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石敞宇:《奋进》代表我心献亚残

2010年11月18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中国残疾人网站记者徐俊星报道)

石敞宇:

韩国著名残疾人书画家,因工伤失去双臂,后佩戴假臂专攻书法及抽象水墨画,迄今为止已成功举办28场个人画展,同时在美、法、英、德等国参与团体画展已超过200场。目前是韩国书法家协会会员,韩国美术家协会会员,韩国素描协会会员,笔墨艺术中心水墨速写讲师。

   

 
石敞宇在首届中韩残疾人美术交流展现场作画。(图片提供/石敞宇)

寥寥几笔,水与墨的交融、冲撞,使画中人物由浅渐深,几位自行车赛运动员在赛场上奋力拼搏的场面即刻跃然纸上;末了,轻点几处朱红,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短短几秒,仿佛听得见运动健儿冲过终点时“砰砰……”的心跳声,极限与挑战,动感与激情瞬间膨胀并爆发,“好样的!”在这一刻人们忍不住为之呐喊起来。这幅取名《奋进》的画作,正是由来自韩国的无臂书画家石敞宇为今年的广州亚残运会精心创作并送上的一份特殊的礼物。

石敞宇,在韩国艺术界颇具影响力的残疾人书画家,在中国却显为人知。今年11月,在中国首都北京举行的首届中韩残疾人美术交流展让中国百姓第一次认识并走近他,一个值得尊敬的艺术家。

方寸水墨演绎无限生命活力

 


石敞宇每天都沉静在作画的乐趣中。(图片提供/石敞宇)

 

石敞宇应邀在交流展开幕式上现场作画,一米七左右的身高,略显消瘦,样貌并无寻常之处,但他裸露在外的“双手”的确有些与众不同。为了方便“拿”起画笔,石敞宇的金属假臂前端特别设计了类似钩子一样的“手”,但即便如此,在场观众还是为他捏了一把汗。

当画纸和笔墨都摆放好之后,石敞宇干脆脱去鞋子,直接站在画纸上,只见他俯身娴熟地“拿”起画笔,端详了画纸半刻左右便沉着地开始“画”起来。当墨汁触及宣纸浑然散开的那一刻开始,围观的人们便闭住呼吸,不愿错过他的每一个动作。

由于假臂没有助力,所以石敞宇每下一笔都要依靠腰部及全身的力量来带动“手臂”变换动作,一个看似简单的一撇一那对他来说就是不断重复各种姿势的全身运动,俯身、曲腿、左转腰、右转腰……仿佛画面早已在他脑中定格,石敞宇几乎没有停下“手”中的画笔,便将画作一气呵成。看似随意的几笔,却将画中人物的激情挥发地淋漓尽致,区区几尺画纸,根本无法束缚画中蕴藏的无限生命活力,仿佛肉体与灵魂随即便会破纸而出。

石敞宇参加本次在中国举行的美术交流展是他至今为止第一次参加残疾人领域的国际美术交流活动,之前他都是与健全人同台竞技,并且从未输于他人。石敞宇擅长抽象水墨和裸体素描,并开创了脚写毛笔速写的新流派。从1991年获得韩国全罗北道省书法大赛一等奖之后,石敞宇获得的奖状早已经不计其数。1990年开始,石敞宇便应邀参加各种形式的美术展,而他自己举办的个人美术展也已达28场之多,甚至连他的素描作品也已作为教学范本收录到韩国2002版的中学生美术教科书之中。2006年,德国世界杯期间,石敞宇还在美国、瑞士、意大利和法国成功举办了以足球为主题的个人美术展览,当蓝眼睛白皮肤的外国人看到面前这个没有双臂的残疾人潇洒地挥动画笔作画时,纷纷竖起了大拇指赞叹亚洲残疾人英姿勃发的魅力的确无人能及。

即使只剩一只脚趾 也要好好努力


石敞宇创作的抽象画


石敞宇画的人物素描

石敞宇现在已经成为韩国家喻户晓的艺术家,名利对于他来说只是过眼烟云,开拓艺术的新境界是他一直不懈追求的动力。为了研究脚写毛笔速写的新技法,石敞宇天天坚持用脚趾夹着铅笔写字画画3个小时,然后再换成毛笔周而复始地练习。“即使只剩一只脚趾,我也要写出最美的字,画出最美的画。”石敞宇总是不放弃任何可以努力的机会,哪怕只有千分之一的机会,他也要尽全力争取。夏天,石敞宇的脚趾经常因为出汗与笔杆摩擦磨出血泡;冬天,他的脚趾也常常因为裸露在外面时间太长而生出大大的冻疮,但即使如此,石敞宇也没有停止过练习,“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要好好努力。”石敞宇总是把这句话挂着嘴边激励自己不停地坚持、再坚持。

近几年,石敞宇开始专攻动态人物抽象画,看着电视镜头里运动员们拼搏努力的场景,石敞宇感觉自己的灵魂也仿佛跟着他们一起跑步、跳跃、穿梭、竞技。“我喜欢捕捉运动员在运动过程中的每一个细节,他们无论怎样变换动作,我都感觉真的很美,我要把这些都记录下来。”石敞宇眼中流露出对运动无限的热情,他告诉记者,为了更加细致地观察运动员的每一个神情,他总是一有机会就参观各种形式的运动比赛,足球、篮球、田径、游泳……石敞宇的眼睛仿佛一看到运动就如同被吸铁石紧紧吸住一样,一看就是一天一点不觉得累。随后,石敞宇就背着重达6公斤的假臂开始凭着自己的记忆进行创作,只要拿起画笔,他便一头扎进只属于他一个人的水墨世界,站累了就来回走几步,身体变得僵硬了就换成用脚来作画,甚至连脚趾也累得抽了筋也不休息。最后,当满意的作品完成之后,石敞宇满身的疲惫便会一抖而尽,畅快淋漓。“只有享受艺术的人才能体会其中的快乐!”石敞宇满心喜悦地笑着,令人羡慕的幸福之情溢于言表。

然而事实上,石敞宇34岁时才开始动笔学画,但他却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能力,他说:“只要肯努力,没有做不成的事情。”而为此,他也付出了超出常人百倍的努力和艰辛。

经常梦到在水里捉鱼 偶然作画成为毕生追求


练字是石敞宇每天必做的功课。(图片提供/石敞宇)

石敞宇的残疾源于工伤,灾难降临在1984年,当时只有30岁的他还是一名电气工程师。一次工作意外,他被22,000伏电压击中,为了保命不得不将双臂全部切除,甚至连脚趾也因此失去4只。石敞宇在医院里整整昏迷了两个星期,他回忆说,“感觉好像被无形的手拉进深渊,也许真的要死了呢,没想到后来竟然醒了过来,我就对自己说,‘那好,我就好好活吧!’”

但真正的磨难才刚刚开始,在医院里整整住了一年半后,石敞宇终于康复出院了,但从此他也失去了工作的机会,只好天天呆在家里。“直到现在我还经常做梦,梦到我在河里用手捉鱼,”最初,石敞宇有段时间根本不适应残疾的身体,他经常被噩梦惊醒,“看着小鱼一只只地从我手边游走,我想抓住它,可怎么也抓不住,梦惊醒后我发现自己原来根本就没有手。”悲观和失落让石敞宇曾经一度闭门不出,他觉得自己像个废人一样被整个社会遗弃了。

“当你陷入绝境的时候,真正能帮助你的还是自己。”经历了人生灰色地带的石敞宇已经有所顿悟,“看着我爱人和孩子为了照顾我寸步不离,我怎么能选择放弃呢?为了爱我的人好好活着,这也是为人的责任。”

为了能够自己照顾自己,石敞宇开始动起了脑筋,为什么不能再做一双手呢?1985年,石敞宇拿出家里仅存的折合人民币10万元的巨款量身定制了他人生中第一对“双臂”。“原来是打算有了胳膊就可以照顾自己了,谁想到却成全了我画画。”石敞宇打趣地笑着说,“这也是就是中国人常说的‘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吧!”


石敞宇作画时,妻子总是陪在他身边。(图片提供/石敞宇)

特制的“胳膊”并非无所不能,假胳膊毕竟代替不了真胳膊,石敞宇发现自己还是不能自己完成吃饭、穿衣服,甚至连上厕所也得别人帮忙才行,难道又要放弃吗?一次偶然的尝试,让石敞宇发现了“胳膊”的真正用武之地。一天,4岁的儿子让石敞宇陪他一起画画,闲来无事的石敞宇就试着用假臂前端的挂钩夹住笔“照猫画虎”起来,结果画出来的作品还真的别有一番韵味。“为什么不试试画画呢?”石敞宇觉得自己对画画有着天生一种灵感,他决定下功夫好好尝试一下。

可以想象,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韩国人对于残疾人艺术尚未开发,对于残疾人学画的概念更是如同天方夜谭。石敞宇找遍了韩国各大艺术学院,可没有一个学校愿意接受像他这样连双臂都没有的残疾人。最后,石敞宇找到了圆光大学的一位教书法的老师,当姚泰教授看到石敞宇光秃秃的上肢时也迟疑地摇摇头,“不是我不想教你,实在是我没有教过像你这样连手也没有的学生啊!”

“您就教我吧,哪天我坚持不下去了,我再走。”石敞宇向老师承诺到时候绝不再强求老师留下他,可这一坚持,石敞宇就再也没有放弃过。从开始学画的第一天开始,石敞宇从来都是班里最早一个来最后一个走的学生,作为班里年龄最大的“特等生”,他深知自己与其他人的差距很大,于是石敞宇白天总是安静地听老师上课,晚上回到家补习功课到很晚。最初连笔都拿不起来,石敞宇就让妻子把黄豆洒在地上,自己用脚一颗一颗地捡起来,记不得捡了多少颗黄豆,石敞宇只记得最初几年自己的脚趾从来都是破了又好,好了又破。石敞宇的妻子黄女士告诉记者:“不论冬天还是夏天,为了练习捡豆子他都不肯穿袜子,冻疮流脓是常事了。”

“绳锯木断,水滴石穿。”石敞宇就是靠着勤奋加执着,硬是把不可能的事情变成可能。几百个日日夜夜的努力,石敞宇已经练就了脚趾拿笔一个小时不脱不掉的“硬功”。靠着这套基本功,石敞宇逐渐从绘画转而练习书法,并最终钻研抽象水墨画致炉火纯青之巅峰。

因为有爱 无臂却重获灵巧双手


吃饭时妻子总是把第一口饭喂给石敞宇吃。 摄影/徐俊星

石敞宇这次来北京参加活动,他的夫人一直如影随形地陪在他的左右。黄女士是个不善言谈,但颇具韩国传统美德的女子。吃饭时,她总是第一口先喂石敞宇吃;出行时,时刻推着轮椅寸步不离;时而低声细语,时而俯身为夫牵衣扯袖,无处不见其温柔贤惠的点点滴滴。但正是这个看似婉约的女子却在石敞宇最艰难、最落魄的时候用她单薄而柔软的肩膀抵抗住了残酷命运的叫嚣和挑战。

1988年,石敞宇出事故的时候,他们的孩子才刚满一个月。拖着还在月子里的身子,黄女士日夜守候在丈夫的身边。在韩国,“家以夫为天”的传统在黄女士的心中更是根深蒂固,她执着地守护着丈夫,不为别的只为他们在大学里共同许诺“日夜相守”的誓言。命运选择了这对年轻人来衡量爱情的分量,同时也得到最真挚的答案。

“有爱,无所不能。”被医生早已判了死刑的石敞宇竟然在晕迷了2个星期之后奇迹般地活了下来。黄女士告诉记者,当石敞宇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就想,老天爷既然让她的丈夫又回到自己的身边,以后她绝对不会再让石敞宇再受任何伤害。从那时起,黄女士成为了整个家庭的顶梁柱。

石敞宇因为工伤失业后家里的唯一经济来源就是石敞宇的工伤补偿金,而这个时候家里又新添了一个女儿。一个残疾的丈夫,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让黄女士一天24小时恨不得掰成48小时来过,尤其是家里的经济支出更是让她头疼不已。


为了妻子,石敞宇开始学习弹琴。(图片提供/石敞宇)

“那个时候我就和石敞宇说,我给你10年的时间,10年之内我可以不要一分钱过下去,10年之后如果家里在没有收入,我就选择离开。”黄女士给石敞宇放下这句“狠”话,就默默地开始兑现她的承诺。十年里,黄女士毫无怨言地支撑着整个家,照顾残疾的丈夫,抚养两个孩子;十年后,二十年后,黄女士依然守护着她最爱的这三个人。因为丈夫真的没有让她失望,而这也正是她当初说出“狠”话的目的。“我根本没有想过离开他,那么说就是为了激励他不能消沉下去,要继续努力。”事实证明,黄女士不仅是个贤惠的女子还是一个会用脑子过日子的聪明女人。

石敞宇因为一场意外失去了自己的一双手,但也因为这场意外又重新获得了一双更加灵巧的双手。而这双手正是他的妻子黄女士的双手。黄女士陪伴在石敞宇的身边,喂他吃饭、穿衣,陪他写字、画画,石敞宇的每一个进步都是他的妻子黄女士辛劳付出的鉴证。他们真正印证了一句老话“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都有一个默默支持他的伟大的女人。”

如今,石敞宇已经依靠他的实力成为韩国艺术界被人尊敬和认可的艺术家,同样他们的经济情况也得到了巨大改观。石敞宇夫妇的一双儿女都已长大成人,石敞宇和夫人已经安心过上了幸福的夕阳时光。

“这辈子,我妻子为我付出了太多,我也该为她奉献点什么。”石敞宇深情地望着坐在对面的妻子,“她喜欢音乐,我已经开始学着弹琴了。”

黄女士有些不好意思地捂着脸,摆摆手,笑着说:“刚开始,还不知道能学成什么样呢。”

无论最后石敞宇弹出的音乐时候美妙,想必在黄女士的心中那应该是最动听的乐曲吧。

石敞宇作画视频

 

    

石敞宇个人博客:   http://cwsuk.com        &          http://cafe.daum.net/cwsuk

韩国残疾人艺术发展状况:

韩国残疾人艺术的发展与其国内艺术发展相比略显滞后,但进步很快。在欧洲和美国,当代艺术一词通常用以指二次大战结束以后逐渐形成的具体的艺术流派。一种类似的“战后”概念现在也被应用在说明韩国当代艺术方面。韩国的艺术史家和艺术评论家们似乎普遍认为韩战(1950-1953)是韩国艺术史当前时代开始的标志。

50年代的韩国残疾人艺术家们迫不及待地响应流行的法国抽象艺术的美学。如所周知,表现主义于20世纪50年代初在巴黎开始流行。韩国先锋派残疾人艺术家在50年代末期创作了大量表现主义画,特别是1958年到1959年之间。很自然,由于韩国的地位位置以及文化与社会环境,欧洲或美国出现的新的艺术运动浪潮要经过相当时间才会为韩国艺术界所接受。60年代初期是当代韩国艺术的萌芽时期,另一件具有无可置疑的重要意义的大事是主要大报《朝鲜日报》于1957年创办的应邀艺术家当代韩国美术展览会。这是韩国第一个独立的展览会,对鼓励艺术家的创作活动有很大助益。

1968年前后韩国出现了新的一代艺术家,有人称他们为“四•一九一代”,因为他们主要是在1960年一个权威主义政府随着激烈的学生示威的发生而被推翻之后接受高等教育的人。而此时的韩国残疾人艺术家也受此影响,大量创作几何图形抽象派的倾向。70年代初,当代韩国绘画以重新确立形式的原始价值为着眼点,开始探索几何图形构图。在这个运动中起控制作用的是1966年成立的“原始小组”。

单色画在70年代末期成为韩国残疾人绘画的一种重要风格。这种单色结构画往往被称为代表定型的“简化”概念,它们企图避免形象和构图所可能造成的一切错觉。80年代出现了一个朝着表达具有社会影响的思想方向前进的运动,这个运动引起了一股有力的浪潮。80年代初诞生的“现实与发言小组”是这个运动开始的标志。这个运动在技巧上同包括抽象派在内的所有现代主义绘画趋势分道扬镳。

近期,韩国残疾人艺术仍旧崇尚抽象派风格,但渐渐融入其他派系的画风,目前国内具影响力的残疾人艺术家是无臂书画家石敞宇,金忠显,KO MIN SOOK ,KIM GYE SUN 等。

关于抽象水墨:

真正的抽象水墨是近几年才开始出现的,抛弃了传统水墨程式的束缚,以水墨自主的沁润来造型进而使之成为绘画语言,来表达作者的情感和思想,这是一种水墨艺术的升华。它通过抽象的形式来表述一种哲理的、意识形态的反思。它通过画面的动来取静,以传达出更深层次的精神内涵。所有绘画都是造型的,而造型不只是为了再现生活,也是为了表现。造型包括着对客体对象的模拟,但艺术的造型首先应是一种创造,独特的创造,它依靠视觉、想象、情感、潜意识和理性的综合作用。抽象水墨的最高表现是它成为一种传递心灵信息的语言。抽象水墨逐渐走向非物质化,它的画面之景之态完全是非特指的、“臆造的”,完全是心灵的、意识形态的再现。

推荐点击:中国无臂达人同样精彩

北京小伙身残志不残 “无臂钢琴师”刘伟成达人
http://tieba.baidu.com/f?kz=891027786 (点击阅读)

无臂书法家刘京生:不废渐修 勤者胜
http://www.chinadp.net.cn/contest/details/?channel=news&templates=sample-39.html (点击阅读)

无臂足舞黄阳光
http://www.chinadp.net.cn/news_/persons/hot/2008-11/13-2149_2.html (点击阅读)

"无臂飞鱼"何军权 微笑面对一切感动"水立方"
http://www.chinanews.com.cn/olympic/news/2008/09-12/1379910.shtml (点击阅读)

“无臂天使”雷庆瑶
http://www.xbcd.net/zhuanti/lqy/ (点击阅读)

济南无臂青年身残志坚 奋斗不止成“车神
http://news.sohu.com/20071205/n253806892.shtml (点击阅读)

“无臂才子”丁京华:口中妙笔挥就“第一扇”
http://news.sohu.com/20070608/n250458627.shtml (点击阅读)

无臂考生得县文科状元 被中山大学录取
http://edu.sina.com.cn/gaokao/2010-07-28/1040260700.shtml (点击阅读)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