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中国保尔王志冲:钢铁情怀幸福人生
中国保尔王志冲

2010年10月27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年近八十的王志冲鹤发炯目   徐俊星摄

(中国残疾人网站记者徐俊星报道)

本期人物:如今76岁高龄的王老,是个地道的“老上海”。他鹤发炯目,虽年少重残,但积极乐观的心态,令他身处逆境却不自怨自艾。他自学翻译即致用淋漓,经历坎坷却成绩斐然,至今出书60余种,600多万字。品德读物《不是神童也成才——我与命运抗争》获得文化部、广电总局、新闻出版总署和中国残联颁发的“奋发文明进步奖”。译作《活生生的保尔·柯察金》获华夏优秀图书二等奖。译作《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新译本,1998年起,上海译文出版社先后推出精装本、名著必读本等五种版式,印数已达20万册。

其创作的出版物有《东游记》、《南游记》、《西游记》、《北游记》等,译作有《冒名顶替》、《征聘官僚主义者》、《地球女孩外星历险记》、《海底外星人》、《神秘的锦盒》等。2003年已出版译作《酸奶村的冬天》、《入地艇》、《劫持奇才》、《忘却城》、《最后的战争》、《大战微型人》、《独闯金三角》。

 

拜访我国著名的翻译家王志冲先生是始料未及的,王老的名气和声望实在太高,如此泰斗级人物,一时间记者竟然有些恍惚。直到走进王老位于上海一个普通小区的小二居,迎面见到一位白发苍苍、面带微笑的老人,记者才顿然回神。他,就是王志冲先生,活生生的保尔•柯察金,活在我们身边的偶像。

钢铁布衣 乐享“蜗居”生活

 
50年的金婚夫妻,如今感情依旧   徐俊星摄

九十年代初的老楼房,室内格局极不合理,小而局促是记者的第一感觉。由于王老的家在一层,外边的围墙把整个窗台堵得严严实实,唯一向阳的房间在早晨十点多钟的时候,却显得昏暗无光。

墙皮因岁月的打磨早已泛黄,简单的家具,一张再普通不过的双人床占据了大半空间,唯有仅靠窗边的小书桌颇为吸引眼球。

一米宽高,木质的小方桌叠放在一张普通的书桌上,王老这一用就是快30年。

在小方桌后面,王老“坐”(其实就是站)着专门特制的板凳冲着记者幽默地打着招呼:“你们都坐啊!没出门迎接你们,我就自罚立正了!呵呵!”

因为身患强直性脊柱炎,王老的下肢已经完全僵直,不能弯曲也不能走路,对于一个思如泉涌的才子来说,常年束缚于几寸桌椅之间,恐怕少了这份乐观的心态也很难坚持到现在吧。

王老,总是被人们尊称为中国的保尔,他坚强、自信、独立、乐观的人格魅力,鼓舞和感染了不知多少即将颓废的心,但正是这位泰斗级榜样人物在现实生活中却过着无异于常人的百姓生活。

每天按时起床,吃饭,读书看报,睡觉,然后周而复始……王老满是幸福地说:“有老伴儿陪着我普普通通过日子,粗茶淡饭也是香。”

郑懿是陪伴王老左右已有五十年的爱人,也是他的知己和支柱。回忆当初与夫人的相遇、相识和相恋,年逾八十的王老竟然有些羞涩,“一见到她,我就有些心动的。”虽然眼前的郑懿早已褪去了从前的明艳光鲜,变得皮肤松懈,白发苍苍,但在王老的心中,她永远还是当初的美丽模样。眼中流露着无限眷恋,眼神追随着郑懿的一举一动,在王老的心中,夫人早已化作了他身体的一部分,割舍不开。  

从最初郑懿顶着种种压力,放弃了其他机会,毅然走进了王志冲的生活。同甘共苦,相濡以沫,携手走过了半个世纪。

是妻子买来拐杖,扶着王志冲一步一步学走路。走12级楼梯,从最初的一个半小时,到后来只需几分钟。而在以后的翻译写作中,郑懿无疑是王志冲不可或缺的助手。可以说,每部王老的作品,都凝聚了这对金婚伉俪的心血和付出。

如今,王老的身体愈见憔悴,写作已不是他生活的中心,和夫人郑懿乐享每天的24小时是他最大的幸福。

“每一天对我来说是幸福的,因为我有个好老伴儿!”王老冲着郑懿不由地乐起来。

“去,去!”郑懿有些不好意思地摆摆手,“生气”地撇了王老一眼,但一转身又递给王老一杯热茶,“有茶喝还看你油嘴滑舌!”

一本译著 改变了他的人生


身患强直性脊柱炎,王老只能“坐”着特定的椅子  徐俊星摄

“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对于每个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时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耻。这样在他临死的时侯就能够说:‘我已把我整个的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这段话,大概是当年出现在“格言摘抄本”上频率最高的一段话,也是学生作文中最喜欢引用的“名言”之一,它还走进了初中语文课本。现在,这些留在陈年日记本扉页上已经化开了的蓝色钢笔墨迹,成为那个时代最鲜活的表情。

如今的八零后也许无法想象一本名为《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的著作带给一个社会、一个时代的强大冲击力,但不可否认它存在的意义。王老因为这本著作的闻名而被世人耳熟能详,成为众人心中的活保尔,但回忆起当初“动笔”的冲动,王老十分感慨:“其实我也是这本书是受益者,正因为此,我才能一直坚持到现在。”

王志冲十五岁时突发恶疾,病情在短短的几天里急速恶化,很快他就不能下地走路,从此王志冲只能选择安静地躺在床上。“难道要这样一直躺着等死吗?”倔强的王志冲不肯服输,他开始尝试着躺着“读书”。

“那时候我真的快要坚持不下去了,”王老至今仍然无法忘记自己的恩师汤老师,“感谢她没有忘记我,也感谢她给我带来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汤老师的到来改变了王志冲的生活,她来看望他时,带了一个网线袋,里面装了几本书,其中就有《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读完了这本书,王志冲深深地被英雄保尔•柯察金所感动,被该书作者、严重残疾者奥斯特洛夫斯基所感动。保尔成了王志冲心中的偶像,从此,他开始“强制”自己通过电台学习俄语,“多学些俄语就可以多了解一些‘偶像’的故事。”王志冲拼命地吮吸着俄国文学的精华,渐渐地他找到了自己生活的方向,“残疾并不代表要放弃!只要活着就要抓紧时间过每分每秒!”

一个偶然的机会,王志冲开始翻译俄罗斯文学作品,虽然作品数量有限,但他开始品尝到“成功”的滋味。八十年代初,奥斯特洛夫斯基夫人到上海访问时,王志冲也有幸参加了见面会。

“至今我也无法忘记夫人的脸庞,”王老思绪回到了30多年前,眼睛凝望着窗外,“虽然没有机会和夫人说上一句话,但看到她我就更加坚定了自己生活下去的勇气和信心。”此后,王志冲更加痴迷于《钢铁》且一发不可收拾。他发现《钢铁》当时至少有10种版本,但其中不少是从俄语翻译成日语、英语,再从日语、英语翻译成中文的。这中间难免会产生误翻、误解。他觉得,有的翻译文本,非常严谨,但因而也显得拘谨;有的翻译文本时间太久,当时的语言与现在的语言发生很大变化。于是,王志冲在1996年翻译出版了《钢铁》少年版,1999年出版了普及版,几年后又出版了故事本、必读本……至今,“王志冲版”的《钢铁》发行量已高达20多万册。

对于媒体称赞他是“中国的保尔•柯察金”。王老连忙笑着摆摆手,“我确实从保尔的身上获取了力量,但我又怎能和他相比呢。”

阿丽萨是我们永远的“宝贝”

如今,王老和夫人的女儿早已长大成人,也近五十岁了,但一直没有生育。对于女儿无后的既成事实,老两口倒是想得开。“阿丽萨是我们永远的‘宝贝’。”两位老人笑着,一口同声道,“有她陪在我们身边就足够了!”

阿丽萨,是何许人也?猛的一听,人们也许还有些纳闷。但熟悉王老的人一定不会陌生,阿里萨是王老早年翻译的科幻小说《地球女孩外星历险记》里的主人公。

在王老翻译的诸多著作里,王老自己最喜欢的除了《钢铁》之外就是科幻类小说,其中尤其是“阿丽萨系列”。阿里萨代表着自由、快乐和机智,在科幻小说里她总是能化险为夷,摆脱困境,建立奇功。王老与阿里萨的缘分除了她天生善良可爱的性格外,还有与该原著的作者季尔•布雷乔夫之间的深厚友情。

王老与季尔•布雷乔夫之间可谓至交,王志冲翻译其作品数量颇多,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季尔•布雷乔夫本人平易近人的性格深深感染着王志冲。在长达十几年的时间里,两人书信不断,经常互通近况,彼此交心。王志冲在翻译时遇到什么问题,季尔•布雷乔夫总是及时地鼓励和帮助他。

“没有我的朋友,我就不会翻译出很多小朋友喜爱的科幻小说,”王老深深地怀念这位已去的故人,“没有他,我也不会认识阿里萨,也就不会有快乐了!”

季尔•布雷乔夫孩童般天真的性格同样感动和感染着王志冲,他回忆说,“1996年6月5日,季尔•布雷乔夫写信对我说:‘我有了一件喜事——少儿读者认定我是本国的优秀作家。这种评选活动一年一度,在俄罗斯中心儿童图书馆进行。该活动不允许成人插手,由孩子们自己决定一切。’字里行间充溢着其时已六十二岁的老作家孩子般的喜悦之情。和这样的人接触多了,自己也觉得自己变得年轻了呢! ”

此后,王志冲一鼓作气翻译了阿里萨系列的多个代表作,有《地球女孩外星历险记》、《入地艇》、《独闯金三角》、《大战微型人》等等,这些作品也为王志冲在孩子们心中赢得了众多喜爱。

“阿里萨,你们是看不到的,但她就在我们身边。”王老和夫人都坚定地说。从他们的眼神可以看出,爱丽莎的确一直陪着他们。

活着,就挺好!

“王老不能站的时间太长,他需要休息一会儿。”采访进行快半,王老的夫人郑懿便有些焦急地督促着。

快八十多岁的王老患病已有60多年,病魔侵蚀着他的每处关节和每寸肌肤,只要站立时间超过1个小时,王老的身体就会像针扎一样钻心地疼,如今王老每天几乎三分之二的时间都在床上躺着度过。读书看报,写作……床头的小台灯和高高垒起的书堆陪伴着王老成就了一个又一个著名的译著。

“那我躺会。”王老还是拗不过老伴儿,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吐了吐舌头,冲着记者不好意思地笑着解释,“我就躺一小会儿就行啊。”

王老一步步挪动着身体往床边移动,不到3米的距离,王老挪着“碎步”走了足有2分钟,“我这叫蜗牛搬家,不怕慢就怕站。”王老还不忘幽默地自嘲。

强直性脊柱炎的发展到后期身体就僵硬的和石头一样无法弯曲,看着王老完成躺下的动作,记者脑子里浮现出的是兵马俑倒下的场面,就仿佛没有生命的重物生硬地扔在床上一样。

记者无法想象王老是如何熬过过去60多年的病痛岁月,但看到王老躺好后冲记者微笑的样子,一切都有了答案。

“不介意的话,我就躺着和你聊哈!”王老笑得像个孩子,“在大学里不是很流行的‘卧谈’吗?我也流行一回!”

谈到以后的生活,王老老两口对视一笑,“活着就挺好,过好每一天吧!”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