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盲姐弟十年寒窗振翅待飞

2008年10月13日 来源:燕赵晚报

盲人也能上学吗?藁城市一对盲人姐弟,不仅从小和正常孩子一起上小学、中学,而且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先后考上了理想中的大中专院校。如今,弟弟中专毕业开办了一家按摩诊所,姐姐即将大学毕业。历经风雨学业初成的姐弟俩,正踌躇满志地筹划美好的明天。在10月15日国际盲人节即将来临之际,记者采访了这对姐弟。

普通农家连生两盲孩

1983年2月,藁城市南孟镇南乡村一对普通的农民夫妇,生下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是一个可爱的女婴。初为人父人母,孙月兵和妻子欣喜万分,给她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春娜。谁料到,几天后孙月兵和妻子便发现,这个有着一双漂亮眼睛的女儿,对眼前的事物反应非常迟钝,即使把手在她眼前晃动,她也没有反应。

女儿是个盲人!这个发现把孙月兵夫妻一下子从幸福的巅峰打入痛苦的深渊。是什么原因造成了女儿的残疾呢?孙家可是从来没有这样的病史。他们唯一能做的是抱着孩子四处求医,医生告诉他们,孩子是先天性青光眼,双目失明,仅有一点光感,能辨颜色,这种病没有好的治疗办法,至于女儿眼盲的原因,医生说不清。夫妻俩不甘心看着女儿一辈子生活在黑暗的世界里,又抱着女儿四处奔波,终于,有医生说针灸配合中药治疗可能有效,孙月兵夫妇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整天带着春娜扎针喝药,却毫无效果。

四年后,孙家夫妇再次生下一个男孩,父母给他取名叫喜涛。让父母痛苦不堪的是,这个孩子和他姐姐一样生来就双目失明,而且,连一点光感都没有。

孙家夫妻俩带着两个孩子,走遍了省内各大医院。最后,一家医院的医生告诉他们,孩子眼压太高,如果做手术,或许能降低眼压,使他们视力有所恢复。儿子满月时,父母带他做了第一次手术,没有效果,几个月后,做了第二次手术,仍然无效。在儿子两岁时,夫妻俩抱着最后一线希望,给姐弟俩同时做了手术,这次,儿子的眼睛依然如故,而女儿仅有的一点光感也在手术后失去了,成了和弟弟一样的全盲孩子。

这对盲姐弟开始时并不知道自己和其他孩子有什么不同。活泼的他们一样和伙伴们外出玩耍,只不过他们碰壁和摔跤的时候更多些。喜涛是个活泼好动又有些淘气的男孩子,他从不把自己当残疾人看,他和小伙伴们一起玩所有男孩子的游戏,上树、爬墙,一样不落。他们还经常玩捉迷藏,这个游戏,喜涛每次都会胜出。

姐弟俩就这样,在父母的担忧中磕磕绊绊地成长。

和明眼孩子携手进学堂

这一年,姐姐春娜7岁,到了上学的年龄。和她一起玩耍的同龄伙伴们,都背着书包上了学校,她感到非常失落,她向爸爸妈妈提出:“我也要上学。”

可是,一个盲孩子怎么上学读书呢?读过高中的父亲孙月兵,在当时的农村也算是个“知识分子”,思想比较开明,即使他,也不敢想象这样的事情,他不得不狠心地拒绝了女儿。

就在春娜为不能上学而难过的时候,村里的小学教师孙占良找到她家,“让春娜上学吧,我教她。”原来,孙老师曾经参加过藁城市教育局举办的“盲童教育培训班”,他要用自己的知识给春娜读书的权利。

盲孩子上学,困难太多了,可是在老师和同学的帮助下,春娜一一克服了。

盲人出行难,可春娜在同学们的帮助下解决得很好,每天上下学,都是同学们和她一起,手牵手地到学校去。

上学首先要识字,春娜先跟着老师学会了盲文。上课时,春娜用听代替看,因为有春娜这个盲孩子,老师每次都把书写在黑板上的板书一字一字地念出来,春娜则把每个生字、生词,都翻译成盲文。在课余时间,春娜让同学帮忙,给她念课本的内容,她再用盲文整理出来。考试的时候,老师一一给她念出卷中的题目,答案由春娜口述,老师记录。

用这样的学习方法,春娜不仅顺利地在普通学校读起了书,而且成绩很好。尤其是数学,每次在班里都是第一。

春娜小学毕业了,孙占良老师找到了当时韩家洼中学的校长。校长看到春娜的成绩这么好,非常爽快地接受了这个学生,并且特意嘱咐班主任要照顾好春娜。初中的学业内容相对更多更难,尤其是几何,需要认识图形,这对春娜是个难题,老师就手把手地教她,让她用手来触摸感觉,这一关春娜也顺利地通过了。在初中,依旧没有掉下过全班前五名。

春娜初中毕业了,因为有关规定的限制,她没能参加高中入学考试,但是她对知识的强烈渴求,再次打动了九门高中的领导,她进入高中就读。这是一所寄宿制学校,同学们都非常喜欢她,生活和学习上都热情地帮助她,而春娜的独立能力很强,她尽量少麻烦同学,洗衣,打饭、叠被等事情,她都能独立完成。

岁月流逝,转眼喜涛也到了上学的年龄。有了姐姐的先例,同样向往学习的喜涛顺利地进了学校读书。从小学到初中,喜涛基本复制了姐姐的路,而且,学习成绩也和姐姐一样出类拔萃。

双双考上理想院校

2005年,春娜高中毕业了,她想和明眼孩子一样参加普通高考,可是国家没有相关的政策,在好心人的帮助下,她进入一所盲人学校学习按摩。

学校里全部都是盲人,气氛比较沉闷,而且,他们的知识面也比较窄,一直和正常人一起生活和学习的春娜,在这些盲人中间,反倒很难适应,只上了十天,她就退学回家了。

春娜参加了当年的特殊教育高考,考出了519分的好成绩,以高出录取分数线127分的优异成绩,考入残疾人最高学府——长春大学特教学院,学习针灸推拿专业,学制5年。

春娜所在的班,共有50名学生,既有盲人、也有低视力人和正常人。在这样的环境里,春娜学习生活得很开心。

同一年,喜涛初中毕业,姐姐考上了大学,他很羡慕,他想,如果自己继续走姐姐的路,以他的成绩,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家里本来就很困难,如果姐弟俩都上大学,家里怎么能承受得起?于是,他放弃了上大学的想法,参加了省盲人按摩学校的招生考试。

喜涛上了中专,班里盲人、低视力和正常人各占三分之一。一直在正常人中间生活的他,选择了和5名正常学生住同一个宿舍里,他说,“我从小生活在正常人中间,我只和正常人争高低。”不管学习还是卫生,他所在的宿舍在班里总是第一。考试以后,每次都是他和老师一块批卷子,老师批普通卷,他批盲文卷。

弟弟毕业开店

姐姐准备创业

去年,喜涛中专毕业,他回到家乡藁城,在九门开了一家按摩店,他要用自己的知识回报家乡父老。

农村人的保健按摩意识不强,来他这里的多是病痛难耐的,有的甚至是动不了的腰椎、颈椎重病号,这需要按摩真本事,这也是喜涛选择在农村创业的主要原因。

凭着在按摩学校学到的专业知识,喜涛给来就诊的乡亲们一一解除病痛,为了让乡亲们信任自己,也为病人负责,喜涛开始都是免费为客人服务,不收客人钱,一方面,他要以自己的行动回报社会,另一方面,也是进一步提高自己的技术。

如今,喜涛已经有了自己的收入,他对患者做出承诺,不满意的随时可以退款。喜涛挣了钱后,不定期给姐姐寄去生活费,帮助她完成学业。

在业余时间,喜涛没有放弃学习,姐姐在大学里学过的课本,每学期都保存完好地拿回家,喜涛一本本地全部自学下来,不会的就打电话请教姐姐,喜涛能熟练地记住手机上每一个键的位置,打电话对他来讲没有任何困难。为了不影响姐姐学习,他还经常给姐姐发短信。盲人也能发短信?喜涛说,哪个键上有哪几个字母,都是确定的,按几下出哪个字母,也都是不变的,有什么不能的?这个小事,他和姐姐都没问题。只不过,接到短信后,要麻烦身边的人帮忙念一下。

孙喜涛还参加了美国海德里盲人学校的函授学习,学习英语,目前已经通过了初级考试,相当于高中毕业水平。现在,他正在准备中级考试。他告诉记者一个秘密,他还有一个目标,就是考托福,如果有可能的话,他希望将来能出国深造。

现在,喜涛有两个心愿,希望通过本报的呼吁,能有好心人帮助他实现。他想学英语,可是缺少老师,也没钱去聘请专业老师;他还想学许多许多的知识,可是缺少途径,暂时他还没有能力买电脑。因此,他希望有两个志愿者能够帮助他。一个是英语志愿者,帮他解决英语问题,另一个是方便上网的热心人,可以帮他上网搜集一些他需要的知识。

喜涛还想征集想学英语的盲人,他说,许多盲人没有进过学校,即使想自学英语,因为没有学过音标也很难,如果有人想学,只要在他的能力范围内,他愿意免费去教,学习者可以住在他的家里,住宿费全免,鉴于他家目前的经济条件,伙食费需要自理。

至于姐姐春娜,目前正上大四,理论课已基本学完,马上进入实习期,明年就要毕业了。她对未来也有了初步设想,她想先在别人的按摩店打工,一边积累实践经验,一边积累资金。时机成熟后,她想开设自己的按摩机构,如果成功,还要开全国连锁,把自己所学的知识,传播到全国各地。

历尽艰辛,春娜姐弟初尝成功的喜悦,对于他们的成长,姐弟俩感慨颇多。喜涛说,他和姐姐能有今天,多亏了自己的启蒙老师,让他们接受了正常的教育。和正常孩子一样走进学校,不仅给了他们知识,还给了他们正常、阳光的性格,使他们真正地融入社会这个大家庭。他们希望社会上的其他学校,能像自己的老师一样,给盲孩子们机会,让他们能接受正常的教育。

编辑:周言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