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李春玲:小小“螺丝钉”的快乐

2014年03月03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作为一名社区残疾人工作者,李春玲感觉很骄傲。徐俊星摄

(中国残疾人网记者徐俊星报道)李春玲是个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大大咧咧,爱说爱笑。采访当天,记者与她按照约定的地点见面后,一同往社区街道办走去。不到3分钟的路程,李春玲爽朗的笑声不断,不停地与人热情地打着招呼:“呦,这不是大哥吗?您这是去哪儿啊?”“哈哈,李姐!今天气色不错啊,买菜去?”“大妈,您腿不好,慢点走啊……”

“都是亲戚吗?”记者好奇地问。

“不是,都是些老街坊,”李春玲咯咯地笑着,“我现在就是个普通的社区残疾人工作者,家里人开玩笑说我就是个不起眼的‘螺丝钉’,但我很知足。当个小小‘螺丝钉’有什么不好?只要我们社区的残友们都满意开心了,我就是快乐的人!”

命运的改变,始于儿时的一次意外

李春玲爱美,记者第一眼就看出来了。利落的盘发,精致的淡妆,极具减龄感的齐头帘衬托得人愈加年轻,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她已经47岁了。“我从小就是文体尖子,要不是小时候的一次意外,说不定现在我就是一名专业的体操运动员了。”

李春玲的父母是兵工企业的双职工,因为单位远离北京城区,因此从小李春玲就习惯了独立生活。样貌出众,身体柔韧性极强的李春玲,在学校里一直都是文体活动的佼佼者,很快就被学校推荐为体操特长生。一次,体操课练习中,因为跳鞍马落地时踩空,李春玲的左脚踝硬生生地撞了地上,顿时就鼓起了大包。因为父母不经常回家,休息了几天的李春玲并没把受伤当一回事,继续每天上课。大概过了一年的时间,李春玲的父母渐渐发现,女儿走路时跛脚得越来越厉害,甚至经常会无故跌倒。

于是,父母带着李春玲来到医院检查,可结果却令大家都惊呆了。因为简单的肌肉挫伤未得到及时治疗,李春玲的韧带断裂导致肌肉已经严重萎缩。“必须把肌肉拉开,逐渐恢复。”医生给出了治疗方案。“当时有4个医生同时按住我,给我做治疗,那疼得啊……”李春玲说她一辈子都忘不了,“感觉脚要被扭断了似的,但毕竟觉得还有希望,再疼也要忍着啊,可谁想,这一等就没了结果……”

抱着可以恢复如初的希望一直等待了十几年后,李春玲和她的父母彻底放弃了。高中毕业后的李春玲因为身体原因没有参加高考,1985年,李春玲在西城区副食食品公司上班了。要强的李春玲并不甘心落于人后,和其他售货员一样,李春玲一天工作下来,一站就是八小时,“连吃饭都要小跑步的,”那时候的李春玲只有18岁,“当时再苦再累也咬牙坚持着,就是觉得不能比别人差啊!”

在副食公司一干就是十几年,2000年,公司被拆迁合并,李春玲一次性买断工龄后也失业了。“别人有工作经验,身体好,重新就业问题不大,”李春玲不得不面对残酷的现实,“我的腿脚不好,到哪里应聘,人家一看我的情况直摇头。”就这样,李春玲在家待业了整整7年。

“我甘愿做一枚小小的‘螺丝钉’”

 
本社区130名残疾人的详细情况,李春玲都熟记于心。徐俊星摄

李春玲告诉记者,在家待了7年她深刻地体会到了残疾人再就业的艰难,“为了生活,我找了无数个单位,选择了很多种工作,最终都没成功,最后,只能在家做点手工艺品贴补家用。”那七年的时间,李春玲说是她继确认自己残疾之后最痛苦和黑暗的一段时间。

失业期间,李春玲已经结婚,正处于上有老下有下,需要用钱的时候。“要说小时候经历的第一次的痛苦是一个人面对的,那么成年后失业的痛苦,那就是加倍的。”李春玲叹了口气说,“我公婆身体不好,孩子又要上学,光靠我爱人一个人的工资是根本不够的。所以,我只能每天起早贪黑地编手工。好的话,一个月四五百,差的话,一百来块钱,好歹能买点菜了。”

终于,2007年,李春玲盼来了好消息,北京市首次公开招聘残疾人社区工作者。“我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李春玲得到消息后,兴奋地一夜没睡。第二天,就到社区报了名。

 
即便工作再繁忙,李春玲都精心照顾着年迈的公婆。徐俊星摄

短短一个月的复习时间,李春玲白天要照顾公婆孩子吃饭,收拾家,还要赶制手工艺品。晚上夜深人静,家人都休息后,李春玲才能忙里偷闲抽出一个小时的时间开始复习。“说实在的,我心里也没底,听说录取比例是1/40呢,” 李春玲说她就是抱着破釜沉舟的决心“备考”的,“有时候真的累得眼睛都睁不开了,但想着老人,再看看孩子,这精神头儿就又回来了。”

从笔试、面试到体检,最终得到消息,已经是2个月之后了。接到录取通知的电话后,李春玲兴奋地冲到公婆面前,宣布好消息:“爸妈,我靠自己的实力,找到工作了!”当晚,全家人都高兴地跟过年一样,特意做了几个好菜,以示庆祝。

“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残疾人社区工作者,但对我来说,意义太重大了!”说到这里,李春玲的脸上绽放着灿烂的笑容,“等待了7年,终于可以走出家门,走上工作岗位,而且是为更多的残疾人服务,我觉得很光荣,而且特别的骄傲。”

“大家快乐,所以我快乐”

 
李春玲和残友们在一起,亲人得好似一家人。徐俊星摄

李春玲说她第一次踏入社区办公室的时候,就感觉和回到家是一样,特别温暖。“社区的工作人员对我都特别热情,大家和老朋友一样打着招呼‘春玲儿,有事就说话啊,甭见外啊!’我的心里啊,就别提多热乎了。”从那时起,李春玲就暗暗下决心,在以后的工作中,对待其他残疾人,也一定要像对待自己家人一样,让他们感觉到温暖。事实上,在此后的残疾人工作中,李春玲也确实是这么做的。

作为西城区和平门社区的残疾人工作者,李春玲主要负责三大块的工作。首先,在社区,她主要协助福利主任负责残疾人办证初审,发放辅具及慰问品,走访残疾人家庭等工作。“社区的工作比较细碎繁琐,很多任务看起来简单,但操作起来难度却很大。”李春玲说别看现在工作了6年的她,已经熟悉了业务,但最初适应的过程却很艰难。

“一切从零开始,用‘一头雾水’来形容一点都不夸张,”李春玲打开办公柜,指着满满几排残疾人社区工作的资料说,“你看这一柜子的‘宝贝’,都是我挨个整理出来的。”

 
李春玲带领社区残疾人参与各种文艺活动。(西城残联供图)

首先熟悉本社区残疾人的基本情况并将其进行残疾分类,仅这一项工作,李春玲从接手到熟悉就花费了整整3个月的时间。其次,再将残疾人家庭人户同在和人户分离进行分类,又花费了2个月的时间。“从厚厚几沓资料里,将每一个残疾人的情况进行梳理,不仅要了解他们的年龄、残疾情况,甚至退休及就业状况等情况也要一道儿摸清了,”李春玲说,“全社区130个残疾人的情况看了第一遍我就彻底晕菜了,急得真的是吃不下饭睡不觉的。”

“要有耐心,这是我干社区工作后总结的第一个体会。”李春玲告诉记者,自己曾经彷徨了很久,后来也急得生了病,但经过反思她意识到光有一腔热情是不够的,做社区残疾人工作,事无巨细,要想把工作做到细致,就必须拿出一百倍的耐心来。这个体会,在之后她接待残疾人和处理残疾人纠纷问题时也派上了用场。

老张(匿名)是本社区的一位肢体残疾人,70多岁的他退休后为了给爱人赚点治病钱,在社区车棚摆了个修车棚。因为占用停车位,阻碍交通,老张的车棚被居民举报到社区,责令他搬离。这可急坏了老张,老爷子气愤不已,三番五次冲到社区办公室大吵大闹。

“做残疾人工作,还要忍得了埋怨。”李春玲说,老张就是个例子。最开始,他还好几次不分轻松皂白地责骂李春玲在其位不干其事,后来,李春玲一有空就找老张和他爱人分别谈心。最初,老人态度很强硬,几次都把李春玲赶出了家门。但经过李春玲长时间的耐心细致地劝说,老人渐渐接受了她。随后,李春玲联系好了社区、物业、城管、居委会几方面,和老人坐在一起进行了一次心平气和地“谈判”。终于,老人得到了满意的解决方案,从此,也彻底地接纳了李春玲这个“自家人”。之后,老人一见到李春玲就“闺女儿,闺女儿……”地亲热地不得了,而社区的其他残疾人也因此而更加认可了李春玲的工作。

“其次,作为社区残疾人工作者最不能少的还有责任心。”李春玲告诉记者,她目前还有一个重要的工作就是负责区残联一些文体项目的培训和带队工作。回春操、轮椅舞蹈和沙罐舞都是李春玲拿得出手的长项。

 
李春玲组建的北京市第一支轮椅回春操队。(西城区残联供图)

2009年初,李春玲参加了北京市残联组织的为期10天的体育指导员培训。当年5月,李春玲在社区成立了北京市第一支残疾人回春操队。面对炎热的天气、队员残疾种类多、队伍平均年龄较大等诸多不利因素,李春玲一开始也有些信心不足。“但既然接受了这个任务,队员们都这么信任我,我得对得起他们。”李春玲决心啃下眼前这块“硬骨头”。

首先按照残疾类型安排好队形,轮椅残疾排前,视力和精神残疾排后;接下来就是调整和熟悉动作,一般十来分钟就能教完的动作,李春玲要反复教成百甚至上千遍。“残疾人运动不同于常人,他们付出的艰辛远比想象中的还要多,还有一些突如其来的危险等,这就要求作为组织和参与者的我们,拿出更多的责任心和爱心出来。”

“另外,做残疾人工作,还得具备强烈的安全意识。”李春玲告诉记者,在一次轮椅舞蹈的排练中,因为一辆轮椅的螺丝松动导致一名队员在练习动作的瞬间,头部着地一下子整个身体都狠狠地砸在了地上,“我当时就懵了,即便是个健全人摔下去也受不了啊,更何况是残疾人,那可是硬生生地摔啊,后果真是不堪设想。”李春玲说,幸亏后来经过检查,队员没有大碍,她才放了心,“不然我一辈子都没法原谅自己。这次经历就是一个教训,做残疾人工作,责任心和安全意识都很重要啊。”从此以后,李春玲再组织进行任何一项运动,都把安全提到了第一位。

终于,在李春玲和队员们的共同努力下,她带领的回春操队伍参加了北京市回春操展示,并取得了优秀奖的好成绩。此后一发不可收拾,李春玲还组织该社区的残疾人成立了北京市第一支民族轮椅舞蹈队,还有残疾人沙罐舞蹈队,都取得了骄人的成绩。目前,李春玲被推荐为北京市回春操协会理事,并负责带领北京市三支轮椅回春操队伍的训练和表演工作。

2014年,李春玲又接手了一项新任务。和平门社区将本社区温馨家园组织文体活动的任务交给了李春玲。对于今后如何开展这项工作,李春玲早早地做好了计划:每周一、二、五进行一次文体训练;训练项目除了回春操、轮椅舞蹈、沙罐舞之外可以依据大家的爱好开展新活动;定期组织成果展示;有机会与其他社区进行交流等等。

“我再干个2、3年就该退休了,”李春玲对退休后的生活没有太多的规划,“现在在社区每天忙忙碌碌的,我特别充实。看着社区的残友们开心的笑容,我感觉每天再辛苦都是值得的。所以,只要我还在这个岗位一天,我就要好好珍惜一天。只要大家快乐了,我就快乐了!”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