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用心飞翔的天使 “知心姐姐”李玉洁印象

2013年08月01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文 / 项小琼)第一次见到“知心姐姐”李玉洁,是在三年前。

因自己身体罹患类风湿,通过无限极中草药调理的非常好,于是经常去宜昌专卖店学习产品知识。市残联高理事长听闻,便热情地邀请我去参观了市残联大楼。末了,高理说:“我有个同学也在服用这个产品,说效果很好;宜都的“知心姐姐”李玉洁也是类风湿患者,因为自强不息经常发表文章引起中心医院的领导关注,现把她接在医院免费治疗,但是效果不尽人意,不如你去跟她介绍介绍?”我深知此病的痛苦难耐,马上有了同病相怜的感受,便约了个医生买了一束鲜花一同前往。

推开病房的门,当我们说明是受高理事长委托前来的,李玉洁的妈妈这才舒展开紧皱的双眉,笑脸迎了上来。此时十九岁的李玉洁坐在轮椅上,有着白瓷玉般光洁的肌肤,只是由于缺乏日晒而略显苍白;瘦弱的双肩由于久坐疲惫只能微微蜷缩着,小小的腰肢不堪盈握,单薄的身子如同一个十三、四岁营养不良的孩子,不由得让人我见犹怜。当她抬头看人时,清澈的双眸里有微微的自卑与强烈的自尊两种眼神在交替闪现,薄薄的嘴唇倔强地抿着。

看见我走路也略显蹒跚,李妈妈问起原因,我告诉她们,自己同样也是一个类风湿患者,不过现在病情早已稳定,之所以走路还是不便,是因为我做了膝盖手术留下了永远的后遗症,已经与类风湿的疼痛无关了。

当问起我吃的那种中草药价格太高时,李妈妈满怀希望的眼神瞬间黯淡了,李玉洁也始终懂事地摇着头;我非常难过,也绝对的感同身受:连我自己吃药都是依靠政府的补贴和亲朋好友的资助,我又有何能力来帮助她呢?和我一同前来的张医生正处在创业伊始,家里上有老下有小的,也只是爱莫能助……

李玉洁边听我们说话边手里绣着什么,偶尔抬眼看看妈妈,再看看我们。我弯下腰,仔细地看了看,才猛然发现她的双手手指业已变形,有的关节红肿发胀,有的指骨弯曲发黑……可她忍着锥心的疼痛一声不吭,颤巍巍地坚持着把针扎下去、把线抽出来;再把针扎下去、把线抽出来……

我的双眼湿润了。

遥想我19岁那年,正在景区扮演着“美人王昭君”:梳着古典而高贵的发髻,画着明媚而雅致的淡妆,披着飘逸的大氅,怀抱琵琶半遮面,巧笑嫣然,环佩叮当,骄傲而矜持地接受游客的合影,粉丝的拍照,享受着人间极致的华丽……

而她的19岁,只能蜷缩在硬邦邦的轮椅里,用冰冷的绣花针一针一针的绣着无比灰暗和乏味的青春,绣着茫然不可知的未来,绣着日复一日单调而枯涩的岁月,还要忍受身体的痛楚与各种不适,终日陪伴她的只有一个满面愁容、内心焦灼的母亲……可是这个小女孩眼神异常坚定,表情非常坦然,给我心灵带来极大的震撼,从而意识到:她的内心定有个强大的小宇宙。这个小宇宙极具生命力,时时刻刻都在发光发热。

我疑惑了,是什么样的经历能让这个小小的身子骨抗住这么巨大的磨难?是什么力量给了她面对噩运时始终如一的淡定与从容?虽然我也不幸,但是最坏的那天到来时,我已经29岁了,是个能对自己负责、内心强大的成年人了;而她,才19岁呀!还是个孩子呢!多少人这个年纪还赖在父母怀里撒娇,多少人还在这个年纪忘乎所以的挥霍着青春……

面对这个极度倔强自尊的小女孩,我不好追问什么,只得留下双方的联系方式,尔后告辞,黯然离开。

回家后,等玉洁一出院我们就互相加了QQ好友。

因我的QQ好友多达好几百人,平时要找个好友甚是不便,鼠标一拉一长串,得挨家挨户的找名字,何况玉洁长期隐身,因此近三年来,我们也只是偶尔说说话,互相问个好。加上近两年来,我忙着写文、忙着考试、忙着工作,竟很少聊天、很少关注好友了,玉洁也渐渐淡出了我的记忆。直到前几天——

我刚打开QQ,一个小女孩的头像不停跳动着,弹出一条“知心姐姐”发来的消息:“姐姐参加了桃花节的征文没有?”

我一愣,旋即想起来那个苍白瘦弱的小女孩,便立马回了个笑脸:“参加了。”

知心姐姐:“我可以看看吗?”

我:“好滴,在我QQ空间置顶的第一篇日志里。你的呢?”

知心姐姐:“我写的是完全不同的题材和风格的。”并发来一条博客的链接。

我打开链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博主照片,还是三年前的那个轮椅,上面坐着的还是那个倔强地抿着嘴唇的小女孩,依旧苍白,依旧瘦弱,可是眼神更加坚定、更显自信。同时,我看见照片下面有这样一组个性介绍:

面对疾病,顽强拼搏、自强不息

面对理想,孜孜以求、矢志不渝

面对生活,积极进取、乐观自信

面对社会,播撒爱心、不遗余力

带给我的依旧是强烈的震撼。


李玉洁坐着轮椅参加活动

读了几篇文章,感觉这个女孩文笔流畅,层次分明,语言清新,特别善于捕捉生活里发光的小事,有着不服输的、倔强的个性和一颗感恩的心灵。

当我浏览到她的相册里,便立即被满墙的各种奖状吸引住了,才知道她登上了演讲台,参加了读书节,建立了倾诉屋……    

原来她在短短的初中学习生涯中,拖着病躯克服一切困难,用勤奋和努力换来了每一位科任老师的肯定,换来了多次年级第一的好成绩。


李玉洁获得的奖状

不幸的是初二那年,类风湿加剧让她再也无法站起来,只得辍学回家……后来,街道办、居委会送来一台崭新的电脑,鼓励她在家学习、写作。

没有人教,她开始自己摸索着查资料和写作品。一切都要从打字开始练起。她只有左手的食指和拇指可以完成打字的动作,一开始对键盘完全陌生,打字就跟捉虫似的。她相信一切都只是时间问题,就从打自己的手稿开始,一天一天地练习快速敲击键盘,打到手指僵硬,指头发麻。

经过自己的苦练,她左手的打字速度已经不比一般人两只手打字慢了。看着自己弯曲的手指竟然能在键盘上灵活地跳跃,连玉洁自己都觉得难以置信。

至于写作,更是坚持练笔不断学习,书写自己的心路历程、雄心壮志、生活感悟……功夫不负有心人,她的习作得到了《中学生阅读》、中国少年作家班的认可,《小提灯》、《我心中的圣地亚哥爷爷》、《最爱的人》……被发表,并且获得“小擂主”、“小作家”称号,她现在已经成为了“中国少年作家班”的一名学员,每天都会收到来自全国各地的笔友信件,生活变得更加充实。

17岁那年,母校“杨守敬中学”还将她聘为同学们的“校外德育辅导员”,在学校专门开辟了一间教室,作为她和同学们交流探讨的“倾诉屋”。 她便常常给市里的一些初中、高中学生演讲、讲座。玉洁把它当做一种回报社会的方式。当听众如潮水般的掌声响起之时,她开始感受到自己的生命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同学们因此而亲切的喊她“知心姐姐”。

相册里的最后一张照片,是并列排开的几对精致的鞋垫。鞋垫做工精巧,针脚細密,每一双垫面的图案绝不雷同,花鸟虫鱼,烟柳画桥等等不一而足,更有可爱超萌的大熊猫,憨态可掬,不由得让人忍俊不禁。一开始,我以为是哪位民间绣匠的作品展览,直至“自己做的鞋垫”几个字映入眼帘,我才如同被催眠般地怔住了!


李玉洁做的鞋垫

这就是玉洁三年来用颤巍巍的双手一针一针绣出来的?不敢想象呵,不可思议,玉洁是经受了多大的耐心与毅力的考验!

如能拥有这么一双鞋垫,连日常走路都会心情愉悦吧……

心念电转之间,我下定决心,如有机会到宜都去,一定去找玉洁买几双;若能带几个朋友同事去,则鼓动大家一起多买些,也是为她略尽绵薄之力;是的,要是能为她做点什么,则该是多么令人欣慰的事情呵……

从她个人简介里得知,她学习之余,喜欢作些手工:绣十字绣,做丝网花、编珠子花篮、打中国结……一方面让变形的手指得到了锻炼,另外还可以送给帮助过她的亲朋好友!更重要的是她还努力锻炼着一些生存技能:穿衣、叠被、左手吃饭……希望能自己照顾自己,她始终在心里记着一句话:不能让父母照顾我一辈子。


手工丝网花

如果说三年前的我初见她时,只有同病相怜,惺惺相惜之感;而现在,隔着电脑,看她的文字、读她的心情、欣赏她的绣品及奖状,则我对她就不止是敬意而已了……

就像玉洁在个人简介里说的:活着的意义是什么?活着就是要有所贡献,有所作为,虽然上天给了我无法改变的残缺,但我会努力让自己活得更加完美,没有翅膀,就用心飞翔!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