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jpg

北京市石景山区小飞象训练

发展中心已有十年的时间,很多孩子都在这里度过了自己的童年。

“小飞象”:小象笨笨也要“一飞冲天”  

( 中国残疾人网记者徐俊星图文报道    2017年7期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主编:穆小琳)

“我们这里的孩子因为有心智障碍,举手投足就像小象一样,笨笨地走,慢慢地挪。希望通过我们的康复训练,可以为他们插上一双飞翔的翅膀,早日回归社会,找回本应属于他们的快乐和自信……”赵星是北京市石景山区小飞象训练发展中心的创办人,38岁的她有着超乎同龄人的成熟与稳重,“做民非助残机构的过程如同把人推进熔炉再炼,脱骨断筋,疼得哭不出声。最后熬过来的人,对一切也都释然了。”

最倔强 宝妈接手“烂摊子”

DSC_0284_副本.jpg
即便再忙,赵星也要抽空和孩子们待一会儿。

北京的七月,盛夏炎炎。记者如约来到距离香山不足十公里的西山枫林小区三期,这里是北京市石景山区公益志愿发展中心所在地,也是最近几年赵星主要的办公地点——一处拥有几百平米面积,却有些潮湿阴暗的地下室。

顺着台阶往下走,迎面扑来的热浪让人有些晕头转向,在赵星的办公室里竟然也没有找到丝毫清凉,“地下室安装空调不是很方便,所以一直没装,时间一长适应了也就不觉得热了……”此时的赵星刚刚结束了与一个学校志愿团队的对接工作,额头上、鼻尖上渗满了汗珠。

“随着‘小飞象’这些年的不断发展,原有的校区已经不能满足需要。所以2015年9月份,我们把学龄前的幼儿部搬到了这里,同时我还负责石景山区公益志愿发展中心的工作,还要外出开会、演讲、培训……”赵星说现在每天的事情多得数不过来,前段时间刚结束了小飞象十周年庆典,明后天马上又要去外地出差,这次采访能“逮”住她实属不易。

如今,38岁的赵星头衔颇多:北京市第十一届青联委员、石景山区小飞象训练发展中心理事长、北京星缘社会工作事务所主任……与此同时,省市区各级各类奖状,赵星也已经拿到手软。

然而,没有人会想到,十年前刚到北京的赵星差点落魄到露宿街头。

7B4A9447_副本.jpg
很多孩子都是在“小飞象”里长大成人的。

2006年年底,辞去了山西老家幼儿园园长职务的赵星带着刚刚确诊为孤独症的儿子,只身来到北京进行康复。在北京市残联康复中心训练了3个月后,儿子学会了叫“妈妈”。从此,赵星再也不哭了,拼命打工挣钱为孩子做康复干预。3年后,孩子回到老家,进入当地一所正规小学上学。而此时的赵星,并没有回去,而是选择留在北京,和“小飞象”和更多需要她的孩子。

2009年的“小飞象”濒临倒闭,只有一个孩子晔晔,学校没有暖气,房租、工资都欠着。一次偶然的机会,“小飞象”原负责人认识了赵星,知道她曾经当过老师,想让她接手“小飞象”。“迪士尼有一部经典动画片就叫《小飞象》,一头叫‘呆宝’的小象是马戏团里最笨的演员,两只超大号的耳朵经常遭到嘲笑。有一天,小象突然学会了用耳朵飞翔,一夜之间,它变成了大明星。”赵星说,当时她看着教室里晔晔孤零零的身影就想到了呆宝,“既然我的儿子可以康复过上正常人的生活,我为什么不能给晔晔一个这样的机会呢?”随后,下定决心的赵星拿出了所有积蓄,那年春节她没有回家过年,而是一个人领着行李箱搬进了“小飞象”。

7B4A9489_副本.jpg
学前幼儿接受一对一的康复培训。

“当时,所有的钱都用来填补原‘小飞象’之前遗留的窟窿,在没有暖气的教室里,我抱着电暖气望着站在角落里的晔晔,我哭了,他笑了……”赵星说自己永远都无法忘记当时的情景,“真的是走投无路的感觉,但是我还是不甘心,我就想即便我和晔晔留宿街头也不能放弃!”

第二天,新的招生启事贴出去了,赵星穿上了自己最漂亮的裙子,微笑地站在小飞象训练发展中心的门口。赵星的心里沉沉的,不知道是否会等来希望。终于,有一家三口向这边走来,把孩子送进教室,赵星站在门口继续等。过会儿,又等来一个。过会儿,又等来一个。下午,又来了一个。

赵星的心终于放下了,她想,“既然有四个学生了,这就说明老天要让我把这个学校办下去。”

最牵挂 孤独症孩子的未来

7B4A9519_副本.jpg
“小飞象”里一些十四五岁的孩子都已经比老师高了。

作为民非机构,想在行业立足,独特的教学理念和稳定的教学成果是必不可少的,为此赵星下足了功夫,也引来不少质疑。赵星从不认为孤独症孩子的情感有任何缺失。她说,“他们的心理比正常人要敏感很多。他们什么都懂,只是不会交流和表达。”因此,在“小飞象”里不仅聘有特教老师,还有幼教老师和普教老师。为了让孩子们融入社会,她坚持不搬家。有时,孩子们无意识地高喊打搅了楼上居民正常的生活,不满的居民气得把酒瓶子直接从楼上扔下来,赵星就一次次地上楼道歉。孩子们手上没有轻重,经常弄疼老师,因此止痛药是训练中心的常备药,每个老师抽屉里都有。

檬檬(匿名)刚来到“小飞象”的时候,一口饭也不吃,每天都靠零食充饥。一到饭点儿,学校就会传来檬檬撕心裂肺的哀嚎声。赵星想,檬檬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在意识里还没有饭的概念,她只认零食。于是,赵星决定通过环境影响檬檬。每次吃饭,赵星都组织其他小朋友和老师围在檬檬的旁边,捧着饭碗,做出吃得很香的样子。渐渐地,檬檬注意到了大家在吃饭。终于有一天,当大家在吃饭的时候,坐在中间的檬檬主动要求吃饭了。“像檬檬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赵星说,“对于孤独症孩子来说,潜移默化的引导比生硬的填鸭式教育更有效。这就需要我们的老师拿出好几倍的耐心和爱心来善待孩子。”

7B4A9508_副本.jpg
孩子们每天都有丰富的户外活动。

经过努力,原本冷清的“小飞象”里渐渐热闹起来:小波儿(匿名)刚来的时候,吃淀粉就过敏,运动训练3个月后,终于能喝粥了,如今已长成大小伙子;瑶瑶(匿名)刚来时不说话,永远只有一个牙齿咬着嘴唇的动作,唇下挂着一道弯弯的血印,如今已成了班里最能接话茬的人;丽丽(匿名)刚来时两条腿跟面条似的,大小便失禁,如今跑得飞快……

事实上,“小飞象”自从赵星接手后,每年都有新的变化,如今十年过去了,有近千名各类智障儿童受益。同时,“小飞象”开设的一系列康复训练课程的科学性、合理性、实效性通过实践都得到了验证,众多家长朋友们都给予了认可和好评。

“目前‘小飞象’的教学成果已经有目共睹,但是随着我们第一批孩子渐渐长大成人,我开始担忧他们的未来该怎么办?”“小飞象”的成功逆袭,让赵星收获了无数赞誉,但是这个双子座的女人却没有被成绩冲昏了头脑,她的思考方向又往前延伸了一步,“孩子大了,就业、婚姻、养老都是不可逃避的事实,但是目前国内这些方面都处于空白阶段,所以,我想是时候该动动脑筋,想想办法了……”

最释然 将大爱带给更多人

7B4A9567_副本.jpg
“小飞象”非常重视孩子们生活技能的培训。

在“小飞象”的发展过程中,赵星一直非常重视培养孩子社会融入的能力,经常带着孩子到超市、公园、社区参加各种活动。但随着孩子人数的增多,问题也逐渐显现出来。孩子狂躁时发出的声音,引起了社区一部分居民的不满,经常有人过来告扰民。赵星就想,要和居民们改善关系,要从自己做起。

于是,赵星首先找到社区居委会,提出为居民们做免费的心理咨询。在与社区的合作中,赵星了解到了空巢老人、失独老人以及一些残疾家庭的困难。“看着那些无依无靠的老人,我就想到了自己的父母。正因为有他们多年来对我的支持和鼓励,我才能在这条路上坚持走到现在,所以我想我应该为他们做些什么。”

DSC_0124_副本.jpg
赵星经常组织志愿者团队开展各种形式的活动。(供图)

终于,2012年,赵星成立了星缘社工事务所,专门为空巢老人、失独老人以及一些残疾困难家庭提供帮助。

伴随着为失独老人提供服务的不断延伸,赵星继而又把目光转移到了社区的各个层面。为此,她推出了一系列活动:“和谐心生”心理援助行动;妇女专题—姐妹驿站;以残疾人家庭为主要服务对象的“大手拉小手”;“阳光生涯”、“开启幸福”、“星心的幸福”等公益活动……

渐渐的,仅仅是‘小飞象’和‘星缘’的工作人员已经不能满足越来越多公益活动的需求,于是,2015年,北京市石景山区公益组织与志愿服务发展中心正式成立。

“如今我的时间已经不由自己安排了,每天睁开眼睛,事情就推着人往前走,想停都停不下来。”赵星说自己已经好几年都没有回老家看望父母了,心里不免愧疚,“这些年我的爱都给了更多素不相识的人,父母年纪越来越大了,真想抽时间多陪陪他们。”

最后,谈及“小飞象”面临的困难,赵星坦言,“目前机构的困难其实也是整个行业的困惑,就是教师队伍人才流失问题。特教专业的学生进入特教领域工作的不足30%,加上特教老师待遇偏低和工作强度较大等原因,导致男老师养不了家,女老师体力又跟不上,所以很多人也在结婚后转了行。眼看着自己辛苦培养多年的老师一个个离开,心里既不舍又无能为力。”

7B4A9619_副本.jpg
教师队伍人才流失严重是民非机构普遍面临的难题。

下一步,赵星打算集中精力重点开展“小飞象”的家长培训工作,组建家长互助小组和学习小组,“很多家长都认为把孩子交给老师和学校就大功告成了,其实对孩子来说,对他们影响最大和帮助最多的是家长。只有家长素质提高了,孩子的康复效果才能事半功倍。”“当然,社会的支持也是必不可少的,”赵星感慨道,“这么多年‘小飞象’从无到有,能够做到今天的规模,离不开社会爱心人士默默地鼓励和支持,我特别感谢他们,也希望今后能够更多来自社会的关爱关注我们‘小飞象’,因为我们一直在努力,也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采访过程中,赵星的电话不时响起,她有条不紊地安排着各项工作,并始终保持着微笑。繁忙的工作似乎并没有打扰到她的优雅,被问及如何可以做到时刻以最佳状态示人,赵星的回答耐人寻味,“虽然我很强势,但是我不喜欢别人叫我女强人。我从来没觉得女强人有什么好,其实无论何时,既然我们是女人,就首先要把女人做好了,优雅和美丽是不能丢的,不是吗?”

北京市石景山区小飞象训练发展中心所需物资

2.png

北京市石景山区小飞象训练发展中心

地址:石景山区八角社区

联系电话:010-84639477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