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本评论只代表中国残疾人网友个人观点    已有3位网友发表评论'); document.write('我要评论
'); document.write('
'); document.write('

四儿时间:2010-07-05 00:17:33   来自:北京市(211.100.*.*)

'); document.write('
'); document.write('

我是江苏省宿迁市宿城区一个残疾人,二级,今年22岁,父母含辛茹苦养我这么大,但我不愿做个靠父母养活的残废人。因此家人去年花6000元为我租了个邮亭,并找熟人从拆迁的卫校旁运到恒佳菜场门前,打算在那里设个彩票点,实现我自食其力的梦想。后来因为没有疏通关系,邮亭被城管局强行运回原处。那里几乎是无人区所以一年来邮亭一直是锁在那里没有开张经营。 
眼看无望找到好位置,我决定放弃这个创业项目,哪知退租时邮局却扣去2600元的租金。邮局解释说这笔钱已经被城管局扣去,他们并无收入 ,尽管不尽合理,他们无能为力。 
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没有经营一天却要扣钱,扣一个毫无收入的弱者的钱。本该成为救助对象,却成了政府的创收对象。整天听说“扶残助困”“构建和谐社会”“人性化管理”,但是我看到的事实竟是‘如此助残,和谐社会这么构建,人性何在?

'); document.write('
'); document.write('
'); document.write('
'); document.write('

中国残疾人网友时间:2009-06-20 09:30:19   来自:江西省南昌市(113.143.*.*)

'); document.write('
'); document.write('

我们是袁兴才、毕乃贤、强拴平、辛明师家住宝鸡市扶风县南阳镇、召公镇、天度镇、段家镇,分别在扶风县南阳初中、召公初中、天度初中、杏林初中经营学校印刷厂。
我们于2000年被扶风县教育局统一管理,承印各自所在地区的各类学生作业本及学校办公用品至今。
我们为了把印制学生作业本这项工作搞好,在教育局的督促干预下我们四处借贷都投资更新了大型设备。
教育局统一供给原材料(纸张),统一作业本封面图案,但是纸张费用及封面版费由我们自己负担(价格由教育局统一决定),学生作业本及学校办公用品由我们按照县教育局下达的配套表统一发放到各个学校及学生手中(教育局的配套表随信附上)。各学校由学生手中统一收取作业本费(价格由教育局决定,每学期给各学校发文时附后)交到乡镇教育组,再交到扶风县教育局,由扶风县教育局给我们结账,随信附上扶风县教育局给我们结算的作业本款和教育局收取的作业本款单。
下面附:作业本收费情况和给我们结账情况:袁兴才:今年春季收学生作业本费59379.5元,结账:38000元;强栓平:今年春季收学生作业本费27809.3元,结账:19579.89元;辛明师:今年春季收学生作业本费35384.3元,结账:25500元。以上账务教育局有帐可查,这样结算,我们除过原材料(纸张)、税金、工人工资、电费、承包费,所剩无几,而扶风县教育局每年从我们身上榨取所得利润30万元左右。
今年元月一日教育局又不让我们四家印刷厂给本地区的学校提供作业本及办公用品。停止了我们的活路,使我们的投资的设备成了废铁。希望贵台能帮助我们要回我们应得的报酬。
我们中有两个肢体残疾人,一个聋哑人,另一个家庭也比较贫困,印刷厂就是我们的生活全部,国家三令五申不得使工人下岗,人人都有一口饭吃,而扶风教育局却让我们失去了生活来源。

'); document.write('
'); document.write('
'); document.write('
'); document.write('

中国残疾人网友时间:2009-06-20 09:28:48   来自:江西省南昌市(113.143.*.*)

'); document.write('
'); document.write('

我们是袁兴才、毕乃贤、强拴平、辛明师家住宝鸡市扶风县南阳镇、召公镇、天度镇、段家镇,分别在扶风县南阳初中、召公初中、天度初中、杏林初中经营学校印刷厂。
我们于2000年被扶风县教育局统一管理,承印各自所在地区的各类学生作业本及学校办公用品至今。
我们为了把印制学生作业本这项工作搞好,在教育局的督促干预下我们四处借贷都投资更新了大型设备。
教育局统一供给原材料(纸张),统一作业本封面图案,但是纸张费用及封面版费由我们自己负担(价格由教育局统一决定),学生作业本及学校办公用品由我们按照县教育局下达的配套表统一发放到各个学校及学生手中(教育局的配套表随信附上)。各学校由学生手中统一收取作业本费(价格由教育局决定,每学期给各学校发文时附后)交到乡镇教育组,再交到扶风县教育局,由扶风县教育局给我们结账,随信附上扶风县教育局给我们结算的作业本款和教育局收取的作业本款单。
下面附:作业本收费情况和给我们结账情况:袁兴才:今年春季收学生作业本费59379.5元,结账:38000元;强栓平:今年春季收学生作业本费27809.3元,结账:19579.89元;辛明师:今年春季收学生作业本费35384.3元,结账:25500元。以上账务教育局有帐可查,这样结算,我们除过原材料(纸张)、税金、工人工资、电费、承包费,所剩无几,而扶风县教育局每年从我们身上榨取所得利润30万元左右。
今年元月一日教育局又不让我们四家印刷厂给本地区的学校提供作业本及办公用品。停止了我们的活路,使我们的投资的设备成了废铁。希望贵台能帮助我们要回我们应得的报酬。
我们中有两个肢体残疾人,一个聋哑人,另一个家庭也比较贫困,印刷厂就是我们的生活全部,国家三令五申不得使工人下岗,人人都有一口饭吃,而扶风教育局却让我们失去了生活来源。

'); document.write('
'); document.write('
'); document.write('
更多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