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药家鑫车祸又杀人,马家爵笑了!

2010年11月30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作者/茅岩莓

又是一起大学生“激情犯罪”!犯罪人不再是出身贫寒的大学生马家爵,而是家境殷实的大学生药家鑫。犯罪地点不再是校园宿舍,而是校园高墙外的街道。受害人不再是相识相熟的校园同学,而是辛劳奔波、与之毫无关联的城市打工妹。

2010年10月20日晚10点40分左右,西安音乐学院大三学生药家鑫在西安大学城学府大道上,驾驶一辆雪佛兰克鲁兹小轿车将下班途中的26岁女服务员张萌(化名)撞倒,发现受害人试图记下他的车牌号,又连刺8刀致其死亡后逃逸。

像这些由于因一时冲动,怒火攻心导致的犯罪被法律界称为“激情犯罪”。所谓“激情犯罪”指的是并非有预谋、有准备的犯罪,而是在琐事引发的短暂的暴发性冲突中,难以控制自己的行为力度和打击部位而造成严重伤害的后果。实际生活中,激情犯罪的嫌犯往往并非穷凶极恶的亡命之徒,而是从一个普通人沦为罪犯。

据专家研究分析,“激情犯罪”的心理基础是性格粗野、缺乏修养。一些性格有弱点的人思想偏激,报复和嫉妒心理强烈,一遇外界刺激,其心理发生恶性转化,从而导致攻击性的犯罪行为。

2004年2月马家爵残忍杀害四名同学一案,曾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他的犯罪行为很符合上述专家关于“激情犯罪”的分析,我们曾经也很信服、很赞同。但是,时隔六年的药家鑫一案让我们重陷恐惧和困惑。药家鑫的性格和心理显然与专家的分析有很大的不同。在外人眼里,他温和、有教养,既不偏激,也无攻击性人格。他为什么要杀人?为什么是他杀了人?难道仅仅是因为“发现受害人试图记下他的车牌号” 感到害怕,于是杀人灭口吗?抑或是他交待因为“农村人很难缠”所以“连刺8刀”非致人死地而心安?

药家鑫,马家爵——都是“家”字辈的,都是在校大学生,一个读到四年级,一个读到三年级,年龄也差不多,一个23岁,一个21岁。除此之外,他们没有任何相似之处了。或者说,其它元素都是截然相反的。两个男孩是在完全不同的生活环境中成长的。马家爵,来自广西宾阳农村,家境贫寒,父母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在学校被人歧视而积恨在心,最终冲动杀人。而药家鑫,自小在西安城市长大,父亲经商,母亲退休在家打理家务,他是同学中令人羡慕的一类——家住城市、家境殷实、学艺术的、有漂亮女友、有十几万元的私家车、品学兼优,从来没有和同学发生过打架争吵的事情。出事前也没有任何烦心事,而是开开心心地驾车去和女友约会。他既不是“官二代”,也说不上是“富二代”,他还兼着几份家教补贴生活开支,至少挣点油钱吧。无论如何,从哪个角度透视和扫描,药家鑫和杀人犯划不上等号。但是,他也杀人了!和马家爵一样,是主观故意的,受害人无法防备或自卫的,其杀人动机比马家爵更加“激情”和令人无法容忍。药同学也成了杀人犯,真的令我们十分恐惧。

以正常的思维找不到答案,换个视角,用马家爵的眼光来看药家鑫,或许有新的发现。

“马说”一:看他(她)不顺眼,所以杀了他(她)。

马家爵的“不顺眼”,是因为别人看他不顺眼,他才“不顺眼”的,继而起了杀机。很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意思。而药家鑫在下车察看的一瞬间,有了两个判断,一是车祸女子从外表到衣着都像是“农村人”,二是她受伤了,似乎伤得不轻。也许药家鑫在发现出车祸的最初,并没有起杀心。为什么受害人试图记下他的车牌号,就激起了他的杀机呢?这和前边他对受害人的判断有直接的关联。一个农村女人,被他撞伤了,又在记车牌号,药家鑫由惊慌、恐惧变得愤怒了。“她想讹我的钱!”这是他最直接的杀人的理由,这名车祸女子让他看着“不顺眼”,只要她活着,就会给药家鑫带来一系列的麻烦。所以,他杀了她。

“马说”二:我杀人是过得太不顺了,他杀人是因为太顺了。

马家爵因为过得“不顺”,因此仇恨他人,仇恨社会,最后以杀人来发泄心里的愤懑。药家鑫,不用说,从小到大,到21岁出事之前,父母为他铺垫的阳光大道一路顺畅,他没有机会自己处理任何麻烦事。不要说杀人,估计连一只鸡都没杀过。他太顺了,因此心理承受能力变得很脆弱。一旦发生诸如撞人出车祸这样的大事,他一定完全慌了神。撞人后没有停车,驶出一百多米之后感觉不对劲又返回察看,杀了人后又慌忙逃逸。如果不是后来又撞到人被拦下报警,他还真的就逃脱了。

“马说”三:杀人偿命谁不知道,我是运气不好,被抓住了。药家鑫也是这么想的。

打开交管局的网页,看看那么多交通肇事逃逸的协查通报,尤其是有人命案的交通肇事逃逸,你就知道马、药二人的侥幸心理是怎么产生的了。马家爵逃跑,是因为他必须逃,抓住了肯定死刑。药家鑫却不是必须逃跑的。车祸发生时,受害女子只是受了伤,她意识清醒,还知道记车牌号。据医生说,如果当时药家鑫送她到医院抢救,肯定不会死。这起车祸只是一起普通的交通肇事,罚分,罚钱,出医药费,事情也就结束了。药家鑫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他今后汲取车祸教训,开车多加小心。他的生活很快就会恢复平静。但是,他的思维出现了偏差,竟然为了“钱”而选择杀人灭口和逃逸。在他动手杀人之前,他的潜意识里一定是准备逃逸的。据说他的驾驶证是勉强拿到手的,他在学车时,可能是不太用心,又有高度近视。他的脑海里一定闪念过“如果出了车祸我要怎么做的”想法。可惜的是,他在驾校没有学好,就像平时出了问题就逃到父母的怀抱中,这次,可是出了大事,能不能活着,都是一个问题了。

马家爵如果活着,他会嘲笑:你们以为只有农村来的才心理变态去杀人吗?温室里的花朵也会。你们以为我杀了四个挤兑我的同学就认为我是最残忍的人,药同学比我更残忍!你们以为又穷又丑得不到尊重更得不到女人的我才会杀人,药同学那样的天之骄子,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的人也会杀人。

受害人家属在记者采访时讲,出了这样的事,对他们娘家、婆家、自己家都是沉重的打击。他们就是普通的农民,不富裕。两岁多的孩子还不知道妈妈永远离开了他。而对方家庭也就这么一个儿子,出了这样的事肯定很受打击。但是他们不理解的是,为什么药家父母连一句道歉的话都没有。他们曾联系过药家,希望两家坐下来商谈,却没有回应。

药家父母的反应刚好印证了一句俗语,子不教父之过。药家父母没有回应是因为他们确定受害人就是农村人,而受害人家属所说的商谈就是准备狠狠地讹他们的钱。他们对农村人的歧视和偏见影响到药家鑫,只是没想到这会让儿子高高地举起水果刀残忍杀害一个无辜的人。

 
疑犯药家鑫陕视截屏

  
肇事车引擎盖上有明显的撞击痕迹 本组照片由本报记者 赵雄韬 摄
 
律师许涛﹙左﹚到受害者家中了解情况并准备给予法律援助

 
躺在爸爸怀中,两岁半的“毛蛋”还不知道妈妈已离开人世 赵雄韬 摄

 
两岁半的“毛蛋”还不知道妈妈已离开人世 赵雄韬 摄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