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石国勇:做一个“好人”足矣

2013年11月11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石国勇的小家满满当当都是书。徐俊星摄

(中国残疾人网记者徐俊星)

说起来,石国勇也算是半个同行。

他,半路出家,舞文弄墨十余载,笔耕不辍,美文无数且有多部著作问世,并愈发乐此不疲。于是,两个码字工作者的初次见面,少了几分生疏,多了些许亲切。

说现在,每天都很充实

11月初的一天,天桥街道温馨家园,记者如约见到了石国勇。

石国勇本人比想象中的还要清瘦些,厚厚的镜片后面是一双总是笑眯眯的眼睛,很温和。“我每天都忙忙碌碌的,特别充实。”石国勇坐在记者的对面,像老朋友一样唠起了家常。

每天早晨6点半,石国勇准时起床,开始一天的忙碌。洗涮、打扫卫生、做早餐、为瘫痪在床的妻子按摩、然后去买菜,准备好了午饭的食材后出门。9点钟,石国勇准时坐在办公桌前开始工作。如此反复,十几个春夏秋冬,无论刮风下雨,石国勇从未因家事,耽误过一天的工作,甚至在妻子患癌治疗期间,依然如此。“温馨家园的工作是残联和残友们对我的信任,无论如何我都不能辜负大家对我的期望。” 一个先后写作出版了11部科普著作、20余部儿童剧、共计200余万字的科普作家在生活中褪去光环,踏踏实实地履行着一个男人、丈夫、残疾人工作者应尽的职责,而且无怨无悔。

 
每天无论多繁忙,石国勇都按时上班。

石国勇对妻子的感情义无反顾,即便身有重残的他现在还要无微不至地照顾卧床的她。“年轻那会儿,人家也是个健全人,为了嫁给我不知道受了多少委屈,现在人家需要咱们了,咱们当爷们儿的,不能在关键的时候掉链子啊!”

照顾人这事儿,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一天两天还能凑合,几十年坚持如一,何等困难。从1991年,妻子突然瘫痪在床至今,已经22年,石国勇一如既往地像照顾婴儿一样呵护着妻子。妻子常年卧床,长了多处褥疮,石国勇努力学习相关知识,学着给妻子换药;妻子的下肢肌肉严重萎缩,关节疼痛,石国勇便向学习按摩,给妻子减轻病痛;晚上,他在完成诸如做饭、洗碗、照顾妻子洗漱、按摩之后,再抽出2个小时的时间进行写作。“能有时间坚持创作,对我来说就是最大的快乐了!”石国勇说他对幸福的理解很简单,“和爱人相守到老,坚持码点字儿就挺好。”

 
60多岁的石国勇为了更好的为残疾人服务,费好大功夫学会了用电脑。徐俊星摄

 对于温馨家园的工作,石国勇也从来没有马虎。文字宣传、档案管理、组织文体活动……样样精通。“我自己是残疾人,我知道残疾人最需要什么样的帮助。” 2011年,年近六旬的他,通过了心理咨询师的职业资格考试,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心理医生,义务为残友们进行心理咨询,帮助他们排忧解难。残友们也把石国勇当作他们的兄长和知心朋友,亲切地叫他“石哥”。

“在我最孤独无助的时候,是残联帮助和支持我一路走来,和残友们在一起也是我最快乐的时候。”石国勇对自己的选择从来没有后悔过,即便是有出版社以高昂的稿费相邀,他也没有动摇,“当面临选择的时候,我还是听从了自己内心的声音,选择留在残联,至死不渝。”

忆过去,也是一种收获

 
石国勇的家,卫生间和厨房仅有一块简易板之隔。徐俊星摄

和石国勇聊天是件快乐的事情,因为他是发自内心地快乐,即便身有重残,历经坎坷。

石国勇是个地地道道的老北京。1952年,他出生在北京天桥的老胡同里,皇城根儿一个公安世家。一岁半的时候,石国勇突发高烧,小儿麻痹症击倒了刚会走路的他。看着同龄的孩子跑跑跳跳,只能在地上爬来爬去的石国勇意识到自己与其他孩子的不同,但不服输的性格让他从未放弃过努力。

不知道跌倒摔得鼻青脸肿过多少次,石国勇硬是咬着牙摇摇晃晃学会了走路。7岁时,他被幸运地送进了附近一所小学。“我一直都忘不了上小学三年级时作文得了满分,被全校师生传阅时的快乐,”每每回忆起这段往事,石国勇都感觉心里满满的都是幸福,也至此奠定了他喜爱文学的道路,在他看来只有文字可以解读他内心最想表达的情感,“文字是自由的,我的心也跟着自由自在了。”

1971年,石国勇按照分配进入一家服装厂,凭借自己的悟性不但很快成为一名技术熟练的工人,而且还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78年,石国勇与妻子喜结连理,三年后他们漂亮可爱的女儿出世了。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得美满幸福,石国勇也感叹自己的命运似乎峰回路转,好运连连。

 
石国勇无微不至的照顾着瘫痪在床的妻子。徐俊星摄

但厄运接踵而至,打得他措手不及。1986年,他年仅四岁的女儿夭折,当他刚从痛失爱女的悲痛解脱出来时;本来健康的妻子又因椎管肿瘤术后瘫痪在床;几年后,他又下了岗。三年前,父亲及妹妹先后因癌症去世,如此接二连三的打击差点把石国勇击垮了。“要说我一点都没有悲观失落,那简直是骗人的。”石国勇很坦诚,“再坚强的人也有过不去的坎,更何况悲剧都发生在自己至亲至爱的人身上。”

石国勇身边的亲朋好友都知道,最让石国勇伤心欲绝的还是女儿的离世。有一段时间,他不吃不喝,魂不守舍地思念女儿,经常默默地念叨着曾经为哄女儿睡觉自编的童话故事,每每重复着那些故事片段,石国勇感觉仿佛女儿还和以前一样睁着大眼睛在听他讲故事一样,于是他开始没日没夜地为远在另一个世界的女儿写故事。之后,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开始把这些故事在媒体上进行发表,日积月累,他先后发表、出版了11部科普著作、20余部儿童剧、共计200余万字。同时,他的作品多次获奖,《高技术与现代战争》一书还被列入国家“九五”重点图书出版项目,完成了从一名下岗残疾工人到国家级科普作家的人生飞跃。

今年,石国勇还接受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小喇叭”节目的聘请,担任起了科普栏目“博士爷爷”的撰稿人,利用业余时间为孩子们撰写科普稿件,帮助全国的小朋友实现他们的科学梦。“回忆过去,我真的感叹,不枉此生了。”如今,61岁的石国勇早已看透浮华,淡泊名利。

谈未来,心中仍然有梦

 
对于未来,60岁的石国勇依然充满信心。徐俊星摄

采访当天,记者跟着石国勇来到他的家中。离天桥街道温馨家园大约10分钟的路程,高楼林立的夹缝中尚存几排砖瓦房。“说是要拆,呼声来来回回好几次了,现在也没个信儿了。”石国勇开着自己的小电动车,缓慢地穿梭在狭窄的通道中。

“到了,就在这里,”石国勇把车停在一个木门边,“你看,我也有自己的车位。”从外观和样式来看,石国勇的电动车比现在时髦的电动轮椅逊色了很多,但他乐观的心态的确是千金难买的。

推门进去便是卫生间,简易隔断的旁边是厨房,也仅仅是一个转身的空间而已。再一迈腿,便进了家。一张床、一台电视、一个衣柜便是所有家具,家中最显眼的是到处堆满的各种书籍。“每天临睡前,翻看几本自己喜欢的书,是我最放松的时候了。”石国勇的家中,触手可及的都是书,回到家中的他笑容也多了。

 
今后,继续为残疾人服务是石国勇最大的心愿。徐俊星摄

“虽然我都60多岁了,但我也有自己的梦想,”石国勇伸出两个手指,笑着说:“一个是我希望自己创作的儿童剧可以在国家大剧院演出。毕竟创作了这么多年的儿童故事和小说,如果有一天可以在国家一级的舞台演出,我觉得也对得起自己这么多年的坚持了。”

“还有,就是写一本关于残疾人心理学的专著,”石国勇拿出一沓笔记,指着其中的一些段落,认真地说:“你看,我现在已经在整理多年来的工作笔记,初步的构思已经出来了。”石国勇告诉记者,在他和残疾人接触的过程中,最深的感触是现在残疾人的生活条件好了,心理援助、心理康复的必要性更明显。“残疾人因为自身的原因难免会对世界的认知有一些先天的缺陷,看问题不够全面、不够客观,就容易产生点心理问题,所以特别需要做这方面的工作,我觉得自己的工作很有意义。”

“有时候累了,真想放下一切,出去走一走,看一看,”石国勇61岁,27年坚持创作儿童故事,14年义务为残疾人提供服务,却从来没有离开过北京城,他说他也想给自己放个假,但一想起孩子和残友们他觉得一辈子守着北京城也没什么不好,“不管怎样,以后人们一提起‘石国勇’,都会竖着手指说‘那是个好人’,一切都值了!”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