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吴晶,一位盲女的人生方向

2011年02月16日 来源:新华报业网-新华日报

 
吴晶和Fred在南京总统府抚摸龙的眼睛。 王晓映摄

新华报业网讯 当吴晶的中国同胞们排长队买车票往家赶时,25岁的吴晶和27岁的瑞典男友Fred,是骑双人自行车回到老家扬州过春节的。

“我是嘴巴,问路;他是眼睛,看路。”吴晶是盲人。她的残奥之旅、她的名校之约,像火箭一样把这个倔强的传奇女孩射入公众视野。辉煌之后的今天,她的后奥运时代、后名校时代,她逍遥自在地生活与行走,仿佛在把万众仰慕的荣誉放空。

“我听力绝佳,我能听到墙在哪儿,路在哪儿。”吴晶说。

“他越帅越亏,反正我看不见”

农历岁末,吴晶受邀到省妇联“女性大讲堂”演讲。开讲之前,她和一位金发帅哥十指相扣来到我们面前时,不免让尚无男友的小记者一阵“嫉妒”。

2007年,吴晶上Skype寻找一个叫Fred的朋友,却碰上了瑞典人Fred。阴差阳错,他们聊得投机。Fred正想到亚洲玩,但犹豫是去中国还是去日本。吴晶说,到中国。

于是,Fred来到了南京。在南京呆了一个月后,与这个中国盲女孩的话似乎还没有说完,又将签证延期了一个月。分开之前,Fred问吴晶,你可以做我女友吗?

2007年,吴晶到美国蒙哥马利学院学习。2008年2月14日情人节,吴晶打开信箱,发现里面有一张机票。Fred用一张从美国飞往斯德哥尔摩的机票邀请吴晶和他相聚。

“他知道我一个人什么都能搞定的。然后,我就去了呗。”吴晶成为斯德哥尔摩大学社会学系学生。

Fred话不多,总是吴晶在说说说,笑笑笑。当吴晶要喝水、拿笔、吃饭的时候,Fred自然而然伸手过来抓住她的手,引导她触摸到对象。他们一起吃饭的场面很柔情。吴晶总是唧唧呱呱,Fred不停帮她夹菜——他筷子使得很好。

“相貌对我来说是没有概念的一件事情。很多人告诉我Fred帅,嘿嘿,越帅他越亏哦,我又看不见。Fred要来中国了,他今年要到上海学习中文。”

给一根稻草,她就能泅渡大海

作为励志偶像的吴晶简历,总是让人惊呼:

泰兴人,自幼双目完全失明。先后在全国残运会、残疾人田径锦标赛和亚洲青少年残运会等重大体育比赛中获得14枚短跑金牌。雅典残奥会因负伤获得第六名。长笛10级、竹笛8级、小号4级。南京外国语学校40多年来破格录取的唯一盲人学生。通过了美国斯坦福大学、耶鲁大学、哈佛大学等6所著名高校的入学面试。现担任瑞典青年盲人协会董事,被誉为中国的海伦·凯勒。

“社会对残疾人有很多固定看法,很难改变。虽然我是个盲人,可我觉得我能做任何事情。但是明眼人都认为,你不能这样、你不能那样。大多数残疾人无法突破这样的限制,一辈子封闭在残疾的世界里。”从小就个性“彪悍”的吴晶,对机会的把握,远远超出了一般残疾人。“太渴望了,就是要和明眼人有一样的机会和平台。我知道我要为此付出数倍的努力”。

事实上,从赛场回到盲校的吴晶对未来依然迷茫。去做盲人按摩师吗?她不喜欢。她主动打电话给电台里的老外嘉宾格雷戈里·巴特,和他用英语探讨。巴特先生恰好是南京外国语学校中加班校长,当他发现吴晶的出类拔萃后,南外破格录取了历史上第一位盲人学生。

“因为看不见黑板,看不见老师的演示,我每天一半的时间,都花在抄书上,有时候抄通宵,这些都是家常便饭。我找了很多志愿者给我读书,南大中美中心的留学生给我读英文书,然后我抄成盲文。”在高手如林的南外,吴晶的考试始终在年级前五名。

“南外,是我最重要的一步,它给了我舞台,让我的梦想可以生根发芽。”吴晶写信给哈佛等美国名校介绍自己,说想要一个机会去“看看你们,认识你们”。她自己找到路费赞助,独自一人飞赴美国,先后访问了耶鲁、哈佛、斯坦福、普林斯顿等8所全美著名高校,和那里的招生老师交流,获得了6所名校的录取承诺,一时震惊社会。

云游世界“会高人”

“为什么最终没有选择那些名校?为什么出国后好像信息杳然?你在国外做什么?”

“盲女迷倒美国六所名校”的后续新闻没有预料中的高潮。吴晶没有进哈佛、耶鲁等名校,而去了美国蒙哥马利学院。

“过去我那么努力,甚至拼命,都是为了站上一个更高平台。我站上去了,终于有了自我选择权,我可以上名校,也可以不上。也许有一天我还会去哈佛,当我觉得需要的时候,因为哈佛的门一直向我敞开着。”

“很多人关注我为什么不去名校。我在美国爸爸家寄住一年的经历告诉我,向社会学习比上名校更重要。”美国爸爸Harold Snider先生是美国盲人协会副会长。他告诉吴晶,像明眼人一样自己做一切。在美国的一年,美国爸爸带领她认识了美国盲人协会的很多人,看到美国社会背后的很多故事。“精彩的经历不在于学校,而在于你交往的人、事、机构。”

吴晶目前的状态仿佛一个逍遥行者。一方面,她在斯德哥尔摩大学社会学系学习,与此同时,她“周游世界遍访高人,听他们的故事,探索未知的生命,开悟自己的人生。”

怎么寻找高人?看到一本书,一个人,很精彩,很震撼,就去找他(她)。

“你知道新加坡国宝许哲吗?去年我到新加坡会她了,我们竟然一起吃冰激凌。”许哲终其一生从事无薪的“人间义工”,110岁高龄仍在服务、照顾贫病老苦的人们。吴晶读到这个故事,就循着“故事背后的真人更精彩”的逻辑,去了新加坡。

“我不喜欢和人坐下来严肃谈话。我喜欢邀请他们散步,我觉得散步的时候,一个人说的话最自然,最真实。”她最谈得来的“高人”朋友是台湾漫画家蔡志忠。“他太有趣了,他教会我很多东西。他甚至告诉我他的初恋故事,我们还一起讲讲段子”。说着,吴晶手舞足蹈把蔡志忠讲的段子讲给大家听,全体大笑。

心的方向才是人生的方向

和吴晶在南京1912喝茶时,进来了四个南外的学生。她立刻站起来,冲着进门的方向大声说:嗨!你们是南外的吗?我是你们师姐唉!四个少男少女看着这个盲人有点儿发愣。吴晶继续说,嗨,就是那个南外的盲人,你们总听说过吧?

四个孩子恍然大悟,惊呼着“哇”景仰地看着她。吴晶大声询问南外的近况,并“贩卖”自己的观点:不要死读书啦,要明白自己心里到底要什么。她给师弟师妹发名片:我要办一个慈善“基精会”,是精神的精而非金钱的金,联系我吧。

这一场景让人充分领略到吴晶开朗、自信的社交能量和魅力。她到台北女一中演讲后,女学生林静岚变成了她的“粉丝”。吴晶和Fred回中国,20岁的林静岚第一次离开家人远行,来到南京与他们相会。

遵照吴晶的指点,了解社会从最基本的事务做起,乖乖女模样的静岚第一次自己操办了台胞证、护照、机票所有一切事务,飞来大陆,跟着吴晶走访、演讲、看大陆社会,“学到的东西太多了。”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高人指路,高人指路还得回家自己悟。”吴晶有“煽动力”。听她激情、抒情地讲自己的“主义”,听者会在刹那间有跟她去走世界的冲动。

Fred最了解吴晶:她正在一个十字路口。她已经有了大的方向,正在寻找一个实现的路径。她有非常好的基础。Fred指指胸口:心。

吴晶和Fred在梳理自我、表达观点中用得最多的词就是“心”。吴晶才25岁,人生设计还没那么清晰。但是在以常人无法承受的艰辛攀上某一个高峰后,她忽然远离好不容易获得的社会与他人的认同。

“那些东西离心太远。人生的方向,应该是心的方向”。她双眼看不见,但内心的光明太大了。

本报记者 王晓映 顾 敏

编辑:文水人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