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长沙:垃圾站变身麻将馆 残疾人公厕变私人仓库

2012年05月15日 来源:华声在线-三湘都市报

 
垃圾站变身麻将馆    校园外墙根垃圾堆成山

“垃圾站被改成了麻将馆,垃圾在枫树山小学的围墙外堆得臭气熏天,到底还要不要让孩子们好好读书,让住户们安心生活咯?”今天,家住长沙市雨花区黎   乡大桥三区的李先生“实在忍不住”给本报来电投诉,“满地垃圾与校园一墙之隔,万一因此得个什么病,我们找谁说理去啊。”

垃圾堆与校园一墙之隔

上午10点,记者来到长沙市枫树山小学大桥校区西侧的巷内,一排挂车和货车停放于此。一阵狂风袭来,裹挟着馊味的恶臭扑鼻而来。

循着臭气绕到学校外墙根下,果皮纸屑迎风乱舞,两个白色的抽水马桶鹤立其中。一路上,油渍污水和着雨水汩汩流向记者脚下。

巷子一边是学校,另一边便是大桥三区,小区居民王先生说,这些垃圾都是小区居民为了图方便丢的,“你看咯,近一点的垃圾站被人改成麻将馆了,也怪不得居民乱丢垃圾。”

更为无奈的当属枫树山小学的师生。一眼望去,垃圾成堆处与学校教学楼的最近距离不过20米。

垃圾站“变身”麻将馆

顺着王先生手指的方向,记者看到,一名中年妇女站在垃圾站门口招揽生意,她背后,是一个小卖部,小卖部旁的房间内还摆着3张麻将桌,里头不时传来阵阵搓麻将的声音。

交谈间,妇女告诉记者她姓李,是去年年初搬到垃圾站居住的。问清记者来意,李女士脸色大变,迅速将麻将馆大门关了个严严实实,“这里的确是垃圾站,但我是被社区安置在这里的,现在我只能依靠这个(开麻将馆、卖副食品)来维持生活。”■

部门说法

街道办称将责令社区整改

来到大桥社区,提及李女士所居住的垃圾站,工作人员纷纷表示知情。一名李姓工作人员说:“由于没有分到拆迁款,社区只好临时安排李女士一家住在这里,这也只是权宜之计。”

而对于垃圾处理的问题,李姓工作人员解释:“社区现在只能每半个月帮助清理一次,不收取任何费用。”

联系上黎   街道办事处城管办,该办公室工作人员称,垃圾站的建设方是大桥社区。按照规定,垃圾站不允许从事无关的经营活动,出现这样的情况,他们将责令整改,并加强对辖区垃圾站的管理。

残疾人公厕变身私人仓库

早7点开门,晚10点关门,这个公厕“准时上下班”

“天心区人民西路临街的一间残疾人专用公厕变成了私人仓库。”长沙市民范娭毑今日来电投诉,“这个公厕锁了半年,我开始还以为坏了。”

紧锁的残疾人公厕内堆满货物

今天上午,记者在现场看到,该公厕位于天心区人民西路临街位置,与星锐外景摄影机构店面连在一起。公厕里一间标有“残疾人士专用”的厕所,铁门紧锁,从门上的小孔往内张望,不大的厕所被货物堆得满满当当。  

范娭毑住在樊西巷社区,她家里没厕所,由于中风行动不便,之前都是就近在人民西路上的残疾人专用公厕方便。去年下半年,她发现残疾人专用公厕总是大门紧锁。今天,她竟然看见几个工人正将货物搬进残疾人公厕,这让她气愤不已。

樊西巷社区卫生服务站的周女士告诉记者,社区行动不便拄拐杖的居民约有5个,还有约10个居民是坐轮椅的。“厕所一旦停用,会给这些人造成影响。”

公厕限制使用时段

“这里是棚户区,好几百户居民家里都没厕所。这个公厕很干净,大家宁愿跑远点来这里。”附近居民杨女士带点调侃地说,“但这个公厕有铁门,晚上10点关门,早上7点后才开门,算是一个会准时上下班的公厕。”

据居民回忆,这个公厕上锁,已经好几年了。有时候晚上急起来,住得近的只能跑别的公厕。大家说,樊西巷的老人多,实在很不方便。

部门说法

公厕严禁随意上锁

 残疾人专用公厕竟可以变成自家仓库?公厕为何还要限制使用时段?居民们表示难以理解。

星锐外景负责人丁先生解释,公厕为开发商私人投资建设,提供的只是便民服务,保洁人员是星锐外景付钱请的。“由于店面装修,昨天临时将货物放在了残疾人专用公厕内,招致了市民的误会。”14日上午11点,星锐外景将货物全部搬出,残疾人专用公厕正常对外开放。  

至于公厕限时段使用,丁先生表示也很无奈,公厕不锁上,卫生难搞不说,一些不法分子更是经常在晚上偷盗水龙头卖钱。

记者致电长沙市城管局市容环卫管理处,工作人员表示,该公厕虽为私人投资建设,但仍属于长沙市城管局所有,将责令其进行整改:残疾人专用公厕将保持对外开放,整个公厕也不能上锁。

编后语

垃圾站变成了麻将馆,社区称是用来安置拆迁户;残疾人专用公厕成了仓库,公司称是私人所建,只是提供便民服务。一些为民修建的公益设施,岂能说变就变?一些利民的公益项目,岂能因为个人私利、部门利益而变脸?希望有关部门对于那些明目张胆地侵犯公众利益的行为,加以彻查,惩治背后所涉及的利益群体,也奉劝那些掌握公众资源的人,真正重视公众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