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jpg

2015年曹军创办了这家“喜憨儿”洗车行,这里有16名“喜憨儿”,

孩子们在这里有了自食其力的工作变得非常自信。


深圳“喜憨儿”洗车行:自信源于自立

(摄影/廖键 视频制作/阿标))

ninja152470778527124.jpg
“孩子们”对待工作一丝不苟。

掸灰尘、喷泡沫、刷车轮……他们一遍又一遍数着,动作麻利、神情专注。工作间隙,随着音乐响起,他们跳起街舞,把顾客逗乐。这里是深圳“喜憨儿”洗车行,他们是有着不同程度心智障碍的“喜憨儿”。

“喜憨儿”是心智障碍患者的通称,包括自闭症、唐氏综合征、智力障碍、脑瘫等。据全国第二次残疾人口普查显示,他们是所有残疾人中就业最为困难的群体之一,实际就业率还不到5%。深圳福田区凯丰路上这家车行的16名员工就是这样一个群体。

2015年,作为一名心智障碍者父亲的曹军与其他9名“喜憨儿”家长凑了100万元,创办了这家洗车中心。如今,中心共有16名“喜憨儿”,每人每月可领取2130元基本工资,包括五险一金。

ninja152470778563603.jpg
曹军对待员工就和自己的孩子一样。

他们是孩子,不是员工,曹军始终称呼他们为孩子。其实,他们中最大的孩子只比曹军小个一两岁。“孩子们”在洗车间隙都喜欢跟曹军或耳语、或依偎、或搭背、或打闹,总是亲昵如父子般。

洗车中心没有老板员工的区别,曹军与少年们常常开玩笑,把他们逗乐的同时,自己也捧腹大笑。他们的智力水平仅仅相当于7岁的孩子,“他们都是我的孩子”。

学员5人一组,采用“分工协作、团队作业”的方式完成一次洗车的整套工作,扬长避短,量力而行,提高效率。“普通洗车场不用雇佣这么多人,一两个人就可以擦完一部车,我们需要5-6个孩子洗一部车。”此外,中心还配有2名师傅负责培训洗车技能,以及2名特教老师帮助孩子进行康复训练。

整个洗车流程要在半小时之内完成,和其他洗车店一样,并且干净程度不能打折,这样才能具备同业竞争的水平。“我们不用绑架别人的爱心和道德”。图为腼腆的刘威同学在给轿车喷清洁沫,这对他来说已经相当熟练了。李纪政算是洗车中心能力最强的员工之一,见客人来了,李纪政礼貌地上前打招呼,接过车钥匙放在指定的木盒子里,和伙伴们完成了洗车、吸尘等程序,还会再次查看每个细节是否清洁到位,才把车和钥匙交还给客人。

性格开朗的李嘉师擦拭轮胎,他每天一早就打满鸡血,兴致勃勃。“来,你给我拍照,我教你洗车!” 21岁的李嘉师看到记者拿起相机,他跑过来说。

ninja152470778667431.jpg
没带现金的顾客,李嘉师让扫二维码支付。

也是这个可爱的少年,当第一次实行轮休的时候,他闷闷不乐地说: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够好,你不要我了。拿到自己的收入,他会觉得很骄傲:“发工资我请你们喝可乐,你是我的小伙伴。”

种新来(中)同学给快递小哥结账。他是一名脑瘫患者,他学会的找钱方式比较独特——顾客递上一张绿色的50元,他缓缓地找到一张蓝色的10元和一张紫色的5元递给对方。有的客人坚持多给的钱不用找,这让一脸困惑的种新来直挠头。在他的认知中,找钱的秩序被破坏了。如今有了移动支付,就好办多了。

陈星佑同学一名重度智力障碍患者,是目前团队中障碍程度最重的。身材胖乎乎、笑眼咪咪的陈星佑总围绕在曹军身边:“报告,我要上厕所。”“报告,我要喝水。”曹军的目光里总是温情脉脉:“有没有洗手?”工作以后,陈星佑的生活自理能力有了很大提高。

ninja152470778589930.jpg
在洗车场一旁的喜憨儿之家入门上方有电子计数显示,洗车数量为32956

曹军介绍,这里价格一直略低于市场价,维持在40元左右,平均每天有50至60名顾客上门,不少是回头客。

午餐时间到了,刘威一边端着菜一边跟小伙伴们互动。曹军透露,李嘉师曾在餐厅负责传菜,老板嫌他干得不好,一年不到便辞退了他。他总想着减肥,因为他的哥哥跟他说“太胖了就不会有女朋友”。有一段时间,种新来喊他吃午饭,他总是拒绝;为此,两人“互相生了整整两天两夜的闷气”。后来,他们和好了。

曹军也有小小的“烦恼”。一开始很多人到这里洗车就是为了献爱心,不等找零就走。如今,他更希望中心能凭业务能力打响品牌。中国有1200万人心智障碍者,实际就业率不足5%。“如果一家喜憨儿洗车中心能解决10多个心智障碍者就业,那么10家、100家、1000家,就能解决成千上万心智障碍者批量就业的问题。”

截止目前,全国已有9家这样的喜憨儿洗车中心正式开业,100多个孩子工作得到解决。而他的小目标是:“在深圳复制这样的店100家,让1000多个孩子能就业!”曹军正在和各地政府与残联洽谈,希望推动全国的心智障碍者批量就业。

ninja152470778537098.jpg
曹军开办“喜憨儿”洗车行希望可以守护孩子们的自信。

经营一家雇用心智障碍员工的公司,成本比其他公司要高得多。每月月初,曹军会捧着装工资的信封,交到“喜憨儿”的手上。多数“喜憨儿”对拿到手上的数额并没有概念,但工作并获得报酬的满足感并不比常人少。每个月的1日,总有几个“喜憨儿”按捺不住溜达到曹军的办公室:“曹老板,咱们什么时候发工资?”

"我长大了也要当摄影师" 、"我最喜欢刘德华,我想跟他一样当明星",当休息时谈及梦想,同学们滔滔不绝,兴高采烈。他们是心智只有7岁的“喜憨儿”,也是最敬业的洗车工,更是奋斗者。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