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敬老院生活的残疾孩子们

 

 
睡觉的时候,亮亮(右)和涛涛头靠着头。一天中的大多数时间,他们都待在床上打发时间。

在浙江永康市腾龙学校5层教学楼的楼顶上,有一间特殊的教室。一共有15孩子,最大的18岁,最小的8岁。他们或多或少都有残疾,要么智障,要么精神或身体有些问题。父母要赚钱养家,顾不过来,就把他们交给学校代为照顾。楼顶100来平方米的地方,就是他们全部的世界。

有的孩子慢慢长大,已不太适合继续待在学校。可是,他们能去哪里?对于孩子们的未来,无人能给出确切的答案。

15岁男孩生活无法自理,家人把他寄养在敬老院

上次提到一个叫亮亮的孩子,他今年15岁,曾在腾龙学校上过一段时间学。学校搬了新校区后,亮亮就再也没有来过。

亮亮四肢无力行动不便,上厕所都要老师抱着去,校长胡瑶琴因此对他印象深刻。后来才知道,亮亮的父母因为做生意要到处跑,放在家里又不放心,2011年5月,他们通过残联的帮助,把亮亮送到了永康一家养老服务中心(敬老院)。

两年过去,亮亮已经养成了老年人的作息习惯:天刚黑就睡觉了。

他说,以前在家,经常吃不上饭。而在敬老院,老人们对他很好,经常给他好吃的。他因此觉得,自己在敬老院的生活,是“幸福的”。

他真的幸福吗?

伙伴

亮亮是这家敬老院接收的第一个孩子。

他来后没几个月,又来了一个叫小佳的女生,患有智障,语言障碍也比亮亮要严重得多,基本不会说话。

好长一段时间,两个孩子几乎没有什么交流,更别说做朋友了。

情况在2012年秋天的时候,有所好转。那天,亮亮看到服务中心工作人员牵着一个叫涛涛的男孩走进了他的房间。两个孩子年纪相仿,床靠着床,睡觉的时候,头挨着头。他们很快就聊到了一起。

虽然在外人看来,他们的之间的“聊天”,跟听外语差不多,很难懂。

两个人都不会走路,大多数时间都只能呆在床上。涛涛躺着,亮亮喜欢趴着。他们的话题,无非是刚刚看过的动画片之类,乏善可陈。

不过,对于近乎无聊的敬老院生活,涛涛的出现,无疑就是一抹阳光。

涛涛语言能力非常不好,说的话别人都听不懂,但亮亮能听明白。

有时候,涛涛想叫阿姨帮忙,支支吾吾半天,亮亮很快就弄明白了,扯开嗓门叫来了工作人员。

在一起久了,难免会发生些矛盾,偶尔会吵架。前几天,亮亮生气抓破了涛涛的脸,但是现在涛涛已经不生气了,亮亮也保证,以后再也不弄伤涛涛。

 
14岁的阿梅喜欢戏曲。在采访的时候,她翘起手指有模有样地给我们表演了一曲。她说,等长大学好了黄梅戏,就去找妈妈。

 
这个叫小佳的孩子平时不喜欢出门,不开心的时候,他就冲着窗外嘶吼几声。

家人

涛涛的父母几乎每周都会来看望涛涛,但是亮亮的爸爸妈妈很少来。

亮亮刚来敬老院的时候,亮亮的爸爸妈妈每个月会来看他一次,但是时间久了,他们来的次数就少了。最长的一次,隔了半年之久。

“他们太忙,没空啊,要卖菜。”父母是做蔬菜生意的,懂事的亮亮总是为他们的“疏忽”开脱。

其实,亮亮很希望能和爸爸妈妈多呆一会儿。他总是安慰自己,爸爸妈妈很快就来了。可大多数时间,迎接他的,都是失望。

亮亮说,“把心放下来,把心放肚子里。”这是从大人那里学来的。如果不这样想,他晚上会睡不着。

亮亮的爸爸妈妈每次来,都会带来一些小玩具。前几天,爸爸送了他一个“打地鼠”玩具,亮亮视若珍宝,每天都放在枕边,别人不准碰。

现在,他自称“打地鼠高手”。实际上,他玩得并不好,只是偶尔才玩一次。他生怕玩得太频繁,还没等到爸爸妈妈再来看他,玩具就没电了。

他没钱给自己买电池。

想法

快要过年了,爸爸妈妈说好,会接他回家过年。但是,亮亮说,他只准备在家住两天,因为“爸爸妈妈没空,要卖菜。”

以前,养老服务中心的护工都是女的,亮亮和涛涛来了以后,养老服务中心只能又招了一个男护工。因为两个孩子都开始发育了,而且越来越重,女护工抱不动。

那么,亮亮是否真的如他所说的那样,喜欢住在敬老院呢?

他努力地想要掩饰自己的沮丧情绪,跟我们说起了以前在学校的事情。在腾龙学校,他只待了两年。

亮亮已经不记得街上是什么样子,也不怎么记得学校,但是他想回到学校去,因为学校可以认识很多字。他以前在学校学会了很多字,现在全忘了。

“我应该很想去,但是我不会走路,学校不会要我。”亮亮很在意自己不会走路。

他想去逛街,但是他不会走路;他想呆在父母身边,但是他不会走路;他想回到学校,还是不会走路啊!

 
有时候,孩子和老人能够和睦相处,但难免也会有意外发生。

说起敬老院里的孩子,服务中心负责人成玲娇只能叹气。

“敬老院是老人养老的地方,小孩子住在这里,我们很多设施、条件都跟不上,对他们的成长来说,未必是好事。”成玲娇说,毕竟,敬老院不是专业的残障儿童护理机构,比如孩子最需要的游戏和娱乐,敬老院肯定就无法满足他们,“我们这里,只有电视。”

成玲娇更担心的是,怕孩子出意外,“我把剪刀、打火机、绳子之类的东西都收起来了。几个小孩年纪越来越大,心理也在发生变化,我怕他们做傻事。”

每隔几天,成玲娇就会找几个孩子聊天,“有时候,我感觉他们想父母了,就会打电话让他家人过来看看他,也算是一种安慰。”

敬老院有130多张床位,现在已经满员了,“很多老人来申请,根本进不来。”

成玲娇打算找亮亮父母谈谈,作为父母,他们有抚养孩子的义务,“如果他们愿意,最好把孩子领回去,把床位让出来。但他们如果不愿意,我们也没有办法,只能让孩子继续住下去。”

“如果永康能有一个专门的机构,收养像亮亮这样的孩子,那就好了。”成玲娇说。

相关部门

永康全市一共有8家公立敬老院,另外还有两家民营养老机构。这几天,记者走访位于市区附近的7家,发现像亮亮这样的孩子,并不是个案。在其中的三家敬老院,记者找到了7个被寄养在这里的孩子,他们都是残障儿童。

这些残障儿童被寄养到养老院,除了政府每月发放的残疾人补助外,家人还在额外支出一部分钱。比如亮亮属于一级残疾,每月补助1000元。另外,他的父母每年还要支付2000多元给敬老院,作为抚养费。

实际上,记者通过调查发现,这些孩子过得并不如意。有一个14岁的女孩,甚至遭到了来自男性老人的猥亵。而对于敬老院来说,额外多出来的孩子,无疑加重了他们的工作量和责任。谁都不知道,如果出了问题,谁来负责?而这些孩子的未来,又在哪里?

在永康,全市一共有一万两千多名持证残疾人,其中包括精神残疾、肢体残疾、智力残疾、盲人、聋哑人等几个大类。残障儿童毕业后,根据实际情况进行安置。“有劳动技能或能力的,根据个人情况安排就业,并进行相关扶持。”永康市残疾人联合会的楼兴东说。

没有劳动能力、能够自理的,会根据残疾等级不同发放补助,以保证他们的基本生活要求。无法自理的,政府采取集中托养、居家安养、社区照料等方式进行安置,同样也有相应的安养补助。

“集中托养主要是安置在敬老院、福利院、托养中心等机构。”楼兴东说,永康目前有两类集中托养的方式,一类是重度精神残疾的残疾人,主要安养在永康市第三人民医院的永康阳光庇护中心。另外一类是重度的智力残疾或者肢体残疾的,主要安置到敬老院、福利院。

但是,对于像亮亮这样有监护人的残障儿童,并没有政策规定可以进行托养。

“如果能够和家人生活在一起,对他们来说会更好。”楼兴东说。但是,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才会出现一些有监护人的残障儿童住进了敬老院。

最好的办法,就是有专门的机构收养这些孩子。

记者了解到,永康正在筹划建设重度残疾人托养中心。在规划材料上,记者看到,这个托养中心专门设置了儿童楼。等建好后,这些住在敬老院的孩子,就不用再成天和老年人为伴了。

“就在今年,我们还要在3~5个乡镇设立阳光小康庇护中心,让那些虽然重度残疾但是能进行简单劳动的人在那里工作和生活。”永康市残疾人联合会教育就业科科长施春蕾说。

                                                                                                                                                                                           编辑:穆小琳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