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跨越世纪的人本大爱

2008年12月15日 来源:新华网

伟人毛泽东说:“世间一切事物中,人是最可宝贵的……”。

名人奥斯特洛夫斯基说:“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每个人只有一次……”。

许心僮,广西鹿寨化肥有限责任公司青年工人,以他那高尚的心灵,滚烫的心血,无数的汗水,深情的泪水,诠释着人生和生命的真谛,演绎了——

一个长达一个年代跨越世纪的动人故事;

一个以人为本关爱生命的感人故事;

一个平凡人做出不平凡之举的可人故事;

一个充满真情洋溢亲情的暖人故事;

一个构建和谐温馨家庭的迷人故事……

爱的基石

公元1998年8月的一天,对于许心僮来说,人生和生命的升华从此开始了。

这一天晚饭后约20时分,许心僮到离家不远的工友家串门,没多久,工友家便来了一位不速之客。许心僮曾几次见过此人,名叫李建春,是工友的内弟,李建春小腿曾骨折过,神志不清,属弱智,不能自食其力,其父亲已不在人世,母亲年高多病,他排行老七,曾在姐夫家生活过几年。

这次李建春从距鹿寨上百里之遥的柳城东泉老家徒步走来,走了一整天,又饿又困。进得屋来,见姐姐不在家,而姐夫一言不发,李建春便自个儿走找饭吃,饭菜全无,饥肠辘辘的李建春没待多久便开门出走。正在和工友看电视的许心僮便起身跟了出来,两人走了几十米许心僮问:“你去哪?”“去找东西吃”李建春说。许心僮马上说:“那就去我家,我弄给你吃。”李建春“哦”了一声就随许心僮到了许家。到家后,许心僮便淘米煮饭,随后就去附近的烧鸭店买了半只烧鸭。李建春说他爱喝酒,许心僮二话没说又去买了一瓶米酒。这一餐,又黑又瘦,体重不足40公斤的李建春居然吃掉半只烧鸭,还喝完一瓶38度的米酒 ,酒足饭饱之后,李建春要出门找地方睡觉,许心僮心想:深更半夜的,身无分文,去哪找地方睡,只能睡路边了,于是说:“你莫走了,就在我这里睡吧。”许心僮的家其实只是一间28平方米的平房,夫妻俩仅一铺床怎么睡呢?幸好家里还有几块木板,许心僮便去找来几块砖头,搭起了一架简陋床。就这样,李建春在许心僮家一住就是10年。

此举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大惑不解者有之,不可思议者有之,风言冷语者有之,甚至反感恶意者也有之。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许心僮义无反顾收养非亲非故的弱智残疾人,十年如一日,表面上无缘无故,其实是有相当深远的“缘故”的。

许心僮出生在一个工人家庭,其父亲许田1959年进厂当工人直至2002年退休,是一位有着36年中国共产党党龄的工人,许父许母恪守的人生信条是: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做事。夫妻之间从没有争争吵吵,更没有与外人扯是拉非,十分善良。都说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许心僮从小就生活在这样的家庭里,父母的一言一行,在许心僮成长之路上潜默移化,虽然只是初中毕业,但他的人格、人性、人品、思想观念、行为准则已是“大学”毕业,正如他身边的同学、朋友、工友评价的那样:忠厚老实、心地善良、助人为乐。事实正是如此,怎么说他是一位大型国有企业的工人,但他却娶了一位小学只读到四年级,而且腿有残疾的无业姑娘为妻。问及他为什么娶这样的身有残疾且近乎文盲的姑娘为妻,许心僮回答说:“她人善良又勤快,家庭和好,她辛辛苦苦车化肥袋子挣钱供两个弟弟读大学,就凭这点,我不但要娶她,还好照顾好她。”多么朴实无华而又闪烁着人本之光的语言,十多年过去了,他一直在践行他的诺言。而妻子李桂芬说,心僮看得上我,是我前世修来的福,就是再苦再累我心里也是甜的。当丈夫把李建春带回家决定收养后,李桂芬没有半句怨言,而是全身心投入照顾好李建春,令人感动。

话说回来,当许心僮把李建春带回家并决定收养之后,父亲许田告诫儿子:“我老了,就靠这点退休金(每月600多元)养你妈,你爱人没有固定工作,又是残疾人,你又收养一残疾人,你承受得起这个压力吗?不过心僮,你这样做是对的,对人就是要尊重,要帮助,特别是对残疾人、老人更要有仁慈之心,正常人是人,残疾人也是人,更需要帮助,你要帮就尽力帮,你要养就尽力养,不能半途而废,我呢也会尽力帮的。”父亲的一席话,让许心僮心定如铁,今生不悔。这看似许心僮心血来潮的偶然举动,其实是他爱心的必然行动!爱的基石由此可见!

爱的奇迹

英国作家狄更斯说:“爱能使世界转动。”许心僮的爱能使瘫痪的残疾人李建春走动。

自李建春被许心僮收养后,吃好穿好睡好,李建春还特别嗜酒,每天可喝两三斤米酒,一年多下来,体重增加四、五十斤,但令许心僮万万没想到的是,李建春居然高血压瘫痪了。那是2000年5月的一天,许心僮下夜班回家煮好饭菜给李建春时,李说头有点昏不想吃,正当许心僮扶他上床休息之时,李建春脚一软就要倒地,紧接着眼睛紧闭,手往上举,嘴巴歪斜,牙齿紧咬,抽起风来了。许心僮即刻采取救助措施,先是一把掌把其歪嘴打正,接着用筷条撬开嘴巴,不让他自咬舌头,再掐住人中。稍稳定便打电话诉父亲 ,然后与父亲一起将李建春送到县人民医院诊治。医生一量血压,高达190。李建春住院治疗几天后,全身已经瘫痪,花去上千元,医生说这种病一时半载治不好,医药费你们承担不起,还是回家吃药,最最重要的是要精心护理,天天按摩,千万不能让病人脚手抽筋,一旦抽筋就难治了。

许心僮采纳了医生的建议,将李建春接回家护理治疗。如此一来,不仅许心僮除上班外,全部精力、时间都用在李建春的护理治疗上,而且妻子李桂芬,以及双方的父母都围着李建春转了起来。

这一“转”就是三年——

李建春瘫在床上,长年累月寻医找药、日日夜夜精心护理,其艰辛劳苦可想而知。为了尽快医好李建春的病,许心僮到处寻医找药,先后请了三位中草药医生到家为其治疗。其中一位医生治了 一段时间没见什么效果也就烦了,说:“我难医了,你另找高明的医生吧。”听朋友介绍,有一位远在外县的吴医生不错,许心僮就赶往百里之外把吴医生请到家里来。中药、草药、西药、药丸都吃遍了,没钱就借,确保每天不断药,几年下来,花去的医药费不下2万余元。

谁说久病床前无孝子?面对非亲非故的残疾弱智人,看看许心僮是怎么“尽孝”的。

每天从早到晚,不是许心僮在床前照顾李建春,就是妻子李桂芬在照顾,要不就是许心僮的父亲或母亲照顾,日日夜夜,寒暑易节,从没有过没人在李建春床前的时候,就是晚上睡觉,只有等李建春安静入睡了,许心僮才上床睡,但还始终不敢放心大睡,每隔两三个小时,甚至一两个小时都要起床看看李建春情况怎样,是否掉被子着凉,是否跌下床,是否大小便,是否饥渴痛痒。遵从医嘱,最耗费许家人心血、汗水、时光的是每天每日坚持不懈帮李建春按摩,从头到脚,从前到后,反反复复,通身按摩,累了困了,歇歇再按,热天按出一身汗,冷天按冻一双手,每天每夜按摩不少2—3小时,始终不让李建春手脚僵硬抽筋,全身始终处于柔和状。在按摩之时,许心僮经常说的一句话是:“小叔,你会好起来的,一定会好起来的。”除许心僮外,妻子李桂芬以及两方父母也经常为其按摩,天天如此。这是什么?这就是孝,这就是爱!

除按摩外,每天帮李建春擦洗身子熬粥喂食,只要李建春发出“哦、哦”之声,许心僮就知道他饿了,每天四、五次地喂,吃多拉多,大小便常拉在床上,一天换洗好几次,甚至连床板都备有两副。还有更有细致入微关爱:头发长了,请人上门前洗,脚手指甲长了,细心修剪,帮刷牙,帮剃须,帮护肤,帮掏耳,都做了。炎热酷暑不是电风扇就是手摇扇,数九寒冬,又是电热毯,又是取暖器。正因为如此,许心僮除上班外,几乎与外界隔绝,走亲访友、休闲娱乐、交往应酬全没了,他心目中只有李建春,所想所做全是为了李建春,为了他早日好起来。2001年春节,为了守候在李建春身旁,许心僮第一次没有与妻子一同去父母家吃年夜团圆饭,也顾不上观看亿万观众都免不了央视春节联欢晚会,直到妻子从父母家把饭菜带回家,他才一个人吃上盒饭式的年夜饭。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大爱所至,奇迹出来。2001年春暖花开时节,一动不动瘫在床上足足9个月的李建春,终于奇迹般地下床活动了。开始,许心僮几乎搂着李建春走,也只能移动几步,慢慢地扶着也能走了,几步、几十步、几百步,几分钟、几十分钟,许心僮就是这样扶着李建春走,困了,歇歇再走,白天走,夜晚也走,屋内走,屋外走,天天如此。两年后,李建春完全恢复正常,体重也增加了数十斤。李建春的人生,只有在许心僮及家人这般大爱之下,才能起死回生,才能过上温暖幸福的生活。李建春的二姐说:“小许,如果没有你这样照顾我弟,他早就不在人世了,谢谢你。”

大爱不言谢,爱的奇迹就是这样创造出来的!

爱的动力

有句伟人名言:一个人做一件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对于许心僮而言,做好事不仅仅难在“一辈子”上,而更难在做好事要承受巨大身心压力,真可谓做好事难,做长久的好事更难,做不被人理解的好事难上加难!然而,许心僮是一块磐石,是一块情与爱浇铸的磐石,当爱受到重压之时,不但坚不可摧,反而更加牢固,越发彰显爱的力量!

压力之一:偏见。

当许心僮把李建春接到家中收养之后,所听到的大多不是赞养之词,而是风言冷语:“许心僮真是个癫仔,娃仔不养养癫仔”,“疯了,一家人都疯了”;更压得许心僮喘不过气来的是:“他(李建春)有那么多兄弟姐妹都不养 ,你来养,不是傻子是什么?万一养不好,死了怎么办?好事变坏事,养得好,好话没一句,养不好,肯定找你麻烦,谁叫你没能耐还去养他呀!”于是乎,有人叫许心僮再莫傻了,赶快撵李建春走;有人建议许心僮到法院立个案,证明是好心收养,免得以后惹出什么事来有理说不清;还有人象躲什么似地远离许心僮,与他疏远了,断交了;更有甚者,嫌李建春脏,把许心僮住平房门前那排水沟堵了,还把许家门锁活页踢烂了……面对如此压力,男儿有泪不轻弹,每当夜深人静之际,许心僮还是数次偷偷自个儿默默流泪了,但他像没听见似的,你说你的,我养我的,从始至终,义无反顾,英雄无悔,初衷不改,与妻子、父母达成共识:全力以赴,一定要养好李建春,哪怕去讨饭,也要让他活得好好的。许心僮在为李建春按摩时,经常说的一句说是:“小叔,你一定要好起来,为你争口气,也为你的兄弟姐妹争口气!”肝胆洞,毛发耸,立谈中,生死同,一语千斤重!

压力之二:死亡。

李建春瘫在床上,形同植物人,没有更多的钱医治,随时都有可能死亡。“死亡”二字像两块巨石,时时刻刻压在许心僮的心头上,令他喘不过气来,特别是发病之初,李建春说的那句话:“小许,我去货了(死的意思)”,令许心僮倍加担忧和伤心,不禁暗暗流泪。许心僮最揪心的不是怕承担责任,而是怕自己无力医治李建春,让一个生命没了。人死不能复生,就算世上所有的人能原谅他,他也不能原谅自己,生命比什么都宝贵啊!以人为本,生命为大,许心僮把李建春的生命看作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而对生与死的压力,许心僮的动力是超常的,他要倾其全力的挽救李建春,他要举全家之力,不,是举三家之力,挽救李建春。没钱就挣,就借,缺医少药就四处寻找;日日夜夜按摩,从未停止过一天;细心喂食,精心护理,历经9个月的艰辛劳苦,李建春渐渐恢复,终于可以下床活动了。两年后,李建春完全恢复,行走自如。

压力之三:钱!钱!钱!

对于许心僮和李建春来说,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是万万不能的,钱意味着生死,意味着生命,意味着品质,意味着责任。

许心僮1986年进厂当工人,干过加煤工、吊车工、扳道工,1998年收养李建春时,月收入只不过400元左右,就是到2008年月收入也不过千元左右。妻子李桂芬系身患残疾无业人员,家庭生活十分简朴。自收养李建春后,生活就更拮据了。而李建春瘫痪后,无异于雪上加霜,一时令许心僮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找三朋四友借吧,不但不借,还说他是“癫仔”,只有一个最要好的老乡、同学理解他,借给他3000元救急。后来是妻子李桂芬用缝机整整加工了一年的化肥袋子才还完。许心僮别无选择,只有求助于父亲,知子莫如父,父亲毫无吝啬把全部积蓄6000元交到儿子手中:“这是我的退休积蓄和你妈车袋子攒的钱,全部给你,也不讲还不还了。”此外,岳父、大姐也给了4000元应急。特别令人敬佩的是,妻子李桂芬日夜加工化肥袋子,白天去厂里加工,夜晚在家里加,只要有得来做,几乎每晚都要加工到深夜12点以后。每加工一个袋子起初才2分7厘,就是现在也只不过5分3厘,扣除缝纫针线成本,每个袋子最多能赚4分钱,这辛苦钱挣的是多么不易啊!可为了李建春能重新站起来,这是唯一的挣钱方式,无论严寒酷暑,白天黑夜,再苦再累也要干下去。每天至少要加工500个,最多上1000个,一年18万个,10年180万个!180万换来3、4万,其中心血汗水是无法计算的。就这么辛辛苦苦挣来的几万元钱,几乎全部用在李建春治病和生活上,而许心僮一家省吃俭用,家里至今没一件像样的家具、电器,最值钱的恐怕就是那两台用来加工化肥袋的缝纫机了。

所有的压力都变成了动力,所有的动力都变成了一个字——爱;难能可贵啊!

爱的升华

什么是爱?为什么爱?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费尔巴哈说:“爱就是成为一个人。”

许心僮对李建春的爱,就是成为一家人。

许心僮对李建春的爱,是纯真的。民以食为天,李建春进入许家时可说是枯瘦如柴,70来斤这样。许心僮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天天让他吃饱吃好,鸡鸭鱼肉不断,而且以他的口味为准,比如他不吃牛肉、苦瓜、芹菜,从此就不买这些菜了,想吃米粉就买米粉,想吃夜宵就煮夜宵。李建春特别爱喝酒,爱到吃苹果也喝酒,一天可喝两、三斤。商店的店主曾问许心僮:“你不是不喝酒的吗,怎么天天买酒?”为了不让人再说他是“癫仔”,许心僮只好说:“现在喝点了。”正因为酒肉吃得太多,仅一年时光,李建春的体重增加了四、五十斤,同时患上了高血压,导致中风瘫痪,真乃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大病之后,许心僮控制李建春的酒量,如今的李建春体重是刚入许家的一倍,心宽体胖,脸色红润,神志稳定的李建春,经常背一把小靠背椅,提一瓶冷开水到屋外走走,与那个枯瘦如柴、出门不知回家,躺在路边就睡,甚至饿了在肉摊捡生肉吃的李建春比起来,完全判若两人。若论穿戴,李建春比许心僮要新要好,许心僮长年穿工作服,而李建春夏天有夏天的衣服,冬天有冬天的衣服,胖了不合身就另买新的。

许心僮给李建春的爱,是大度的。李建春嗜酒如命,身上没钱就从米缸里掏米去换酒喝,许心僮和妻子发现米缸的米少得这么快,知道是李建春换酒喝后从不责怪,而是把米锁了起来。李建春找不到米换酒就把烧水的大锑锅和煮饭锅砸烂卖了买酒喝,许心僮夫妻俩也没有说半句重话。前几年,李建春出门常不知道回家,有一次许心僮下班回家已是凌晨1点多钟,妻子睡着了,却不见李建春在床上,于是赶快出门去找,一直找到凌晨4点多钟才发现李建春脚手朝天躺在巷路边,全身脏兮兮的,赶紧请三轮车把他拉了回来。象这样不分白天黑夜常去找李建春,同样没有半句怨言。

许心僮一家人对李建春的爱,是亲情的。不是亲人胜过亲人,许家人完全把他当作家庭一员对待。今年40岁的许心僮夫妇,仅比李建春小5岁,却尊称他为“小叔”,不管何时何地都这么称呼。外人不认识李建春,问及他是许家什么人,回答自然而亲切:“是小叔”。他们的儿子则叫李建春为“叔公”。李建春已完全融入许家,完完全全成了许家人。逢年过节,许心僮都要带李建春去父母家过,过年还打封包给李建春。说起许心僮夫妇的儿子,还真与“小叔”密切有关。许心僮与李桂芬于1993年结婚,婚后因许心僮身患乙肝不能生育,待许心僮乙肝病好后,正准备要小孩的时候,李建春来到了许家,不久又瘫痪在床,于是夫妻俩毅然决定先不要小孩,等李建春病好后再要,没想到这一等就是3年,直到李建春完全恢复后,夫妻俩爱情的结晶才于2003年降生人世,屈指数来,结婚10年才生小孩,直是迟来的爱啊!

李建春的病好了,家里又添了个宝贝儿子,许家人比什么都高兴。当儿子呱呱坠地之后,接生的医生对许心僮说:“是个儿子,快给他取个名吧。”许心僮想了想,妻子姓李,小叔也姓李,小叔的病好了,小孩也出生了,双喜临门,就叫“许双双”吧。当笔者听到这么个故事不禁由衷而笑,许心僮也笑了:“起了个不男不女的名,有纪念意义就得了,管他哩!”你还别说,小双双4岁时就懂得亲近叔公了,也会为叔公说话办事了,他懂得叔公爱喝酒,见哪餐没酒给叔公喝,就问妈妈:“你怎么不买酒给叔公喝?”妈妈故意说没钱了,小双双不信,就伸手去掏妈妈的衣服口袋,掏出钱后说:“喏,这不是钱嘛,快去买。”

许心僮对李建春的爱,是永恒的。笔者为李建春在这样的家庭幸福生活而高兴,而满足,而许心僮则说还做得不够,他说:“如果小叔的家人愿把他接回去,我就送他走,如果不愿,我就给他养老送终。我还有个想法,怎样才能帮小叔找个伴侣,让他活得更美好。”多么宽广的胸怀,多么真情的大爱!只求不尽的付出,不求丁点的回报。是的,2008年11月2日,笔者第二次到许家采访,被他的精神所感动,把随身带的500元钱塞给许心僮以表敬意,没想到11月2日笔者第三次到许家采访,却听到带笔者去许家采访的欧阳碧大姐说:“小许收下你那500元钱感动得几夜睡不着,他从来没有得到外人这样的理解支持,想来想去,如今钱不成问题了,他把钱给了我,委托我把钱拿到县残疾学校,难得难得啊!”

以人为本,生命为大。爱,可以创造生命的奇迹,爱,是构建和谐社会之本,和谐社会人人有责,和谐社人人共享。人同此心,情同此理,许心僮及其家人,为人们关爱生命,奉献爱心,诠释生命、人生作出了表率,他以一位普普通通平民的名义,传承中华民族的美德,他以一位普普通通公民的名义,践行社会主义国度的文明,他以社会主义大家庭中普普通通的一员,共建泱泱大国的和谐。

爱在升华,值得赞美!

编辑:周言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