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康复村,建于1992年,25户震后截瘫残疾人用21年的时间见证了属于他们的100%幸福。
 

唐山康复村: 0.01%的机遇“造就”100%的幸福

(中国残疾人网记者徐俊星图文报道 2013年5期   编辑:穆小琳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www.chinadp.net.cn

2013年4月20日8时02分,距离北京约2000公里的四川省雅安市芦山县传来噩耗!一场突如其来的7.0级地震,152万人口受灾,惊吓、伤痛甚至是死亡接踵而至……生命,在自然灾害面前瞬间脆弱如蝼蚁。

五年前的汶川地震之殇还恍如昨日,如今,灾难又一次向人类挑战。热血在胸腔里翻滚,记者连夜整理了一大包的衣物,但寄往灾区的包裹却因“爆仓”被退回。此时此刻,即便是拿出一个月的薪水,也不过是“杯水车薪”而已。我又能做什么呢?做志愿者吗?广播、电视、网络24小时实时滚动播出灾区的情况,“四面八方的志愿者涌入灾区,导致物资无法及时送达安置点……”

别添堵了,反其道而行之。既然无法到达灾区的前线,不如走到灾后的生活中去。去不了雅安,就去唐山!同样经历过灾难,唐山人的笑脸也许是对雅安人民最大的振奋和鼓舞。记者背上相机,坐上北京开往唐山的D25列动车,去踏寻希望和幸福。

“37年前的地震, 仿佛就发生在37秒之前”

  
唐山康复村是震后截瘫患者幸福的家园。徐俊星摄

北京距离唐山约200公里,提速后的动车1个小时就可到达。习惯了满眼雾霾的北京,到达唐山的第一个感受就是天空豁然开朗,顿时觉得这座城市也变得生机勃勃起来。

唐山北站距离城区约半个小时的路程,坐在车上透过车窗往外望去,急切地希望透过双眼可以捕捉到这座震后新城的面貌和气息。宽敞的柏油马路、四通八达的街道、高耸林立的建筑和人头攒动的商贸中心……唐山,经过37年的孕育和成长,俨然已经是一座充满活力和朝气的现代化城市。

“看到了吗?前面面对面的两座山原来是一座山,是经过地壳运动后分裂成现在的样子。”司机指着一段柏油路两边的山告诉记者,“唐山现在每年都会有几次小地震,不过大家都已经习惯了。”听到这,记者不禁感叹唐山人民的勇敢,地震虽然曾经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伤害,但如今他们已经坦然并接受了它,忘记痛苦也许是迎接幸福的最好方法。

 
康复村村长韩忠全是个让人温暖的人。徐俊星摄

来到康复村已经是下午2点,说是“村”实则一片居民社区,与唐山市肿瘤医院仅一条马路之隔,这也是当初创建康复村考虑到截瘫家庭成员看病方便特别选定的地址。“这还得感谢政府对我们的帮助和支持,康复村这块地就医、购物、出行都很方便,是政府特批给我们的。”早早等候在康复村“村口”63岁的村长韩忠全热情地向记者介绍康复村的情况,坐在轮椅上的他显得有些瘦弱,但精神头儿很好,眼睛总是笑眯眯地弯成一条缝,是让人觉得挺温暖的一个人。

“先到我家坐坐吧,这个点好些人都不在家,出门遛弯去了。” 村长韩忠全带着记者,进了康复村,没走几步就到家了。为了方便截瘫者坐着轮椅行动方便,康复村都是平房,卧室、卫生间、厨房全部按照无障碍的设计理念修建而成,“我们在家坐着轮椅干啥都方便。”

 
村长的爱人刘秀凤热情地捞出一块排骨给记者吃。徐俊星摄

“趁热快尝尝我做的排骨。”刚进门,韩忠全的爱人59岁的刘秀凤从热乎乎的锅里捞出一块最大的排骨让记者吃,经过红烧又加多种香料小火慢炖出来的排骨红艳油亮,光看那呲呲喷香的热气就让人垂涎三尺了。“你们无法体会,我们截瘫的残疾人能吃上自己想吃的一顿饭就是最大的幸福了。”刘秀凤心直口快,人也实在。

“还记得76年地震时候的情景吗?”虽然一直压在心头不敢开口问,但强烈的好奇心还是让记者忍不住脱口而出。

“这么多年,这个问题我们已经被问过无数次了,” 韩忠全淡然一笑,37年过去了,经历了地震、伤痛、康复村的创建到成熟,一路走来他的心理素质已经被磨练得“百毒不侵”,“最开始,我们很排斥被问到这个问题,有种在伤口上撒盐的感觉,每次回答都好像重新揭开伤疤一样。后来就不会了,因为我们感觉只有正确面对这个问题,我们才能真正走出地震的阴影。”

 
对于截瘫残疾人来说,一个简单的气垫十分重要。徐俊星摄

“说实在的,到现在为止,提起来唐山大地震,就好像不是发生在37年前,就好像发生在37秒之前一样。”刘秀凤推了轮椅从厨房出来,和丈夫韩忠全紧挨着靠在一块,“看过电影《唐山大地震》吧,那当时的感觉比电影的情形还要严重,我们那会儿二十来岁正是谈婚论嫁的年龄,就感觉几秒钟的时间整个世界都变了,都来不及反应。”

《唐山大地震》记者第一次看的时候都吓得不敢睁眼,第一次听亲历那场劫难的人如此描述,仅是想象就有种毛骨悚然的恐惧感。毫无征兆地山摇地动、断电黑暗、倒塌灰尘、快要死亡的窒息……记者的大脑中浮现出一组组灰调影像,久久挥散不去。

幸福就是哪怕只有0.01%机会,也要努力争取

 
21年过去了,康复村的截瘫夫妻感情依然甜蜜如初。徐俊星摄

“我的颈椎第3、4、6、7节骨折,双下肢完全没有感觉,但是我是幸运的。”韩忠全告诉记者,在地震中他失去了几乎所有的亲人,能活下来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唐山大地震,几乎家家都有伤亡,经历了那种生死离别的痛苦,所以我们现在更懂得珍惜。”

“说什么自强不息,乐观向上,那都不真实,”韩忠全为人坦诚,他说包括他自己在内,几乎所有震后伤残的人都经历过一段自暴自弃,甚至是试图轻生的经历,“这个过程就得靠自己的毅力,自己说服自己要面对现实,如果过不了心的那道坎儿,到最后谁也帮不上忙的。”因为下肢瘫痪,所以像韩忠全这样的残疾人无法长期保持一个姿势,哪怕仅仅只是坐着,和记者聊了一个小时,韩忠全扭了扭上身,稍微调整一下他也会觉得舒服一些。想必37年来,像韩忠全这样的截瘫人群,活着并生活下去对他们来说就是最大的挑战了。

“但仅仅是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呢?”经过自我调整已经接受现实的韩忠全在唐山疗养院里开始思考自己今后的生活,每天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是另一种浪费生命的方式,“要活就要活出个样儿来!”恰巧的是,他的想法与另外十几个人不谋而合。于是,大伙儿开始频频向上级政府部门递交申请,反映自己想要组建家庭的愿望,希望能够为他们创造共同生活的条件。

 
康复村的无障碍理念十分超前。徐俊星摄

1988年,康复村第一任村长王宝占被国家选派到日本参加国际残疾人马拉松大赛,在那里,他看到了一些残疾人集中居住的小区受到启发,“幸福,就是要靠自己去争取。”回国之后,在他的带领下,韩忠全也参与其中,几十个积极分子开始一起筹划建立康复村。

“康复村的成立确实要感谢太多的人,”韩忠全对当初的情景记忆犹新,他说当时他们的行动得到了包括《河北日报》、河北人民广播电台等多家媒体,以及唐山市政府、残联的大力支持,政府出资加上募集的资金共120万余元,1991年在路南区选址开始正式动工兴建康复村。“有36个单位,25名个人给我们捐了近80万元,其中很多人我都记不得他们的名字,如果你要写稿子一定要帮我感谢他们。”韩忠全一再叮咛记者要提这件事,在他看来,“滴水之恩永生难忘”。

 
平时没事的时候,绣个十字绣也是一种快乐。徐俊星摄

说实话,走进康复村的家庭,无障碍的设计理念让记者大为惊叹。房间可以分为一室一厅,一厨一卫。卧室靠墙是床,床的两边分别有可活动的木板墙,一边推开是卫生间,可以实现从床到厕所的无缝链接;另一边是通往电动车的过道,残疾人可以直接从床移到车上,开车出门购物和遛弯,非常方便。“你看,我们所有家庭都是参考当时日本最先进的无障碍设计理念修建的,”韩忠全对康复村的无障碍还是非常有自信的,他笑了,眼神中多了几分神采,“设计方案修改了不知道有多少回,甚至在房子都已经盖好之后还在不断调整。既然这康复村是为咱们残疾人盖的,那就得让残疾人住得舒舒服服的。”

未来,用感恩的心期待

1991年5月,十对震后截瘫的年轻人在唐山疗养院举行了集体婚礼。

1992年5月,这十对小夫妻先后搬入了唐山康复村的新家。

韩忠全对这两个日子看得很重,他不善言表,都悄悄记录在本子上,刻在心里。“从开始修建康复村的第一天开始,我们都坚持天天到工地看一趟,到最后真的搬进新家,在宽敞明亮的屋子里这么一待,还真有点懵了。”

“心里挺忐忑的,” 如今刘秀凤已经是家里的好主妇,收拾屋子、做饭样样都拿得出手,家里每一个角落都收拾得干干净净,但最开始她也是害怕了好一阵子,“一方面,有了属于自己的新家,特别高兴;但另一方面又担心,这吃喝拉撒睡都得自己来操持,在疗养院都有人帮忙,现在就剩自己了,能应付得了吗?”

 
床的一侧拉开木板墙就可以直接上三路车,很方便。徐俊星摄

没有办法就想办法解决。韩忠全和刘秀凤两口子和康复村其他20几户截瘫家庭一样,经历了一段自我摸索、自力更生的生活方式。坐在轮椅上擦地,刚开始不习惯,慢慢习惯了,和健全人的速度也差不多。做饭,自己坐着电动车去菜场卖菜,两口子想吃面条就吃面条,想吃饼子就吃饼子,“吃啥自己说了算,别提多美了!”韩忠全高兴得合不拢嘴,“咱们残疾人就对吃这点最满足了,感觉挺幸福的。”

当然最麻烦的问题就是擦玻璃,位置低的玻璃不是问题,但位置高的玻璃可难倒了残疾人。“后来,大家集思广益,把抹布绑在竹竿上,这样再高的位置,慢慢擦也挺干净的。还有挂衣服就是如此。”在康复村,处处都能发现残疾人自创的无障碍的小工具,看似简单的扶手、挂钩……个个都神通广大,用处多多。“智慧源于生活嘛。”韩忠全对现在的生活状态很满意,他的笑容是那么得发自内心。

 
卫生间的设计也是费了很多心思。徐俊星摄

2005年9月,唐山市政府又出资170万元,对康复村进行改扩建。现在每户的住房面积由40平方米扩大为58平方米,房内大大小小的设施全部更换一新。电视、空调、冰箱、洗衣机等大件家用电器,差不多家家齐备,有些还买了电脑,平时上上网,学点知识。

58岁的王晓慧是康复村有名的“家务能手”,记者有幸到她的家参观了一下。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家具被细心的主人收拾得纤尘不染,窗明几净的屋里,一盆绿萝长得枝繁叶茂,很是喜气。王晓慧的家可是不简单,曾经在1996年7月26日,接待过时任国家主席的江泽民同志,“你看这是照片。” 王晓慧激动把照片举得高高的,照片里的她和现在的她一样,眼睛里都是满满的快乐和幸福。

韩忠全告诉记者村民的经济来源主要是工伤补贴和民政局发放的救济补贴。地震前有工作的,由单位按照工伤待遇,有些一两千元一个月,有些四五百元一个月;震前无工作单位的,每月可到建设银行领取225元低保。目前,村民们都享受免费医疗。每天早上,村民开着电瓶车到附近菜市场买菜,安排一天生活,下午有的村民就开着三轮车出去拉活儿、刻图章、修锁配钥匙,尽自己所能地挣点钱补贴家用。

“当村长累吗?”看着瘦弱的韩忠全,记者有些担心,像他这样的截瘫残疾人即便是去买趟菜,估计花费的精力要超出常人好几倍,更何况要管理25户家庭。

“平日里就是管理一下社区的绿化、卫生,逢年过节给大家张罗着买点生活用品。”韩忠全干副村长干了快20年,如何更好地为社区居民服务他最清楚,凡是他也是亲力亲为。“常常通知一个事情要挨家挨户走一趟,一走就出一身汗,这几年心脏不太好了,有些吃不消,但为大伙儿办点事心里也踏实。这两年就是琢磨着康复村再盖一间娱乐活动室就好了,有事大伙有个商量的地方,没事可以娱乐一下。”

震后心灵疏导比物资更重要

“雅安现在的情况如何?你们没去采访吗?”

“我们可以做些什么呢?”

“哎,我们希望可以尽一份力,但又不知道该做什么……”

……

采访进行到下午4点多,康复村的村民陆陆续续地聚集到村长韩忠全家,听说有记者来采访,大伙儿七嘴八舌地聊起来,谈来谈去就说到了前不久的雅安地震。

 
夫妻之间相互照顾是震后心理康复重要的内容。徐俊星摄

“说实在的,经历了唐山地震又因此受伤残疾,我们能体会到雅安灾区灾民的心情……”63岁的村民尹铁军长舒一口气,他告诉记者在地震中落下残疾的阴影很长时间在心里都挥散不去,后来在疗养院里读书看报,得知了张海迪身残志坚的故事他很受感动,“人家一个姑娘家都没有因为残疾而放弃生命,我为什么不能努力一把?”

尹铁军开始积极康复,当他能坐起来的第一天开始就下决心开始书法。“经历的灾难让人一下子就忘记是不可能的,但自从我开始学习书法开始,书法真是个好东西,一拿笔就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尹铁军执意要把记者带到他的家中去看看他的书法作品,果然,家里有一个大立柜打开后,满满当当地塞满了他多年的作品。“我还参加很多公益书法展,”老尹打开电脑逐一点开关于他做公益的新闻报道,嘴角微微上扬,“我也没指望能成为什么大家,能尽自己的一份力去帮助更多人就挺好。”

 
忘记痛苦,学会微笑是震后康复的良药。徐俊星摄

在唐山康复村里像老尹、村长韩忠全一样的残疾人各个都有一段劫后重生的血泪故事,他们能从灾难中浴火重生,除了国家和政策的扶持,最重要的还是他们自己,“解铃还需系铃人”。要想走出灾难的心理阴影,唯一的办法就是自救。

康复村25户人家每一户都有自己的小快乐,小乐趣。村民李建设家里,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古玩,瓷器、书画、古董、花瓶就是李师傅的“心肝宝贝”;王宝占家里,有他参加1992年远东残运会获得的金灿灿的奖牌;付平生喜欢拉二胡几十年,“咱们就是唐山市残疾人艺术团的一大亮点呢!”付平生骄傲地说。

 
培养业余爱好可以转移注意力。徐俊星摄

“残疾人寻找到属于自己的业余爱好是最好的康复良药。”唐山市残联的工作人员经过几十年近距离地与震后残疾人接触感概地说,唐山地震带给残疾人的惨痛清晰可见,尝试过很多办法,但事实证明,培养残疾人学习一些力所能及的业余爱好是很好的调整心态的方法。

就地震后如何进行切实可行的心理疏导,尤其是对地震中受伤致残的群体进行康复指导,记者联系了国内著名的心理学专家北大第六医院神经科主任医师吕秋云,她说理论上讲,卷入灾难事件的所有人都会留下心理阴影,区别只是在于程度的轻重。我们中国人在情绪表达方面本来就比较压抑、委婉,我们平时劝人时也爱说“别哭、别哭”。恰恰相反,我们应该让幸存者把悲伤、痛苦、甚至是攻击情绪发泄出来,告诉他们这是一种正常的情绪反应,绝对不是软弱、不坚强的表现,因此整个社会应该形成一种能让幸存者把负面情绪顺利宣泄、释放的社会氛围。另外,灾难的亲历者“现身说法”的方式也是舒缓幸存者负面情绪的好方法,灾难面前的坚韧与抗争,绝境之时的“榜样效应”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还记得在唐山康复村采访结束时,村长韩忠全说的一句话,“虽然我们行动不便,但如果有机会去趟雅安,哪怕和老乡们聊聊天,让他们看看我们,再大的困难他们都不怕了。我有这个信心。”老韩憨厚地笑着,暖暖的眼神让人很感动。

重大灾难的心理疏导小贴士:

一、 灾后心理反应简述: 遭遇灾难后,人通常会经历一系列心理反应,以下是一些较为普遍的反应:

(1) 兴奋或生气,拒绝他人帮助,没有食欲;

(2) 自责或责备他人,情绪不稳,伴有头部或胸部疼痛;

(3) 拒绝与他人沟通,将自己封闭起来,拉肚子、胃疼、恶心;

(4) 惧怕回忆,极度活跃,感到头晕、麻木或不知所措;

(5) 大量饮酒和服用药物,感觉无助;

(6) 常做噩梦,难以集中精神,记忆力减退;

(7) 失眠、抑郁;

(8) 疲劳、无力。

二、 生还者阶段心理反应:

从灾难发生到灾后,当事人会经历一系列心理和生理反应,这些反应的强度和类别因人而异,与当事人是否有过相同的经历、被困时间的长短以及生存所需是否得到满足等因素都有关联。一些研究显示,随着灾难的发生,当事人的情绪会经历几个截然不同的阶段。

1. 受冲击阶段 :灾难发生的一刹那,很多人并不会感到害怕,有人甚至没有任何情绪波动。此时,人的活动只是下意识地保护自己和家人的生命安全。
2. 整理阶段: 生还者在评估自己的损失后,立即开始搜索其余的幸存者。此时,人们会自发地组成搜索、营救以及紧急医疗救助等应急救援组织。
3. 营救阶段: 救援小组开始指挥营救工作,此时,生还者对于救助人员均报以绝对信任,并且会无条件服从,跟从他们迅速地聚集在安全地带,因此,救援人员最好穿着标志醒目的衣服,以便生还者迅速找到他们。
4. 恢复阶段: 此时,有些人可能会抱怨救援工作进展得不够迅速,甚至联合起来抵制救援人员,这种反应可能和幸存者接下来要面临寻找临时住所、与保险公司交涉赔付等问题引发的紧张情绪有关。

三、自我缓解心理压力要诀:

面对如此大的冲击,在灾难发生后,尽快让我们回复日常的生活状态是最重要的。以下就是一些简便的方法可以用来帮助自己。

1) 我们要 :

(1) 保证睡眠与休息,如果睡不好可以做一些放松和锻炼的活动;

(2) 保证基本饮食,食物和营养是我们战胜疾病创伤和康复的保证;

(3) 与家人和朋友聚在一起,有任何的需要,一定要向亲友及相关人员表达。

2) 我们不要:

(1) 不要隐藏感觉,试着把情绪说出来,并且让家人一同分担悲痛;

(2) 不要因为不好意思或忌讳,而逃避和别人谈论自己的痛苦;

(3) 不要阻止亲友对伤痛的诉说,让他们说出自己的痛苦,是帮助他们减轻痛苦的重要途径之一;

(4) 不要勉强自己和他人去遗忘痛苦,伤痛会停留一段时间,是正常的现象,更好的方式是与我们的朋友和家人一起去分担痛苦。

四、 心理援助的禁忌:

(1) 一定不要强迫生还者向你诉说他们的经历,尤其是涉及隐私的细节;

(2) 一定不要只给简单的安慰,比如:“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或者“至少你还活着”等;

(3) 一定不要告诉他们你个人认为他们现在应该怎么感受、怎么想和如何去做,以及之前他们应该怎么做;

(4) 一定不要空许诺言;

(5) 一定不要在需要这些服务的人们面前抱怨现有的服务或是救助活动。

 唐山康复村所需物资

第一部分 娱乐器材 
 编号 产品名称 

 1

乒乓球台一个(二手也可)

 2

乒乓球拍(25套)、乒乓球100个

 3

羽毛球拍(25套)

第二部分 生活用品 

编号 

产品名称 

大米50袋

 2

面粉50袋

 3

食用油50桶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