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安意如:世有解语花,凭谁解花语

2009年06月23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安意如         徐俊星摄

中国残疾人网站记者 徐俊星报道
        编辑:穆小琳

安意如,80后著名残疾女作家,其古典优雅的创作风格以及细腻柔美的笔触,赢得了众多年轻读者的崇拜和喜爱;其徽州女子独有的温婉与优雅,更是吸引了不知多少文人雅士的追捧和赞许。她,如花朵般美丽,如孩子般简单,如阳光般乐观,如清酒般让人如醉如痴。

人生若只如初见


为新书签名  徐俊星摄

与安意如相识已经快有一年的时间了,几次想见,每次都会有不同的感觉,每次都会从她的身上有新的发现或者小小的惊喜。新换的耳环,风格迥异的服饰和出人意料的小礼物,她总是那么善于在改变中寻找快乐,在快乐中寻找自我。

《人生若只如初见》是安意如早期的作品之一,二十出头的文学新人,用自己独特的理解方式,去解析古诗词背后那些唯美而动人的历史和爱情。不得不承认,终使有人一直在质疑这个年轻女孩说法的权威,但她那自然清新的文笔,还是勾勒出了唯美动人的意象空间,一切都是那么得令人心动。

“现在觉得以前的文字还是有些幼稚。”安意如谦逊地自我评价,顺手拂动了一下秀美的长发。

女孩那头光亮黝黑的长发不禁让记者回想起了两人初次相见时的情景。

那是安意如一本新书的记者见面会,记者应邀前往采访。曾经心中无数次的想象,安意如,这个精灵古怪的毛丫头,会是什么样呢?记者心中不免忐忑,有些紧张。离见面会开始还有十几分钟的时候,她终于来了。拄着双拐的安意如,虽然并不会跌倒,但脚步的移动却费力得让人揪心。(“其实我根本不会摔倒,这就是我走路的方式,只是和旁人不同罢了。”相熟之后,安意如告诉记者。)

当所有的目光都整齐地落在她身上时候,安意如竟然平静得让人心疼。她放下双拐后,安静地坐在沙发上。红色抢眼的中式上衣,一头光亮的长发直直披肩,目如秋水,嘴角微微上扬,甜甜地笑着,妆容精致得如同从画中走出的一般。敢说,倘若去掉“作家”的头衔,眼前的她依然是美的。

人生与完美,此事自古难两全。但是记者还是被近在眼前的美丽与残缺的强烈对比所震撼,手中的摄像机有些微微发颤。

倒是坦然自若的安意如,全然退尽了她年龄本应有的青涩,成熟稳重地应答着在场记者喋喋不休地提问。那精彩睿智的回答赢得了在场人的一致叫好,大家都感叹眼前的这个小姑娘所拥有的才学与智慧,低声细语地娓娓道来却掩藏不住她的机敏和伶牙俐齿。

令人感动的是,见面会休息的间隙,安意如还贴心地拿出自己带来的膨大海,请在场的所有人喝。

“天气干燥容易上火,多喝点膨大海对嗓子好!”安意如像邻家女孩儿一样热情地招呼着大家喝水,俨然没有当日主角的傲慢与不可一世。亲切,周到,贴心,让她赢得了当日最旺的现场人气。

没有名人架子的明星,安意如做到了。如此之人,不见想念;每每相见,仿佛如初见。可交,可见!

当时只道是寻常


闲暇时安意如喜欢做美容   徐俊星摄

每一个残疾人背后都有一段痛彻心扉的往事,为了忘记曾经的伤痛,他们都不愿回忆过去,直面从前的伤疤。

“一切也许是宿命,”安意如坦然地面对自己的残疾,“我从不抱怨自己的遭遇,既然已经发生了,一切都是老天给我的礼物,好也罢,坏也罢,我都接着!”一向乐观地她,从不避讳谈起自己的往事。

1984年,安意如出生在安徽的一个小城。由于早产缺氧,她不幸患上了脑瘫。到了周岁时,别的孩子都能爬能站了,小安意如却连坐都不会。跑遍了当地所有大大小小的医院,医生的答案却出奇地一致,他们明确告诉安意如的父母:“这孩子的腿基本上没有治了,唯一的办法就是通过机能锻炼来改善运动能力。”于是,从此以后,每天早晨安意如起床后,母亲会拿来两块自制的木板,用带子将安意如双膝一边一个绑在板子上,让她在墙角一站就是好几个小时。站到实在坚持不下去时,母亲请医生来给她针灸、理疗和按摩。吃过午饭后,母亲又会推来小三轮车让她骑,以改善运动神经。为了督促安意如锻炼,母亲就手里攥着一根毛衣针跟着,发现她偷懒就用针尖狠狠地扎她的脚,疼得她哇哇直哭,每天折腾到很晚才能睡觉。

“有时候我觉得妈妈肯定是后妈,不然怎么会对我那么狠心啊!”安意如开玩笑地说,“直到长大后,才体会到了妈妈的良苦用心,没有当年的狠心,就没有今天能走动的我了。”安意如感慨地说。

艰苦的康复锻炼,对一个成年人来说都是很难忍受,但倔强的安意如却一直坚持着。有时候,双膝绑着木板站在墙角,透过窗户,看着一抹亮光,从徽州民居的白壁灰瓦马头墙中闪现,把天和凹凸不平的地平线分了开去,然后,天地缝隙间出现一条金黄色光带,金带在缓缓流淌,殷红的太阳很快就从金带背后慢慢出现,露出它那红红的面庞。

每当此时,安意如就会忘记双腿的不适,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朝阳的光辉中慢慢变得轻盈起来。

“从小我的愿望就很简单:和别人一样地快乐生活。”安意如仿佛一下子回到了童年,“妈妈对我说,孩子虽然你残疾了,但你依然是上帝送到人间可爱的小天使。是妈妈的话,让我纯净地,快乐地度过了自己的童年。”

父母没有把安意如送到特殊学校,而是坚持送到普通学校就读。每天上下学的时候都会有一些调皮的孩子跟在她身后,刺耳地叫她跛子,用夸张的姿态学她走路。虽然感觉不好受,但天性乐观开朗的安意如,没有被自卑打垮,她总是对自己说:“让他们说去,我就我!”当别的孩子在外嬉戏玩闹时,她会把时间留给阅读。也就是从上小学开始,安意如就养成了读书解闷的习惯。“有时候半天就看一本书呢!”她得意地笑着,俏皮的鼻子微微地颤动。

中考报志愿前,安意如想了很久,最后决定报考中专,学财经专业。同时,她又报了自考大专文秘,两个不同的专业同时学,那段时间安意如忙得不可开交。“我要走出去,就必须有生存能力,可以靠自己生活,尽可能地拿到一张好点的文凭,为以后多打些基础。”好强的安意如相信人生应该有另一种可能,但她也知道,在机会来临前,自己需要蛰伏,需要等待。

陌上花开缓缓归

大专毕业后,安意如在当地一家私企找了份文秘工作。那家公司离家有半小时的路程,父亲心疼女儿,每天都要开车去接送她上下班。“有一天风很大,把父亲的白发吹了起来。曾经年轻帅气的爸爸,因为我变老了。”安意如伤心万分,一个月后,她还是选择了辞职。

从小安意如就一直跟着外公长大,外公是旧式文人,读的是私塾,练的是毛笔字,给小安意如讲的故事都是《封神榜》《西游记》《七侠五义》《隋唐演义》等经典名著,因此,跟着外公的安逸如从小她读的都是唐诗宋词。积累了多年文学底蕴的安意如,辞职后便开始在空闲时写作。80后的她,选择的是非常80后的表达方式和内容:她选择在新浪的论坛里“灌水”,2003年,网络正作为文学的全新战场被开辟,安意如的才华也在这里得到了展示和发挥。一个偶然的机会,一个网友向书商推荐了素未谋面的安意如。于是,安意如的第一部青春小说《要定你,言承旭》出炉了!作为初出茅庐的新手,安意如当时的稿费是1.6万元整。

事隔多年,如今安意如的待遇已经与之前相比有着天壤之别,但她却还记得这个数字。和记者聊起这个话题的时候,她平静地说:“当时我能拿到的月薪也就是1000左右。这稿费比我当时一年的工资都高。我是个知足的人,因此感觉很幸福。”对财富很淡漠的安意如,只是享受文字带给她的快乐,如此而已。

张爱玲是安意如喜爱的作家之一,那脱俗的雅士之风令她敬佩和尊敬,后来她果真和张爱玲结缘。2005年,她解读张爱玲生平的随笔《看张•爱玲画语》出版。 “没有特别的用意,我只是在和张爱玲对话而已。”安意如把每次

但成就安意如成为“著名的80后美女作家安意如”的,是古典诗词赏析。

写古典诗词赏析很是偶然。最初,她无意中在网上搜元稹的一句诗:“唯将永夜常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哀婉动人的诗句,用安意如的话说就是“那两句话把我煽着了”!

她去寻别人的解读,却发现没有多少人写过对这首诗的理解,大多是只言片语,写得好的更少,于是,她就动手把自己的理解写了下来。留意元稹,让她还发现一件逸事:元稹是《西厢记》张生的原型,而崔莺莺这个人在唐朝是真有其人,但文和人不符,于是安意如又从这个角度去写自己的感受。

安意如的世界太小了,然而“寂”和“ 静”却往往契合了品读古典诗词的心境。并非科班出身的安意如,从《诗经》谈到纳兰容若,从“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谈到翁美玲。她的考据并不严谨,但这种用80后的视角和温婉从容的态度解读诗情的角度,是安意如独特的风格。

人生并不完美的安意如,会反复强调“顺利”。这个将文字拿捏自如的女孩,这一次用词也是无比精准。历史唯物主义告诉我们,不是英雄造时事,而是时事造英雄。所以相比父辈的成功经验,80后更多地成就于自我的实现。他们不对自己进行刻意的培养和修缮,而是尽情尽兴地用这个时代给予他们的阳光,让自己最茁壮的枝桠随意开出饱满的花朵。如果被拣选,自然快乐,而没被拣选的,依然自得其乐。——花瓶中的花朵和深山中的花朵,都是开得一派烂漫的。

安意如的顺利,在于欣然开放的她被时代选择。随着“百家讲坛”易中天、于丹的走红,新一轮“国学热”走向高潮。安意如的古典诗词赏析,衔接了古典和现代的情感缺口。很快,她在一年之内连续推出三本新书《人生若只如初见》《当时只道是寻常》《思无邪》,成为第一位靠解读古典文学出名的青年作家。著名戏曲评论家解玺彰说,如今愿意做这种普及性工作的人很少,“不光一个安意如,有10个安意如,100个安意如最好,她的普及受大众欢迎,我觉得意义就在这儿。”

千山万水,而我在路上

长得很“江南”的安意如喜欢喝茶。如果自己在家,她总要自己泡茶喝。选择新鲜的茶叶、温杯、烫壶、掌握水的火候,琐碎,又能让人感觉到生活的情趣,回归本心。在家里,安意如有一套很好的茶具,但旅行时她却很少带茶壶,而是带一只马克杯。她觉得茶壶的损坏会让自己心疼,“用的时间长了,你会和它有一种相依为命的感觉。有时候物和人一样脆弱,有时候物可能比人更为可靠。人有时对任何东西好,其实也是对自己好。”

如果时间允许,安意如会在秋天前把大部分事情处理完,这样,秋天到来时,就可以出外旅行了。她很开心写作这个工作给她带来的附加价值——有足够的时间像自己喜欢的李白一样畅游千山万水。每年,安意如都要在旅行上花费大量的时间,短则三四个月,长则七八个月,她说自己很不习惯一直呆在一个地方。

每次旅行,安意如都是独自一人。这种执著,或许和小时候的经历有着某种关联。从懂事开始,母亲就对她说,我越不放心你,越要让你出去。我把你养在家里,我的不放心就永远打消不掉。她知道,父母不想自己变成一只笼中鸟。同时,由于身体的残疾,她自己也对远走高飞有一种近乎偏执的坚持。

因为旅行,残疾的她甚至和户外圈的很多著名人物都是铁杆朋友,他们愿意带着她徒步探险,不仅仅因为她美丽并且有趣。“我不找事,态度诚恳,什么样的路程,什么样的艰苦,我都能自然接受。”

其实,她自自然然接受的,不仅是千山万水的旅程。

观音,静观其音,声声入耳,一一在心

《观音》是畅销书作家安意如,继《人生若只如初见》、《当时只道是寻常》、《思无邪》等书之后推出的又一本古典文学赏析随笔。

《观音》延续了安意如之前古典优雅的创作风格,对元戏曲的代表性剧作《牡丹亭》《西厢记》《桃花扇》等进行了优美的赏析。

忙碌的现代人,有谁曾静静地坐在戏院里,领略昆曲软糯的声腔、曼妙的身段?《牡丹亭》、《西厢记》、《桃花扇》,也许这些戏名很多人耳熟能详,但有谁细细领略过它们的浪漫与传奇?“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袅晴丝吹来闲庭院,摇漾春如线”,元杂剧的魅力哪一点比唐诗、宋词逊色?以古典文学随笔闻名的安意如,带你畅读元戏曲的美丽与哀愁。她着力发掘元代戏曲中体现的人情、人性和自由浪漫的幻美精神,将今天的男男女女与古典文学中的人物千丝万缕的情愫牵扯在一起。

“观音”确实是观世音的简称,灵感也的确来源于此。据佛经《妙法莲华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描述:观世音菩萨具有无量的智慧和神通,大慈大悲,普救人间疾苦。当人们遇到灾难时,只要念其名号,便前往救度,所以称观世音

这本书写的是元杂剧,元杂剧演绎的是人间百态,人情是非,我在书的封面上总结了这么一句话:“戏写世道人心,人生百态。戏也是音,观音,观世间疾苦,声声入耳,一一在心。”“观音”这个书名既符合这个词的本意和出处,也有衍深的涵义。算是取巧吧,我认为这样会更有认知度。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