。

助养太阳村儿童的流程:1、到访;2、结对子了解情况;3、签订协议。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