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马仲春:“蛋壳里做道场”

2011年12月11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中国残疾人网站记者刘一恒报道  编辑:穆小琳)

平时家里买回鸡蛋,大家都是小心翼翼的存放,生怕一个不注意给弄碎了。可就是这种娇气的东西,艺术家们却能在上面篆刻出亭台楼阁、飞禽走兽、诗词歌赋,可谓螺蛳壳里做道场,不,是“蛋壳里做道场”。

某个寒冷的冬日,记者走进了蛋雕师马仲春的家,见到了他这些年制作的精美蛋雕工艺品,有栩栩如生、活灵活现的小猫,有笔力遒劲的仿古字帖,有意境悠远的山水画,有民俗味浓厚的年画胖娃娃……其中,让人印象最为深刻的是一个镂空的盘龙蛋雕,上面是蛟龙在烟雾缭绕的仙境中舞动,蛟龙的鳞、爪都采用了阳雕与阴雕相结合的技法,细节非常完整精致。

 
马仲春最喜欢的作品,雕刻于2003年。(摄影/刘一恒)

马仲春,生于1951年2月,北京人,先天性脊柱侧弯,国家三级残疾。据马仲春说,这个病刚生下来的时候不严重,后来就越长越严重了。聊起他学习蛋雕的历史,最让人惊奇的是,马仲春并没有拜师学艺,而是因为在2003年的时候,偶然看了一个介绍传统手工艺的电视节目,上面有几分钟关于蛋雕的介绍,看完后就对蛋雕萌生了兴趣,开始自学,慢慢就学成了。马仲春说:“我还记得那个节目是一个集锦,介绍了好多种手工艺品,其中有一种就是蛋雕,当时是一位天津的老先生在上面讲蛋雕的做法,也就五六分钟,我看了以后心想,那我也依葫芦画瓢试试吧,没想到一试就试成了。”最初的时候,马仲春尝试着在蛋壳上雕刻一些简单的图案,比如说刻一个“福”字什么的,慢慢的开始学着刻十二生肖,过了一段时间,他就开始掌握那个力道了。另外一个让人没想到的是,一般人都觉得,做这种精细的工艺品,需要的工具也肯定是非常精细并且多种多样的,马仲春的工具就是一支改装过的中性笔——把中性笔的笔芯替换成了一根打磨过的钢钉。

 
2006年,马仲春退休,在家读书看报,写写书法,做做蛋雕,日子怡然自得。(摄影/刘一恒)

 
马仲春所有的蛋雕作品都是用这个简陋的改装中性笔完成的。(摄影/刘一恒)

后来细聊起来,才知道,马仲春是有多年的手工基础的。当马仲春念书念到初中二年级的时候,文化大革命爆发了,学校也停课了。马仲春说:“我记得那时候,四五月份基本上就停课了,八月份的样子开始大串联。后来的好几年,大家都上山下乡了,我也报名了,但是身体的原因,人家不要我。”

离开学校后,马仲春被分配到了跃进棉织厂,回忆在棉织厂的那段历史,马仲春笑着说:“那时候,什么都做过。”做过机器修理,做过后勤,在工会里头干过,也管过图书馆。在棉织厂期间因为要学习办黑板报,单位请了老师来教绘画写字,他就从那时候开始打下了一些美术基础。马仲春回忆道:“改革开放后跃进棉织厂就衰落了,大伙纷纷往外调,1984年我被调到街道联社去了,联社是改革开放的产物,那时候就是,你要说你能干点儿什么,就把你调过来,联社支持你去做。我们三五个人就都调到街道联社了,然后成立一个美术装潢部,干了一年,不会经营管理,自己倒是挣着钱了,单位没挣着钱,单位就让我们走。换到别的联社,单位还是没挣着钱,又走。总共换了好几处街道。”

马仲春做美术装潢期间,主要是给人做美术字,现在商店的大字小字都是电脑做的,但是早年的时候,这些美术字都是靠人手工做出来的,用手绞用刀刻,做一个字一般三四块钱的样子,马仲春说,他记得自己做过的最大的字是四米高的“茶”字,最小的字是指甲盖大的英文字母。这些做美工的经验都为他以后做蛋雕打下了基础。

 

 

 
马仲春的蛋雕作品。(摄影/刘一恒)

所有雕刻过的东西中,马仲春最喜欢的就是那个360°镂空的龙。他曾经做过一个单面镂空的蛋雕,雕刻的是一头牛,这个蛋雕在2008年残奥会的时候被一个卡塔尔的运动员买走了。盘龙蛋雕他没拿去,不卖。整个残奥会期间,马仲春卖出了13个蛋雕。2010年上海世博会,马仲春又应邀去了生命阳光馆进行现场表演,当时北京去了七个人。

马仲春向记者介绍了蛋雕的制作过程,“鸡蛋一般是选择红皮鸡蛋,挑颜色深的,壳会比较厚,壳厚才能雕刻出层次来。然后在鸡蛋底端打一个小孔,用注射器往里面顶气,抽是抽不动的,得把空气顶进去。空气一进去,就能把蛋清蛋黄顶出来。这个过程得轻轻的,不然会破壳。这个步骤至少十五分钟。然后从那孔里打进清水去涮洗,然后同样是通过打气的方式把里面的浑水顶出来,反复三次,再把蛋壳晾干,然后用铅笔在蛋壳上面打草稿,在草稿的基础上进行雕刻。”

“在网上的蛋雕圈儿里,我们全国各地做蛋雕的人偶尔会在上面交流切磋,我的作品大伙儿公认是上品。我一般做一个蛋雕要三四天的样子,一气儿刻不好,刻一形儿,时间也差不多了,眼睛也酸了,就得休息。这种精细活儿,要是不停止,容易刻坏,慢工出细活儿嘛。像那个盘龙蛋雕,那个花了我半年的时间,我记得那是2003年,闹非典,天天都待在家里刻,也耗了半年才做成。从学做蛋雕到现在,做了八年,总共做成了五六十个蛋雕吧!”

2006年马仲春退休,但是闲不住的他和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合办了《长春藤》杂志,老马还跟着搞动漫的儿子学了PHOTOSHOP做图技巧和排版技术,《长春藤》的封面设计和排版就是由他一手操办。马仲春的屋子里还放了一个刻有“家和万事兴”的瓷盘,挂了一幅颇具水准的漆画,画的是天坛回音壁,这些都是他在蛋雕之外的爱好,也件件精致。

 
马仲春在瓷盘上雕刻了“家和万事兴”。(摄影/刘一恒)

马仲春的蛋雕到现在也没有走市场销售的路线,他笑着说,自己觉得好的舍不得卖,要做成大路货批量销售吧,自己的速度也跟不上,也不想草草做了糊弄事儿。现在也有退休金,生活有保障,蛋雕,就当成一个玩儿吧。

 

小链接:

基督教传入欧洲之后,大约在中世纪时代,开始有人将蛋壳予以彩绘装饰,取其具有〝新生〞,〝重生〞之意义,而使它成为复活节的装饰品,此习俗迄今仍流行于欧美各国深受基督教影响之地区。但将装饰蛋提升至艺术品之境界的功臣,则非Faberge家族莫属。   

Faberge家族于公元1884年为沙皇亚历山大三世设计了第一款的〝皇家复活蛋〞被指定为皇室御用品珠宝商。其后所接连不断完成的皇家复活蛋系列产品,使得装饰蛋成为举世皆知的艺术品,其作品遗留至今偶于拍卖会上出现,皆以惊人的高价为人抢标。而其所创造的豪华风格,与民间彩绘蛋艺术相结合,形成今日欧美地区装饰蛋之独特风格与流行。   

经过多年演变,彩蛋工艺逐步提高,如今,人们将鸡蛋钻孔掏空,在蛋壳表面雕刻精美图案,终于形成了具有较高欣赏价值的艺术珍品——蛋雕艺术品。   

由于在正常的状态下蛋壳工艺品可以保存百年,因此在世界工艺美术舞台上,蛋文化已有百年的历史。即便是现在,彩蛋在西方的复活节、圣诞节都是吉祥、祝福的礼物,在俄罗斯博物馆的收藏品中,蛋文化占到了4%。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