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王淑娟:与残疾人打交道20年

2014年02月14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1991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残疾人之友》节目组获得首届全国助残先进集体称号,本刊1992年第二期刊登了对节目组的采访稿。当时王淑娟刚刚接替即将退休的老组长,任节目组组长。此后20年,在残疾人事业的各种现场,经常能看到她柔弱而坚定的身影在忙碌着。20年不舍不弃,20年温暖守护。而今虽然已经离开一线,她的心里仍存着对残疾人朋友那份深深的牵挂。

 

口述_王淑娟 记录_林筱芳

感情脆弱,爱流泪

当时我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青少年部做少儿节目,《残疾人之友》也属于我们青少年部。这个节目组当时有三位成员,有的马上要退休,有的希望调整工作。由于当时残疾人节目谁都不愿意去做,领导找我谈,我也没有多想,就一口答应了。领导很惊讶,说你都不需要再考虑考虑了?我说不用考虑。我当时觉得干什么都一样,残疾人节目也得有人去做呀。我清楚地记得,当时领导脸上露出了微笑。她大概没想到“难题”就这么容易解决了。

做残疾人广播节目就必须和残疾人打交道,我知道这肯定会不同于做新闻、文艺、少儿等广播节目。没想到的是这“不同”是如此出乎我的预料。之前我一直做少儿节目,和天真烂漫的孩子打交道容易让人心情开朗,即使心里有什么烦恼和不悦,一见到孩子就全都没了。孩子们的天真、可爱、开心、欢乐会感染着你,让你的心情愉悦,跟着高兴、欢乐。

接手《残疾人之友》后,我很快就感觉到天壤之别,多高兴的时候,一见到他们我就心酸难受⋯⋯,我这人又心软,爱掉眼泪。开始的时候,一点儿都控制不住,每次采访都泪流满面。做“残疾人之友”的这20年,可能是我这辈子流的眼泪最多的。一开始,主要是同情怜悯,看着身体残疾,行动不便的采访对象,觉得他们好可怜,总是未开口,泪先流。有时候采访,说话全是哭腔,一边抹眼泪一边提问,就是控制不住。采访完了,眼睛红红的,回来后还要难受好几天。整理音响的时候,也是一边整理,一边流泪。

1992年的广州残疾人运动会,在轮椅竞速比赛中,大陆的一位运动员由于轮椅质量不好,被别人甩下将近一圈半,最后赛场上就剩他一个人了,全场观众为他一个人鼓掌、加油。下来后,他两只胳膊全是血。我当时不知道,跟着大家冲上去准备采访他,一看这个样子,我一下就受不了了,眼泪哗哗地流。

 
1992年第二期报道“残疾人之友”节目组的文章《播种希望的拓荒者》

一人支撑,压力大

我接手时,《残疾人之友》节目组是全国助残先进集体。我的前任蔡志评老师当初创办了这个节目后,一直在中国残联的支持和协助下深入基层调研了解全国残疾人的一些基本情况,受到中国残联的认可和好评。从1987年元旦正式开播到1991年我接手时,《残疾人之友》已经播出了4年多,栏目名字已经很响亮了。大约一年后蔡老师退休,在此后的两年时间里,就我一个人孤身支撑着这个已经名声在外的栏目。

当时是每周一期节目,时长45分钟。从前期策划采访,到后期编辑制作和播出,工作量很大,作为一名新手我当时的压力非常大。更何况那个时代残疾人的社会地位还很低,这个群体在一定程度上是受歧视的,自卑、封闭和隔阂使他们不太愿意向他人敞开心扉。采访他们需要耐心,需要技巧,需要与他们交朋友。

我想,既然接手了这个节目,就要尽力办好。我深知要办好这个节目,就得跟残疾人交朋友,理解他们、尊重他们、懂他们的心,于是我给自己取了个笔名“董心”。我希望残疾人朋友感受到我的每次采访都是诚心倾听他们的心声,体会到《残疾人之友》就是他们的知心朋友,值得他们信任。我喜欢这样一种温暖的感觉,我也在努力营造这样一种温暖的感觉。

深受感染,我坚强

这么艰难,压力这么大,这活儿你怎么还一干就是20年呢?有人问过,我自己也想过这个问题。答案是:许多残疾人的感人事迹和经历感染我、激励我,使我从柔弱变得坚强。采访中,见到我流泪,他们常对我说:“王老师,其实我们觉得自己挺好的。你想,伤心是一天,快乐也是一天,干嘛不让自己开开心心、快快乐乐呢?”他们乐观的心态慢慢地、不断地影响着我,感染着我,改变着我,使我逐渐坚强起来。虽然后来也流泪,但那都是钦佩的泪、感动的泪了,很多残疾人非常了不起!
我采访的第一个残疾人是南京的马恒毅,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残疾人的真实生活状态。马恒毅因公伤造成颈部以下高位截瘫,只能常年躺在床上,我跟他握手的时候,感觉他的手软绵绵的。就是这双曾经连饭勺都拿不起来的手,居然能拿起电烙铁为他人免费修理无线电。

由于高位截瘫,马恒毅只能仰着或趴着工作,他的两个胳膊肘已经磨出核桃皮一样的厚厚的老茧。手没有力气,有时电烙铁会掉下来,他的胸前有多块烫伤留下的疤痕。为了掌握修理技术,他用舌头翻书,阅读了大量无线电书籍;为了学焊接,他每天坚持活动手,锻炼手臂的力量⋯⋯他的家庭条件不错,自己有工资,夫人对他也挺好,干嘛要这么自讨苦吃?他只是说就是“喜欢”、“感兴趣”。为了这个“喜欢”和“兴趣”,他要付出多少艰辛、经过多少磨练、克服多少困难啊!这第一次采访就把我感动了、震撼了。我采访的时候哭,整理录音时也哭,合成节目的时候还哭,完全是一次心灵的洗礼。

跟残疾人朋友接触多了以后,我发现,他们身上有一种健全人想象不到的乐观精神和坚强毅力。许多残疾人朋友的日子过得非常困难、艰辛,可他们非常坚强、乐观。他们那种积极向上和不畏艰难的精神一次次地感染了我。

无怨无悔,我快乐

从我1991年进入“残疾人之友”节目组,到2011年离开,整整20年。虽然在这20年里我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罪、揪了不少心、留了不少泪,但我觉得很值得。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我这20年的感受,那就是:“无怨无悔”。

其实,我也非常感谢中国残联,这20年里,中国残联给了我很多的荣誉:授予首届奋发文明进步奖;评为首届全国十大爱心记者;选作残奥会火炬手。一项项荣誉,既是认可,更是激励。

这些年来,随着社会的进步和发展,残疾人的社会地位有了明显的提高。以我周围的人为例,早先他们根本不会去关心残疾人的,你提残疾人节目好像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现在,一说起残疾人节目,会有人认为你在《残疾人之友》一干就是20年很了不起。看到今天重视、关心残疾人的人越来越多,我就觉得自己这20年的心血没有白费,心里感觉挺欣慰的。

其实,对很多残疾人来说,所需要的往往仅是一只他可以握住的手和一颗能理解的心。我希望用我的手握住他们的手一起向前走;用我的心陪伴他们度过生活中的每个喜怒哀乐。我更希望我们的社会能有更多的人来关爱残疾人,关心残疾人事业!

 
王淑娟采访残疾人刘松

记录者手记

采访王淑娟老师是一个挑战。这是一个做新闻工作近40年的老前辈,其中20年专门做残疾人事业的宣传工作。采访一个专门做采访的人,这种事情以前没有做过。

其实认识王老师很久了。作为同行,出现在同一现场的几率较高。见过几回,遇到了就很自然地微笑着打招呼,寒暄几句,交代一下彼此的来历,就算认识了。作为残疾人,我就经常得到王老师的帮助。虽然平时行动还算方便,但王老师总会在我需要的时候,及时地伸出她本来纤弱的手,以至于后来一看到她也在,就会觉得特别安心。

约好在杂志社的书吧聊。为了礼貌,我特意提前一刻钟到,没想到王老师却已经先到了。有一段时间没见,王老师依然是那样的端丽、温婉,一点也不像过两年就要退休的人。采访提纲是提前准备了的,不过基本没用上,王老师一如既往地亲切、随和,一口可以做播音员的标准普通话,20年残疾人事业宣传工作的很多细节,竟然记得如此清晰。回忆起她采访的第一个残疾人朋友,重温当时的一幕幕情景,她的眼圈仍然有点发红⋯⋯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