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丽娟,北京智光特殊教育培训学校校长,年逾七十,却依旧英姿飒爽,健步如飞。
早已到了颐养天年的年纪,王丽娟却每天忙碌奔波,一刻也不得闲,“为了这群孩子,我这把老骨头,只要一天有口气在,就得坚持一天。”。 

 

“刀尖上的舞者”王丽娟: 与“智光”共舞

(中国残疾人网站记者徐俊星图文报道  2012年10期   编辑:穆小琳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www.chinadp.net.cn

王丽娟,北京智光特殊教育培训学校校长,年逾七十,却依旧英姿飒爽,健步如飞。

早已到了颐养天年的年纪,王丽娟却每天忙碌奔波,一刻也不得闲,“为了这群孩子,我这把老骨头,只要一天有口气在,就得坚持一天。”近十五年的“智光”岁月,有收获、喜悦,也伴随着艰难和困惑,甚至是质疑、责难……多年来,民办特殊教育面临的坎坷和艰难,早已超出了对常人的考验和历练,王丽娟就如同一位“刀尖上的舞者”,明知脚下“步步惊心”,却依然咬牙坚持着。

“困难大得超乎想像,想放弃随时都可以,但孩子们就是我坚强的后盾,再辛苦也值了!”王丽娟淡然地笑着,眼神却坚定如炬,犀利睿智。

与“智光”的缘分 始于一个巧合

采访王丽娟之前,记者做了充分地准备,上网搜索相关资料,百度人物介绍……脑海中浮现出的这个为了特殊教育放弃了属于女人后半生所有的幸福(与家人团聚、富足的生活、安乐的晚年、时光和容颜……)的女人。王丽娟,应该是一个何等锐利独行、泼辣刚烈的女人呢?

按照约定好的时间,记者驱车来到位于北六环外的昌平西关,终于见到了本次采访的人物─北京智光特殊教育培训学校校长王丽娟。

一身天蓝色的校服、不施粉黛、一双再普通不过的运动鞋就是王丽娟的全部“行头”。眼前的真实人物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咄咄逼人、高深莫测。简单、朴素、毫不做作的王丽娟,就是生活中最真实的人,一个普普通通的特殊教育工作者。

 
在“智光”,每个孩子都是王丽娟的孩子。

“欢迎你来到‘智光’,在这里没有校长、老师、学生,只有妈妈和孩子。”王丽娟笑容可掬地带着记者在智光学校的校区里到处走走看看。一排黄色的砖瓦房、一栋矮层旧楼还有几件简易房就是智光学校的全部。“我们学校的条件不是最好的,但我欣慰的是我们最大的财富就是学校里的这些孩子们。”一路上只要碰到孩子们,大家都主动跑过来和校长“妈妈”拥抱和打招呼,“妈妈!妈妈!”。王丽娟总是不厌其烦地对着每个孩子笑着,摸摸他们的脑袋,然后深深地相互拥抱,温暖的感觉立刻让所有人的心都被融化了。

说起当初如何创建这样一所全寄宿式的智障教育学校,用王丽娟自己的话说就是:“应该算是一瞬之间的感动加冲动吧!”

 
孩子们天真可爱的笑脸,最动人也最让人心疼。

二十多年前,王丽娟作为国内顶尖的教育人才,成为我国第一批外派国外教学的访问学者。1997年,原本计划回国办理护照续签手续的王丽娟,一个偶然的机遇却让她的整个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记得当天,我去北京市残联帮朋友办事,工作人员给我介绍说我国智障儿童的受教育比例非常低,我清楚的记得当时是千分之一。有1300万智障孩子将失去教育的机会啊,这对于从事了多年教育工作的我来说,简直就是心头一刀,很痛很痛……”王丽娟永远都无法忘记当天的谈话,也许只是工作人员随口的一句话,却深深地烙印在她的心里,也彻底打破了王丽娟的所有计划。

“不行,我得留下来,为了这群智障孩子可以有学上,有书读,我不能走!”王丽娟随即拨通了远在千里之外的儿子的电话,不是商量而是通知她的家人。此时此刻,王丽娟的脑子里全都是孩子们流浪街头,没有书读的情景,责任如山的她已经容不得有任何商量的余地。而事实上,大洋彼岸的那头,王丽娟的儿子早已在美国事业有成,有自己的公司、400多平米带车库和游泳池的别墅。就在前一天,孝顺的儿子还打电话催她快过去,怕她闲不住还准备为她开一家中文幼儿园,让母亲安度晚年。

就这样,一次偶然的机遇、一段无意的谈话,彻底改变了王丽娟和她的后半生。

困难揉碎了往肚里咽,“智光”是我后半生的全部  

 
再忙,只要孩子提出需求,王丽娟总是随时出现解决问题。

办事一向雷厉风行的王丽娟从决定创办一所专门招收智障孩子的特殊教育学校开始,就马不停蹄地张罗办学手续。

二十世纪初,当时中国的民办特殊教育一片空白,没有经验、没有先例、没有资金……当王丽娟开始动手准备办学的第一刻开始她才意识到,原来自己拥有的就是满腔热情和大脑一片空白。“现在我都不知道自己当时,哪来那股子倔劲?”如今回忆当初的情景,王丽娟反而坦然了很多,“我这个人就是要强,凡是我决定要做的事情,我就一定会想尽办法做成。很多人说我倔起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我承认!”说到这里,性格爽朗的王丽娟竟然笑起来。

当年,就是凭着一股子倔劲,王丽娟硬是咬牙一点点“死磕”出办法来。

没有办学资金,王丽娟就拿出自己的毕生积蓄和儿子寄给她的4万美金,共计100万人民币全部投进学校里来。“钱,生不带来死不带走,用它办点实事才发挥了它的最大价值。” 王丽娟平时生活节衣缩食,积攒了几十年的全部家当,为了学校为了孩子,她竟然没有眨眼就痛快地做了决定。

 
学校里的每一件设备都是王丽娟苦口婆心从别处“要”来的。

没有办学场地。1998年的整个春天,一百多个日日夜夜,王丽娟独自一人坐着公交车踏遍京郊几百公里只为寻找一个合适的校址。有时候甚至一天只吃一顿饭,衣服穿了整整一个星期也顾不得洗,鞋子磨破了好几双,终于找了30多个地方,终于敲定。位于某影视外景基地已经荒废多年的一处仓库拓荒建校。

“我当时就想抓紧时间让孩子早点入住,所以我就抓紧每一天时间。工程队水分很大, 我就自己买料。每天和工人们吃住在一起。”当时已经近50岁的王丽娟为了学校,干起活来一点不输给年轻小伙子,“我和工人们经常一起干活,忙起来连脸也不洗,头也不梳,最后干得衣衫褴褛就跟白毛女下山一样,什么也顾不得了。”说着说着,突然王丽娟的眼圈突然一下子泛红了,她告诉记者,她最遗憾的就是为了学校她竟然错过了照顾病重的父母,甚至连母亲最后一面也没有见到。

“我见到父亲最后一面的时候才知道母亲已经去世了,”虽然事情已经过去很多年了,但每每想到此处,王丽娟的内心还是无法平静,她哽咽地说:“父亲告诉我,‘去年你妈就没了,之所以没告诉你就是因为我们商量过了,知道你在做一件善事,我们不能给你财务上的支持只能把时间都给你。’ 我父亲说完,几分钟后就咽气了……”父母亲对王丽娟的信任和用生命换来的时间支持她的事业,让王丽娟倍感自己的责任任重而道远,而这也成为她之后即便再困难也不言放弃的重要原因之一。

当时,中国创建一所民办特教学校需要准备的条件还有很多很多,没有先例、没有大纲、没有教材、没有师资、没有后续资金、没有相应的法律法规……“破釜沉舟”的时刻,坚强的王丽娟说:“我已经没有退路,什么都没有才需要我们去干,去填补这些空白。”

终于,1998年9月9日,北京智光特殊教育培训学校成立了。

虽然我们的孩子都是智障孩子,但走进学校,他们就有机会读书,成为有用的人。我希望我们的学校就如同智慧的光芒可以照耀着每一个智障孩子,让孩子有机会康复、读书并且有机会融入社会,所以,学校取名‘智光’。”

举步维艰 却不言放弃

 
快70岁了,王丽娟还是亲自教孩子们跳舞。

事实上,创建学校只是“智光”的第一步,如何把“智光”的教育做好,把“智光”打造成有实力、持久、有品牌的智障人特殊教育机构才是王丽娟较量“真把式”的时候。

首先就是教学方法和教学教材。王丽娟带领学校的老师,经过多次考察和调研后发现,智障儿童教育在当时国内处于弱势领域,公办培智学校的教学教材并不完全适用民办学校。其次,智障孩子的情况因人而异,年龄、家庭、生活环境造就了每个孩子的情况差异很大,统一模式的教材并不适用智障儿童教育。因此,王丽娟着手开创“个性化”教学方法,即根据每个人的不同情况,制订不同的计划。记不清多少个春夏秋冬,王丽娟总是坚持每天亲自备课写教案,常常熬夜到临晨,她边前进边探索,不断总结经验。多年下来,王丽娟光教学大纲和笔记就垒起来有1米多高。此外,她还发表了数十篇学术论文,获得诸多国家级、市级的奖项。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王丽娟的带领下,“智光”学校带头开创智障人高等教育之先河,独特的“生态、生存、生活”三维智障成人教学体系填补了中国特教体系智障人职业教育的空白。另外, “前店后场”康复与学校相结合的模式,解决了看病误学,上学就医不连贯的矛盾,大量的成功案例证明,学校更是智障孩子康复的家园。此外,“智光”还汇集了国内、外的医疗康复专家义诊团队,和生活上像妈妈一样精心呵护的教职工,使这里创造了许多康复奇迹。最成功的就是,“智光”开创了校内校外联合办学的模式,打开了校园通往社会的大门。2002年,还通过与企业合作,将首批毕业生10人送上岗就业,解决了智障人就业难的问题。此后逐步形成了三个出路:有自办“庇护企业”,“支持性就业”与跨国公司订单培训,让家庭介入参股或合作企业。如今,“智光”的毕业生供不应求,成为多家企业争相招聘的人员。

 
“智光”老师手把手地教孩子们生活自理能力。

另外,“智光”的教学场地一直是王丽娟的心头难题。从建校至今,学校已经经过四次搬迁,每次不得不搬家的时候,都是王丽娟独自一人坐公交车找房子、签合同、带领工程队施工。为了找房子,北京的区县她几乎跑遍了,因为要节约开支,找的地方几乎都是废墟,每次都是从废墟上建起花园式的校园。然后又因为种种原因,不得不离开那里,从头开始。在学校施工的时候,王丽娟经常吃住在工地,一顿饭就是一个馒头加一块酱豆腐。这些年下来,为了孩子们,她落下了一身的病。“这次你来的这个校区,我真的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房东最近在催我合同快到期了,哎,不知道学校还能搬到哪里去啊?”一向乐观的王丽娟,提起校址的问题就变得一筹莫展,眉头紧皱起来。

还有一个问题,也是诸多民办特殊教育学校普遍面临的问题,就是资金缺乏。

从学校的第一个孩子走进校园开始,王丽娟就开始为学校运转所需的费用发愁。王丽娟掰着手指头告诉记者:“很多不了解情况的人都说,王丽娟手里不知道有多少钱呢!但他们不知道,我们学校的花费有多大。”“智光”每年各项开支总共约120余万,收取的学费占25%,经过评审合格后,市残联支持5%,余下大概80万元都需要从社会筹集,否则学校就无法生存。

每年冬天买煤取暖的费用,都是困扰王校长多年的难题。尽管如此,她还是不愿意伸手向家长们多收一分钱,更不能向国家伸手。“很多人都说我傻,收的学费只够孩子吃饭,大多数情况都是我自己掏钱在养孩子。但我不能靠特教为一己之利,孩子家长已经很可怜了。”从前埋头做教学的王丽娟不得不将精力转向社会募捐,“我真的是没办法,不出去‘筹钱’,孩子们就要失去学校了。为了把学校维持下去,王校长不知道碰了多少回钉子,受了多少人的白眼。然而即便如此,她也从来没有想过放弃。她知道,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无怨无悔。“为了孩子,再艰难也要坚持下去!”倔强的王丽娟还是一如既往地坚持着,“也许有一天,我走不动了,说不了话了,我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打造智障人的“幸福家园”

 
王丽娟和艺术团的孩子们在一起最快乐和放松。

“我马上就70岁了,到我老了走不动的时候,至少还能为‘智光’工作十年吧……”如今,为了学校,王丽娟仍然坚持每天6点起床,一直忙碌到深夜十一、二点,甚至到临晨也是常事,“我一般每天睡个4、5个小时就够了,不知道为什么,只要脑子里想着学校这点事,我就浑身都是劲儿。”

为了让“智光”走得更长久,王丽娟总是不停地摸索教学新方法办学新路子。2008年12月,王丽娟作为创办人之一创建了北京特奥天使艺术团,这是国内首家智障人艺术团。“孩子们在艺术团里可以享受到艺术的快乐,不仅可以提高自信,还能推动康复的效果,是值得我们探索的好方法。”为了能让智障孩子们记住简单的一个动作,王丽娟和老师们经常要反复地教几十遍甚至是上百遍。为了给孩子添置表演的服装,王丽娟和老师们经常自己动手,亲手给孩子们缝制表演服,“我们的表演服装虽然不艳丽,确是合身、最舒服的。”王丽娟自信地笑着,眼神里都是骄傲。如今,特奥天使艺术团新吸纳了一批生长激素缺乏症(俗称“侏儒”)的孩子们,“孩子们都很有才艺,就是没有施展才华的空间,我希望‘智光’可以给他们这个机会。”王丽娟用大爱之心包容着每一个走近她的弱势群体,与艺术团的孩子们在一起听他们唱歌、跳舞的时候,就是王丽娟最开心、最放松的时刻。

 
孩子们在“特奥农庄”享受劳动的快乐。

2010年5月,王丽娟又另辟蹊径,开创了国内屈指可数的智障人自己参与生产和经营的农作物生产基地──特奥爱心农庄。“算是给‘智光’的孩子们提供一个实习机会及社会互动的平台吧。”王丽娟总是从智障孩子的角度出发思考问题,既然教育问题得到改善,那么下一步就是实际地解决孩子们的就业问题了。因此,“特奥爱心农庄”应运而生了。在爱心农场里,孩子们可以亲自参与到种菜、浇水、施肥、收菜……劳动的各个环节,从而提升他们日后工作、生活自理能力。同时,农庄的运营收入回报给智障群体发展。社会群体来到农庄的消费和互动将提供给这些智障青年工作实践的机会,更多是对他们能自食其力融入社会的鼓励和支持。

“我现在还有一个更有创意的想法,而且马上就可以实现了!”王丽娟带着神秘且兴奋的眼神看着记者,嘴角微微上扬,“我计划把智障人养老问题也做个尝试,让‘智光’成为智障人教育、就业、养老一体化的公益机构,让智障人在‘智光’可以一直幸福地生活下去……”而此刻,已经是深夜11点,谈起自己的新创意,年近七十的王丽娟依然精神抖擞,思维敏锐,“我觉得我现在和‘智光’和孩子们一起血肉相连了,想着他们我可以不眠不休……”

对于眼前这个头发斑白、精神矍铄的老人来说,智障人特殊教育早已不再是简单的一份事业,而是她的全部生命,她把所有的爱、精力和灵魂……统统投入进去,无怨无悔。

 

北京智光特殊教育培训学校所需物资
第一部分 康复及教学器材 
 编号 产品名称 

 1

跳绳、毽子200 

 2

HB绘画铅笔2000  

 3

橡皮2000 

 4

电话机8部、饮水机2台 

 5

电视机4(二手也可,送给贫困家庭使用)、四色打印机2台

 6

轮椅5辆(二手也可,送给贫困家庭)

7

字母贴8套

第二部分 办公、生活用品 

编号 

产品名称 

煤2000吨(学校过冬使用)

 2

大米100 (用于孩子伙食)

 3

面粉100袋(用于孩子伙食) 

4

卫生纸50提

6

签到卡50包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