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山西王一森:从“百万富翁”到“专职义工”
“百万富翁”王一森

2010年11月02日 来源:山西晚报

 

“这次 ‘心理救助万里行’活动,只有开始,没有结束,要一直走下去,全国行、终生行!”说这话的人叫王一森,是太原的义工里赫赫有名的“老革命”,从十七岁第一次做义工,30多年从未间断。身为残疾人,“关注心理问题,关爱残疾人”,是王一森始终的目标。

2010年,王一森和他的“光明义工互助中心”筹划了 “心理救助万里行”,“一边救人,一边宣传。”说起“万里行”,王一森的声音铿锵有力。

A 放弃百万家产做义工

如今,王一森已经50岁,双眼有神,声音洪亮,一身藏蓝色的中山装,是他标志性的装扮。虽然他有小儿麻痹后遗症,但总给人留下“风风火火”的印象。很难想象,这位每天骑着三轮摩托,走街串巷宣传心理健康知识的残疾人,几年前还拥有百万资产。

1983年,王一森分配到一小学做杂工。1988年,王一森因身体不适,被批准病休。

在家的日子里,王一森想了很多,残疾人是弱势群体,“每次被人看不起,真的挺生气”。思前想后,他决定从帮助残疾人创业做起,“让他们自食其力,证明自己的价值”。

第二年,王一森结识了一位修理电器的残疾人,两人聊得投机,“他有技术,对待顾客态度也好”,王一森佩服有手艺的人,于是拿出结婚用的1万块钱,帮他搞创业。第一次倾尽全力帮助别人,“觉得很幸福”,王一森笑着,额头的皱纹很深。

1991年,王一森在文庙附近租了一块场地,开了一家青年俱乐部,开始生意差,他变着花样搞活动,“上午免费为老年人组织健身场地,下午组织未婚男女青年交友”,晚上才对外开放,赚点钱,“五毛钱一张票”,王一森张开右手,比划着。

生意有了起色,王一森就跑到民政部门打听,“有没有生活困难的残疾人,我来管他们”。王一森带着七名残疾人,把俱乐部经营得有模有样,不仅解决了生活问题,“还赚了些钱”。王一森很自豪。

到2001年,短短几年间,他手里的积蓄从3万元,增长到了将近260万元。

作为“成功人士”和“百万富翁”,王一森却做了一个让所有人意外的决定,2002年,他注册了“光明义工互助中心”,并放下了所有生意,全心投入公益事业。

作为当时全国惟一一家正式注册的义工组织,“光明义工互助中心”组织了多次爱心公益活动,义工也突破百人。

B 帮别人,自己成“负翁”

“很多人给我来信求助”,这让王一森很骄傲,“沁县的小琴姑娘”是他印象最深刻的,“很年轻,瘫痪了,没有父母,有个弟弟要养活。”

“我从她的字里行间能看出来,她对生活有热情,有理想”,同为残疾人,王一森大为感动,第二天,他只身前往沁县,“还没通知其他人(义工成员),我得先去把情况考察清楚了”。

“我鼓励她开个图书屋,免费为大家服务,在书屋里卖点日用百货。”回来没几天,王一森就组织了十几名义工成员,着手准备,图书、日用品“拉了整整三面包车”,给小琴姑娘送去,“我刚买的电脑干脆也给她送去了”,王一森一挥手,笑着说道。“小琴书屋”的故事,感动了很多人,更多的求助信纷至沓来。起初,王一森还兼顾着生意,两头跑,但他渐渐感觉分身乏术,“人的精力就那么多,要做什么事,就得全心全意去做”,王一森一字一句地说着,眼神很坚定。

那以后,除了学校每月发的700块工资,王一森再没有过一分钱的收入。不仅如此,他还自己出资,搞慈善,做公益,花光了所有积蓄不说,前前后后欠下了十几万的债务。

从百万富翁到欠债十几万的“负翁”,家里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老婆因此和我离婚了。王一森放慢语速,轻轻地说,“儿子今年11岁,跟着我”,他垂下眼,又很快把目光移向门外。

C 一次旅行改变人生轨迹

义工这一行,王一森一做就是30多年,不是“一时的兴趣”,而是他的事业,一切都缘于34年前那段发生在火车上的故事。

1976年,抱着最后的希望,16岁的王一森跟着母亲从太原出发,前往长春做手术,其实他心里很清楚,“自己的病不可能痊愈”。

8个月大的时候,王一森患了小儿麻痹,后遗症让他“左腿和两个胳膊都不能动了”,全家人想尽办法给他治病。

身体的缺陷,让年幼的王一森很痛苦,“一心只想着治病,学业基本上荒废了”,他无奈地说,“就知道加减乘除,其他都不会”,然后不好意思地笑了。

“当时也能站起来,但腿是软的,没力气”,王一森说,那是个有困难“抢着帮”的年代,上火车,他自己上不去,很多人来扶,“有个解放军,二话没说就把我背上去了。”遇到好心人,他“觉得自己的命太好了。”

“我文化不高”,写不了日记,但旁人对他的好,他一一记在心里,“要长本事,长能力,回报社会”,他暗自下定决心。

在天津转车去长春,王一森在火车上碰到了他的“中医启蒙老师”,开了他中医的窍。

那是一位老中医,当时正巧坐在王一森对面,萍水相逢,王一森甚至不知道老人的名字,“我记得他的眼睛,非常慈祥。”时隔多年,回忆起那次相遇,王一森若有所思地说。

在轰隆做响的列车上,老少二人聊了一路,老人口中那些中医的故事,让王一森深深着迷。

在长春做完手术回到家,王一森像变了个人,发疯似地自学中医,“不能低迷地活一辈子,振作起来,证明自己的价值”。

中医的理论深深影响了王一森,在学习的过程中,他渐渐迷上了“中医心理学”,一迷就是一辈子。

继2002年注册了全国第一家有营业执照的义工组织“光明义工互助中心”后,2009年,自学心理学20多年的王一森,考取了国际高级心理咨询师证书,“做好事也要合法”,王一森斩钉截铁地说。

D 一次义举后开始心理救助

对王一森来说,“义工”的“义”字,有两个含义,除了“义务”,更重要的是“意义”。

义工生涯里,王一森见过形形色色的求助者。

1988年年底,他第一次将人从自杀的边缘拉了回来。那件事,开始了王一森的心理救助生涯。

那段时间,他一有空,就会去山西省精神卫生中心门诊“实习”,一方面通过自己的双眼,观察不同患者的症状,另一方面,向有经验的专家、大夫们“偷师”。

一年的冬天,“大概12月底”,王一森像往常一样来门诊,刚坐定,就看见门口进来一对夫妻,男的目光涣散,无力地走着,一旁的女人表情沮丧,安静地跟在后面。排队、挂号、等待,整个过程,两人谁都没有做声。

王一森把一切看在眼里,直觉告诉他,“这个男的心理问题相当严重”。他悄悄地跟在后面,“他们进去看病,我就在外面看着。”

没一会儿,夫妻俩就出来了,拿着医生的处方缴费、取药,眼看就要离开医院,王一森急了,鼓起勇气走上前去,“我是搞中医心理学的,希望能帮上你们的忙。”女人愣了一下,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王一森赶紧解释,好说歹说,夫妻俩才将信将疑地同意让他“试着调调看”。

原来,这个男人患抑郁症多年,在医院看了几次,但还是反反复复,近一段时间病情急剧恶化,几次轻生未遂,一家人都急坏了。

王一森向患者家属解释,中医心理学运用的是“精神激活法”,这和西医常用的“阿普唑仑”等有抑制作用的药物原理相反,换个方法治疗,也多一点可能性。

最开始的反复不定,到后来的基本痊愈,王一森的治疗,用了3个多月。“看着他脸色一天比一天红润,眼里也有神了”,患者家属紧紧地握着他的手,感激得不知说什么好,那次治疗,王一森分文未取。

几天后的一个早晨,有人敲门,王一森开门一看,正是他救治过的那对夫妻,他们给王一森送来一面锦旗,写着“精神可嘉,妙语回春”,王一森小心翼翼地收藏好,“这是对我最好的证明”。

E 心理救助万里行将上路

2010年6月,王一森从深圳乘火车返回太原。在返程的列车上,王一森正在和同行的人聊天,忽然广播响了起来,“说是车上有人病了,需要有医学知识的人帮忙”,在别人的帮助下,王一森赶到病人所在的车厢。

犯病的是个外国人,躺在那里不能动弹,脸色煞白,嘴唇发紫,手指缩在一起不能动弹,“是心梗!”,王一森和在场的一个护士很快得出结论,“通过按摩劳宫穴来缓解症状”,王一森赶紧开始抢救。

15分钟以后,病人脸色好了一点。“我做义工,做好事,是有目的的”,王一森说得很坦白,“我就是为了帮助别人有个好的结果,这样来感动我自己”。这次火车上的经历让他很受触动,回到太原后,王一森就有了“心理救助万里行”的想法,希望用自己所学,帮助更多人,“把爱心传出去”。

9月底,他向山西省精神文明办提交了“心理救助万里行”活动的申请,手续刚一批下来,他就迫不及待地着手准备,买车,装车,做喷绘,开各种证明。

这次“万里行”,就是要把“科研成果献给社会”,同时培养更多的爱心义工和心理医生,更重要的是,“要证明残疾人也能为社会创造价值”。

10月22日下午,在太原市南内环街的一家不锈钢店门外,王一森正在装备着“万里行”的坐骑。一辆崭新的三轮摩托车,用不锈钢架子围出一个“车厢”,几个工人忙着丈量尺寸,为它“梳妆打扮”。“我特意新买了车”,王一森指着摩托车说,“车一装修好,我就出发,第一站是北京”。

王一森蹒跚地走到车跟前,“车头上还要安两个架子,一边插一个‘光明义工’的旗子”,他左手抓着车上的栏杆,右手在空中比划着,“这里要设计一个蓝十字,车顶上要挂‘祖国在我心中’的红旗”,像个孩子一样地描绘着他心中的“诺亚方舟”。实习生 王曦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