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浙江创业之星阮文龙——将灵魂融入城雕
创业之星阮文龙

2008年12月19日 来源:浙江上虞残联

 

(文/浙江省上虞市残联   严森海)

“如果说一个城市是一首诗,我希望城市雕塑是一首诗的诗眼。如果把一方山水比作一条龙,那么雕塑应该是画龙点睛的浓重一笔。雕塑是一个国家的象征,城市雕塑是一个城市的灵魂。一座好的城雕,融入的是作者的艺术良知和创作激情,也是雕塑家多方艺术素养的体现。”这是2003年11月,阮文龙在中国企业高峰会暨世界经济发展论坛上接受中央电视台记者采访时的精彩演讲。他的演讲博得了在场的世界经济论坛会主席施瓦布、全国工商联副主席保育均等所有代表的满堂喝彩。一同参加企业峰会和世界经济论坛的浙江省副省钟山向阮文龙投去了敬佩的目光。这位来自浙江上虞的肢体残疾人,以他独特的业绩和广泛的声誉于2007年11月被中残联评为首届全国残疾人“十大自强创业之星”。阮文龙成为浙江省唯一获此殊荣的残疾人。

曹娥江边的苦命儿

曹娥江有着与众不同的名字,也有与其它江河相似的美丽。她从浙江中部磐安齐公岭涓涓流出,汇合众多支流,曲折流过新昌、嵊州,宛如一条碧绿的玉带飘过上虞,滋润着大片土地,养育着勤劳而纯朴的人民。曹娥江以孝女“曹娥”而命名,历史悠久,曾哺育出一代又一代的乡贤名人。阮文龙,这个残坛“怪才”,也出生在奔腾汹涌的上虞曹娥江畔。

1964年9月,一个幼小的生命降临在上虞道墟镇海滩边一个村庄的草房里。农民家第一胎生了个儿子,父亲阮庆祥笑得合不笼嘴。全家人象过年一样,沉醉在一片欢乐之中。欢庆之余,大家想着给孩子取名,这一点阮庆祥很讲究,孩子的名字立即要取好。你一句,我一言,众人绞尽脑汁,将最好听最吉利的词语贡献出来。阮庆祥敲敲脑袋,望着大家说:“二哥的大儿子叫文虎,我们的儿子就叫文龙吧,你们说好不好?”“好!”阮庆祥的话音刚落,奶奶不知什么时候走进来的,她第一个表示赞成。

阮文龙的名字才叫了三天,这幼小的生命就出现了险情,眼睛闭拢,牙关紧咬,不吃不喝不叫不哭,只有微弱的呼吸,气若游丝。妈妈紧紧抱着襁褓,哭叫着:“文龙、文龙……”奶奶见状,知道这病难医,急忙找瞎子先生算命卜褂。还是父亲阮庆祥头脑灵活,他三脚两跳去叫村里的赤脚医生。

赤脚医生赶紧同阮庆祥一路奔跑,到家时他望着奄奄一息的小文龙说:“这孩子哭不了来就有危险了。”让我试试,这方法灵不灵,他自言自语着。赤脚医生在阮庆祥等人的帮助下,在小文龙的头顶和两耳下边三个穴中点了三处炙火。要是能哭出来就好了!赤脚医生又自语着。奶奶的老花眼睛瞪着孙子,妈妈含着泪水的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襁褓中熟睡的文龙,爸爸仔细捕捉着孩子脸上的任何细小的变化。

小文龙的嘴角微微抽蓄了一下,他的小脑袋略作晃动,看上去好象被蚊子蜇了一下似的。继尔,“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哇!”多动听的哭声,多美好的哭声;“哇!”这是生命回归的感叹,这是生命复苏的放歌。阮文龙从死亡线上被拉了回来。

转眼间,阮文龙长到3岁,命运之神降临给他的并不是天使,而是魔疫。中秋后的一天,父亲与母亲见三岁的小文龙还不会走路,便议论开了。“会不会孩子的脚有问题?”母亲心揣不安地问阮庆祥。于是,阮庆祥把小文龙放在桌子上,母亲则站在桌子的另一端,笑着朝小文龙拍手说:“走过来,胆子大,朝妈妈走过来。”小文龙开心地笑着,摇摇摆摆地移动脚步。很明显,一只脚跨出去的时候,另一只脚却是无力地拖着上前的,由此两个肩膀变成了一高一低,身子也自然变得顷斜。

夫妻俩急忙将孩子抱到村里的保健所,赤脚医生仔细一看,然后捏一把小文龙的脚,再让他试着走了圈。说:“可能是小儿麻痹症,你们再到乡卫生院去看看吧。”这下,阮文祥夫妇真的急了,妻子催着阮庆祥,咱快到乡卫生院去。夫妻俩你抱一程我抱一段,急匆匆地赶到道墟卫生院。卫生院的医生一看肯定地说:“你们的儿子患的是小儿麻痹证。”并叫他们到绍兴去医医看。

一个幸福的家庭被一片阴影所笼罩。第二天,天还未亮,阮庆祥就挑着箩筐,一只筐里放着儿子,一只筐里装石臼,与妻子一道在哨金船埠头乘船去了绍兴。穿过熙来攘往的人群,终于找到了绍兴市人民医院。一个胖胖的40多岁的女医生接待了他们。当听说小孩三岁还不会走路,女医生仔细看了看小文龙的脚,又把他放在水泥地上,拉着小手帮他一摆一摇地走路。“这只脚是罗圈腿,畸形了,是小儿麻痹症引起的。”女医生抬头对着阮庆祥俩夫妻说。“医生,你救救我们的孩子!”阮庆祥几乎是用哭腔的声音向女医生祈求。“你孩子的病不一定治得好,即使治也要化很多的钱。”女医生用同情的目光望着他们。阮庆祥的妻子不断地抽泣着,她此时连话也说不上来。父母的心里已经朦胧地意识到,3岁儿子的脚是否会给他带来终生的遗憾?天啊!为什么把这样的祸患降临到我们穷人家的孩子身上?

为艺术而着迷

为了治小文龙的脚,父母亲东借西凑,奔波于绍兴、杭州、上海各大医院。他们只有一个念头,哪怕是砸锅卖铁也要把儿子的脚治好。人生遗憾的事情还很多,现代医学对小儿麻痹症的医治仍显得苍白无力。经过一段时间的矫正,小文龙的脚虽有所好转,但走路仍然是一摇一摆,父母亲望着虎头虎脑的儿子,心中不时涌上一股酸痛。

阮文龙7岁那年,到了上学的年龄,父亲阮庆祥把他送进了附近的小学。爸爸叮嘱儿子:“你一定要自强,要争气,不要被人瞧不起”。已经懂事的小文龙坚强地点点头。或许是一只脚的缺陷奠定了阮文龙勤奋的心境,还是上苍从另一个角度赋予他聪颖的天资。阮文龙每次考试名列全班前茅,特别是美术课,阮文龙更是情有独钟,他绘画的禀赋熠熠地显示出来,他的画被老师贴在学校的宣传窗里。要是长大当个画家有多好啊!阮文龙一颗童真的心里埋下了艺术的种子。

由于家境贫寒加上疾病的原因,阮文龙初中尚未毕业就休了学。作为家中的大儿子,他意识到自己将要步入社会,为父母分担一份家庭责任。接下来他就去学补鞋匠,继而他又改学油漆匠。做油漆匠是阮文龙一生中的起点,漆匠与画画有着天然的联系,这正好给从小酷爱美术画画的阮文龙提供了一个初始进行美术创作的平台。

一年之后,阮文龙离开了学油漆匠的师傅,自己开始闯荡生意,画画成了他人生的一大癖好。他先在家里学画,临摹,依样画葫芦,他画得十分投入,画得十分专注。然后象作漆画一样在门窗上画,在玻璃窗上画。奇怪的是,一点也没有绘画遗传的阮文龙,竟画一幅像一幅,相当的形似。连母亲也说自己的儿子比师傅要画得好,画得像。

[1] [2]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