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西部县城残疾人生活掠影

2010年11月01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中国残疾人网站记者刘一恒报道)长宁县,地处四川盆地南缘,是中国西部一个普通的县城,下设18个乡镇,人口共计44万人,其中残疾人 33000人左右。记者采访了其中的三位,他们有的从事基层政治工作,努力让村民生活得更好;有的用自己的勤劳智慧成为个体经营者,让一家人过上了比较富足的生活;有的传道授业,把自己的知识传递给孩子们。他们都是普通人,但是在他们身上,都闪耀着一些人性的光辉。

李永富:带领村民致富的残疾村支书

李永富,生于1956年3月16日,长宁县龙头镇北村支部书记。他在20岁的时候因为修堰沟摔伤左腿和左手,现在左手手指没有知觉,左腿行动不便,属于国家三级伤残。

那时的他本来已经考上了部队要去当兵,但是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当不成兵了。于是他在生产大队的安排下开柴油机、拖拉机等,并在实行土地承包制后开始自谋职业。李永富告诉记者,在改革开放以后,他给人补过鞋、修过自行车、自学过修理钟表。1981年左右,李永富加入官兴乡个体劳动者协会,这个协会专门扶持老弱病残的个体劳动者,并且鼓励自强不息、积极上进的劳动者。如果个体户里有需要帮助的,大家会你出三块我出五块的凑钱资助他们。李永富在个协一干就是十年。

1991年,李永富被推荐为代理村长,并在第二年换届选举的时候当选上了北村的村长,1997年7月份,他被调为支部副书记,9月调为支部书记,一直到现在。

李永富当了村长以后,在村里修了路,让村民出行能比较便利;修了排水沟,让农民的田里不管雨旱都能有不错的收成;还修了灌沟,能把山下的水抽到山上,让没有水源的山顶的田地也能种植。

 
李永富查看排水沟的情况(摄影/刘一恒)

李永富告诉记者,他希望全村在2010年能达到成片经济,为此,他在今年组织大家种烤烟,并修了36个烤房,建设了一万九千多米的水管用于灌溉。

李永富说:“我现在宣传的就是,北村要发展,就必须把资源变为‘资本’,我们现有的资源就是土地,全村两千多人,我们有2260多亩土地,算下来人均也就一亩土地左右,这就是我们唯独的资源。我现在去各个生产队开会做工作,给村民普及一些新思想。我希望外地企业能来北村投资,有企业进来的话,我们可以让他们免费使用土地,等企业有利润了,我们出了土地,那我们的老百姓就按干股东来计算。在企业没赚钱之前,我们的土地不算费用。”

“我们给老百姓说,比如我们这一亩地,今年准备种点苞谷种点红苕,我们都要付出汗水,但是收回来的有多少呢?和付出的比起来,我们几乎都没有赚钱,几乎在亏本。如果有企业暂时的使用这个土地,企业在盈利的时候我们算干股东,百分之一、百分之二、百分之五也好,具体看和企业的合作方式。另外这样还可以解决就业问题,现在全村有600多人外出打工,常住人口1600人左右,其中老人和孩子大概有800余人,实际劳动力大概是几百人。这几百人有的在近处打工,有的耕种家里的土地,如果有企业进来,首先就能解决这些人的就业问题。”

“很多村民只想到,我今天要种一百斤苞谷,明天要种一百斤谷子,他没有想到这片土地换位来拿给别人,我不仅上班有工资了,在企业盈利后我们还能分红。因为村里人均就那么一亩土地,这个土地靠我们挖啊挖,挖了几十年还会是那个样子,现在要做的就是开导大家的思想。”

走在村里的小路上,走上一段距离就能看见一座一座的水泥房子,蓝色的铁门,非常显眼。李永富告诉我们这就是烤房,“因为种烤烟,国家给予了相应的补助,所以修建了这36个烤房。但是今年因为气候原因,烤烟的收益并不很好,但是就我来说,任职20年,今年对北村农民来说算是收获最大的一年,烤烟这一项从收入来说增加不是很多 ,但是固定资产的收益相当大,36个烤房,每个烤房建造费用都要一万八千元,烤房有三层,农民可以用来搞养殖业,比如养鸡养鸭什么的,炕粉也可以(注:粉丝是当地的特产)。长远说来,这是村民收获的一笔很大的财富。”

 
李永富身后是烤房(摄影/刘一恒)

黄春晓:只能用板凳“走路”的个体经营者

在长宁县造纸厂大门的对面街,有一排平房的商铺,里面有杂货店、茶馆什么的,黄春晓的店铺就开在这里。那是一家大约十五六平米的小店,里面卖一些烟、酒、副食和生活用品。

黄春晓,生于1963年3月1日,长宁县人。小儿麻痹症让他双下肢严重残疾,无法站立,只能坐在板凳上,通过挪动板凳来“走路”,让很多人难以想象的是,他用板凳行动也可以走得健步如飞,并在这样的身体条件下,从事需要付出极大体力和精力的商业活动,并做得风生水起,让家人都过上了不错的生活。

黄春晓是从三年级插班开始念的小学,那个时候他11岁。在小学毕业以后他考上了长宁县中学的重点班,当时的成绩是全县第六名,但是因为身体残疾的原因,学校不愿意接收他,于是他就没有再继续念书了。对于这件事情,黄春晓心中直到现在都感到遗憾,不过时间久了,慢慢也就想开了,他说:“读不了书,总要走另一条路嘛。”

他对记者说:“自己不去努力的话,坐等是不可能的。所有事情都是这样。”这句话可以说是他的信条。于是,在不能念书后,他开始自学,学了两年,后来在长宁县造纸厂做零工,主要是帮着厂里收原料,制票,算账等等。之后黄春晓被安排在了长宁县味精厂(属于福利企业)上班,一直上到1996年,那时候企业不是很景气了,黄春晓开始报名下岗,出来自己做生意。

最初,黄春晓和爱人一起摆摊卖衣服,白天在现在店铺所在位置的旁边摆(那时候还没有门店),晚上去新街摆,在镇政府建造好这排门店的时候,他们租下了其中的一间,当时的房租是120元一个月。在租下店面的一年后,也就是1995年,黄春晓和爱人买下了这个店面。

 
 黄春晓和他的烟酒副食小店(摄影/刘一恒)

黄春晓说,作为残疾人,在经商的过程中有很多的困难,现在还好,但是在以前要经商,需要跑很多的地方,那时候交通不方便,配套设施不完善,对他这种身体不便的人来说,要经商可谓困难重重。但是他咬紧牙关,一步一步的走过来了。

现在的这个烟酒副食小店每天早上六点开门,晚上十点多关门,而且店子每天晚上都要人守着。黄春晓说,前十几年,是他晚上在店里守着,而这两年是他爱人在这里守着。他一般每天八点过就来店里,虽然是个小店,但是事情还是不少的,主要是杂活儿多。这种店铺不像那种卖品牌商品的店,货源问题会很简单,开这样的店会有很多的琐事,每样东西缺货了都要补,不过好在现在进货都是配送制,以前的货很紧俏的,进货的事情都要自己去跑,现在的货源多了,打个电话就能送货上门,省去了很多麻烦。

黄春晓说他直到现在从没申请过低保,也从来没领过低保,总觉得没意思,“领低保也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啊。”他笑着说:“低保只能维持你的最低生活标准,不会饿死罢了。人想要过好的日子和生活,完全要靠自己的,靠一百多块钱的低保,又能养活什么呢?”记者想起现在还有一些人,有房有车了还要占用国家最低生活保障费用的资源,这样的人在黄春晓面前应该会觉得汗颜吧。

罗晓熙:坐在轮椅上的老师

见到罗晓熙的时候,她穿着一件素色的T恤,一条运动裤,齐脖子的碎短发,皮肤白皙,笑容温柔。

看起来不过二十五六罢了,可她说:“我是77年的。”也许因为身体不便的关系,她不常出门,和同龄人相比,她的眼神依旧简单纯净。她是四川外语学院毕业的,英文专业。因为身体原因,虽然没能站上学校的讲台,但是在她自己的补课室里,她依然实现了为孩子们传递知识的愿望。

 
罗晓熙坐在她的补习班里(摄影/刘一恒)

2000年,对于罗晓熙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转折。那时候她刚刚大学毕业,和同学一起租房子,是那种老房子,她从露台摔了下来,摔断了脊椎,腿脚从此没有知觉,再也无法站起来。在受伤以后,罗晓熙回到了老家牟坪,修养了几年,对于一个刚刚大学毕业、风华正茂的女孩儿,这个打击,太过残酷。

罗晓熙说:“刚开始的几年,我很不习惯,也不习惯别人来看我,在老家的时候,有人过来,问起我怎么回事,我就开始骂人。那时候特别忧郁,不愿意起床,就天天在床上看书看电视。倒不是因为身体不好不起来,而是就不想起来,不想和人接触。后来过了一年多两年的时间,开始好一点,会在家门口坐坐。”

后来,在慢慢走出阴影后,罗晓熙来到长宁县城,开了一个补习班。在一个不临街的店铺里,把店稍微隔断了一下,前面摆上桌椅板凳,架上黑板,给孩子们上课,后面是卧室、厨房和卫生间。补习班里最小的孩子大概小学一二年级,最大的大概初中三年级。平常时候,补习班大概有一二十个学生,孩子们在她这里补课后成绩都有提高,家长反响也不错,虽然是一个很不显眼的小店子,但都不用广告,很多人都是主动找到她要补课的。像这附近有个女孩儿,在她这里从一年级开始,每天放学后都来学习,一直到五六年级。罗晓熙说,这个补习班,从开业到现在,她已经带过几百个小孩了。

虽然身体不方便,但是完全没有禁锢她骨子里喜欢自由的天性,她常常一个人或者和朋友一起去旅游,2008年的时候,她去云南玩了一个月,去年国庆去天津玩了五天。要是出门旅行的话,她就从长宁汽车站坐大巴到成都五块石车站,从五块石车站打车打到机场。罗晓熙笑着说,出门总是遇见好人,坐车的时候,司机会把她背上去或者抱上去,然后把她的轮椅放在后面。她说:“只要经济允许的话,每年都想出去玩啊!”

有合适的人,她也想找一个伴侣一起分享生活的,记者问她对另一半有什么期望,她说:“不管残疾或者不残疾,只希望两个人一定要有共同的语言,能互相帮助互相照应,年纪在正负10岁范围内都可以接受。但是两个人都坐轮椅的话,就无法互补了,生活会很不方便的,所以希望,对方身体上就算有残疾,也是要能彼此互补的。”

提到自己的伤,罗晓熙说:“活着就要走过来啊,到这个样子了,人也必须往前走,不能倒退的。没有人靠的时候,就要靠自己。”

“人要独立,不管是男是女,身体残疾或者不残疾。”她说。

注:中国现有8300万残疾人,根据全国抽样调查的数据表明,有10.51 %的残疾人分布在城市,14.96 %的残疾人分布在镇,其余74.53 %的残疾人分布在农村。

中国共有2000多个县城,其中包括县级市、县级市辖区和民族自治县。分布在县城之下的镇、乡、村的残疾人占据了全国残疾人数量的近九成,他们的生活情况,他们的喜怒哀乐,也许可以代表这个国家多数残疾人的现状。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