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不间断法律援助 解残疾人困境——梁某交通事故致残赔偿纠纷案

2019年12月17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2019年第11期

文_沈建新 周凯

案情简介

2007年11月3日8时40分左右,颜某驾驶轿车(该车系启东市某出租汽车有限公司租给颜某经营)沿启东市221省道由南向北行驶时,与由东向西倪某驾驶的电动自行车(后载梁某)发生碰撞,致梁某与倪某跌地受伤,二车损坏。梁某当即被送往启东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被诊断为多发伤、特重型开放性颅脑外伤、左胫腓骨骨折、肺部感染等。11月22日,交警作出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颜某、倪某(倪某系梁某的母亲)负事故同等责任,梁某无责任。随后,梁某辗转于上海、启东的多家医院救治。2008年12月22日,华东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梁某的伤情作出鉴定,结论为梁某因交通事故致重型颅脑损伤,评定为一级伤残,需24小时2人终生护理。无情的车祸,使一个年仅7岁的可爱男孩付出了沉重代价,也将一个幸福的家庭推向痛苦的深渊。梁某家不算富裕,家中仅有的一点积蓄,在医院区区几天就见了底。面对着孩子这无底洞般的医疗费用,梁某全家陷入了痛苦和惘然中。

10年来,启东市残联和市法律援助中心为他们提供不停顿的法律援助,经过10多次诉讼和庭审,梁某终于获得了巨额赔偿,身体知觉得到了局部恢复。

办案手记

江苏省启东市司法局沈建新:事故无情人有情,启东市残联了解到梁家的情况后,指派工作人员专程赶往上海长征医院看望并送去慰问品,了解其法律诉求。2008年4月28日,在启东市残联法律援助工作站的推送下,启东市法律援助中心受理了梁某的法律援助申请,代理梁某先行向启东市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赔偿诉讼。2008年5月8日,原告、被告就原告的前期医疗费用达成了调解协议,由保险公司赔偿8000元,颜某赔偿128771.97元,某出租公司负连带责任。

首次援助解决了梁某一家的燃眉之急,然而过了几天,梁某的医疗费用再度告急。为保障孩子获得充分的治疗和长久的生活保障,法律援助中心建议在要求赔偿实际产生医疗费用的同时,增加后期医疗费用的赔偿额,且不作一次性终结处理。2008年10月31日,启东市法律援助中心委派律师代理梁某再次向启东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被告颜某、某出租车公司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交通费、残疾辅助器具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各项赔偿共计1808847.70元。2009年6月19日,启东市人民法院判决:一、原告梁某因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失1170666.65元,由被告颜某赔偿819466.65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合计869466.65元。二、被告某出租车公司负连带赔偿责任。

被告不服,向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启东市残联得知这一情况后,征求受害人家属意见,再次帮其申请法律援助。2009年9月24日,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南通市法律援助中心的承办律师代理梁某出庭,并在庭审中发表了自己的代理意见。最后,在法官的主持下,原被告双方达成调解协议:一、维持一审判决赔偿数额,但要求被告颜某于2009年10月23日前一次性给付完毕,某出租车公司对颜某的上述赔偿义务负连带清偿责任。二、若2009年1月1日后的20年内,梁某不幸身故,对已给付但超出其实际生存年限的后期护理费和尿不湿费用,原告方应予退还;若自2009年1月1日起,梁某的实际生存年限超过20年,且仍需护理和使用尿不湿的,梁某可依据届时护理费和尿不湿的费用标准,继续主张该两项费用的70%,被告颜某和某出租车公司对此义务互负连带责任。三、对于梁某2008年12月31日之后新发生且尚未处理的医疗费等相关损失(不含已付的护理费和尿不湿费用),由梁某另行主张,被告颜某按70%承担责任,出租车公司承担连带责任。

二审中的调解协议,虽然在数额上与一审相同,但它明确了交付时间,同时对后期20年内的护理费和尿不湿等费用作了更详尽的说明,对2008年12月31日之后发生的医疗费用等相关损失明确为另行主张。这样对维护梁某的合法权益考虑得更加周到,更加细致。

2010年2月24日,启东市法律援助中心第三次代理梁某就2008年12月31日之后新发生且尚未处理的医疗费等相关损失向启东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2010年3月2日,启东市人民法院判决被告颜某赔偿梁某医药费、交通费等后续损失17874.2元,某出租车公司负连带责任。因在上次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调解协议中,规定了2009年1月1日起的20年所需的护理费和尿不湿费用已一次性给付,故该判决剔除了梁某在住院期间医院收取的医疗费中的护理费774.4元。梁某家属对此表示不服,认为20年的护理费用是指在医院治疗期外的家庭护理费用,并不包括医院所收的护理费,于是再次向南通市法律援助中心提出申请,要求给予法律援助。

启东市残联法律援助工作站的同志多次上门与梁某家属进行沟通,了解到虽然他们这次针对的仅仅是774.4元,但是梁某今后必将进行持续的治疗,如果梁某此后每次新发生的医疗费用中医院收取的护理费部分都被扣除的话,那么几十年下来这笔数字就十分可观了,所以眼前的774.4元,其背后完全可能隐藏着数万元甚至更多。启东市法律援助中心对接南通市法律援助中心,综合考虑残疾儿童梁某的个人保障等后续问题,认为应当受理梁某的法律援助申请,代他向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庭审中,援助律师认为,根据最高院的司法解释,护理人员不包括医院内的专业医护人员。所以,一审法院剔除的医疗费中的护理费和梁某家人从事的终身护理费不是同一概念,一审法院不应当扣除医院收取的医疗费中的护理费。律师有理有据的分析,得到了各方的认同,在法院的调解下,双方再次达成和解协议:由颜某赔偿梁某自2009年1月1日起新产生的治疗费等合计18400元,其中包含医院收取的护理费,某出租汽车公司对此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拿着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调解协议书,梁某家属终于解除了后顾之忧,他们再也不用为今后没法索赔医院开出的护理费而担忧了。

2011年到2016年,梁某又多次起诉,对每年发生的医疗费用进行索赔,总共获赔59500元。

专家解析

江苏高仁律师事务所周凯:本案为一起普通的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一个本不富裕的家庭因此陷入绝境,但在启东市残联和启东市法律援助中心的联合援助下,这个家庭逐渐走出困境,当事人梁某得到了及时有效的治疗。在这起案件中,启东市残联和市法援中心从梁某自身及其家庭的实际情况出发,为确保梁某获得长久生活保障,最大限度地维护梁某合法权益,提出对医疗费和误工补贴按年据实结算的办法并得到法院的支持。随后,在多次的诉讼中,启东市残联协调法援中心给予了及时的法律援助,充分彰显了情理与法理的融合,为梁某的家庭撑起一片法律晴空。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