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李伟超——街头卖艺者的一天

2012年08月20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中国残疾人网站记者刘一恒报道  编辑:穆小琳)

每天早晨6点左右,李伟超在自己的小房间里醒来。这个小房间不到十平米,大部分被一张床占据,床上堆着几个塑料口袋,里面塞着棉被一类的东西,这些东西是这栋群租房的某一位房客在离开北京前送给他的。房间墙角的盒子里散落着油彩、作画工具和一些未成形的白描画。

李伟超起身,用脚把牙膏挤好,然后用手艰难地拿起牙刷,走出自己的房间。房间之外是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两边都有若干间和李伟超的房间一样的屋子,每个屋子都住着一户人,多是从外地来北京打工的,他们早早的出门,晚上就回到这样一间小屋里,希望饱饱睡上一觉,养足明天的力气。

走廊尽头右转,可以通过一个铁架子楼梯下到一层,一层的院里有简易的水龙头、洗衣台和厕所。简单的收拾下自己,对李伟超来说是一种挑战。他在6岁的时候患上了乙型脑膜炎,导致上肢残疾,他的手总是不听使唤,右手还稍好,左手几乎总是背在身后。脑膜炎还导致他说话困难,几乎无法说出任何一个清晰的字眼,而且还无法用手比划。只有身边熟悉的人才能真正理解他想表达的意思,其他人与他的交流总是在不断的猜测,比如问他今年多大了,他会吐出一个含混的答案,然后和他交谈的人会“31岁?32岁?33岁……”这样依次猜一遍,猜到准确答案时,李伟超会使劲点头,同时抿嘴一笑,表示“你猜对啦!”

 

 
对普通人来说再简单不过的洗漱,对上肢残疾的李伟超来说,就是艰难的挑战。(摄影/刘一恒)

李伟超出生于1979年6月,今年33岁,来自安徽阜阳。7年前的某一天,他对着镜子画自己,发现还挺像,觉得自己有绘画天赋,于是就开始自学画画,然后鼓起勇气到街头卖画,希望能养活自己,同时也帮家里减轻负担。

洗漱完毕的李伟超回到自己的房间,带上自己的小箱子——里面装着一些画具和作品,然后走出自己租住的群租房。这一片有很多这样的两层楼房,都刷成了砖红色。走约两分钟,就到了一条热闹的小街,街道两边有卖菜、卖日用品和卖各种小吃的,李伟超的妹妹就在这条街上,帮着老公家人开的馆子做事。李伟超有哥哥、弟弟和妹妹,父母在天津打工,平时主要靠妹妹照应。

李伟超在一家卖饼的铺子里买了点吃的当早饭,老板娘很熟悉地从李伟超身上里掏出钱包,拿出钱,又把找零放回去,然后把饼用塑料袋裹好,放进李伟超的包里。

 
李伟超居住在顺义南法信一带,每天早晨,他就沿着这条路去乘坐公交、地铁去东直门卖画。(摄影/刘一恒)

 
卖早点的老板娘已经和李伟超很熟了,每次她都会掏出李伟超的钱包拿出钱,并放回找他的零钱。(摄影/刘一恒)

 
地铁15号线南法信站。因为上肢残疾,李伟超在过安检的时候总是搞得很狼狈。(摄影/刘一恒)


 李伟超的左手总是不听使唤地背在自己身后。他喜欢看车厢里的电视节目,即使那些节目总是不断地在重复滚动播放,但是看着电视,会让漫长的路途不那么难捱。(摄影/刘一恒)

这里位于北京顺义南法信一带,京城米贵,很多来北京闯荡的人选择住在这里,在北京市区还不够租一个地下室的钱,在这里能租上一个单间,生活消费也比较低,而且地铁15号线开通后,从地铁南法信站出发,约半个多小时就能到达繁华的望京地区。

李伟超坐上了顺义2路公交车,约两站地就到了地铁站,每天他都是乘坐15号线到望京西站,然后换乘13号线到东直门地铁站,在那里,他选择了人流量最大的地铁C口,摆上自己的画具,开始卖画。这时候大概是早上八点多,在东直门工作的上班族们从地铁站鱼贯而出,有的人会驻足看一下他是怎么画画的,然后给他一些零钱,有的人会问一下他的一幅画要卖多少钱,这时李伟超就会指指墙上,墙上歪歪扭扭的用铅笔写上了“600”这个数字。

他用右脚脚趾夹着毛笔,细心地在白纸上画着老虎身上的绒毛,每一笔都要努力把握平衡,一个不小心,可能就功亏一篑了。

因为前阵子,北京电视台某个栏目刚刚拍过他,路过的一些市民就认识他了,有的人还会过来跟他打个招呼,说“刚在电视里看见你啊!”,他就嘿嘿的笑。


因东直门地铁站C口人流量极大,李伟超选择在这里卖画。每天从家到这里,大概要花费一个半小时。(摄影/刘一恒)

 
画老虎身上的皮毛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稍微不注意,可能就功亏一篑了。(摄影/刘一恒)

 
李伟超绘的这幅老虎图,他十分喜欢,舍不得卖掉。他告诉记者,希望能攒一些画,用来开画展。(摄影/刘一恒)

这些年,李伟超用脚临摹出了《八骏图》、《五虎图》、《猫戏图》……画得颇为传神。刚来北京的时候,想学画画的李伟超在地铁口人多的地方摆画摊,在最显眼的位置摆上“我想找老师学画画”的字条,这个字条吸引了当时正在地铁口避雨的刘惠元老师的注意,于是李伟超成了刘老师开办的培训学校的一名学生,学校不仅不收他学费,还给他配了一把教室的钥匙,让他可以随时到画室画画。

每年的5月到10月,天气比较暖和,李伟超就每天出门卖画,而11月到来年4月,他就去学校画画。

曾经一位荷兰人一次买了李伟超5幅画,第二次来中国时,他又专程找到李伟超买了26幅。这位荷兰人告诉他:“我也是画画的,希望你能坚持下去。”

李伟超曾经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过:“我得到了太多人的帮助,我也希望帮助别人。”他带着作品《八骏图》参加了中国儿童基金会举办的公益画展,并将得到的奖金全部资助了困难残疾儿童。在李伟超的家里,记者看到了中国社会工作协会儿童社会救助工作委员会为李伟超颁布的荣誉奖牌,上面写着:“李伟超:感谢您积极参加社会公益事业活动,为贫困及孤残儿童奉献出一份诚挚的爱。”

李伟超摆画摊的时候,中午一般都不吃饭,可能是中午时分,附近午休的白领都出来走动了,人流量较大,李伟超不愿错过这个时间段。

李伟超最喜欢的画家是范曾,据《新京报》报道,画家范曾的助理邹玉利听说李伟超的经历后,十分感动,他在电话中说,“我一定会把这件事转达给范曾先生。”并表示,他近期准备一些范曾的画册送给李伟超,“希望他早日康复,梦想成真。”李伟超的梦想,是有一天能开办自己的画展。

晚上七八点,李伟超开始收拾画具坐地铁回家,饥肠辘辘的时候,这段路途显得有点漫长。在自己小屋的门口,他脱掉了鞋子,原来,他把房间的钥匙放在自己的鞋里。用脚夹起钥匙,放进钥匙孔,然后转动,咔嚓一声,门开了。工作了一天很累了,他也希望饱饱的睡上一觉,养足明天的力气。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李伟超每天出门,都是把钥匙放在自己的鞋里,回家时就用脚趾把钥匙夹起来开门。(摄影/刘一恒)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