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绘就“心灵画卷”曾柏良
曾柏良

2008年10月06日 来源:南京晚报

在曾柏良的办公室,随手翻开一本名为《心灵的画卷》的画册,展现在眼前的是一幅幅美丽的图画,让大家不禁啧啧称赞。但是,看到旁边的图注时,没有人不为之动容:“4岁,《耄耋图》,获首届南宁市少儿助残书画展一等奖”“《国色天香》,被英国海外服务社收藏并挂在伦敦……”有谁会想到,这些美丽的、充满希望和激情的画卷,会出自一群盲人手中! 

 一次邂逅 盲童领他步入盲人绘画殿堂

曾柏良是广西美术家协会理事、南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他教盲人绘画缘于一次偶然的邂逅。

1971年一天,曾柏良在竹林里写生。突然,一个小男孩在他背后问他是否在画画。

“你不是看见我在画吗?”“不是的,我看不见的。”听到小男孩着急的说话声,曾柏良转过头来,发现小男孩双目失明。

小男孩说:“你画那边那只鸟啊,嘴巴长长的,背部是翠绿的。”可曾柏良左看右看都没有看到这样一只鸟,认为小男孩在糊弄他。没想到,小男孩拉着他在一张芭蕉叶旁找到了一只小鸟,小鸟与小男孩描述的一模一样。

曾柏良惊讶不已,男孩又告诉他,有一只小虫在吸芭蕉糖,身上有几个斑点。小男孩还在地上画出了所描述的虫的样子,曾柏良一看:“那不是七星瓢虫嘛。”

“那一瞬间太震撼了,一个盲人竟然可以对色彩、形状那么敏感。”这个震撼让曾柏良坚定了帮助盲人画画信念,他苦思冥想研究指导方法,想着如何更好地启发他们。这一研究,就是30多年。

一份执著 他创办舍得残疾人职业学校

为了教有兴趣学习而又贫困的盲人画画,曾柏良利用晚上和节假日到广西各地去找学生。刚开始,他的想法得不到别人甚至盲人学生的理解。当时,很多理论家强调绘画是视觉艺术,有人甚至还说:“曾老师,你不要再教他画画了,还是教他学按摩吧,还可以每小时挣20元钱。”

最大的阻力还是学生自身,盲人心里存在阴影和顾忌。曾柏良记得,有一个学生刚开始说什么都不愿意学,那晚突然停电,曾柏良就当场画了一只小鸟留给他。后来,这名学生受到感动决定学画画。

尽管有这样那样的阻力,但曾柏良还是顶住了。他用尽自己以及家人的积蓄,终于在1989年创办了南宁市舍得残疾人职业学校。学校不收任何外来资金,不收学生任何学费,画具等设备的经费均来自他微薄的工资。曾柏良共义务帮助了3万多名残疾人,自己却一直过着清贫的生活。

教盲人学画是一个艰辛的过程。由于盲人处于黑暗中,教他们作画必须自己也能体会那种情境,曾柏良就蒙住眼睛或关灯来练习。一遍又一遍,不知道练了多少纸,他终于掌握了在黑暗中作画的技巧。同时,他还练就了两手双管齐下或用脚作画等绝招。为了能用脚作画,他曾经长时间“金鸡独立”,训练的艰辛不是一般人能体会的。

为了让盲人能真切地感受自然和社会,曾柏良带着学生去看大海、爬高山。他还做模具让他们抚摸,甚至自己亲自上阵做模特,让学生认识更多事物的线条和轮廓,日积月累真正做到“勤能补拙”。

曾柏良说,教盲人作画不是单纯作画,他是想通过盲人作画为盲人找到自己那条“光明的心路”,同时让所有人能认识自己,相信自己,只要努力,一切皆有可能。

一颗爱心 他曾经收养了16名残疾孩子

曾柏良有一个特殊的家庭。他的家曾经收养了16名残疾孩子。由于这些孩子的先天不足,内心往往缺乏安全感,感到压抑时就会大叫大闹。每当这时,曾柏良与爱人便不断抚慰孩子,让他们感受到被关爱。

说起这些残疾孩子,曾柏良从不觉得那是一种负担,相反他认为在孩子身上得到了快乐和关爱。现在,这些孩子在他的教育下,很多在画画方面取得了好成绩。

1991年的一个清晨,曾柏良带着聋哑学生到区妇幼看病,在区妇幼门口发现了一名被遗弃的聋哑女婴。曾柏良二话没说就把孩子带回了家中,取名曾晓东。晓东一天天长大,曾柏良还培养她作画、弹琴、跳舞,让她在爱的世界里快乐成长。晓东5岁时,她的画就已漂洋过海,在日本、瑞士等地展出并获奖。

在曾柏良的影响下,聪明的晓东5岁起就开始学着教别的残疾孩子画画。晓冬由于双耳失聪,不会说话,就手把手地教:画眼睛,就摸摸对方的眼睛;画嘴巴,就摸摸对方的嘴。画得好时,晓冬就摸摸对方大拇指,以示表扬;画得不好,就摸摸对方的小手指,让他再接再厉。

曾柏良欣慰地说,他的许多学生学会了作画,就互相带动,主动帮助初学的残疾人朋友。

一个梦想 见证盲人集体作画的奇迹

通过曾柏良多年的努力,盲人画家的作品得到了社会的肯定,他们的名气也越来越大,绘画作品也漂洋过海为国争光。但更重要的,是盲人在作画的过程中,诠释了自己心中的世界,诠释了自己热爱生活,追求美好的乐观态度,以及自强、自立、自信、热爱生活的精神。

汶川大地震发生后,曾柏良的一名学生带领十几名盲人为灾区人民创作了一幅作品。画上是一个地球,周围有许多只手,寓意援助、关爱。

曾柏良说:“盲人也希望他们能够尽自己的一点力去帮助灾区人民,虽然他们看不见,但他们最懂得在黑暗中等待救援的感受。”

9月6日是北京残奥会开幕式。在南宁市民族大道航洋国际中心广场,晓冬戴着眼罩完成长达2008厘米的《奥运群英图》,践行奥运精神,为残疾运动员加油。

看不见太阳,却能用笔勾勒出心中的阳光;看不见世上七色,却能用鼻子闻出颜色……盲人绘画事业是特殊的,也是伟大的。而已经为之奋斗38年的曾柏良还在为这项事业努力着。曾柏良说,他有个梦想,希望十几名盲人一起合作完成一幅画。虽然这一尝试失败了,但他不会放弃。如果成功了,他要申请吉尼斯纪录,让全世界见证盲人集体作画的奇迹。

编辑:周言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