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我们沐浴同样的阳光

2008年10月08日 来源:大河报

倾诉人:志嘉女42岁

采访人:记者李岚实习生张渝王延辉

阳光透过窗户斜射到一个仅有8平方米的二楼小屋中,一个瘦小的身影在屋内晃动着,恍如一个顽童。伏案写字时,她用手吃力地画着一个个核桃大的字,一个字要写1分钟,然而25年的锲而不舍,她用血泪谱写出自己的心灵独白--《志嘉心语》。她一个先天脑瘫的患者,在现实和理想的交错中,在身体和精神的角逐中,颤手写华章,以志者之心,成嘉人之语。

童年爱浓得化不开

1966年,我出生在一个书香浓郁的家庭。母亲说,由于胎位不正,我在八个月就早产了,出生时还不到四斤重,连吃奶都不会,父母只好用滴奶器把奶滴到我的嘴里。生下来后不久,父母发现我四肢绵软无力,脑袋支不起来,该说话时不会说话,该走路时不会走路。父母就带我到省内外的大医院检查,才知道原来我是脑运动神经受损,先天性脑瘫,根本无法治愈。这一结论注定了我的一生,异于常人的一生。

父母是双职工,工作非常忙,根本没时间照顾我。等又有了弟弟后,一岁多的我,就被姥姥带回浙江老家了。在那里,姥姥用细致的爱呵护着我这个残疾的小生命。虽然姥姥只有小学的文化水平,不能很好地教我识字学知识,但是姥姥无微不至的爱却成为我心中永远的记忆,挥之不去。

我是个日常生活需要全面照顾的残疾人,吃、穿、大小便、行走都得借助于别人,而且这种借助有可能是无期限的,可姥姥从来都那样认真地呵护我,使我能够快乐地成长。

记得小时候,我体质很差,经常有病,一生病姥姥就很担心着急,有时深更半夜她就把我抱住往医院跑。有两次大病,几乎要了我的命,多亏姥姥的悉心照料我才恢复。八九岁时,我患上了急性脑炎住院,在那十几天里姥姥日夜守候在我的身边。尤其是两次抽骨髓时,我在床上不住地大声哭喊,姥姥则坐在门口啜泣。

岁月以它惯有的方式嘀嗒而逝,姥姥却以她恒常的关爱呵护着我。我慢慢地会拉着姥姥的手行走,之后,姥姥经常拉着我去看电影,看到夜深的时候,姥姥常常把我抱到怀里睡觉,用她衣服的大襟一盖,我整个身体都被盖住了,里面暖和和的。姥姥以她无私的爱,伴我走过了童年、少年,我幼小的心灵中收获的是爱的甜蜜以及浓酽的亲情。也许,我是不幸的,命运是悲惨的,但我在爱的海洋中自由、欢快地徜徉,慢慢成长。

16岁目不识丁

16岁的时候,我还是一个目不识丁、生活不能自理的人。当时我很羡慕那些能够上学的同龄人,所以姥姥把我带回了北方的郑州,回到了父母的身边。在父母的指导下,我开始了另一种生活,一边锻炼身体,一边发奋学习。

我看到弟弟每天欢快地背着书包,放学回家就做起作业来。他充实的生活使我有种想像弟弟一样学习的冲动。但我清醒地认识到:自己是连生活都不能自理的残疾人,不可能像健康孩子那样走进校园,坐在窗明几净的教室里享受正规教育。生活因为有所追求才丰盈和圆满,当然也在追求中才能彰显生命本体的价值。我毅然下定决心,拾起弟弟用过的小学课本,从零做起,开始我人生的又一跋涉。从拼音开始,从一笔一画开始。这期间,除了父母,我最热心的老师就是《新华字典》了。谁也没有想到,我这一学就喜欢上了读书和学习。从1978年到1996年,我不仅自学完了小学至高中的所有课程,还自学了大专文科的课程。

1983年,在我自学的第五个年头,我开始试着将自己平时的感想写在一张大的纸上。刚开始的时候,由于肌肉萎缩,我枯瘦的左手五指并用握住钢笔,把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到左手上,用身体把纸紧紧压在桌子边沿上,也只能勉强画出几笔简单的线条。并且由于身体会经常不自主地颤抖,所以我的钢笔经常会掉到地上,害得我要经常趴在地上四处寻找。后来我想了一个办法,用布条把笔拴住,结个圈儿套在自己的手臂上,钢笔就不再掉地上了,我也从此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书写时代”。由于好多笔画都写得不到位,所以我写的字每一笔都要画几遍,又大又乱。我花了半年的时间慢慢习惯起来写字,但字如鸡蛋大,一个字要花上3分多钟的时间,一般人很难看明白。为了把字再“缩小”一点,我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练字上。几个月后,写出的字已经像核桃那么大了,写一个字的时间,也缩短为1分钟。这对于我来讲,已经很不容易了。虽然这样笨拙吃力地书写,但我发现自己还能一直写的时候,激情和信心成了我坚持的动力。我感悟的点滴、感知的生活巨细汇入我那杂乱文字中,心中有一种释然、淡定。当电视台把我生活中感悟的短句进行节选播出的时候,我有一种成就感和自豪感,对自己存在的价值又有了更清晰的认识——我要有意义地生活。

[1] [2]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