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桑花,由藏语“格桑梅朵”翻译而来,它的花朵娇嫩纤细却生命力极强,在海拔5000米以上的地区品相堪称绝佳。“格桑花”被藏民赋予幸福美好的寓意,也常常用来称赞品德兼备的人们。。 

 

大山深处的“格桑花园”

(中国残疾人网站记者徐俊星图文报道  2012年9期   编辑:穆小琳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www.chinadp.net.cn

格桑花,由藏语“格桑梅朵”翻译而来,它的花朵娇嫩纤细却生命力极强,在海拔5000米以上的地区品相堪称绝佳。“格桑花”被藏民赋予幸福美好的寓意,也常常用来称赞品德兼备的人们。

本期采访的主人公迪喜慈善学校的校长陈燕,9年前她独自来到香格里拉的大山深处旅游,却为了这里的贫困、孤残儿童毅然选择了放弃近千万的身家,顶着压力和质疑一手创办了这所孤残、贫困儿童全免费寄宿制学校。陈燕的善良和执着打动了山区的藏民,大家亲切地把她比作“格桑花”,而迪喜慈善学校就是在香格里拉大山深处香飘四溢的“格桑花园”。

她曾是传奇,做公益不做富婆

陈燕,是个极富传奇色彩的女人。关于她的故事,记者也是一个月前在网上偶然间搜索到的。一个身价千万的富婆放弃殷实富足的生活,隐居深山创办慈善学校,这是需要何等的勇气和魄力。于是,记者一行前往几千公里之外的云南省迪庆州,希望可以掀开这个传奇女人神秘的面纱,进行一次心与心近距离的交流。

迪喜慈善学校,位于海拔1500米的迪庆州德钦县拖顶乡巴龙村,距离香格里拉县城近100公里。虽然距离不算很远,但高海拔和蜿蜒曲折的山路还是让记者一行颠簸了3个小时之后倍感心力交竭,疲惫不堪。到达目的地后,记者下车的瞬间竟然有些恍惚,脚下发软,险些栽个跟头。

 
藏族孩子们纯真质朴的眼神,让人看了就深深地刻在心里,挥之不去。

记者见到陈燕时她刚驾车从镇里办事回来,远远的,车子开进学校大门的一瞬间,孩子们立刻向欢喜的小鸟儿从学校各个方向跑出来,他们一眼就看出来是“妈妈”陈燕回来了。于是,孩子们兴奋地叽叽喳喳地追着车子,一边跑一边激动地喊着:“妈妈,妈妈!”

46岁的陈燕笑着从车上走了下来,她的模样看起来不过三十七八岁的样子,身材纤瘦,说话细声细语,镜框背后的眼睛格外透亮温和。陈燕被孩子们团团围住,她用手尽可能地把孩子们往自己怀里搂,轻声地和每一个孩子打着招呼:“央金,今天看了语文书了吗?坦多,有没有哥哥的话?多吉,今天眼睛还疼吗……”

 
46岁的陈燕和孩子们站在一起,浑身都透着青春的气息。

看到记者,陈燕笑着点点头:“不好意思啊,这么多孩子,刚刚看到你,欢迎欢迎!”话音刚落,四、五个7、8岁的藏族小女孩跑过来拉着陈燕的手往学校操场走去。“妈妈,妈妈,你看看我们今天做的手工,可漂亮了!”孩子们兴奋地一个个小脸通红,急切地盼望可以得到“妈妈”陈燕的认可。

随后的一个小时里,学校里的孩子们一波又一波地聚集到“妈妈”的身边,有汇报好成绩的,有告状的,还有评理的……事无巨细,但陈燕一直都笑眯眯看着孩子们,耐心地听着他们说话,然后一件事一件事地处理着。

“瞧,这就是我的藏族孩子们,非常可爱吧?”终于有了片刻空闲的时间,陈燕擦擦头上的汗珠,拉着记者往办公室走去,“你来一趟不容易,咱们找个安静的地方聊聊吧。”

 
四处筹钱盖起的二层教学楼是大山深处为数不多的高层建筑。

2007年之前,陈燕是个非常成功的商人,她在九十年代就已经是当地家喻户晓的百万富翁。但生活的安逸并没有让陈燕感觉到充实和幸福。于是她决定2004年3月到香格里拉来一次自助游。

习惯了都市生活的陈燕来到香格里拉,顿时被这里的宁静质朴所打动,她萌生了在这里小憩休闲的念头。于是,不久后陈燕就再次来到香格里拉,并租下一幢两层木宅,开了一家“青稞客栈”。在陈燕看来,客栈并不是为了盈利,而是希望在她想逃离喧嚣的城市时有个栖息之所。

最初的几年,陈燕每年往返在广东与云南之间并乐此不彼。在这期间,偶然的机会,陈燕和当地的朋友聊天,得知当地大山深处有很多贫困、孤残的儿童流离失所,甚至食不果腹。

 
孩子们都很珍惜得来不易的学习机会。

“这怎么可能呢?”起初,陈燕并不相信。但在好奇心的驱使下,2007年3月份,她决定亲自去看看。第一次走进山村,封闭隔绝的破败景象让她震惊。这些村子极为偏僻,无水无电,有些人甚至吃不上饭,很多孩子衣不蔽体。“我清楚地记着当时我们去一户人家吃中午饭,盐巴撒在米饭上就是一顿饭,而且共用他们家唯一的一个碗。”陈燕对当时的情景记忆犹新,她的声音也有些颤抖。

对于身处优越条件的陈燕来说,大山深处简直就是另一个世界。眼前的一切完全颠覆了她从前30多年积累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乡村的贫困和孩子们无辜的眼神让她久久不能平静,“很多孩子每天都挨家挨户地要饭,要么就去山里摘野菜,他们根本没有走入学校读书的机会。想着同样是孩子,同样是生命,这些孩子只能等着生命终结的来临,真的太可怕了!”

回到家里的陈燕,脑子里一刻不停地想念着大山深处的孩子们,整整3个多月她竟然瘦了20多斤,“为什么我不能办一所免费寄宿学校呢?”突然,陈燕有了灵感,她决定自筹资金,办学校让孩子们上学,掌握独立生存的能力。“想明白了该怎么办,我突然觉得自己轻松了呢!”陈燕笑着看着记者,眼神显得格外明亮。


“没想到,办学校比建工厂还要难很多……”

 
孩子们经过半年的适应期,现在已经喜欢上了集体生活。

有着几十年“商场如战场”的磨练,陈燕并没有把办学校当成什么难事。在她看来,只要有想法就有办法,没有过不去的坎,加上自己多年积累的经验,办个学校肯定没有问题。但事实并非如此,刚开始办理相关办学手续时,陈燕就吃了一个大大的“闭门羹”。

“我拿着办学方案和各种资料来到当地相关部门,竟然被轮番‘轰炸’了一顿。”提起当年的“遭遇”,陈燕显得有些无奈,“也难怪,说起来根本没有人相信一个富婆千万家产不要,只身到大山里来办学校,还是免费的。估计他们想这个女人肯定疯了吧?”陈燕自我调侃地笑了笑。

被拒绝了之后,倔强的陈燕并不放弃。她满脑子都想着那些无家可归、无学可上的孩子们一个个流落街头的情形,她咬紧牙关一次又一次地到主管机关说明情况,终于,一个月之后陈燕的真诚打动了负责人得到了办学许可证。

 
13岁的思娜央初小时候因火灾导致左手仅剩3个手指,陈燕让她重新找到生活的希望。

接下来要办的事就是为学校筹款。对于筹资有着多年经验的陈燕觉得终于盼到了她拿手的阶段。凭借多年的诚信和商场的交情,初步建校需要200万的资金对于陈燕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我身边的朋友做生意,随手拿个一、两千万都是小意思。”陈燕最初信心满满,可没想到,当她和朋友们一提办免费学校的事情时,朋友们纷纷摇头。

“说实在的,我当时觉得我那么多年积累的人脉,用心维系的朋友都毁了。”陈燕退一万不都想不到,朋友们不但不同意出资,反而还反过来质问她为什么这么傻去办一个只花钱不挣钱的学校。“所有人都以为我疯了。”

 
学校的课桌都是爱心人士捐赠的二手物资,但孩子们都非常知足。

得不到昔日朋友的帮助,陈燕只好向社会募款。她每天都忙碌于参加各种公益活动,登录公益网站发布筹款消息,回复来自社会各界的质疑……时间一天天的过去,10块、20块、100块、1000块……整整2年的时间,陈燕从零开始一点点地积攒社会捐款,“那时候,每一块钱进入办学的账户,我的心也一点点地打开了,我觉得只要我坚持,学校就有希望。”倔强的陈燕为了学校,为了大山的藏族孩子们咬牙坚持着,她孤注一掷,破釜沉舟。

为了节约成本,陈燕请朋友帮忙设计校舍,“但依据相关规定,当地政府要求我们用当地的设计师设计,并由当地的规划局审核批准。这些都需要交费,增加了我们的成本,结果筹来的200万资金也只完成了校舍规划的一半。”陈燕无奈地摇摇头。

 
4岁的坦多是学校里年纪最小的孩子,年长的孩子们都很照顾他。

为了让孩子们能够早一点进入学校,陈燕打算先招一部分条件极度恶劣的孩子来到学校。2011年3月,陈燕带着一个志愿者老师,还有一个藏族孩子,正式启动了迪喜慈善学校的开学典礼。

尽管创建学校有着种种艰难,但在学校迎来了第一个藏族孩子的时候,陈燕还是觉得自己是被老天眷顾的那位。“整个2008年我没有筹到一分钱。2009年后的两年内,我在没有任何团队的支持下能筹款把学校办起来,真的是非常幸运。而这一切,也都是孩子们的幸运。”

感恩志愿者,一路陪着学校成长  

 

学校里的老师和大厨大多数都是志愿者。

学校能够办下去,生源是个非常重要的因素。起初,当地的藏民并不了解陈燕,更不理解为什么这个女人为什么要舌家弃业来大山里创办免费学校,没有人愿意把孩子送到学校里来。“最开始,开学都2个月了,学校里才来了不到10个孩子。”陈燕说她当时都急坏了,于是她决定亲自挨家挨户地到藏民家里探访。

德钦县拖顶乡方圆百里近万人,陈燕从开学第2个月开始就挨家挨户的拜访,搜集家庭贫困、孤残儿童的信息,同时介绍办学理念并说服老乡带孩子来学校上学。一天至少12小时在老乡家里做信息采集,陈燕单薄的身体1个月熬下来就有点支撑不住了。陈燕还有个老毛病就是痛经特别厉害,每次都疼得下不了床。恰巧这个时候,学校来了2位大学生志愿者,他们看到陈燕痛苦疲惫的模样,主动要求背着陈燕去医院打针并陪着她进行家访。“有段时间,我感觉我就要支撑不下去了,是志愿者帮着我熬了过来,真的感谢他们。”陈燕眼睛里闪动着亮晶晶的泪花。

 
陈燕在香格里拉县城里的“青稞客栈”都是志愿者帮忙打理。

渐渐地,陈燕的真诚打动了当地藏民,人们开始口口相传有位爱心妈妈免费办学校收家庭贫困或孤残的孩子,纷纷把认识的符合条件的孩子送到学校里来。10岁的纳西多吉家住在德钦县亚门村,母亲很早就病逝了,父亲离家出走,多吉从小由奶奶带大,有着严重的先天性斜视和自闭。清秀的多吉是个聪明的孩子,他从小听广播自学了汉语,是陈燕接触的第一个会说汉语的藏族孩子。

由于家里经济条件很差,早已过了上学年龄的多吉一直在家待着无事可做,陈燕得知情况后说服了多吉的奶奶,把多吉带到学校。刚开始,多吉不说不笑,自己坐在角落里不和别人沟通,陈燕和志愿者们轮流找多吉聊天、给他讲故事、教他刷牙、洗脸……如今,多吉在陈燕和志愿者的帮助下眼睛已经接受了矫正手术,同时他也适应了学校的生活,变成了一个开朗健康的男孩子。

 
学校里的老师大部分都是志愿者,他们不仅代课还要照顾孩子们的日常生活。

在学校里,像多吉一样的孩子还很多。无论是残疾还是家庭贫困的孩子,因为从小成长在贫困和残缺的家庭,缺少来自父母的关爱,孩子们大多数都有严重的心理问题。陈燕举了一个例子,刚开学的时候学校给每个孩子一人发了一只牙膏,一双拖鞋,一只牙膏……结果,第二天早晨起来,所有人的牙膏都没有了。后来发现,孩子们要么把牙膏当糖吃掉了,要么就把牙膏挤到鞋子里……“这些孩子不仅需要在生活上关心他们,跟需要关注他们的心灵。”

如今,学校里80名藏族孩子,5名志愿者老师,所有志愿者既是老师又是孩子们的爸爸或妈妈。他们手把手地教孩子刷牙、洗脸、洗衣服、穿鞋……还教他们学汉语,所有孩子入学时都要先从《弟子规》学起。陈燕觉得,成绩不是最重要的,品格和能力才是关键。

 
聋哑孩子洛绒土灯在在昆明志愿者的帮助下接受听力康复。

如今,迪喜慈善学校的志愿者队伍已经近千名,遍布全国各个省份,大家都时刻关注着学校和孩子们。青稞客栈成为学校重要的经济支柱,而管理人员全都是志愿者,大家义务尽一己之力帮助学校和孩子们。另外,陈燕身边的朋友也渐渐地理解并融入志愿者队伍中来,他们逢年过节都会带大量的物资到学校里看望孩子们,“我们这里有志愿者来看孩子们,我就和他们说,别的不用拿,给孩子们买些水果吧,补充些维生素。”陈燕把志愿者们当成一家人一样对待,在她看来,不需要太多虚伪的寒暄,实实在在地说出实际情况就是对孩子们也是对志愿者对大的善待和帮助。

未来的问题很多,但办法总比问题多

对于未来,陈燕不想把困难当成借口祈求别人的怜悯,“既然我已经从最困难的时候挺过来了,我觉得办法总比问题多吧。”坐在记者面前的这个柔弱女子,内心已经被磨练得坚如磐石。

如今,资金紧缺依然是困扰迪喜学校的最大问题。民间机构很难得到稳定的大笔款项的支援,有时候一个月才能筹到几百块钱的善款,这对于近90人的学校每月2万元的开支来说,可谓杯水车薪。学校教学楼前面的堆放了很久的土渣堆因为资金不足无法清理,每逢刮风下雨,土渣堆的泥沙就如同泥石流一样倾泻而下非常危险。陈燕心里非常担心这个土渣堆的安全隐患问题。“说实在的,我每天都提心吊胆的,真担心出问题。”陈燕眉头紧皱。

如今,青稞客栈的全部收入都用来补贴学校的费用,但客栈一年里有近半年的时间是淡季,维持基本运营都很困难。

 
全校80多个孩子挤在一台30寸的旧彩色电视前看少儿节目。

如果有充足的资金,陈燕想建一所综合楼,作为老师的住处和孩子们的活动室,还想扩建食堂和宿舍楼,以便容纳更多的学生,维持学校的稳定性和持续性。“我们还是想尽量争取大企业和基金会的支持,保证学校的部分开支,我们不能让孩子们饿肚子。

为了节约生活成本,陈燕在学校一个角落带着孩子们种了一片菜地,西红柿、茄子、黄瓜、玉米……种类繁多,“算是给孩子丰富一下食谱吧。”其实,陈燕每天都很忙,有时候甚至忘记吃饭,但无论多忙她都到菜地转转,“看着茁壮成长的菜苗,我觉得自己就充满了力量。”

 
陈燕带着孩子们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洗衣服和晾衣服是最基本的生活能力。

学校还有一个严重的实际问题就是教师队伍缺乏。尽管多年来一直有志愿者来学校帮忙,但毕竟志愿者都不会常年稳定地留在学校,“很多老师待了半年多,好不容易熟悉了学校和孩子们,但很快就要离开了。这对于学校发展和管理,还有对于孩子们的情感都是一种伤害。”陈燕眼神里流露出一抹黯淡。

但资金有限,学校硬件条件有限等原因无法让教师队伍稳定下来,这是个无法改变的事实。“真心希望可以有长期稳定的教师队伍留在学校里。”陈燕说出了内心压抑很久的夙愿。

 
学校经费再紧张,陈燕都保证孩子们能吃上一荤一素一汤的饭菜。

如今,陈燕离开家乡已经整整9年了。从前锦衣玉食的生活早已不复存在,而陈燕并不觉得失落,反而非常满足和适应现在平淡简朴的生活。她会穿地摊上10块钱的T恤,吃1块钱的油饼,甚至为了几毛钱和卖菜的商贩争得面红耳赤。“能省就省点,留着给孩子们买点水果、鸡蛋多好!”陈燕笑了,在她看来只要孩子们健康、快乐地成长就是她最大的幸福。

在藏文里,“迪喜”的“迪”意味着平安,“喜”意味着快乐,“迪喜慈善学校”这个名字寄托了陈燕盼望每一个孩子都平安快乐地成长的心愿。目前,整个藏区的失学率超过50%,而学校只能帮到很少的一部分人,乐观的陈燕相信只要坚持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孩子们按照值班表值周劳动。

尽管目前迪喜慈善学校还存在太多的问题,但在记者与陈燕聊天的过程中,每次提到学校的孩子们她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淡雅清新,9年的藏区生活早已把她蜕变成地道的“格桑拉”(藏语“妈妈”的意思)。陈燕的美,是一种由内而外的魅力,外表柔弱却内心坚毅。不言而喻,“格桑花”也许是对她最贴切的比喻。

迪喜慈善学校所需物资
第一部分 康复及教学器材 
 编号 产品名称 

 1

跳绳、毽子200 

 2

HB绘画铅笔2000  

 3

橡皮2000 

 4

计算机5台(二手也可,用于学校教学) 

 5

电视机5(二手也可,送给贫困家庭使用)

 6

轮椅2辆(二手也可,送给贫困家庭)

7

学生运动会所需空号码布400个

第二部分 办公、生活用品 

编号 

产品名称 

煤1800吨(学校过冬使用)

 2

大米500 (用于孩子伙食)

 3

面粉500袋(用于孩子伙食)

4

学生校服1000

6

学生手套1000副

 注:如有爱心人士愿意一进步了解迪喜慈善学校的情况,欢迎实地考察。

地址:云南省德钦县拖顶乡巴龙村 邮编:674505

联系人:陈燕 13988726016(香格里拉) QQ:493908208

阿俊 13508713398 (昆明) QQ:78980158

汪洁 13185001577 (杭州) QQ:58853262

QQ群:31270008 42519015

MSN: ayan0522@hotmail.com

dixischool@hotmail.com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