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五四青年”之朱绍平

2010年05月19日 来源:


朱绍平

 

人物简介:

朱绍平:1973年生,云南边防总队勐马边防派出所政治教导员。朱绍平曾患慢性粒细胞白血病,带着右耳失聪、免疫功能和体力明显下降等后遗症,多年来,他在边疆民族地区的社区民警岗位上,为党分忧,为民解愁。2008年,他当选为云南省首届“百姓最喜爱的十大人民警察”,2009年,荣获 “云南青年五四奖章”,2010年5月,他被共青团中央、全国青联授予“中国青年五四奖章”荣誉称号。

生命奇迹——社会给了我二次生命

1999年2月,担任勐马边防派出所警务区警长的朱绍平,在为群众办理户口时突然昏倒。经多家医院诊断,他患的是慢性粒细胞白血病。那一刻,少言寡语的朱绍平几乎绝望!

“我只有26岁,美好的生活才刚刚开始,我要活下去!”朱绍平对美好生活的热切向往、对生命的强烈渴望,前来看望他的战友和领导都为之潸然泪下。

幸运之神,总是眷顾那些与病魔抗争的人。他是不幸的,又是幸运的。朱绍平所在部队经多方联系,最后通过在美国的“世界血清之父”———李政道博士求援,在亚洲最大的骨髓库———台湾花莲慈济骨髓捐赠中心找到了相配的骨髓。2000年9月14日,朱绍平在成都进行了骨髓移植。

生命的奇迹就是这么出现的。2002年1月,手术的成功,使在战友们视线中已经淡忘的朱绍平又重返工作岗位。

“我的命大,我知道要找到相配的骨髓真是太难了。所以,当有人说我是生命的奇迹时,我心里涌动的是无法言语的爱。”朱绍平说。

朱绍平回来了,在战友们眼里他依旧是个病人,可他早把自己的病忘到了脑后,他惟一的想法就是“我要工作”。 有了这一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特殊经历,朱绍平更加深刻地体会到人间真情的可贵。他经常说,是部队和许多热心人给了自己第二次生命,自己一定要竭尽所能回馈部队,回馈社会,回馈所有关心爱护自己的战友和人民群众。就连到辖区人口最多、情况最复杂、任务最繁重的勐马警务区工作,也是他主动要求的。

在他的多次请求下,所领导才同意让他到辖区面积最大、居民人口最多、治安防范任务最繁重、情况最复杂的勐马警务区工作。但领导考虑他身体欠佳,希望他好好养病,战友们也处处关心他,不让他干重活,可他就是闲不住,每天骑着自行车在辖区到处转悠,问问柴米油盐,聊聊家长里短,听听百姓的心声,鼓鼓群众的干劲,不到三个月时间,他就基本摸清了辖区情况。

心系群众——军民鱼水情义深

位于云南省西南部的孟连县勐马镇,与缅甸第二特区邦康市仅一江相隔,大部分群众不会说汉语。对于从贵州入伍、不会说傣话的朱绍平来说,当好一名社区民警更加困难。

刚学会傣语,朱绍平便开始走村串寨。可没几天,就发现傣族名字很难记,给提高人口熟悉率增添了困难。为闯过此难关,朱绍平反复琢磨、比对,终于发现了傣族群众取名的规律。朱绍平还发现,通过傣名还可判断出已婚、离婚、再婚等信息,他在短时间内就记住了辖区914户傣族群众的基本情况。

克服“语言关”和“姓名关”后,朱绍平认为只有熟悉辖区情况,才能更好地管好人口和治安。2002年以来,他勤走、勤看、勤听、勤问,深入辖区村村寨寨走访调查,他先后骑坏了3辆自行车、两辆摩托车,穿破了20多双胶鞋,写下了8万多字的走访笔记。现在他能准确说出每个村寨、每户人家的情况,提起辖区任何一名群众,他都能准确说出其住址、家庭情况、现实表现等,成了名副其实的“辖区通”


朱绍平8万多字笔记手稿

在勐马,群众有困难,首先想到的是朱绍平,在他们眼里,朱绍平能办实事,是他们的贴心人,孩子不听话、群众醉酒、父子不和、夫妻吵架、甚至学生没学费也找朱绍平……2006年底的一天,朱绍平到勐马村贺哈老寨走访,发现因母亲去世、父亲涉嫌犯罪在逃,已辍学半年的孤儿岩保蹲在路边烧火取暖。

朱绍平问明情况后,及时与勐马镇中心完小联系,为岩保办理了入学手续,不但帮其免除学杂费,每月还资助岩保100元生活费,一直资助到岩保初中毕业。在朱绍平的日记里记载着这样一件事: 2007年6月5日晚,勐马镇中心小学四(4)班学生玉窝相又来家中对我说:“叔叔,我没钱了。”我于是依旧给她钱(11元),煮面条给她吃,检查作业后送她回学校。家住勐马村贺哈老寨的岩保今年16岁,八岁就成了孤儿的他永远也忘不了,是朱绍平叔叔帮他办理的入学手续,帮其申请免去学杂费的同时,每月还给他100元,一给就是两年。像这样的贫困生,朱绍平先后资助了18个,资助金达万余元。


朱绍平和孩子们在一起

朱绍平说,他来自大山,是穿着警服的农民。农民最懂得农民的心,农民最懂得农民的苦,一旦辖区的村民遇到什么难事,他比自己的事还当紧。尤其是那次病魔后,他养成了记笔记的习惯,到目前为止,他已写下了八万多字的走访笔记。

翻开朱绍平的走访笔记,虽然字迹有些潦草零乱,但文字非常简单朴实:李家的东西被偷了、王家的猪病死了、赵家的粮食遭灾减产了、钱家两口子又闹矛盾了、孔家的孩子上学交不起学费了等等,这些都是他关心的事。

2004年的一天,勐马镇连降大雨,家住勐溪一组村民郑治平家的谷子已成熟,由于父亲刚去世一个多月,母亲又离家出走,家中只剩下兄妹俩,无法收割。如果收割不及时,谷子有可能烂在地里。

兄妹俩无计可施,找到了朱绍平。朱绍平再也坐不住了,天还没有亮就起床,先到农贸市场买些菜,带领警务区的三个战友去帮郑家收割稻谷。从天亮忙到天黑,累了一天的官兵共为郑家收稻谷20袋。看着家里堆成小山的谷子,郑治平激动地说:“感谢朱警官,如果没有你们,我们家一年的辛苦就白费了。”

住在山上的居民,生活大都十分贫困,有的家庭甚至连买点盐巴、面条、酱油都困难,而就这点东西也得在每五天一次的赶集时才能买到。看到这些情景,朱绍平心里很难过,便在每次下乡走访时,在自行车的后座上装上几袋盐巴、面条和饼干等,看见谁家里困难,他就送上一点。看到他们接过东西时脸上绽放出的笑容,他的心头便乐开了花。

家住勐马村贺哈老寨72岁的波玉永和老伴咪玉永相依为命。2006年1月,朱绍平得知波玉永的老伴大小便失禁,生活十分困难时,便用身上仅有的50元钱买了几把面条和蛋糕送到老人家里去。朱绍平还通过老两口吃力而生硬的手势判断,其家里电线断了灯不亮,朱绍平帮他们把电线接好,灯亮后,老两口会心地笑了。朱绍平走的时候,他们拉着他的手禁不住流下了热泪。

有一年冬天,雨下得很大,寒气逼人,朱绍平忽然想起1995年从澜沧县搬迁到勐马的杨学英一家。这户人家由于地少人多,主要靠租田种、打工、养鸡养猪为生,五口人挤在一间不足50平方米的小土屋里,生活极为艰辛,此刻也许正在为生计而发愁呢。他放下手中的笔,骑上自行车又上路了。在雨里走了半个多小时,当他雨一把、泥一把地推开杨学英家门,送去几件御寒衣物和食品时,杨家人喜极而泣,朱绍平也高兴得流出眼泪。


朱绍平看望村民

勐马边防派出所地处普洱市孟连县西南部勐马镇,与缅甸第二特区佤邦总部邦康市相邻,居住着傣、拉祜、佤等15种民族。2004年初,国家一级电站溪洛渡电站开建,先后有2000多名移民迁入勐马。勐马镇成了全省最大的移民搬迁工程示范点,而移民村就设在朱绍平管辖的警务区,移民的迁入,和当地居民在田地、水源等产生的纠纷,逐渐成为新的治安热点和难点,这样的重担就落在了朱绍平的肩上,回想起那段日子,他几乎没有吃过一顿安稳饭,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

2008年5月28日,因一点小摩擦,一个移民少年和一个傣族少年各自纠集数百人,剑拔弩张,眼看一场械斗即将发生。朱绍平接到报警后,迅速赶赴现场处理。混乱中不知谁投掷的石块砸在朱绍平头上,鲜血顿时模糊了他的双眼。看到这一幕,突然有人喊“住手,朱警官受伤了!”现场瞬间静了下来。事后,有人说他傻,那么危险,你连命都不要了?朱绍平说:“我流血是小事,群众流血才是大事”。可见他和群众感情之深。

孟连“7.19”事件发生后,勐马辖区特别是事件中2名死者所在村的胶农群众思想很不稳定,抵触情绪较为严重。为了做好胶农群众的思想稳定工作,朱绍平冒着群众因情绪不稳易发生过激行为的危险,依靠平时积累起来的深厚感情,天天带领警务区干警深入勐啊警务区,加强对胶农群众特别是事件当事人的走访和回访,广泛开展法律法规宣传,认真听取群众的诉求,积极疏导群众情绪,收集各类信息20余条,为上级决策提供了可靠依据。省委调研组评价:“边防官兵在平息事态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工作中的朱绍平

百姓心声——声声赞歌送绍平

在辖区的每一天,朱绍平总是穿着那身橄榄绿的警服。他日出而作,日落而归,春去秋来,风雨无阻。

“边疆的泉水清又清,边疆的歌儿暖人心,清清泉水流不尽,声声赞歌送绍平……”这是当地百姓赞美朱绍平山歌中的一首,也折射出人民群众对边防警察的满腔真情。

有人问朱绍平:“你累吗?”他说:“不累,乡亲们需要我,我也离不开他们,我所做的工作是为党和人民做事,有人喜欢我,说明我有价值。”

“我所做的一切包含着各级领导的关心、战友的帮助、群众的支持,有幸在一个有着许多荣誉的边防派出所工作,是边防部队实行爱民固边战略这个大环境造就了我,是党和部队培养了我。”这是朱绍平发自肺腑的表达。

这个大山之子的话,句句都是掏心窝的。正是凭着这样一种赤诚和执着,十年来,朱绍平走遍了警务区的村村寨寨、家家户户,仿佛一团火焰照亮山寨、照亮了山寨百姓的心。

哦!既然深爱着这里的一草一木,既然牵挂着辖区的黎民百姓,既然像太阳一样温暖着这里的每颗心灵,既然深爱那夺目的橄榄绿,那就沿着山寨的小路出发吧!一个心怀人民的人,人民才会永远记住他。

编辑:谷雨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