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制扇大家刘宇的“三耕”人生

2011年07月28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刘宇,字禾嘉,生于1942年,天津著名“北派”制扇名家、扇骨修复专家、收藏家。五岁因病致残,却从此与艺术结下不解之缘。刘宇扇骨作品黄杨木雕“修竹海棠”扇,2010年被选入赵羽先生编纂的中国折扇艺术巨著 《怀袖雅物》中,此书曾获2010年第八届亚洲印制大奖。开设扇骨定制店“三耕园”,旨在“收扇售扇修扇品扇,以扇会友广结扇缘”。

(中国残疾人网站记者刘一恒报道  编辑:穆小琳)

刘宇老先生的店并不难找,坐上出租车,对师傅说一声“宝鸡道,花鸟虫鱼市场。”用不了多会儿就到。走进老先生的“三耕园”,他正摇着把扇子坐在椅子上,身材瘦削,五官里带点儿倔强,虽然穿着一件时装店里买的普通白色T恤,但那端坐木椅、轻摇折扇、云淡风轻的姿态,竟有一些古人的神韵。

 
现在找刘宇先生求扇的人络绎不绝。刘先生的定制扇精美绝伦,价格不菲。(摄影/刘一恒)

问怎么开始做起扇骨来的,老先生半开玩笑的说:“我弄这个的目的就是消遣、解闷。退休了人没什么大用了,自己找个地方养老,自己哄自己玩。实际就是这么个宗旨。”

刘宇今年69岁,七年前,也是在这么个炎热的七月,他开了这家扇骨定制店,起名“三耕园”,简单的“三耕”二字概括了刘宇的人生经历:大半辈子在小学当老师——粉笔耕生活;跟着李文珍、梁崎两位老师学绘画——毛笔耕丹青;退休之后以刀代笔,修扇制扇——铁笔耕自在。

一、

故事得从1942年的天津小白楼讲起。小白楼是当时天津的主要居民区之一,那里的人员成份比较复杂,有来自社会最底层的劳苦大众,也有各个租界里的没落洋人,还有不少买卖商家的经理老板……形形色色的人群组成了一个复杂的社会团体,刘宇就在这样的环境中出生和长大。

刘宇5岁时由于髋骨结核性病变,做手术落下了残疾。行动不便的他逐渐迷上了各种手工技艺。1962年,刘宇来到和平文化宫学习油画,并在这里遇到了有生以来第一位导师——李文珍先生。他跟随李先生学了三年油画,打下了坚实的绘画基础。不久,文革开始,李文珍先生被打成右派反动学术权威,受尽屈辱,发誓再不画画。

1963年,刘宇被分配到小学当美术老师,从此开始了自己三十多年“粉笔耕生活”的人生。文革后期,刘宇也同样受到了冲击。先后以“怀疑有反江青倾向”和“反动家庭出身”等“罪名”被批斗。一直到1975年才被平反,重新参加工作。但这段经历让刘宇心灰意冷,与老师李先生一样,他本也不打算进行绘画创作了,但文革后偶遇国画大师梁崎先生,梁先生大气磅礴的作品让他决心重拾画笔,学习国画。

在跟着梁崎先生学画的过程中,刘宇不仅技艺更加成熟,对绘画的理解也更为深入。1996年,梁先生去世之后,他的画作在市场上的价格一再攀升,而且也出现了假冒的作品。经过权衡,刘宇决定告别画界,一是因为觉得自己功底远不及老师,无论如何也达不到老师的高度;二是自己画风与老师相似,而市场仿作众多,易生误会。

此时,已经退休的刘宇第三次选择了自己的艺术方向——扇骨制作。

二、

聊起扇子,刘宇老先生的话匣子就打开了:“我是96年退休以后开始接触扇骨制作。逛旧货摊是我大半辈子的习惯,也没什么目的,只要喜欢的,见嘛买嘛。碰见个砚,买块砚,碰见个石头,买块石头。我做扇骨没有师承,那时偶尔在旧货摊上碰见残的扇骨,做工也好,雕刻也好,材料也好……就是残了。那时候就发现,这扇骨里面学问太大。这么点方寸地方,能做出这好来,用刀刻出来比笔画出来的还要精到,让我很震惊。”

刘宇说:“做扇子从修扇子开始。我的个人习惯就是,弄一个东西,我得先把它弄明白了。那时候相关资料很少,找人问也问不出来,也不认识懂这方面的人。天津过去有一个扇庄,叫华锦城,这字号我知道。过去的邻居,家里都是军阀。小时候去人家里玩,打开柜子,一柜子扇面,打开抽屉,一抽屉都是扇骨。人家说,给你一个扇骨,给你一个面,自己玩儿去吧。那时候那个扇面就是华锦城的。后来看见华锦城的门脸儿,就去配配扇面啊,看看扇骨啊。那时候也没打算买,这个拿过来我看看,那个拿过来我瞧瞧。拓不好意思拓,带块纸,拿纸在上面一捋,把人家扇印儿给捋下来,回去研究尺寸,自己琢磨,慢慢就找到一些规律了。”

 
刘宇先生把每一把扇子都当成作品来做。(摄影/刘一恒)

 
刘宇的“三耕园”内景。(摄影/刘一恒)

从摸着石头过河开始,刘宇先生探索出了“揣手拼贴”、“包镶”等修扇、制扇工艺。业内人士评价刘宇的作品:“他制作的象牙、玳瑁、黄杨木和竹刻扇骨,几和民国制扇骨高手媲美。”老先生那把被收录在《怀袖雅物》中的黄杨木深浮雕“修竹海棠”扇,一面是修竹,一面是海棠。海棠花蕊根根分明,花瓣鲜嫩柔软,海棠的枝与黄杨木天然的形状弧度浑然一体,连黄杨木本身的虫洞都利用起来,清新自然又别有风韵。

 
黄杨木深浮雕“修竹海棠”扇,一面是修竹,一面是海棠。(三耕园提供)

刘宇说:“扇骨跟其他艺术是相通的,任何一个作品,必须有个亮点,电视台做节目有个高潮,戏得有个戏核,扇子也是一样,木料上天然的一些东西,你能巧妙把它利用好了,往往这一点就是这把扇子的亮点。但这一点不见得是人都看得出来。”

问起刘先生最得意的作品,老先生说:“我没有太得意的作品。但我有个宗旨,不管做个什么东西,我把它当作品做,从选料到完成,尽我个人能力,做到尽善尽美。我是抱着尽善尽美的心情去做它,但是任何一门艺术都是有遗憾的,做好了以后,你放那儿一段时间,扭过头来再看它,就觉得还是不行,还是有毛病,永远是这样。”

做采访的时候,刘宇唯一的一位徒弟唐文权就在旁边做扇面。唐先生虽然看起来挺时尚,却痴迷于传统文化并颇有造诣。今年一月,唐文权正式成为刘先生的入室弟子。刘先生说:“这东西,拜不拜,师不师,都是个形式,现在喜欢这东西的人不少,年轻人也不少,我觉得年轻人喜欢这些东西挺好的。”


 传统文化爱好者唐文权在今年一月成为刘宇的入室弟子。(摄影/刘一恒)

问起扇子的历史,刘先生娓娓道来:“做扇子这东西不像其他的,有个祖师爷,有个师承。你看现在这扇子还算个东西,过去扇子上不来档次。一直到4、5年前,这扇子在文玩里头还归在杂项里。一个拍卖会,有书画专场、瓷器专场、玉器专场……它们都有专项,唯独这扇子算在杂项里。过去手里拿一个扇子,不是把它当成一个多高雅的物件,跟英国人总夹个拐棍一样,是个绅士气质的工具。文人之间互相交流的时候,就会聊‘你那是谁做的?’‘你那扇面谁画的?’……那时候一把好的扇子也是比较贵的,你看过去的一些扇子上都写着,十五银元或者二十银元。一般的扇子也有便宜的,就是乘凉的工具,但现在又有电扇又有空调的,扇子就纯粹成为一种文玩了。”

三、

刘宇先生幼年时期的髋骨结核性病变,导致腿上骨头被截去一段。他给我看他的鞋子,一只为正常鞋底,另外一只的鞋底大概有十几公分厚。刘先生笑着说:“这对生活没嘛影响,就是腿短一块,走路一瘸一瘸。到现在我还没领残疾证呢!”旁边的唐文权抬头说:“刘老师从来没把自己当残疾人。”

刘宇说:“我一样的骑车、爬山。五十多岁的时候爬泰山,从山底到山顶,四个小时。因为我从上中学就锻炼身体,现在趴地上五十个俯卧撑,气不喘,心不跳。打我从63年开始工作,无论冬夏,自行车上班,风雨无阻。”

刘宇先生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现在全家人都已移民加拿大。两个儿子都是做美术的,老大做室内设计,老二搞雕塑,女儿在加拿大上学。问及希不希望孩子继承衣钵,刘先生说:“继承这东西,得看自个儿喜欢,尤其是现在的年轻人,你让他干嘛不干嘛不是你能左右得了的。”

在聊天的过程中,刘宇谈得最多的还是他的两位老师:李文珍和梁崎,他说:“我的两位老师教给我的最重要的东西就是人格,我非常敬重这两位老师,从他们的个人修养、个人成就来说,称他们为大师级一点也不夸张。我这一生最大的幸运就是碰上这两位老师,不是所有人都能碰得上的。”

两位老师的人格潜移默化的影响着刘宇,时至今日,刘老先生依然秉承着精益求精的创作态度,把每一把定制的扇子都当成作品来做。笔者也希望越来越多的人能关注这些美丽的传统工艺,把中国博大精深的艺术代代传承。

 

小链接:

李文珍,1914—1999,天津市人。曾任天津市第一中学、第十六中学教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天津文联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天津分会理事。擅长油画,毕业于王悦芝先生创办的“北平艺专”。与其同班的有著名中国画家刘止庸先生和日本画家三浦胜治先生,毕业后又转入日本画家横川映儿创办的东方美术研究院读研究生,专攻油画,是一位资深画家与美术教育家。

粱崎(1909~1996),回族.字砺平,号职叟,别署幽州野老、燕山老民等,斋名守研庐,河北省交河人。1945午移居天津。生前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天津画院画师、天津文史馆馆员、广西石涛艺术学会名誉理事等职。梁崎是一位命运多舛的画家。他一生坎坷,在世时未能大红大紫。梁崎是一位技艺全面的画家。他能书能画,指书指画也神情皆备。梁崎是一位奇特的画家。他没进过美术院校的大门,也没拜过名家为师,完全凭着自己的天资与勤奋而步入艺术的高境界。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