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摄影师金伯宏:生活在这个时代,别辜负了这个时代

2013年01月08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中国残疾人网站记者刘一恒报道  编辑:穆小琳)

记录一个时代,大概是所有纪实摄影师的梦想,按下快门,将那些无法复制的瞬间凝结为永恒,世间沧海桑田,但照片中的画面永远不会改变。

见到金伯宏,是在他位于北京丰台的家中,阳光透过大大的玻璃窗洒下来,把葱郁的绿色植物镀上一层金色。金伯宏坐在椅子上,脸上带着静静的微笑。1993年的一场车祸,让金伯宏身体遭受重创,高位截瘫。

 
金伯宏在自己家中。(摄影/刘一恒)

金伯宏,“四月影会”的发起人之一。“四月影会”是中国摄影人在文革后独立自发组织的首个民间摄影团体,“自然•社会•人——艺术摄影展第1回”展览是文革后独立自发组织的首个摄影展,两者共同构成了中国当代摄影开始的标志。

金伯宏1947年生于上海,50年代因父母工作调动而举家来到北京。在他上中学时,开始对摄影产生兴趣,并梦想着成为一名记者。1965年,金伯宏的母亲花了35元从大北照相馆为儿子买了一台处理的120聚光摇臂式放大机,带有一个75mm f/3.5的放大镜头,当时她并不知道,这将对儿子的一生产生重大影响。

文革时金伯宏的一个同学,其父母都是新华社摄影部的领导和资深记者,因受迫害而双双自杀。金伯宏在这位同学家里看到了抄家残存下来的摄影书籍,其中有摄影大师布列松和哈里斯曼的作品,这些匠心独运的名作让金伯宏惊叹不已。他描述那种感觉“就像是一个武林中人突然得到了传世秘籍”。但是文革期间,就算求知若渴,但找一本专业摄影书籍来自学并不容易,金伯宏找到了一本《暗房技术》,视若珍宝并仔细研读。

金伯宏初中毕业时,全班拍了一张9英寸合影照,所有人都想留一张作纪念,但是请照相馆印制对每个同学都是一笔负担,金伯宏便主动要求承担试印的任务。他买来相纸,用喝汤的海碗配制显影液和定影液,将两片玻璃夹着底片和相纸,用放大机当光源,开始完成他摄影生涯中的第一份工作。虽然最终的成品略有发灰,但是同学们都很高兴,而金伯宏经过这次尝试懂得了正确曝光、影调与层次之间的关系。

文革中王府井百货大楼有论斤称的相纸边角料,金伯宏一个月至少要用掉五六斤这种相纸,在不断摸索中,他的放大技术突飞猛进,眼睛练得有如测光表,就像掌勺的特级厨师看火候一样,完全凭感觉决定时间长短,但几百张照片放下来基本没有浪费。

虽然掌握了摄影所需的技能,但那时拥有一台自己的相机依然是奢望。感觉像熟读乐谱、通晓音律的人却迟迟无法拥有一架钢琴,满腹专业知识却无从下手。1969年,金伯宏从邻居处得知石家庄一家旧货商店正在处理一批进口照相机,价钱比北京便宜一半,那时候他父母因文革冲击停发了工资,于是金伯宏找在部队工作的叔叔借钱,乘火车赶到了石家庄,花了280元买了人生中第一部相机——东德产的PracKtic FX-3。自此,他对摄影的热情更加一发不可收拾。金伯宏在1972年进故宫美工组做文物摄影工作,1974年进电影学院学习,1976年调到《人民中国》任记者。

这一时期,金伯宏在完成工作任务的同时,开始拍摄自己喜欢的照片。他喜欢去一些热闹的公园、博物馆中寻找拍摄线索。他把镜头对准了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并从中捕捉到生动的趣味。比如他拍摄的《回音壁》,两位老妇紧贴回音壁侧耳倾听的专注与虔诚表情十分可爱,而《大肚鼎》则在一位大腹便便的中年老外走过大肚鼎的一瞬间按下快门,两相对照,极具喜感,让人忍俊不禁。

 
金伯宏作品《回音壁》(拍摄于1975年)

 
金伯宏作品《大肚鼎》(拍摄于1978年)

在大部分人都将镜头对准宏大历史和英雄人物的时代,金伯宏却将注意力牢牢集中在庸常人生流露出的永恒生命力中。若干年后,也许那些正襟危坐、两腮涂红的英雄式人物照片早已过时,但金伯宏镜头下的小人物还拥有打动人心的力量。金庸曾经在《神雕侠侣•后记》中写道:“ 道德规范、行为准则、风俗习惯等等社会的行为模式,经常随着时代而改变,然而人的性格和感情,变动却十分缓慢。三千年前《诗经》中的欢悦、哀伤、怀念、悲苦,与今日人们的感情仍是并无重大分别。我个人始终觉得,在小说中,人的性格和感情,比社会意义具有更大的重要性。”金伯宏摄影作品中的动人力量便是来自于他捕捉到了人类亘古不变的情感。

1981年,英文仅为文革前高二水平的金伯宏,怀揣着25美金,赤手空拳来到了肯尼迪国际机场,投奔了妹妹。后来机缘巧合进入了ICP学习,ICP是著名摄影师罗伯特•卡帕的弟弟卡内尔•卡帕为了纪念哥哥而创办的国际摄影中心,可以说是美国影响最大的摄影教育和推广组织。在ICP的学习让金伯宏获益良多,他后来在美国从事工业摄影,并加入“美国工业摄影学会”。
在美国期间,金伯宏为运通卡拍摄广告,广告主角是美国总统里根的儿子罗恩•里根。广告词是:“我是现任总统的儿子,每次有人采访我,都问我父亲的情况,每次我掏出运通信用卡,人们接待我就像接待我父亲一样,想想这真不坏。”这则广告获得成功,金伯宏拍摄的照片登上了《时代周刊》、《人物》等约300家主要报纸杂志,而这也成为了他所在公司自成立以来的最佳业绩。

 
金伯宏作品《寂寞》(拍摄于1982年)

除了拍摄照片外,金伯宏还非常注意搜集关于中国的摄影作品。在美国期间,他与几个照片商订有协议,只要他们发现中国照片就立刻通知金伯宏。1990年他回国时,已陆陆续续收到了近五百张老照片,这都是他多年省吃俭用换来的。因照片多于香港有关,在1997年香港回归时,金伯宏将自己收藏的有关香港的10张照片捐赠给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它们是《香港跑马场》(约摄于1860年)、《香港赌场》(约摄于1860年)、《香港登山缆车》(约摄于1888年)、《香港全景》(约摄于1890年)等。

1990年,金伯宏回国后与几个同学共同发起在北京建设世界公园。1990年底,世界公园定点在丰台区花乡。1993年9月6日,离20日公园正式开放还有两个星期,因四幅浮雕没有运到,金伯宏驱车直奔石雕之乡河北曲阳县,不料一辆失控的丰田面包车冲了过来……

从1996年的夏天开始,金伯宏利用功能仅存的两个手指,利用每天精神最好的几个小时,忍着全身难以名状的疼痛,艰难地开始写作,并在各大报刊发表,其中文集《一个中国摄影师在美国》记录了作者在美国9年的奋斗历程,起初在《中国摄影报》连载,后又结集出版。

2008年10月,金伯宏与在中国康复中心接受治疗、安装假肢的8个孩子相识,这些孩子都是在汶川地震中受伤。他常去医院给孩子们送礼物,带他们品尝北京烤鸭,并送他们每人一台手提电脑。他还带着孩子们游览了故宫、世界公园,饱览北京风光。2009年5月,孩子们陆续回校上学了,金伯宏又助养了其中的两个孩子。

 
金伯宏与在汶川地震中受伤的孩子。

在《一个中国摄影师在美国》里,金伯宏曾经写道:“在傻瓜照相机发明之后,摄影师挣钱的路可以说是越来越窄了,但是我一直认为金钱并不能完全衡量一件东西的价值。摄影的主要特征是客观性、纪实性和可信性,一张越战的照片能改变大多数美国人对战争的看法,以致最后影响了历史的进程。几张反映南京大屠杀的照片,在全世界人民面前揭露和证明了日本侵略者在中国犯下的滔天罪行。当照片上一个贫困女学童看着你的时候,千千万万的中国人解囊资助‘希望工程’,摄影记录历史,改变世界,这就是摄影的价值和力量。”

 
金伯宏作品《一个中国摄影师在美国》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