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们从步履蹒跚到脚步稳健,甚至可以跳舞、奔跑;从咿咿呀呀地跟着老师们学说话、学盲文到可以唱歌、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口语;

从被忽视的“小萝卜头”到成为收养家庭被“爸妈”疼爱的“甜心宝贝”。
 

济慈之家:闭着眼睛微笑的“天使”之家

(中国残疾人网站记者徐俊星图文报道  2012年11期   编辑:穆小琳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www.chinadp.net.cn

位于北京西南六环外的窦店镇六股道村,一条不起眼的羊肠小道深处,有一家专为视障孤残儿童提供免费住宿、康复、教育的公益机构。五年前,几经周折,辗转数地,最终才得以安定于此。

十几年来,这里培养了近百名来自全国各地孤儿院的盲童们。孩子们从步履蹒跚到脚步稳健,甚至可以跳舞、奔跑;从咿咿呀呀地跟着老师们学说话、学盲文到可以唱歌、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口语;从被忽视的“小萝卜头”到成为收养家庭被“爸妈”疼爱的“甜心宝贝”。孩子们从悲观、失落到“破茧成蝶”变得快乐、自信。

无论走到哪里,这群闭着眼睛微笑的“天使”们永远都把这里当成他们自己的家,心灵深处最温暖的港湾。这里,就是北京济慈之家。

“济慈之家” 只为盲童而存在

 
“济慈”的创办人吉勇、李香梅和他们的孩子。

“济慈之家”的采访来之不易,作为一贯主张低调做事的NGO组织,创建至今十年来很少接受媒体的采访。在朋友的帮助下,经过再三努力,记者终于有机会近距离走近“济慈”,走近在这里快乐生活的盲童,走近兢兢业业、一心只为孩子而忙碌的老师们。

采访当天,按照约定的时间,记者开车近1个小时,驶入北京房山区窦店镇。“济慈”所在的六股道村也因为它的存在,而名望颇高,沿途问路时人们都格外的热情,于是,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

车子还没停稳,中心负责接待的张老师就笑盈盈地从教学楼跑过来打招呼:“欢迎来‘济慈’,一路上辛苦了吧?”

经过张老师的介绍,记者得知“济慈”的创办人法国夫妇吉勇和李香梅此刻正在外地开展新的“济慈”项目,“他们希望可以把十年来积累的盲童教育理念传播到更多的地方,帮助更多的视障宝宝。”

 
如今的“济慈”,几栋别墅是孩子们的生活区域。

十年前,吉勇和李香梅,这对风华正茂的异国伉俪原本可以选择留在国外,过着衣食无忧、殷实富足的幸福生活,一次偶然的机会改变了他们的生活,而随后的更多“偶然”,彻底颠覆了他们之前的想法,并最终决定全身心投入到帮助中国的视障孤残儿童。

1999年,吉勇和李香梅在美国完成学业后便结婚,随后搬到加拿大,在新不伦瑞克一起运作一个 “the shelter”的公益项目,专门帮助那些身染毒瘾的年轻人摆脱恶习,重新回归社会。在此期间,他们的一位加拿大朋友的一席话改变了他们的生活。朋友告诉他们在中国有机会可以帮助到更多的人,如果可以就去试试吧。“为什么不呢?” 吉勇和李香梅一心崇尚公益,在他们看来哪里有需要帮助的人他们就应该去哪里。于是,他们离开了加拿大,首先来到了香港,并在那里开始学习汉语。

2001年,女儿艾米丽和他们一起搬到北京生活。一次偶然的机遇,吉勇在福利院见到了一个还在襁褓中的唇腭裂宝宝,孩子乌黑闪亮的大眼睛深深地打动了他。吉勇和妻子李香梅决定收养这个可怜的孤残孩子,并给他取名“大卫”。大卫的到来,给吉勇的三口之家带来了不同寻常的快乐和幸福。看着手术后一天天变得健康、漂亮、爱笑的大卫,吉勇夫妇突然意识到帮助孤残孩子的意义有多么重大,他们决定帮助更多的孤残孩子。

 
孩子们在“济慈”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家。

“孤残孩子当中哪些是最需要救助的呢?”吉勇和李香梅决定用他们的微薄之力做一些最有价值的公益行动,于是他们开始了长达几年的调研。深入全国各大福利院,走近孤残孩子的生活环境,甚至为了得到准确的信息,他们长达几个月都吃住在福利院。

2002年,吉勇夫妇带着厚厚的几沓调研资料回到了北京,他们经过仔细研究发现中国还没有专门为视障孤残儿童服务的公益机构。于是,他们在距离北京一个小时车程的河北廊坊,租下4栋别墅,开始专心做孤残盲童救助。就这样,“济慈之家”诞生了。

志愿者队伍 是最给力的“强心剂”

 
在“济慈”的团队里,国际范儿实足。

从那时起,吉勇夫妇把自己全部的身心都投入到“济慈”的成长中来。从筹措资金、管理运行、盲童照料及康复……事无巨细,样样都要他们亲自动手。最初几年,他们白天忙着招善引资,晚上还要亲自照顾宝宝,熬通宵都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事情。“济慈”就如同吉勇夫妇孕育的另一个宝宝,他们用心呵护,日夜期盼着它快快长大。2003年,“济慈”在河北廊坊开始了第一个培训寄养房屋,第一次接收了3位盲童,聘请了8位看护阿姨;2004年,有了第二个寄养房屋,照顾的盲童达到12个;2005年开办第三个寄养房屋,照顾24个孩子;2006年,开办了第四个寄养房屋,照顾31位孩子。

从光杆“司令部”到拥有近百名工作人员的爱心团队,“济慈”每一步的成长都凝聚了吉勇夫妇所有的爱和精力。 “没有最好,只有更好”,一向对自己严格要求的吉勇对“济慈”有提出了新的设想,“以后‘济慈’要有绿地、森林、田地,可以养鸭子、鸡、羊,还有漂亮的别墅,孩子们过着自给自足的幸福生活。”吉勇和妻子李香梅畅想着未来的“济慈”。

如今,“济慈”已经在房山窦店六股道村“生活了”五年,100亩的土地上,建成了7座盲童之家,有学校、篮球场、健身中心,还有自己的菜地和牧场……40位盲童在“妈妈”的精心呵护下幸福地生活着。

 
“济慈”的孩子总是喜欢“粘”在国外志愿者姐姐的身边。

“众人拾材火焰高”,如今“济慈”所取得的成绩光靠吉勇夫妇两个人是远远不够的。而吉勇夫妇也非常明白这一点,他们总是在各种场合把“济慈”的功劳都归入到志愿者和员工们的身上。虽然采访当天没有见到吉勇夫妇,但记者多次听到他们夫妻在公益活动中都频频提到志愿者和员工,从心底里感谢他们的帮助和支持。“没有他们一路的陪伴,我和李香梅不可能坚持到现在。”走到哪里,吉勇都反复重复着这句话。

采访当天,记者在“济慈”随时随地都可以见到几个金发碧眼的欧洲男孩和女孩,他们看上去二十几岁的模样,充满朝气和活力。这些年轻人总是围绕在盲童们的周围,有的和小朋友们做游戏,有的用英语与小朋友们交流,还有的手把手地教孩子们做手工……“他们都是‘济慈’的志愿者,每年都有不同的国籍的志愿者来到这里,最长的已经在这里1年多了。”陪同记者的张老师介绍道。

 
在“济慈”,指示牌总是有中英文和盲文的注解。

无国界志愿者服务是“济慈”的一大亮点,也是创办者吉勇的创意。“济慈”非常重视盲童的康复,而融入社会的技能是重中之重。无国界志愿者在传授盲童生存技能方面有得天独厚的先天优势。

盲童由于视力受限所以接收新生事物都有先天的逃避和危机意识,加之国内填鸭式教育模式,极易导致孩子学习处于被动和自卑的状态。而国外轻松活跃、家庭式的教育方法可以让孩子在享受快乐的同时学习技能,从而也培养了孩子主动、乐观、积极的心态。这一点,对于盲童教育非常关键。现在,“济慈”的孩子们“见”到陌生人都会主动地上前打招呼,孩子们的眼睛虽然看不见,但他们总是扬起小脸自信而乐观地笑着。

 
小青是“济慈”优秀的毕业生,如今学业归来的她又回到“家”里,为弟弟妹妹们服务。

其次,无国界志愿者可以教孩子们学习外语,每天零距离地口语环境,可以让孩子们快速地学习语言。“这些孩子也许会被国外的家庭收养,或者有机会到国外读书,学会外语,对于他们更好地融入收养家庭有很好地作用。”张老师告诉记者,“济慈”有一个非常优秀的盲孩子叫小青,16岁的时候来到这里连盲文都不会,是老师和志愿者们手把手地教会她盲文、计算机、英语……18岁的时候,一个偶然的机会,小青可以到美国读书。三年学习期满后,她考入美国一所大学。“大学毕业后,我想回到盲童学校做老师,帮助弟弟妹妹。”小青每个星期都会给吉勇夫妇打来越洋电话,向“法国爸妈”问好。如今,学成归来的小青已经回到了“济慈”,她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表达着“感恩”二字的含义。

另外,“济慈”的无国界志愿者还可以带来国际先进的管理、康复理念。董凝是吉勇夫妇不在北京期间“济慈”的代管人,虽然是中国人,但多年留洋学习的经历,让这个外表柔弱的女子练就了沉着、睿智、包容的处事风格。原本有丰厚待遇的外企工作机会,源于一次志愿者活动,董凝抛开一切利益的牵绊,毅然地投身到“济慈”的团队中来。“‘济慈’是一群为了盲童的未来而共同努力的团队,有活力,有创意,而且很努力!”董凝用一句话给出了她选择“济慈”的理由。马特是荷兰人,这个阳光的欧洲小伙子,也是“济慈”的志愿者,刚来这里不到2个月,但已经担任了重要的外联和设计工作。刘淑姿是一位严谨的学者,出生台湾的她早在20多年前就从事特教工作,积累了丰富的特教经验。作为“定向行走”的专家,她毅然放弃诱人的待遇,走到“济慈”团队中来。“我希望把我的技术落地,为真正需要帮助的人服务。” 刘淑姿一字一句地说,“在‘济慈’我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也找到了家的感觉。” 

“再大的困难,想想孩子,也要咬牙坚持下去。”

 
孩子在“妈妈”的指导下,联系定向行走。

孩子是“济慈”的“心脏”,是所有工作人员和志愿者用心呵护的心肝宝贝。盲童的成长和康复永远是第一位的。

在“济慈”,孩子们按照年龄、残疾状况、智力等分成若干个班级。七岁以下的孩子留在房山中心接受早期教育。1至3岁,智力正常的宝宝就读“向日葵班”;4至6岁,智力正常,可以进入盲校就读的孩子进入“熊猫班”;多重残疾的宝宝就读“银杏班”。老师们在不同班,按照孩子的学习能力,教他们学习语言、文字、手工以及生活技能等课程,“我们的课目安排得非常丰富,数学课、语文课、心理科、音乐课……小朋友们都非常喜欢呢!”张老师自豪地说。

另外,7岁以上适龄儿童被送往北京城区盲校接受社区康复。目前,“济慈”有近十名孩子在接受接受社区康复,他们每天都和其他盲孩子一样上学、上辅导班,下学后他们回到“济慈”在附近小区租住的“家”吃饭,睡觉。

 
“济慈”的孩子们都在“妈妈”的精心照顾下,幸福地成长。

5岁的小瑞是个漂亮、乖巧的小姑娘。去年11月份,小瑞从河南孤儿院来到“济慈”。刚来的时候,小瑞除了视障之外,脑袋比同龄孩子大,老师们没太在意。没想到,孩子突然有一天半夜犯病,第二天早晨被“妈妈”发现的时候已经全身僵硬。吉勇夫妇赶紧抱着孩子赶到北京城区的医院抢救。刚开始,连医生都摇了头,他劝吉勇放弃治疗,“这孩子只能听天由命了!即便活下来也是个植物人了。”

但吉勇夫妇坚决不放弃,他们恳求医生继续抢救小瑞。但半个月的时间需要好几万元的抢救费对于“济慈”来说,却是巨大的负担,吉勇一下子根本拿不出钱来。于是他连夜在网站和微博里发救助信息,希望更多的爱心人士帮助小瑞。那段日子,吉勇夫妇和“济慈”的妈妈整天守候在小瑞的病床前,他们给孩子洗脸、按摩、说话……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4个月的时间过去了,小瑞奇迹般地醒过来了,同时救助的款项也有了着落。获得新生的小瑞完全像个初生的婴儿,她不会说话、不会笑,甚至不会吃饭。吉勇夫妇和志愿者们更加疼爱这个来之不易的小生命,特别安排一个“妈妈”对小瑞进行一对一的照顾,同时不停地与小瑞说话,做游戏,定时做按摩……在所有人齐心协力的努力下,半年多过去了,如今小瑞可以简单地与人沟通了,“她不高兴了会皱眉,开心了会笑……能恢复到这个程度,我们已经很欣慰了,现在小瑞已经进入‘银杏班’上课了呢!”张老师开心地笑着,眼神里闪耀着快乐和幸福。

 
“向日葵”班的小朋友们今后会进入盲校就读。

在“济慈”像小瑞这样的突发状况随时都可能出现,超出预算的消费少则上千多则上万。“济慈”平时的日常开销,孩子们吃喝拉撒睡的支出,加上工作人员的工资,“济慈”一个月的消耗至少在25万元,一年至少300万元。如此之大的经济压力,全部都靠吉勇一个人来完成。任务之重,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另外,“济慈”现在还没有得到正式注册,这个事情困扰了吉勇很多年。如果得不到合法的身份,“济慈”的发展就受到很大的影响。目前,“济慈”正牵头开展“555”项目,即对国内40个孤儿院所进行盲童康复培训,预计可以帮助到近10,000名视障孩子。另外,“济慈”郑州中心也成立了,用于帮助当地的视障孩子。今后,“济慈”还希望可以将自己积累多年的盲童教育经验传播到更多地方,如果有一天注册成功了,那么“济慈”必定会帮助到更多的视障孩子。

人员流动较大也是“济慈”面临的问题之一。“说到底还是我们的资金受限,提供不了丰厚的待遇,所以很多优秀的人才在‘济慈’待不了多久就流失了。”张老师惋惜地说,“很多孩子和老师刚刚建立了感情,就要马上分离,这对孩子来说是非常痛苦的过程。”

打造一流的盲童家园 

 
在“济慈”,照顾多重残疾的孩子需要更多的人力和物力。

“让每一个孤残儿童的人生更加丰富多彩”,这是“济慈”多年来秉承的工作宗旨,也是吉勇和李香梅创办“济慈”的初衷。十年来,他们用实际行动兑现了自己的承诺。

“办法总比问题多,”在“济慈”工作的老师和志愿者们都非常乐观,在他们的脸上你永远看到的都是笑容,“我们都是为了孩子走到一起的人,已经亲如家人。”

目前,“济慈之家”在法国、美国、荷兰、瑞士以及德国都有自己的分支机构,所有的志愿者都是为了中国的孤残盲童而相聚,为筹集资金而忙碌奔波着。

  
孩子们的生活起居,“妈妈”都要按时做记录。

无论困难有多大,在“济慈”的盲童们永远是最幸福的。“为了保障孩子得到最精心的照顾,我们按照‘妈妈’和孩子1:3的比例,限定孩子的数量,”张老师拿出登记表给记者看,“每个孩子在‘济慈’都会得到全方位的照料,为了保证质量,我们最多可以接受60个孩子吧。”张老师说这是创办人吉勇和李香梅一直坚持的原则,目的是最大程度地把每一个盲童照顾得更好。

经过多年的摸索, 如今的“济慈之家”已经有了成熟的工作流程,即分成三个步骤:第一步是接收盲童孤儿,为他们治病或手术,并为他们提供好的生活条件;第二步是让孩子们接受教育,并且为他们提供不同的职业培训,让他们在今后的生活道路上有更多的选择;第三步是为他们提供工作岗位,包括在“济慈之家”工作或是朋友提供的工作机会,经过实践,最终使他们实现独立。“如今,‘济慈’在盲童康复及早期干预方面做得比较到位,但今后如何扶持盲童实现就业是个有待完善的方面。”“受之于鱼不如授之以渔,”张老师告诉记者,吉勇夫妻特别喜欢中国文化,尤其推崇古汉语文学,对于今后“济慈”的发展方向,他们常常借用这句古语来诠释他们对未来孩子们的希望,“最终,让每一个孩子都真正享受到自食其力的快乐和生活的幸福。这就是‘济慈’存在的意义。”

 

如有爱心人士愿意一进步了解北京济慈之家的情况,欢迎实地考察。

联系人:张老师  联系电话:80310383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