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岳英杰:迷醉墨韵飘香处

2013年12月30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岳英杰,是个地地道道的老北京。徐俊星摄

(中国残疾人网记者徐俊星报道)在皇城根儿下长大,没事儿喜欢凑在一块儿“舞文弄墨”的一帮老伙计里头,岳英杰是个响当当的角儿。“那下笔浑厚而苍劲,柔中有刚,秀中见奇,肥而有骨,骨肉相济,可谓自成一派啊!”熟知他的人,总是竖着大拇指啧啧称赞。

然而,岳英杰却是个相当低调的人。“书法是个养心的活儿,修身养性何乐而不为呢?”初次见到岳英杰,他的一句话简单却让人咂摸许久。

曾经 老北京胡同里的那些年

 
岳英杰从儿时就开始临摹书法。徐俊星摄

岳英杰现在的家在北三环附近,“我们算是老北京外迁比较早的,1957年,出生在老北京西城丰盛胡同的岳英杰,祖祖辈辈都是北京人,“现在,胡同没了,变成了‘金融街’,可是我那些童年的记忆都留在那里了。”

岳英杰在家排行老二,作为家中唯一的男孩,他的出生给全家人带来无限的幸福。然而,一岁半时,一场突如其来的高烧之后,岳英杰的双腿变得绵软无力,随即被确诊为小儿麻痹后遗症。“我还记得小时候,爸妈背着我跑遍了北京城所有的医院,扎针、按摩,喝苦药汤……该想的办法都想遍了……”

岳英杰是幸运的。虽然身患残疾,但父母并没有因此而放弃他,反而倍加呵护这个孩子。岳英杰7岁时,如愿进入小学接受教育。岳英杰没有辜负父母的期望,他用心珍惜上学的每一天,身体的不便反而成为他努力学习的动力。从小学到高中,岳英杰的学习成绩都是名列全茅,这也让他的父母倍感欣慰。

由于身体行动不便,岳英杰的学生时代显得十分枯燥,当别的同学课余和放假时间出门玩耍的时候,岳英杰只能苦闷地徘徊在家中只有几平米有限的空间里。“我也有烦躁的时候,”岳英杰说,“越是那个时候,就越会感到自己身体的不便,觉得很自卑。”

看着一到假期情绪就日渐低迷的岳英杰,父亲很着急,有一天他下班回来后送给岳英杰一份礼物——一本《赵孟頫的赵体字帖》。第一次接触字帖的岳英杰特别兴奋,拿过来便迫不及待地开始临摹。有了新“伙伴”的陪伴,岳英杰感觉每天时间过得飞快,渐渐地家里几乎所有的报纸都被他临摹得“面目全非”了。“我也不是天才,刚开始感觉临摹特别难,有一段时间,看着自己的‘作品’不堪入目,都想放弃了。”

正当岳英杰感觉临摹遭遇瓶颈的时候,新学期班里举办了一场写字比赛。当自己的作品被装订在展览作品第一位的时候,岳英杰第一次感觉到了“小有成绩”的喜悦。“原来我的努力是有成效的呀,”倍受鼓舞的他又重新获得坚持练字的动力,“现在我最擅长的硬笔书法,还多亏了小时候那些年的‘童子功’呢!”如今的岳英杰回忆起儿时,感慨不已。

“誊印社” 挥之不去的记忆依然如昨  

 
没事时,岳英杰喜欢把玩一会儿毛笔。徐俊星摄

高中毕业后的岳英杰,被分配到街道的誊印社工作。“‘誊印社’你们肯定没听说过,就是现在的印刷厂,”岳英杰笑着说,“我被安排负责刻蜡板,也算是‘物尽其用’了。正是那段难忘的时光,让我在书法上有了再上一个台阶的机会。”

原本就有深厚的临摹功底,进入到工作岗位的岳英杰比其他人适应得更快。“字写得好,但和刻成印版是两码事,”喜欢“较真”的岳英杰又一次和自己较了劲,“刻板印出来的字是让全国人民看的,我不能马虎。”

1980年,为了提高自己的基本功,岳英杰报名参加了中国业余书画学校的书法班。“当时我的工资一个月才十几块钱,这个班一个学期的学费是5块钱,算是一笔大费用了。”正是这次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让岳英杰在书法上有了质的飞越。

三年的学习时间,无论刮风下雨,岳英杰每天摇着手摇车辗转于家、单位与学校之间。要说吃的苦有多少,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掰着手指头说个三天三夜都说不完。下雨下雪天,班里大多数同学都不来上课了,但岳英杰却咬牙坚持着。路上的雨雪冻成了冰,他的手摇车也变得和滑雪橇差不多,经常控制不住方向“风一般”地冲向马路中央。“常常把自己也吓一跳,”岳英杰说,“摔跤跌倒更是常事,有一次不小心崴了脚,整整疼了一个月,我的课也一节都没落下。”规范的学习,让岳英杰系统掌握了书法的理论知识,为他的技艺得到进一步提高打下坚实的基础,最终,他成为了班里30名同学里坚持到最后的7人之一。

有了扎实的书法功底,岳英杰在誊印社的工作变得得心应手,没几年就成为了单位的骨干。又过了几年,随着经济的发展,誊印社被当年现代化的印刷厂所取代,岳英杰也由一名刻蜡版工转成一名刻铅字工。但无论在哪个岗位上,岳英杰每一天都在兢兢业业地工作着。

直到1991年,印刷厂外迁,迫于身体的不便,1993年岳英杰办理了停薪留职的现实。“迫于生计,从1993年到2008年,我开始了漫长而艰辛的创业时期,”岳英杰从骨子里是条汉子,(即便下岗了),为了家人,他依然选择了铺满荆棘的创业之路。

暮年时 方得与笔墨终日相守

“我人生最黄金的岁月都在为生存而奔波,那段时间,我的书法处于停滞期。”岳英杰告诉记者,创业初期,他几乎借遍了所有亲戚的钱,在阜内大街一个不足5平米的空间里开办了一家装饰装潢公司,“我负责奖牌、展板广告设计制作,也算和老本行挂点钩吧。”

“我最信奉一句话就是‘凡事要成功,就要持之以恒。’无论是练习书法还是创业(搞实用美术),或者任何事都是如此。”岳英杰说,正是这句话在他人生最重要的几个转折点支撑他一路坚持下来。

 
暮年后的岳英杰全身心投练习书法。徐俊星摄

十几年的时间,岳英杰靠着过硬的技术和诚实守信的服务理念把公司办得红红火火,然而被忽视的书法成为了他多年的牵挂和不舍。“书法是门软功,需要千锤百炼地每天坚持下去才能有所成就,所以我一直很遗憾那些年为了生计而忽略了它。”直到2008年,岳英杰的公司门市到期,在家的时间多了,已满50岁的他至今为了艺术和生计还在默默地耕耘着。

有了充足的时间,可以“重拾旧爱”,岳英杰更加珍惜与书法的“重逢时光”。生活有了规律,岳英杰给自己制定了严格和紧凑的日程表。每天早晨7点起床,8点半开始练习书法;中午午休后,下午2点半开始近4个小时的书法练习;晚上则阅读一些关于书法的书籍。“虽然我有多年的基本功,而且工作也一直没有脱离开写字,但毕竟真正潜心练习书法是需要身心兼修的。”

“书法要求有一颗平静祥和的心,因为书法的至高境界本来就是重意而不重形的,古人云:书之妙道•神采为上•形质次之.兼之者方可绍于古人。”岳英杰说着,扶着双拐站了起来,拿起笔边写边说:“说到底,练书法根本上是练心、练意、练志、练气,练的是呼吸均匀、气息的调和顺畅。可这一点却是残疾人最欠缺的。”岳英杰说他觉着坐着练字不痛快,总是要站得时间更久些“最麻烦的问题就是当你的创作情绪到位的时候,恰恰身体坚持不下去了,双腿肿胀得厉害不停地颤抖。”

即便如此,一向对自己严格要求的岳英杰并没有因为身体的不便而放弃书法,越是在困难面前他越是坚强和执着,而已是暮年的他却从未停止过对书法的热爱。正是凭着这股子对书法的热爱,岳英杰的书法技艺竟然在他50岁之后又得以大踏步地迈进,并在各种比赛中取得了不俗的成绩。“成绩只是代表过去,书法艺无止境。”岳英杰淡然地笑笑,记者在他的家中看到,多年来他获得的各种奖状和出版的书法集垒起来足有一人高,但是岳英杰却简单地把它们集中放在一个角落,很少去打理。

惜福当下 知足常乐

 
如今,岳英杰喜欢和家人在一起乐享安乐生活。徐俊星摄

2010年北京市西城区残联成立了残疾人书画班,2011年后半年开始至今岳英杰一直担任书画班的书法授课老师。面对大多数都是零基础的残友,岳英杰丝毫不马虎,对他来说,能有机会将自己所长传授给更多的残疾朋友,是一种快乐,更是一种责任。每次上课前,岳英杰都要花费几个小时的时间精心备课,整理教案,“书法博大精深,要在短短一两个小时的时间里把知识点讲到讲透是门学问。”岳英杰说他也很享受上课的时光,特别是下课后和残友们像家人一样叙叙家常也是一种享受。

如今,再有几年就要奔六十的岳英杰,每天除了雷打不动地练字外,最大的乐趣就是和家人在一起享受天伦之乐。“儿媳妇明年2月份就生了,我们老两口就等着抱孙子了!”提起家里马上要添丁的好消息,岳英杰和爱人都笑得合不拢嘴。

谈起今后的生活,岳英杰指着家中书房满墙的书法作品笑着说:“只要还有一口气,恐怕我这把老骨头都戒不了‘提笔练字’的瘾了!”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