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郝兴田 黯淡人生的一袭华光

2009年12月30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中国残疾人网站:郝兴田,55岁,十几年前定居珠海,专职乒乓球教练,现在珠海市特殊学校任乒乓球老师。今年6月受残联之邀,组建一支智障儿乒乓球队代表广东参加全国特奥赛,一共收获四金三银三铜。他被家长称为“金牌教练”。

郝兴田认为残疾人士内心孤独,但心里很明白事理,更需要关爱。要像对待正常人一样对待他们,尊重他们,这样会给他们很多鼓励,使他们同样能找到工作、能过上普通人的生活。

●标签

郝兴田是专职乒乓球教练,但他教的队员都是智障人士,不但要教打球,还要教队员穿衣服、系鞋带。在今年的全国特奥赛中,他带领的8名队员,年龄最大的有40岁,最小的14岁,取得了四金三银三铜的好战绩,除了因故退出的一名队员外,其他队员真正做到“人人有奖,永不落空”。

后来,即使有学校高薪邀请他过档,他仍不为所动。郝兴田表示,对比高工资,他更关注残疾人士的成长需求。

目前社会竞争日益激烈,残疾人士渴望获得认可、尊重。郝兴田让他们找到了自信,也让他们找到了工作。残疾人士向别人证明,残疾人也有自己的特长。

谈训练

“我告诉他们金牌是个好东西”

时间轻轻翻过了2009年。郝兴田带着一群聋哑孩子在练习乒乓球。其他的学校高薪聘请他,他偏不去,他说这群身体有残疾的孩子太可怜了,“这些孩子应该有点特长,应该被大家关爱。”

记者(以下简称“记”):教这群智障队员打球,还要教他们穿衣系鞋带,您觉得那段日子累不累?

郝兴田(以下简称“郝”):那时候觉得压力很大,家长们信任你,把这群孩子交给你,你就得负责。白天教他们打球,晚上照顾他们睡觉,孩子们有智障,稍不留神溜出去怎么办?所以得紧跟着他们。

他们的世界很纯洁,相互之间的感情很友好,从来不会耍心眼。你只要夸他们,哄他们,尊重他们,他们就觉得特别开心。大热天在球场练球,没有空调,每天衣服要汗湿几次,但是他们没有怨言。一下课“呼啦”一下全聚在你身边,家里送来的礼物都会给教练留一份。现在他们每天都给我打电话,被他们这样惦记,我很感动。

记:代表广东省去青海参加全国特奥赛,孩子们个个都拿了奖牌,当时有没有出现水土不服或者身体不适的情况?

郝:有啊,吴建文刚去就有高原反应,但是这个孩子特别乖,竟然坚持到比赛结束。吴建文去后肺感染,身体一直不舒服,比赛前几天他都上场,还夺得单打银牌。最后一天比赛时,他的脸色发紫,我发现不对劲,跟裁判员说弃权。然后扭头看见他扶着球台倒了下去,赶紧送到医院去抢救。病情一直不见好转,在青海住了近一个月的医院,同行的两位残联领导轮流照顾他,现在还在家休养。

记:孩子们得奖后有没有什么变化,他们现在都还好吧?

郝:这次比赛收获太大了,本来是8名队员去打比赛,有个孩子临出发前精神状态不好就没有去,去的7名队员个个拿了奖牌。张杰文、李成华各获得单打和双打的金牌,徐枫和罗娜拿了女双金牌,一共是四枚金牌。徐枫、廖海翔和吴建文又各拿了单打银牌,冯华东、罗娜和张杰文又获得三枚银牌,总成绩是四金三银三铜。

刚开始去的时候,我就告诉他们,金牌是好东西,好好打球就有奖。他们相当的团结和卖力,获奖时大家都激动得不得了。回到珠海,各区镇给他们奖励,有的发奖金,有的帮忙介绍工作……现在罗娜去深圳嫁人了,徐枫在特殊学校读书,冯华东在家呆着,张杰文和李成华在平沙上班,廖海翔也上了班。

谈赛后

“心灵纯洁的孩子跟你感情深”

比赛结束后,孩子们真正离不开郝兴田了。40岁的冯华东每天上午、下午各一个电话,张杰文和李成华每周都要来看教练。家长喊他“金牌教练”。

记:比赛结束后,球队解散了,您会想念他们吗?经常还有联系吗?

郝:每天都有联系(开怀大笑)。冯华东每天上午和下午准时打一个电话过来,我不看手机就知道是他的电话。他不开心的时候,就在电话里跟我说,“教练,我不开心了”,然后跟我说不高兴的原因。我哄他,跟他讲故事,让他听妈妈的话,他就乐呵呵地笑。

上周残联给我们举办了一场庆功会,大家都来了。吴建文拉着我的手说,“教练,你是大人了,有什么事不要想不开,你不开心就告诉我,你要听话……”这其实是孩子的心里话,因为他们的内心很单纯,我听了也很感动。张杰文和李成华在平沙上班,每周坐一个多小时的公交车来看我,有时还给我带了礼物。

记:您觉得开心吗,这样被他们惦记着?

郝:很感动,很开心。我做了二十几年的教练,很多聪明成才的孩子日后未必会记得你,反倒是这些心灵纯洁的孩子跟你感情深。他们每天轮流打电话,每周都要来看我,这种感情反而像是亲情。

谈未来

“高工资算不了什么”

有学校出高薪聘郝兴田当乒乓球教练,他拒绝了,因为特殊学校邀请他去任教。现在,他每天早晚训练18名聋哑儿童打球,他要率领这支新球队去参加明年举办的广东省残疾人运动会。他说,还想带着孩子们夺金。

记:别的学校高薪聘请您,您干嘛不去呢,那样不是更容易出成绩?

郝:特奥赛回来后,我在别的学校当了两个月的教练。特殊学校找到我,说明年想参加广东省残疾人运动会,让我给孩子们当教练,我就直接辞了那边过来任教。我觉得给这群孩子当教练,做的事情更有意义。

记:为什么会这样认为?

郝:高工资算不了什么,关键是做的事情会不会被大家认可。这群孩子身体有残疾,本身朋友就少,内心世界更孤独,太需要大家的关爱了。他们必须有特长,我得教会他们打球。其实他们心里很明白事理,要像对待正常人一样对待他们,尊重他们,这样会给他们很多鼓励。张杰文他们打球拿了金牌,回来因此找到了工作,我也希望其他的残疾儿都能向别人证明,自己一点都不差,能赢得大家的尊重。 采写:本报记者 谢红梅

●上榜理由

郝兴田又当爹妈又当教练,一个平凡的老人,一个被忽略的群体,一颗相信再脆弱生命也有光华的心。这种坚持,值得致敬。

●网友评论

不求名,不求利。郝兴田被残联委以重任之时,就已经感到了肩上担子的分量。同时,他全凭一颗宽容博爱的心,给孩子们带来了一种信念和荣誉,那就是———没有谁不行!只要拼搏,就会有收获!让我们为这群特殊的队员和尽职尽责的教练致敬。

——— 奥一网友“叮当”

编辑:周言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