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周爱华:春华多感醉琴书

2013年04月21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无论多忙,周爱华每天都抽时间练习琴书。

(中国残疾人网站记者徐俊星图文报道  编辑:穆小琳)

4月的北京,春雨乍寒。

记者冒雨赶到大井南里周爱华的家中,已是浑身湿漉,不由地打了个冷战。“快坐下,喝点热水!”周爱华笑着从里屋走了出来,热情地招呼记者坐下。桔红色的毛衣,乌黑的披肩长发,面前的周爱华活脱脱就是个美人胚子,只是她那好似一泓清泉的双眼却怎么也看不到一丝涟漪。

失明,悄然而至的梦魇

我是15岁的时候才失明的,算是半喜半忧吧。”性格开朗的周爱华对待失明的事实已经非常坦然,“比起那些先天失明的人来说,我已经很幸运了。”

1970年,鲁西南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周爱华的出生给全家人又增添一份喜悦。“我排行老六,是家里的老幺,本来爸妈打算要个男孩,结果生了我看着小丫头长得水灵,也是喜欢得不得了。”回忆起小时候快乐的时光,周爱华的嘴角不由地微微上扬起来。

周爱华的父亲在村里供销社工作,家里还开了小卖铺,在周爱华的记忆中,她失明之前的生活是五彩斑斓、幸福甜蜜的。“从小我就没缺过零食,最喜欢吃粽子糖,那滋味甜丝丝的,”周爱华说她永远都忘不掉那儿时的甜蜜,直到现在她还会为吃到一颗粽子糖,跑遍半个北京城,“幸福的滋味总是最让人难忘的。”

然而,在周爱华尽情地享受童年快乐的时候,痛苦的梦魇已经悄然而至。15岁那年,周爱华正专心准备中考,突然有一天早晨起床,她感觉眼前一片漆黑,顿时头痛欲裂起来。事实上,这种不舒服的感觉已经持续很久,只不过她并未在意。这次犯病,周爱华自己也害怕起来,一种不祥的预感突然袭来,不得已,她把情况告诉了父母。

在此后整整一年的时间里,周爱华的父母带着家里所有的积蓄陪着女儿来到市、省甚至是北京的各大医院进行治疗,在他们看来,即便倾家荡产也要把女儿治好。但最后,所有的医院都查不出来周爱华突发眼疾的病因,眼看着一天天,周爱华的病情每况愈下。“我清楚地记得85年4月份,我的眼睛已经几乎完全看不见了,只有一点点微弱的光感,我爸最后只得含着眼泪背了整整一大包的中药带着我离开了北京。”说到此时,周爱华的眼睛微微发红,声音也哽咽起来,“我真的特别感谢我的父母一直以来对我的不离不弃。”

厚积薄发向命运挑战

 
周爱华学习了电脑操作技能,极大地提高了办公效率。

突如期来的失明如同晴天霹雳般击碎了一个豆蔻少女的所有美丽梦想,也带走了她所有的快乐。最初,周爱华根本接受不了失明的事实。她开始失落、自闭甚至想到了结束自己的生命。几次轻生都被哥哥姐姐救了回来,周爱华的父母,这对善良淳朴的农村人不知道该如何用言语来安慰心爱的小女儿,他们开始轮流彻夜不眠地守候在周爱华的房门外。有一天清晨,当周爱华打开房门,发现坐在门口的妈妈的时候,周爱华忍不住大哭起来,她突然发现自己太自私了,只是在乎自己却忽略了最爱的人。“那时起,我就发誓再也不轻生了,为了所有爱我的人,我要好好活着。”

“既然要活就要活出个样来!”性格倔强的周爱华开始寻找新的人生方向,也就是从那时起,她开始了与音乐的特殊情缘。

哥哥姐姐怕她在家憋闷,给周爱华买来了收音机。“我记得特别清楚,那时候每天早晨6点20分中央广播电台有《每周一歌》,我肯定6点一刻准时起床,天天不落地跟着广播里的音乐唱啊唱啊…”提起心爱的音乐,周爱华的眼睛笑成了一道弯月,“一唱歌所有的烦恼就都没了,时间长了所有的歌词我都可以倒背如流了。”
天生的好嗓子让周爱华的歌声唱出了大山,1988年周爱华被选调参加了山东省残疾人艺术汇演,而此次演出也彻底改变了周爱华的人生轨迹。通过参赛,周爱华从省残联得知长春大学正在招收盲人大学生,与此同时,她还机缘巧合地开始自学盲文。“我还能有机会上大学!”周爱华如同迷航的小船重新找到了自己的航道,兴奋至极,她下定决心破釜沉舟全力应战高考。

“我要满怀信心,去迎接窗外的太阳。”这是周爱华在写字板上写下的第一句盲文。

“我从来没想过失败以后改怎么办,”周爱华内心在翻腾,二十年前的高考对她来说还亦如昨日一般,“我只知道那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机会。”

1992年,已经22岁的周爱华顶着巨大的压力开始了昼夜颠倒的紧张备考。文化课没有盲文教材,周爱华就请人帮忙,把辅导教材逐字逐句翻译成盲文;音乐乐理知识由哥哥一字一句念给她听,然后把那些音乐符号在周爱华的手上一点一点画下来;周爱华自强奋斗的精神感动了当地县一中的一位老师,那位老师开始免费辅导她课程……“那段时间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熬过来的,只记得考试结束回到家里,我一连迷迷糊糊地睡了三天,妈妈把饭菜塞到我的嘴里我都不知道。”
一个月后,周爱华终于如愿以偿,一份盖着鲜红印章红彤彤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姗然而至。那一刻,周爱华的家人抱在一起喜极而泣,而她却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北京琴书,是我今生注定的缘分。”

 
周爱华和刘砚声老师学习北京琴书。

1992年9月,揣着借来的400块钱学费,周爱华带着全家人沉甸甸的期盼和牵挂坐上了开往长春的火车。汽笛长鸣,车轮滚动的那一刻,周爱华感觉自己的心如同飞出牢笼的小鸟,忐忑却无比轻松。“我知道我开始全新的生活了。”要强的周爱华终于看到了希望的曙光,那种滋味就如同儿时迷恋的粽子糖一样,甜丝丝的缠绕在心头。

大学三年的时光短暂而快乐。周爱华对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格外地珍惜,全国各地最优秀的残疾人都汇集在了一起,她不敢停下自己的脚步,每天都如饥似渴地吸取知识的营养,充实自己的大脑。在校期间,周爱华的各科成绩都在90分以上,连续三年获得最高奖学金,同时她还积极参加全国各种歌唱比赛并多次获奖。

1995年,表现优异的周爱华被分配到中国盲文出版社从事校对工作。繁忙的工作并没有改变周爱华对音乐的执着和眷恋。每天工作之余,她都要抽出时间坚持练习唱歌,同时以优异的表现成为各大歌曲比赛的佼佼者。1996年开始,周爱华担任北京市残疾人艺术团独唱与合唱演员,并随团参加各种国内和国际的大型演出。“每次站在舞台上,当灯光打在我脸上的那一刻,我感觉自己真的可以看见,是那么的五彩绚丽,太美了!”周爱华喜欢把自己的歌声带给更多的人,舞台早已成为了她生命的一部分。

2005年,一个偶然的机会,让喜欢民歌的周爱华与北京琴书结下了不解情缘。“不知道是前生有缘,还是今生注定,我一不留神,一脚跌进了‘曲艺乐园’,而且这一‘跌’竟然让我痴迷留恋,以至于乐而忘返了。”周爱华在《走进琴书》一文中如此描绘与北京琴书的缘分。

在北京市残联的推荐下,表现突出的周爱华成为了“琴书泰斗”关学增的弟子刘砚生老师的弟子。

刘砚生老师教周爱华的第一个段子是他自己创作的《北京人的好日子》,听完老师的示范唱,周爱华吃惊地发现,北京琴书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土”,相反,那轻松愉快的伦巴节奏型的伴奏,充满了生机勃勃的现代气息。刘砚生老师仔细地讲述了北京琴书的“三眼一板”还有“初眼开始唱,末字落板上”的基本规则,并边讲边做示范,不知不觉中周爱华对北京琴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就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我就是喜欢上了北京琴书。”周爱华笑眯眯地说。

 
周爱华在家做家务也不忘哼唱琴书片段。

曲艺的鼓板、唱腔、独特的韵味对于经过严格声乐训练的周爱华来说,似乎还不算是太大的困难,最大的障碍则是舞台表演。可以想象,视觉障碍的盲人最大的困难就是动作不协调,也就是所谓的盲态。由于视力的缺陷,看不到别人,无法吸取别人的长处,看不到自己,无法纠正自己的缺点,更何况曲艺本身也是视觉的艺术,对于连一点光感都没有的周爱华来说,要做到神似和形似的完美统一,困难之大是可想而知的。

于是,在老师的指导下,周爱华开始下功夫主攻舞台表演。“这一部分也是我多年以来梦寐以求,希望能够得到专业老师提点的部分。”周爱华特别感谢刘砚生老师给予自己的帮助。在刘老师的帮助下,周爱华开始逐一练习。首先是眼神的高度、深度、远度和灵活度,其次是练习肩、臂、腕、指的协调配合,一个动作,有时要连续做几十次、上百次,一个提腕莲花指要练上好几天。

让周爱华印象深刻的是一个“奥运五环旗在北京迎风飘”的动作。这个动作,比较复杂,腿腰背头肩臂腕手,联合协调,一挥而就。刘老师让周爱华一手摸着他的肩膀,另一手摸着他的手臂,感知整个动作的轨迹。可一连示范了十几次,周爱华还无法体会到这个动作的要领,她心里很着急,双手不停地变换位置,忽然间脑子里闪过一个成语,“盲人摸象”,于是她鼻子一酸,一大颗眼泪倏地滑落下来。

回到家里,倔强的周爱华不甘心落队,她请爱人找了一块布,用盲棍儿做了一面旗子,等到夜深人静之后,下楼走到空旷之处,在爱人的指导下,用力来回摆动旗子,将旗子甩得噼啪作响。忽然间,周爱华高兴地喊:“我找到感觉了!”就这样,一个眼神一个眼神地学,一个动作一个动作的练,终于周爱华能够做到灵活自如地“眼随手走,手随心动”了。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2005年,周爱华参加北京鼓曲票友邀请赛获得银奖,2006年获金奖。“奖杯只代表过去,一切都是重新开始。”荣誉对于周爱华来说都已成往事,在她看来今后北京琴书的传承和延续才是迫在眉睫的大事。

期盼,北京琴书得以传承

 
儿子是周爱华最大的安慰和希望。

“如今学习北京琴书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如果不加以重视,这门珍贵的曲艺形式很快会消亡了。”周爱华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她告诉记者自己对北京琴书的发展进行了仔细研究。北京琴书内容活泼质朴,通俗易懂,非常贴近普通百姓的生活,在基层演出,很受欢迎。但一个好作品不但要求演唱者有较高的水平,而且对琴师的要求也很高,二者必须配合非常默契,才能达到完美的效果。“但在今天这个快节奏的时代,对非专业的曲艺爱好者来说,要做到这一点太不容易了,这大概也是曲艺走向衰落的一个原因吧。”周爱华不由地叹息起来。

为了推广北京琴书,周爱华利用业余时间用电脑合成的方法把北京琴书的十几个传统小段制作成伴奏带,并无偿地提供给曲艺爱好者。同时,她还精心总结出一套快速掌握曲艺鼓板技巧的方法,“只要是爱好北京琴书,学习都是免费的。”周爱华希望尽一己之力为北京琴书做些什么。

 
十几年来,周爱华的爱人细心照料着她的生活。

闲余时间里,周爱华尝试着教儿子说唱北京琴书,小家伙聪明好学,很快就掌握了要领,如今儿子成为了周爱华最得意的表演搭档。2008年,周爱华自创北京琴书小段《娘俩看鸟巢》,她和儿子携手参加了当年中国残联系统“迎奥运”艺术汇演并获得了二等奖。

“每每看着儿子有板有眼地说唱北京琴书,我就觉得心里特别高兴,看着他我仿佛看到了北京琴书的希望。”周爱华欣慰地笑起来,“还有……”周爱华欲言又止,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神采,“其实,我最想感谢的,还是我的爱人。没有他一直一来默默地陪伴,也不可能有我今天收获的一切。”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