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绿星之家,给农村残疾人建一个“家”

2012年06月19日 来源:农村大众

有人把农村的残疾人比作一只只囚鸟,由于各种原因,他们难以飞出家门。而“绿星之家”,打开了他们的生活之门。在这里,他们不仅收获了自尊自立和爱情婚姻,更重要的是他们学会了“自助助人,助人自助”。

坐落在济南万德镇小万德村的绿星之家助残服务中心办公室,招牌毫不起眼,一进门,抬头就是“自助助人,助人自助”八个大红字。这家专门为农村残疾人服务的公益组织,在这个小村已经默默存在了8年。

6月8日,记者在见到了绿星之家惟一的“正常人”和淑兰,她的主要任务就是为这些残疾人跑腿。她说,能来这儿上班全是因为感念绿星之家对她家的帮助,因为她丈夫张宪军也是个拄双拐的残疾人。

“不认命”创立绿星之家

谈到绿星之家助残服务中心的创立,创始人之一的冯茂泉告诉记者:“当时我和齐乾坤几个残疾朋友成立绿星之家,就是想让我这样在农村的残疾朋友活得更有质量些。”

冯茂泉腿有残疾,初中没毕业就辍学在家,他凭着顽强的意志自学成才,现在自己开着一家卫生室。他说,命运对残疾人来说是不公平的,但是残疾人自己不能认命。

“自助助人,助人自助”一直是绿星之家秉承的宗旨,他们成立这个公益民间组织就是让农村残疾人学会自食其力,有能力后能够再伸出援手帮助更多的残疾人实现自立。

登门入户搜集残疾人档案

“给他们走出家门的勇气,这一步是最艰难也是最重要的。”冯茂泉说。

为了搜集残疾人档案,齐乾坤和冯茂泉他们几个创始人,一有空就骑着残疾人三轮车下村走访,闭塞的生活圈子让农村残疾人几乎不与外界交往,绿星这个“没正形”的队伍常被误认作骗子而遭排斥。

每次在入户给残疾人做心理动员的时候,他们自身的残疾是最好的说服力。“我站在那里,说自己的经历,说自己的感受,让他有认同感,有时我也会带个成功创业的残疾人过去,让他们看看榜样。”

当地300多名残疾人的基本信息,包括年龄、残疾状况以及需要哪些帮助等信息都整理成册。这份完备的档案,后来被全球消除贫困联盟中国办公室选中,成为其资助的残疾人电子商务培训项目的对象选择库之一。

找项目一路充满艰辛

民间组织面临的头个难题往往是资金不足。“我们到处找项目,找我们能干的活,一路是乱打乱撞走过来的,现在总算是看到了曙光。”冯茂泉说。

2003年,绿星自筹资金在万德镇农村启动了第一个项目种金银花。由于对肢体残疾人行动不便问题考虑不足,最后虽然引种成功,但被组织种植的残疾人家庭难以完成项目要求,第一次尝试就这样流产。

此后,绿星争取到了香港嘉道理基金会的10多万项目资金,开设了草编社,动员农村残疾人手工编织玉米皮篮筐等手工艺品。但是由于玉米皮原材料要从青岛运来,编成后的装饰配件本地也要去胶东买,好心反而干了劳民伤财的事,10万块钱变成了几千块。

2010年,绿星开始电子商务培训项目,选取镇上300名残疾人中有一定文化基础的、无智障的残疾人,免费进行电脑应用基本培训,利用当地优势资源,开网店销售木鱼石、轮椅、电动车。这个看似高端的项目最后收效颇好。

培训班里收获爱情

在绿星之家办公室200米远的一处民宅的堂屋内,放着八九台老式电脑,没有黑板,没有讲台,这就是绿星之家的电子商务培训基地。

就是这个网络改变了很多年轻残疾朋友的命运,1982年出生的宋天赐就是其中的一个。

从8岁起,宋天赐就不断受到类风湿和脊椎炎的折磨,读到小学五年级时,他就辍学了,后来不得不拄上双拐。他开始变得沉默寡言,很少出门。2008年,进入绿星档案的他得到通知,可以去参加公益组织在长春举办的电脑培训。虽然一开始因为跟不上进度差点想放弃,但坚持下来的宋天赐尝到了好处。目前他开网店销售康复用品,一个月能收入二三千元。

正说着,宋天赐开着残疾车过来了,他一直担任培训班的老师,他告诉我们:“在这当老师是纯义务的。现在我有这个能力帮助别人,真的很快乐。”

和淑兰开玩笑地说,“小宋教培训班赚大了,虽然多少会耽误点网店的生意,但却赚回一个漂亮媳妇。”在第一期培训班上,宋天赐和同样身有残疾的刘天虹相爱了,现在他们俩已经结婚(下图)。

据冯茂泉粗算,通过绿星结缘的残疾人夫妇已经有了六七对了。“在家蹲着,等不来对象,自己改变了,认识的人多了,有了养家糊口的能力,对象自然也就好找了。”

“绿星之家”的成员之间是松散式管理,平日开网店的开网店、行医的行医,但是一旦有活动,一个电话他们又聚拢在一起,用冯茂泉的话说,这里是他们永远的“家”,家里有事,当然要来。

本报记者陈秀云本报通讯员郭廷瑜崔燕隋继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